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40.第40章 蒹葭苍苍(二)

    秦君望着面红耳赤的太子,怜惜的说道:“为父只知道征伐,把你的婚事都给耽搁了,过错啊!既然今天这么好的机会放在这里,我们就抓住这次机会;娶一位公主也算是门当户对,我看这事就这么定了。”

    随后秦君转过脸对众臣说道:“且不管矢国的这次联姻出于什么目的,寡人以为我们的太子也不小了,该到了婚配的年龄,先把这事定下来。至于以后的事情,咱们以后再说。”

    父亲就是父亲,军国大事虽然重要,但是孩子的婚事同样也重要,更何况对方还是出身高贵的矢国公主呢。

    “谁愿代表寡人前往矢国提亲?”秦君嬴嘉征询殿下的诸位臣工。

    虽然矢国有意将公主嫁给秦国太子,但是作为男方还是应该走一走应有的程序。

    即便是双方都有意愿,最后能不能成功还有很大的变数。

    春秋时期订婚的程序和今天没有太大的区别,分为: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等六礼。

    纳采就是男方以雁为见面礼,使媒人致意于女父,今称“提亲”;问名是指男方探问女方之姓名及出生年月日,卜吉兆,今称“合八字”;纳吉是指问名若属吉兆,则进媒人致薄礼相告,今称“小定”;纳征:此仪节主要是送定金、囍饼及多种饰物、祭品,作为正式下聘订盟之礼物,今称“大定”;请期:俗称“送日头”,是由男方委请择日师择定吉日良时,请媒人征求女家意见,故又称“乞日”;亲迎:婚期确定,新郎乘墨车,迎亲队伍一路爆竹锣鼓喧天,喜气洋溢赴女家迎取新娘,拜堂完婚。

    所以说,即便是南方愿娶女方愿嫁,但是能不能结成功还有好多的程序,比如二人的“八字”是不是合得来。如果这个合不来的话,那这场婚姻还真的未必成功,因为那个时候人们是非常注重这些的。

    秦君的话音刚落,季子就出列道:“下臣愿往矢国,给太子提亲。”

    “哦--,爱卿愿往?如果寡人没有记错的话,你们两家之间可是世仇啊!”见季子愿往,秦君吃惊的问道。

    “世仇不世仇,最终还不是都得回归秦国。”季子就是这样,对于所有的问题都不回避,很是直接的说出来。

    “哈哈哈---”见季子这样说,秦君倒是不好意思的笑了,“好--,借你吉言,但愿有朝一天,秦国真能一统关中。”

    秦庭之上,君臣都笑了起来。

    众人笑完之后,季子道:“既然君上已经定了,那明天下臣就带着聘礼前往矢国了。在我走之前,君上和诸位大人还有没有要交待下臣的?”

    “没有了,但愿你能够一举成功,这也算是完成我们秦国的一件大事。”秦君嬴嘉说道,“诸位大臣都说说,你们还有没有要说的。”

    既然国君把话都说完了,大家还有什么要说的。

    “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下臣这就下去准备了。”

    就在季子准备离开之际,太子嬴恬说话了,“季子大人且慢。”

    “太子有事情要交待?”随后季子玩笑道:“你放心,下臣一定会把那位如花似玉的矢国公主给太子领回来的。”

    太子面向国君,禀奏道:“君父,儿臣想随季子先生一道前往矢国。”

    “你要前往矢国?以什么身份去?”秦君吃惊的问道,“没有结婚之前,男女双方是不能见面的。”

    “儿臣就以季子大人侍从的身份前往,想去见识一下这个矢国。”太子诚恳的说道。

    “你以侍从的身份前往矢国?”秦君吃惊的问道,“季子先生,你以为如何?”

    季子望着太子嬴恬笑道:“这有何不可,我看行。”

    “既然季子先生没有意见,寡人准了,那你就下去准备准备,明天一早随季子先生一同前往矢国。一路上可要听从季子先生的安排。”

    “诺---”太子嬴满心欢喜的下去准备了。

    望着孩子高兴的离开,秦君嬴嘉一直目送着他出了大殿。

    第二天一早,在矢国相国的陪同下,季子带着提亲该准备的各色礼物,同时带上卜卦的卦师,一同上路,向东而行。

    冬日的阳光照耀在渭水之上,波光粼粼;岸边的芦苇已经枯黄,苇絮在北风的吹拂下,四散飘开,犹如漫天飞舞的雪花。不时落在行人身上。

    芦苇里躲藏的野鸭,见大队人马过来,“嘎嘎”的飞向空中。

    望着美丽的景色,秦国太子嬴恬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虽然嘴上说是想前往矢国看一看,但内心深处嬴恬还是想在结婚之前亲眼看一看哪位传说中的美女矢国公主---姜晞。

    同样走出雍城的季子等人心情也相当的好,毕竟替人说亲这事情,总比行军打仗要好的多,望着渭水南岸着美丽的景色,季子的心胸开阔多了。

    于是便季子邀请矢国相国同车,边走边聊。

    好日子过的总是很快。

    当冬日的暖阳把最后的余光洒向终南山顶的时候,季子一行的车队就来到矢国城下。

    安排好下榻的馆驿后,季子带人参加矢国相国的欢迎宴会。当然了,所有这一切都没有暴露太子嬴恬的身份,他始终只是季子的一名随从。

    第二天依然是个好天气,季子早早起来,准备觐见矢伯。

    临走前,季子对嬴恬打道:“太子殿下,微臣今日将觐见矢国国君,不知太子愿不愿意随下臣一同前往?”

    “我就不去了。”

    “那太子有没有什么要交待下臣的?”

    “没什么,在这里你是使臣,我只是一个随从,君父交代过一切听凭大人安排。”

    “那好,我走之后,太子可在这矢国城内转悠转悠,顺便欣赏一下这座古老的城池。其他我也没什么交代的。”

    “好了,你放心吧,我是不会有事的。但愿大人能够一举促成这桩婚事。”太子嬴恬对季子道。

    “太子放心吧,微臣一定会促成此事的,再没什么的话,那我可就上殿了。”说完季子带着礼物和随从出了驿馆。

    季子走后,嬴恬脱下战甲,换上一身黑色的衣裳,骑上黑色的骏马出了城。

    矢国位于渭水南岸,虽然终南山上早就是白雪皑皑,但是山下还不算太冷,而且地势平坦,人口众多;从秦岭山中流出的石头河、黑水河、沣河等等交错纵横。

    一来到这块土地,秦国太子嬴恬就喜欢上了这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