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59.第59章 镐京归秦

    秦地。

    冬天。

    风雪交加。

    原本已经换休的秦军再次整装进发,向东开去。

    大军前进,不比单枪匹马飞奔,速度可就慢多了。

    一天时间过去,赵骥的大军才赶到了岐山脚下,此时天慢慢黑了下来。找到一处避风的山洼,赵骥命令大军安营扎寨,开始休息。

    “赵将军,距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我们还可以赶几十里路,为何要急着休息?”见赵骥命令大军休息,虢昌焦急的问道。

    “急什么,你没看天都要黑了,还怎么赶路?再说了这风大雪大,天又要黑了,赶夜路不安全。”赵骥不以为然的说道,“不要着急,等明天天亮了,我们再赶路不迟。再说了我已经派探马前往洛阳打探消息,随时掌握着那边的情况,你放心,不会耽搁勤王大事的。”

    虽然虢昌急的冒火,但是秦国的将士却不会听他的调遣,既然将军已经说了就地休息,大家们也就赶紧搭建帐篷,生火做饭,准备晚餐了。

    虢昌无奈,只好随着秦军将士一起食宿。

    第二天,天气稍稍有所好转,秦军继续前进,当天晚上大军开进了镐京,曹叔代表秦国顺利接管了镐京的一切。

    原本以为那些周王室的旧臣们会起哄闹事,或者连夜出逃等等,结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切平平静静,顺顺当当。

    接管完镐京事务的当天晚上,镐京城内那些原来周王室的旧臣们纷纷前来道贺。

    “曹大人,我们早就盼着镐京归秦国了。今天你来接管这里,你可不知道我们的那个心情啊,真是如逢甘霖!”

    “对对对,我们早就盼望着镐京归秦国了。你们说是不是?”

    “是是是,早就想归顺秦国。”

    “这位一定是赵将军吧,一看就是英武神俊之人,打起仗来不用说,一个顶三没一点问题吧!”

    ……

    听着这些人不知廉耻的话,虢昌的心都碎了,要知道三天前你们还都是周王室的臣子,怎么眨眼之间就心向秦国了,而且还说什么,早就盼望着这一天了。

    怪不得王室衰微到了如此境地。

    有这么多寡廉鲜耻的臣子,能不衰微吗?

    “哈哈哈,感谢大家前来道贺,我已在府衙设下酒宴,诸位请随我来。”曹叔对前来道贺的镐京各级官员说道,毕竟新接手一个地方,还是要仰仗这些人的帮助。

    众人坐下后,又是一番吹捧和赞誉。

    对于这些赞誉和吹捧,曹叔与赵骥一一接下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开始轮番敬酒。

    “曹大人,我来敬您一樽,祝愿镐京在您的治理下,更加辉煌!”一位官员端着酒樽来到曹叔面前。

    “哪里哪里,镐京的事情还要仰仗各位大人的帮助。”

    “那是那是,我在这镐京城里已经呆了大半辈子,这座城池的每一个角落我都烂熟于心,只要曹大人用得上的地方,尽管开口,我一定竭心尽智,辅佐大人。”这位官员满口答应道。

    “好好好--,一起喝。”

    劝完曹叔,这些官员们又来同赵骥一起喝酒。赵骥乃是将军,见这么多的人来劝酒,二话没说,就同这些人喝上了。

    见赵骥不管不顾的同镐京的官员们喝酒,虢昌心中的那个着急就别提了,一旦赵骥今夜喝高了,明天说不定又不能顺利进军了。

    于是,虢昌对前来劝酒的官员们说道:“将军明天还要赶路,你们都别再给赵将军劝酒了。”

    这些人都喝了酒,说起话来可就放开了,“虢大人,你就别扫大家的兴了,要不你也来一樽。”

    “就是就是,来来来,我们喝一樽;至于勤王的事情,晚一两天,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再说了,不管是天子还是王子颓都是一家子,都是他们的家事,我们何必要管人家的家事呢?”

    “对对对,话又说回来,就算是王子颓当了天子又有何不好,毕竟人家还是王叔呢?”

