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95.第95章 无语东流

    当姜渊乃至整个矢国把生存的希望寄托在姜晞身上时,此时的姜晞却正在死神手中挣扎着,她要生产了。

    秦都雍城。

    寝宫内,内侍、宫女、稳婆们正在焦急的奔来奔去,端水的、送药的、按腿的、捏脚的……,好一派紧张忙碌的场面。

    “啊---”

    “啊---”

    宫内,姜晞一声接一声的惨叫传出。

    宫外,姜晞每叫一声,秦公赢恬的心就要紧一下。

    “孩子出来没?”只要一有宫女从里面出来,赢恬都要问上一声。

    宫女摇摇头,赶紧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整整一个上午过去,孩子还是没有生出来,姜晞的叫声也一次紧过一次,赢恬的心也快要跳出来了。

    炙烈的阳光炙烤在秦国大地上,蝉鸣声“吱吱”的响在秦国大郑宫上空,让每一个人都感到焦躁和不安。

    虽然夫人在生孩子,可是室外的赢恬却已经是大汗淋漓;蝉鸣声更让他心急和不安。

    “啊-----”

    午后,寝宫内传出了姜晞一声更为惨烈的叫声,随后“哇----”的一声,赢恬听到了孩子的叫声。

    “生了,是个男孩。”稳婆高兴的抱着孩子出来了。

    赢恬看着刚出生的孩子,泪水下来了,“好,好,好----”他已经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

    许久,赢恬轻声问道:“夫人,她好吗?”

    夫人?

    稳婆只管高兴的向国君报喜,还没顾上照顾君夫人。

    二人来到宫内,此时的姜晞已经大汗淋漓,整个人犹如从水中捞出了一样,虚弱的躺在床上,疲惫不堪,眼睛微闭,一脸痛楚。

    她的身下,是一摊又一摊殷红的血迹,宫女们正在打扫。

    “夫人,你辛苦了!”赢恬在姜晞身边坐下,轻声说道。

    姜晞没有回应,眼皮微微张开,随后又闭上了。

    “夫人,是个男孩。”赢恬像个孩子般给夫人汇报情况。

    姜晞费了好大的劲,才缓缓的睁开眼,静静的望着赢恬,声音很轻很轻的说道:“夫君,对不起;晞儿不能陪你走下去了。”

    室外的阳光很是灿烂,明晃晃的照着宫外的大地。宫内的空气犹如凝固了一般,死一般的寂静。

    赢恬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了,滴答滴答的落在姜晞白皙的脸上,冷冷的,犹如这夏日的一剂良药。

    “晞儿,你不能走,你走了我和孩子可怎么办?”赢恬再也忍不住了,失声痛哭起来。

    姜曦抬起手,轻轻的放在赢恬手上,“姜曦能遇到夫君,此生无憾,只可惜天不假年,不能伴着夫君走完这一生了。我走后,望夫君能把我葬在渭水里,我想过去看看父母。”

    赢恬再也忍不住了,他抱起姜曦失声痛哭起来,“晞儿,你不要走,不要走啊----。”

    姜晞睁开眼看了夫君最后一眼,还有刚刚出世的孩子,静静的走了。

    去了,在这个炎炎的夏日,姜曦犹如一朵水莲花般静静的去了,这一年她十九岁,诚如卦师所言,她真没活过二十岁。

    在一个如花般的年龄去了。

    按照,她生前的要求,赢恬命人建了条竹筏,四周布满花瓣,把姜曦安放在中间,让她顺着渭水静静向东流去。流向遥远的矢国,流到父母的身边。

    午后的阳光照耀在渭水上,散发出金子般的光芒,芦苇青青、野鸭“嘎嘎”,可是岸上的人们却无不凄然的望着渭水中央。

    此时的矢国公主姜曦犹如睡着了一般,躺在布满花瓣的竹筏上,顺水而去。

    风,轻轻吹来,撩动她散落在额前的长发,使得她看起来犹如梦幻一般;

    风,轻轻吹走,吹动她身上的长裙,衣袂飘飘,使得她犹如仙子一般,飘向远方。

    赢恬望着竹筏越飘越远,泪水早就浸透了他的衣衫。

    “晞儿----”

    赢恬默默的念叨着姜晞的名字,一步一步向渭水中走去,越走越远。

    眼看着国君一步步走进水里,一点一点的被渭水淹没。

    岸上的公子赢载、嬴任好和秦国的大臣们急了,“快---,快把君上拉回来。”

    赢载见状,一下了跳到水里,向大哥赢恬奔去,溅起一道一道的水花。

    此时的赢恬已经快走到渭水中央,河水已经浸没到他的胸前。

    “大哥,你要干什么?”赢载一把抓住赢恬的胳膊;水已经很深了,兄弟二人顺势倒在水里。

    众人再次将二人拉起。

    “你们不要管我------”赢恬吼道,挣脱众人,继续向东走去。

    你说不管就能不管吗?谁让你是秦国的国君,众人要是遂了你的心愿,那秦国还不乱了吗?

