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84.第84章 秦晋之战(八)

    “整顿军队,准备杀敌。”

    晋公诡诸命令道,要知道他说的是杀敌,而不是迎敌。在姬诡诸看来,区区一万多秦军,根本就不是晋国的对手,何谈迎敌?

    很快,晋军就聚集完毕,晋公诡诸换上戎装来到阵前。

    “晋国的将士们,你们立功的机会来了;大家们好好看看,你们对面,就是秦国的军队,打败他们你们就是这关中的第一雄师;到那时高官得坐、骏马得起。而且关中这大好的河山、土地,当然了,还有美女,哈哈哈,都是你们的了。诸位将士,你们难道不心动吗?不想拿下这关中的沃土吗?”

    “打败秦国,拿下关中!”

    在将军里克的带动下,晋军高声喊道,山呼之声响彻在骊山脚下。

    姬诡诸拔出佩剑,对着大军喊道:“出--发---”

    两万晋军犹如黑云一般,向着西边的秦军压过来。

    “国君,我们也要看看----”就在晋军向西边的秦军压过来的时候,一声女子清脆的呼声让晋军不由得转过身看看。

    啊?

    她们怎么来了!

    在晋军的注视下,姬骊、姬少两位骊戎美女骑马来到阵前。

    要知道,骊戎乃是民族,虽然归顺了周王室,但是女子骑马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这两位骊戎女子实在是太美了,所到之处晋军无不为自侧目,无不赞叹。

    “哎呀---,我的妈呀,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样美丽的女子。”

    “咦---,她们怎么能够这样美,美得让人感到窒息啊----”

    ……

    在晋军将士的议论声中,姬骊、姬少姐妹来到晋公诡诸跟前,“国君,我们也要看看晋军的战斗。”姬骊对姬诡诸说道。

    “你们?女子怎么能够参加战斗,这不是胡闹吗?不行。”姬诡诸虽然宠爱两位美女,但还是拒绝了二人的请求。

    “国君,你就让我二人看看嘛?长这么大还没见过真正的战斗场景,就这么一点要求,国君都不答应吗?”妹妹姬少跟着说道。

    “这?”晋公诡诸迟疑了,他看到二位美女的眉头已经蹙到了一起。

    她们生气了。

    晋公诡诸心软了。

    姬诡诸左右看了看,最后心一横,“好吧,你们跟着过去看看,不过我可告诉你们,只许看,不需乱动。要知道战场上箭簇是不长眼睛的,随时都有可能射中你们。”

    “谢谢国君。”两位美女笑了,这一笑,姬诡诸的心就飞起来了。

    于是晋公诡诸带着两位美女,率领晋军向西开来。

    没走出多远,就看见赢恬带领的秦军向这边奔来。

    两军相距不足百步。

    “大哥你看,晋国还带着女人上阵。”眼尖的赢载看见了对面的姬骊和姬少姐妹二人,对赢恬说道。

    赢恬、季子抬头一看,果不其然,姬诡诸的左右两边分别有一位美女相伴。

    只见这两位女子穿着白色的皮衣,头戴戎狄才有的彩色羽毛做的帽子,肌肤白皙、身材曼妙,虽然跟着晋公诡诸的身边,但是二人眼神迷离,神情中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这两位就是骊戎的姬骊、姬少小姐。”季子说道。

    “什么,她们是骊戎的小姐。”赢载吃惊的问道,声音里多了一些悲愤。

    “哎----”季子一声长叹,“二公子啊二公子,我们来晚了,骊戎已经被晋军剿灭,他们的两位小姐都被姬诡诸掠走了。”

    “啊----”赢载一声大叫,刚才的悲愤变成了愤怒,他望着对面的姬骊,也真正注意到了对方。

    姬骊的眼睛果然在寻找什么?

    那种眼神是期盼的、又是无奈的、更是哀伤的。

    难道她在寻找我?

    “我-----”赢载愤怒的说着,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驱马向前走了几步。

    此刻他的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

    是后悔吗?似乎也不是。

    是悲愤吗?有那么一点。

    “既然悲愤,那就拿出勇气,冲过去将你的女人抢回来。”赢载心中暗想道。

    其实姬骊之所以拉着姬少过来,就是为了让秦军看见自己,让赢载看见自己,进而激起赢载对晋国的愤怒,最好能够将晋军灭掉,将老狗姬诡诸还有他的儿子申生灭掉,让自己回到赢载的身边。

    不管怎么说,姬诡诸也是中老年男人了,比自己的父亲还大;更何况他还是骊戎的仇人,她能够心甘情愿的嫁给姬诡诸吗?

    当然不会。

    她在对面的秦军中寻找着、寻找着,终于看见赢恬身边的赢载;虽然这个年轻人并不英俊,黑黑壮壮,但是他是健壮的、年轻的,更是阳刚的;他就像火一样的男子,所到之处定能将万物点燃、消灭。

    她能够感受到对面的他眼中充满着愤怒、充满了怒火。

    他也在看着自己。

    姬骊满足了。

    虽然她没有同他说过一句话,没有见过一次面,但是她却知道对面那个盯着自己看的少年一定就是赢载。

    如果没有这场战斗,或许那就是自己未来的丈夫。

    “看什么看,我告诉你,赢恬身边那个黑小子就是赢载。等会你看我怎么收拾他。”晋公诡诸也看出了姬骊在注视着对面。

    “到底是谁灭了谁,还不知道呢?”姬骊揶揄道。

    “哼---,你等着瞧。”

    说完,晋公诡诸纵马向前,来到秦军阵前。

    “赢恬小儿,你是来受死的吧。哈哈哈,孩子,我告诉你,要是还有一点自知之明,就赶紧带着秦国的这点家业滚回岐山以西。只要你们乖乖的滚回去,我保证不会追杀你们。”姬诡诸高傲的对秦公赢恬说道。

    听着如此高傲的话,赢恬的肺都要气炸了,他也纵马向前,在距离晋公诡诸二十步的地方停下来,“诡诸老儿,我知道你们晋国实力强大,但是秦人从来都不惧豪强,既然今日你们把战火燃到了秦国境地,那我们也只有迎战,用手中长戈将尔等赶出关中。”

    “哈哈哈哈,这孩子的口气真大,竟然敢放出将晋国赶出关中的大话来。哎---”姬诡诸一声长叹,随后摇摇头对赢恬说道:“谁让你爹去世的早,没好好教导你们兄弟几个呢!”

    晋公诡诸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这可把赢恬兄弟几个气坏了。

    “大哥,莫要跟老狗多言,看我刺死这个狗贼。”就在赢恬与姬诡诸斗嘴的时候,愤怒的赢载提着长戈从后面冲了上来。

    晋公诡诸只管享受口舌之快,谁曾想赢载竟然从赢恬的身后猛扑过来,提枪对着晋公诡诸的头直刺过来。

    “啊----”晋公诡诸大叫一声,两边的秦晋大军都大吃一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