    这帮周王室的官员竟然会当着虢昌的面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这可把虢昌给气坏了,他猛一拍案几,大声呵斥道:“大胆逆贼,你等身为周臣,竟然会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你们的眼里还有天子没有?还有人臣的礼仪没有?”

    虢昌的愤怒,立即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他们纷纷扭过头,吃惊的望着这边。

    “好了,好了,大家坐在一起,为的是个高兴,虢大人,你也别生气了。来来来,我们喝酒。”见虢昌发怒,曹叔出面调解道。

    刚才那几个给虢昌敬酒的人,见曹叔出面调解,赶紧过去陪曹叔喝酒,把虢昌晾在了一边。

    既然如此,虢昌岂能与他们坐在一起继续喝下去,于是起身离开了宴会现场。

    外面依然是凛冽的寒风“呼呼”的吹向这座古老的城池。

    虢昌走上城楼,沿着城墙慢慢走着,最后来到了东城,兄长虢仲就是从这里跳城自杀的。

    凛冽的寒风无情的吹在镐京城头,虢昌的衣袖随风摇摆;望着城下厚厚的积雪,感慨万千,“兄长啊!你尸骨未寒,你的这些属下们就在开始向秦人谄媚,那里还有一点周室臣子的样子。”

    说着说着,虢昌就伤心了。

    雪花簌簌落下,一点一点的落在虢昌的脸上,和着泪水默默流下。

    “兄长,你死的好亏啊!你若是还活在在这个世上,见到今天的场景,不知会作何感想!非给他们气死不可。”

    风呼呼的吹在虢昌的身上。

    好冷!

    好冷!

    夜已经很深了,虢昌默默的走下城楼,回到自己的驿馆。

    第二天一早虢昌早早起来,来到赵骥的住处。

    还没到赵骥的房间,虢昌远远就听见赵骥的呼噜声。

    昨天晚上酒喝的太多了,赵骥根本就没有醒来。

    大冷的天,把虢昌急的直冒汗。天子正在受苦受难,他竟然还能谁的安稳?

    虢昌推门进去,“赵将军,你快醒醒。”

    赵骥睡得实在是太死了,虢昌叫了几声,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虢昌急了只好上前推他,“赵将军,你快醒醒,天子还在受难,你可不能耽搁了行军啊!”

    好不容易把赵骥给摇醒了。

    “你这个人真烦,好好的觉让你给搅黄了。”赵骥很不耐烦的抱怨道。

    “赵将军,天子还在受难,你怎么还能够睡得安稳,快让将士们起来,前往洛阳勤王啊!”

    “叫将士们起来,你这人有毛病是不,昨天晚上大家都喝多了,这会儿正在睡觉,我怎么叫他们起来,你去叫下试试!”本来瞌睡被打搅了,赵骥就不高兴,现在虢昌还要让他叫将士们起来,这一下把赵骥给抖火了,对虢昌骂道。

    “你、你、你这人怎么这样说话,秦君已经命令你前往洛阳勤王,你竟然在这里睡觉,还把勤王这事当不当回事?”虢昌也不示弱的对赵骥斥责道。

    “咋了,我就不把这事当回事,你能把我咋的?”

    “你、你、你这简直就是厚颜无耻,身为周臣却不思报效王恩,置天子安慰于不顾,会遭报应的。”

    “敢骂我我厚颜无耻,我看你是不想活了。”说完,赵骥飞起一脚把虢昌直接从房间里踢了出来。

    赵骥是武将,一脚下去,差点没把虢昌给踢死。虢昌爬起身,强忍着疼痛,准备再次冲进房间与赵骥理论。

    “来人啦,把他给我拖出去。”

    侍卫们拖着虢昌就往外走。

    “赵骥,你身为周臣,不思报效王恩,不得好死的!”

    “赵骥,你听着,你这样对待天子,会遭报应的!”

    虢昌又急又气,虽然被侍卫们拖着,但嘴里不停地骂着赵骥。

    “你骂吧,好好的骂,我睡觉去了。”

    说完“咣当”一声,赵骥把房门关上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