    大家一起上手,硬生生的把赢恬从水中向岸上拉去。

    “不要管我,你们不要管我-----”此时的赢恬已经失去了理智,他怒吼着、挣扎着、沙哑的哭喊着。

    但是,一切都无济于事,他是秦国的国君,大臣们需要他,秦国的百姓们也需要他。

    “大哥,你能不能冷静一下。”三弟嬴任好过来了,他抓住大哥的双肩拼命的摇晃着。

    赢恬一把抱住三弟,哇哇的哭出声来,“你大嫂去了,真的去了。”

    “大哥,人死不能复生,大嫂她要是活着,肯定也不愿意看见你像今天这个样子的,她一定也希望你能够活的好好的;你还要抚养孩子,还要担当秦国。大哥你可一定要坚强起来啊!”

    这兄弟二人本来关系就好,嬴任好这样一劝说,赢恬不再哭泣。

    天慢慢的黑了下来,赢恬站起身默默的向前走去。

    “君上----”众人跟了上来惊呼道。

    “你们不要跟我,我不会死的。”赢恬转过身制止了诸位大臣,随后对嬴任好道:“你陪大哥走走,我们一同送送晞儿。”

    二人沿着渭水河堤默默的望着水中载着姜晞的竹筏越飘越远,直到消失在无尽的黑暗中。

    姜晞走了,在公元前671年的这个夏天静静的走了。

    她走了,把秦公赢恬的心也顺着这静静的渭水带走了。

    一个多月过去,赢恬一直没有上朝理政,这可急坏了秦国朝廷,你想想一个国家的国君连续一个多月不上朝,有多少事情积压在哪里啊!有多少大政方针需要国君来定夺,还有多事务需要向国君汇报啊!

    作为国君,你不上朝能行吗?

    大臣们焦急上火,分别前往赢载和嬴任好兄弟二人府上,让他们出面劝谏国君早日上朝理政。

    二人也知道大哥与嫂子的感情,但是面对众人的请求,二人推脱不过,只好硬着头皮走进了大郑宫。

    见兄弟二人进来,赢恬也不感到吃惊,让二人坐下后,赢恬道:“你们今日一起进来,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是不是要劝谏我上朝理政。”

    “大哥所言极是,你一个月不上朝,大臣们都着急的不行,让我二人前来劝谏,既然大哥什么都知道了,那就赶紧上朝,国家还有好多事情等你处理。”既然大哥什么都知道,赢载也不绕弯子,直接对赢恬说道。

    “嗯---,你说得对,秦国不能因为我的过错,影响了国家的发展。”赢恬说罢,转脸望着眼前的两位弟弟,随后平静的说道,“所以,大哥我有一个想法,正好同你们商议商议。”

    “大哥请讲。”

    “我打算退位。”赢恬一脸严肃的说道。

    “什么?你想退位?”赢载、嬴任好兄弟二人惊得嘴都长大了。

    开什么玩笑,国君是你说当就当,说不当就不当的吗?

    “大哥,你千万不能有这样的想法,你才当上国君没几年时间,秦国的事情也才刚刚理顺,怎么能说不当就不当呢?你不当国君,谁来当?”莫要说赢载、嬴任好兄弟,放在是谁都会吃惊不已的。

    “我下台后,由你来当国君。”赢恬望着二弟赢载,语气坚定的说道。

    “大哥,这不合适。”

    虽然此前赢载也想过当上国君,可是当今天当赢恬真的要把国君让给他的时候,他却迟疑了。

    他不想趁人之危,不想在大哥悲痛之际趁机夺取他的君位,更不想让秦国的文武百官、举国百姓看扁自己。

    “你不想做国君?真不想?”赢恬直直的望着赢载问道。

    赢载摇摇头。

    “既然这样,那就让三弟来当。任好,你愿意当国君吗?”赢恬转过脸问嬴任好道。

    嬴任好知道大哥心中难受,于是上前劝谏道:“大哥,我知道你很难受,但是当不当国君这事,还请大哥慎重考虑,换国君这事,也不是大哥你说不当就不当的,需要秦国朝廷的廷议;如果大哥暂时真的不想上朝理政,可委托二哥全权处理国政。”

    赢恬默默的坐下来,想了想,随后道:“赢载听诏----”

    赢载一愣,赶紧跪下。

    “寡人册封你为秦国大庶长,全权处理秦国国政。”

    大庶长在秦国是一个非常特殊的职位。商鞅变法之前,秦国有四种庶长:大庶长、右庶长、左庶长、驷车庶长。四种庶长都是职爵一体,既是爵位,又是官职。大庶长赞襄国君,大体相当于早期丞相。

    由于秦公赢恬不愿意上朝理政,此后七年,除了非常重要的事情外,日常事务均有赢载处理。

    公元前664年,秦公赢恬因思虑过甚,无疾而终,终年二十九岁,谥号秦宣公。

    赢恬死后,赢载顺利继位为秦国国君,后世称为秦成公。

    历史终于把秦国推到了秦君赢载这里,此时三公子嬴任好也已经长大成人,秦国历史将要翻开新的一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