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73.第73章 季子使矢

    命运往往在关键的时刻捉弄人。

    当姜渊当上矢国国君的第二天,还没有好好尝尝当国君的滋味,季子的车架就来到了矢国。

    “禀国君---,秦国使臣季子求见。”

    秦国使臣求见?

    新任矢伯姜渊的头脑里立即浮现出了一个人影。

    季子?

    这个人我去秦国的时候见过,一脸的奸猾像。

    据说他曾经是散人的首领,怎么说也应该是个子爵吧,现在竟然成了秦国的大臣。这让姜渊多少有些意外。

    要知道当年秦国还很弱小的时候,这关中地区的两大强国,可就是散国和矢国,二者之间的战斗一度时期打的很是激烈,最后周天子不得不出面才平息了时态。

    现在散人竟然成了秦国的臣民,而矢国也是危机四伏。

    这可真是鹬蚌相争渔人得利啊!

    现在散人的头领竟然作为秦国的使臣已经来到了矢国,想起来多少有那么一点点的滑稽,不用猜想都知道是为了矢国吞并秦国的土地而来。

    丑媳妇总要见公婆,有问题总要来面对;事情既然已经出来,见与不见,这事情都躲不过去。

    “请秦国使臣上殿。”

    季子快步走上矢国的大殿,“秦国使臣季子拜见矢国国君。”

    “使臣请起,不知使臣前来矢国有何要事?”

    ?

    这个声音有些陌生。

    季子抬起头,看见姜渊正坐在矢国国君的宝座上。

    “这?”

    季子有所不知,就在他来的前一天,矢国已经换了国君。此刻姜渊正以矢国国君的身份望着他,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

    迟疑了一小会,季子当然想明白了,现在矢国的国君已经换了,太子继位成了国君。

    望着姜渊捎带挑衅的神情,季子心里的火当下就上来了。

    装什么装?

    我来矢国有何要事?你矢国要不吞并秦国的土地,叫我来,我都不会来你这儿。再说了当年我也是一子爵,你矢国不过也就是一伯爵罢了,得意什么吗?

    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是嘴上还是不能说出来,“为了秦国的土地而来。前不久矢国出兵夺取秦国的土地,我家国君派我前来讨要。”

    既然你姜渊能够装作不知我的来意,那我说话也就不客气了,季子很直接的说出了索要土地的事情,中间连半点弯子都没有。

    “索要土地?”姜渊干笑了一声,“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些土地好像是你家国君答应过我们的,今天我们拿回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为何还来索要?莫非秦国想耐账不行?”

    “答应过你们?”季子一脸无奈,“答应过你们什么?谁答应的?是当时的秦君吗?有文书没?”

    季子两手一摊,耸耸肩,一脸的茫然,似乎姜渊跟他说别人的事情一样。

    见到季子这样的神情,姜渊可坐不住了,“你装什么装,当年赢恬想娶我妹妹的时候,曾经答应过矢国,要帮助我们拿下渭水以南的土地,当时你就在现场,你可不要装做什么都不知道。”姜渊厉声说道。

    季子再次摊开手,“我在场?我当然在场了,当年就是我作为使臣前来矢国给我家国君求婚的;当天你好像没有在场吧?我记得当时只说两国联姻的事情,并没有听说秦国要划地给矢国。”

    天下竟然还有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人。在场的矢国大臣已经有人低声笑了,这一笑,国君姜渊更坐不住了。

    “你――”

    姜渊愤怒了,他指着季子,抖动着右手,气的说不出话来。

    季子说的没错,当时他确实没在场。

    至于赢恬说要划土地给矢国的事情,他也是后来才听说的;现在这家伙竟然说赢恬当时就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这难道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

    姜渊气愤的简直都要疯了,但是他又不能把季子怎么样?

    你敢杀了人家吗?

    你当然不敢,杀了季子就等于公开向秦国宣战,到那时矢国只有死路一条。

    可是不杀吧,明明说好的事情,他竟然敢矢口否认。

    姜渊重重的坐下来,望着殿下的季子。

    季子是平静的,但是在姜渊看来似乎还带着一点点的挑衅。

    “季子先生,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你曾经也是散国的首领,为何今日会沦落到给别人当臣子的地步;还为自己的敌人卖命,你不觉着屈吗?”既然你要挑衅我,那我就拿你的软肋说话。

    在姜渊看来,季子作为一个曾经的首领,今天来给秦国当臣子,这就是他的软肋。

    但是季子却不这样想,季子“哈哈”一笑,“天下大事,如百川归海,一路向前;现在秦国统一关中的趋势不可阻挡。散人不过是顺应大势罢了,根本不存在委屈的事情。反而我觉着能在此时为秦国的崛起尽力,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我有何委屈?”

    “秦国统一关中?”这话让姜渊听着甚是刺耳,秦国统一关中,我们去哪儿?芮国去哪儿,梁国去哪儿?还有晋国的西河之地也在这儿,你敢说秦国统一关中?

    “哈哈哈,季子先生真会说笑话,秦国统一关中,那要看我们这些关中国家答不答应了。”

    “天下大势不可阻挡,国君只管看着就行,这个结果你会看到的。”季子平静的说道,“到时候,你吞并秦国的土地都得吐出来。”

    “休想----”说了这么多,其实还是为了要回秦国的土地,姜渊算是明白了,大声喝道。

    “哈哈哈,这么说矢国摆明了侵略秦国了。”季子一句话说出了事情的本质。

    既然季子说秦国没有答应过给矢国土地,那么矢国夺取秦国土地那可就是侵略,就是掠夺。

    这?

    姜渊愣住了,他头上冒出了汗。

    矢国入侵秦国,这么大的帽子他还真担不起。

    但这个时候,他能退缩吗?

    退缩就意味着认输,就意味着要把从秦国拿来的土地重新还回去。

    他能吗?

    很显然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不然我姜渊成了什么人?

    季子也看出了姜渊脸上的汗水,他的脸上露出了不易觉察的笑容。

    群臣都看着姜渊的表现,对于这位新国君,群臣其实也是不感冒的,有那么一点看他笑话的意思在里面。

    历史的时刻凝聚在了姜渊的身上。

    许久,姜渊终于说话了,“季子,我知道你能言善辩,但是事实就是事实,容不得你狡辩;当年赢恬是答应过矢国,要把渭水以南的土地划给矢国,这是不容更改的事实。今天我们拿下这些土地乃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至于你们秦国怎么说,那是你们的事情,我只是依据当年的约定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这么说国君承认入侵秦国,更不愿意把秦国的土地还给秦国了?”季子向来说话直接,今天也是一样。

    “随你怎么说,土地一寸都不可能还给秦国。”姜渊终于忍不住了,大声对季子说道。

    “既如此也就没有继续说下去的必要了。微臣告退---”

    说完季子转身出了矢国大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