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100.第100章 犬丘之行

    秦国大郑宫。

    “诸位爱卿,今年以来秦国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乃是少有的丰年啊!”

    “恭喜君上,贺喜君上!”

    听着,群臣的恭贺声,赢载甚是惬意;古人讲圣人上台才有可能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天降祥瑞,自己父兄上台的时候,不是大旱,就是入侵,只有自己上台时,如此的风平浪静;看来秦国大治的时候到了。

    就在赢载沉浸在一片恭贺声中时,赢任好出列禀奏道。“启禀君上,臣弟有事禀奏。”

    “请讲---”自从上次宴会发生冲突之后,兄弟二人之间已经很少说话了,即便是到了实在要说的地方,也是匆匆几句而过;尽可能减少发生正面冲突。今天,秦君赢载却露出了少有的客气。

    “启禀君上,昨天下午,臣弟与二将打猎归来时碰见了一架给国君运送美女的车架。”

    还没等嬴任好说完,赢载笑着打断了他的禀奏:“三弟莫要再说,此事寡人已经知晓,今日将命人把那些有婚约的美女送回,而且寡人的选美之事也暂告一段落。你看这样如何?”

    嗯?

    赢任好愣住了,平时相当霸道的二哥今天怎么会突然变得如此通情达理,于是说道:“如此甚好,臣弟没有什么问题。”

    秦君赢载上前,拍着嬴任好的肩膀道:“哎----,三弟你有所不知,寡人只是让下人们外出选美,并没有让他们胡作非为。谁成想这些不知死活的奴才们一出都城竟然会如此胡闹,败坏秦国的名声,败坏寡人的声誉,我一定从严处置他们。”

    “如此甚好,君上也不必生气,莫要再为难下人们。”赢任好赞道。

    随后,赢载对三弟赢任好道:“我看此事就到此为止,不过,三弟,为兄还有一事要与你商议。”

    “君上请讲---”

    “近日探马来报,西犬丘一带,翟戎活动甚为猖獗。已经拿下了大半个犬丘,犬丘大夫赢致等人根本应付不了。我意让你镇守犬丘。你也知道犬丘乃是我秦人的根基所在,一旦失守将会严重影响秦人的士气。不知你意下如何?”赢载道。

    “这?”赢任好愣住了,他没有想到兄长会在此时安排他前往犬丘。实际上翟戎入侵犬丘的事情早就发生过,多年来双方的战斗从来就没有停止。今天才让他去镇守犬丘,看似合理,细细一想似乎又有些不妥。

    为什么赢载会突然提出这个要求呢?

    其实,早在昨天晚上,赢载就已经知道了赢任好半路救下镐京美女的事情。当内侍们把此事向赢载汇报之后,赢载大怒,声称要带兵从驿馆将美女抢回来,而且还要治赢任好等人的罪。

    这时,内侍总管常和上前说话了,“君上,奴才以为君上此时带兵前往驿馆,甚为不妥。”

    “?”

    赢载疑惑的望着身边这个奴才。

    “君上,只要三公子在雍城,这样的事情还会源源不断的出现。君上要想彻底解决此事,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三公子调出雍城,以免节外生枝。”

    听着内侍总管常和的话,赢载意识到这个奴才竟然同自己想到一块去了。要知道自从上次宴会上争执之后,他就一直有把赢任好调出雍城的想法,可一直苦于没有想好调出的理由和地方。

    “嗯----,有些意思。那依你之见,最好调往何处?”

    “西犬丘。”

    西犬丘?嗯---,这个地方不错,地方封闭,而且距离关中也远,是个绝佳的好地方。赢致细细的咀嚼着这个地方。

    “理由?”

    “翟戎不是一直在进犯犬丘吗?”常和笑着答道。

    嗯----

    赢载长长的舒了口气,“对---,就把赢任好调往犬丘,镇守那里,以免今后他在关中给自己找事。”

    历史上,凡是国君过度信任太监,往往会把国家带入危险的境地。现在赢载寻遍秦国朝野,竟然对一个内侍,也就是太监的话信以为真。

    按照,内侍常和的建议,于是赢载一反常态,对于赢任好的建议统统答应,其目的就是为了给他后面的话埋下伏笔。

    听着国君看似很有道理的安排,赢任好迟疑了。

    “三弟,你也知道,犬丘的事情已经积压了好多年,若再不解决,秦人极有可能会失去根基。”赢载继续道。

    “这?”

    就在嬴任好左右为难之际,季子出列道:“三公子若前往犬丘,微臣也愿意跟着前往。”

    哦---

    赢载、赢任好不约而同转眼望着季子。

    在目光接触的那一瞬间,赢任好看到季子投向他肯定的光芒。

    于是赢任好道:“臣弟愿前往犬丘。”

    “好,很好---,既然季子先生愿意前往,那你们就一同前往。另外,寡人再拨一千精兵随你等一起前往;到了犬丘之后,一定要打败那里的翟戎,把我们秦人的根基保住。”一听到赢任好答应愿意前往犬丘,赢载的高兴之情溢于言表,随即也答应了季子一同前往。

    “谢君上。”

    经过一番挑选,嬴任好决定由校尉王荡率军同自己一同前往犬丘。

    稍作收拾,秦国三公子嬴任好带领的一千兵马向着西边的西犬丘出发了。

    夏日的秦岭山青水绿,沿着渭水河道,嬴任好一行过去,碧绿的树木、青翠的野草,奔跑的野兔、翱翔的雄鹰,都让他们感到心情愉悦,神清气爽。

    “先生为何要暗示我前往犬丘?”路上,嬴任好问道。

    “公子难道看不出,君上有意把我们这些人赶出雍城吗?”季子向来说话直接,很不客气的说道。

    “为何?”嬴任好颇为吃惊。

    “哈哈哈,因为公子的存在已经影响到了君上在秦国的地位;若不将你调离雍城,君上能够睡得着吗?其实,对于公子来说,借此机会离开雍城,既有利于君上统治,也有利于公子的发展,何乐而不为呢?”

    嬴任好认真思考着季子的话。

    季子继续道:“犬丘乃是秦人的根基所在,诚如君上所说,一旦真的落入翟戎之手,会严重消弱秦人的士气,更不利于秦人在关中的发展。所以公子前往犬丘并非坏事。”

    “只是?”嬴任好说着迟疑了。

    “只是?只是什么?”季子道:“公子是不是担心,你走之后,君上的言行会对秦国不利?”

    嬴任好点点头,心想这个季子真的是太能了,我还没说,他怎么就知道我的心思。

    季子笑道:“公子大可不必担心,君上也是身经百战的人,他会懂得分寸的,也许我们走后,君上会把关中治理的更好。”

    既然连季子都认为二哥会把事情处理的更好,嬴任好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就这样一路说着笑着,几天之后,嬴任好一行终于来到了秦人的发源地----西犬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