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24.第24章 秦岭深处

    秋天的秦岭是一派五颜六色的美丽世界,原本苍翠茂密的树林,经秋风掠过,变成了一派金黄色的样子,山坡上山花烂漫,山涧里清泉叮咚。纵马驰过,两边的树叶“哗哗”的落下,真可谓是: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渭水滚滚流。

    被追至秦岭深处的平阳司马带着六岁的赢任好一路向着秦岭深处跑去。

    “将军,都跑了一天了,还跑吗?”夕阳把最后的晚霞留在山顶的时候,二人终于跑累了,嬴任好问道。

    平阳司马勒住马,望着眼前的壮美景观,只见面前群山连绵、沟壑纵横,云腾雾起、鸟鸣兽叫。

    “这里是那儿啊?将军你以前来过吗?”望着深不可测的大山,赢任好担心的问道。

    平阳司马摇摇头,“末将以前从来没有来过这儿。”

    “啊?将军你以前也没来过,那我们可怎么办啊?”一听说平阳司马从来没有来这个,赢任好可就急了。山里可不比王城,先不要说吃饭,就是睡觉都非常困难;要知道山里的晚上,狼虫虎豹都有可能出现。

    “公子莫急,我们现在先好好找找,山里一定会有人家的,找下人家,我们今晚就有住处了;不然露宿山林,弄不好可是要被野狼、老虎吃掉的。”平阳司马半是开玩笑的说道,摆脱了翟戎的追击,平阳司马稍稍有所放松。

    “那好,我们赶紧找人家啊!”

    二人来到一处幽静的小溪处,沿着有小溪一路找过去。

    一般情况下,在山里有水的地方就会有人家。

    天慢慢黑了下来,二人越来越心急。山里已经传来野狼的嚎叫声,二人不觉有些紧张。

    “将军你看,前面有一户人家。”眼尖的赢任好看见前面的山涧处出现了一座茅屋。平阳司马一看,还真是一处人家隐藏在密密匝匝的树丛之中,二人大喜,纵马向茅屋走去。

    “屋里有人吗?”来到屋前,平阳司马跳下马敲门喊道。

    “谁啊?”一个五十多岁的壮汉打开栅栏门,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平阳司马和赢任好,“你们这是?”

    “我是平阳城的将军,这个是我的儿子,今天带着儿子来山里打猎,迷了路。想借宿一晚,不知如何?”

    “哦,原来是这样,快请进。”

    二人随着山民进了屋,屋内的布置相当简单,靠墙放着打猎用的武器,有铁叉、弯刀、长矛等,墙上挂着猎物的皮毛;屋子的中间一根绳索上吊着一大块黄羊肉,一位五十多岁的妇人,借着昏黄的火光,正在案板上切肉。

    “老婆子,来客人了。准备准备,我们晚上喝几樽。”猎户进屋后对正在忙活的妇人喊道。

    妇人放下手里的活,赶紧过来打招呼道:“客人来了,快里面坐。”平阳司马一看,只见老妇人一脸的朴实像,拘谨而胆怯。到是这个猎户像是见过一些世面的人,并不显得紧张和怯懦。

    分宾主坐下后,猎户对平阳司马二人用碗倒上酒,看似不经意的说道,“将军刚才给老夫说谎了。”

    “哦,这是为何?”老猎户这么一说,平阳司马立即紧张起来。

    “哈哈哈,将军莫要紧张,我虽然是个猎户,但也是秦国的臣民,岂能看不出你们是干什么的?”

    老猎户虽然说得轻松,可是平阳司马却一点也不轻松,“那你说说,我到底哪儿说错了?”

    “既然这样,那老夫也就直说了,你是平阳的将军不假,从你的着装就能看的出,可是你身边的这位小哥可不是你的儿子。”老猎户说道。

    平阳司马惊得后背冒出了汗水,“哦,那你说他是谁?”

    老猎户没有回答,再次起身对着赢任好拜道:“山民陈老三见过公子。”

    这一下,平阳司马和赢任好都吃惊了,他们根本就不会想到,在如此深的山里竟然还有人能够认出他们来。

    “好好好,老人家快快请起。”赢任好对老猎户说道。

    双方重新坐下后,平阳司马不解的问道,“你是如何认出来的?”

    “这有何难?公子的衣袖上绣着秦国的图腾玄鸟,虽然我久居山里,但是作为秦国百姓还是认得秦国的图腾。”老猎户客气的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平阳司马心中暗惊,真是百密一疏,一个简单的刺绣,竟然透露出公子的身份来。平阳司马不觉稍稍对赢任好的安危感到操心,一个陌生人都知道他的身份,可不是好事。

    老猎户看出了平阳司马的担心,笑着说道,“将军尽管放心,公子呆在我这里非常安全。”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平阳司马不好意思的笑着,毕竟人家一派好心收留你,你却在还以人家的诚意。“既然老人家是秦人,为何要住在如此深的山里?”

    “来,我们一边喝酒一边说话。”二人一起端起酒一口喝干,赢任好由于年龄小,还不能让他和太多的酒,于是就象征性的抿了一点。

    “我啊,原本就是山下的百姓,还当过几年的兵,可是将军你也知道,这些年咱们秦国的百姓过得不太平啊,每年翟戎都要来骚扰我们,轻则抢点东西,重则就要伤我们的性命。”

    老猎户喝着酒,神情忧伤的借着说道,“经过几次抢掠之后,我的父母被翟戎士兵杀了,而我两个姐姐也被翟戎掠到北边去了。我也老了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就只有带着家人往山里跑,最初只是在山边种些地,勉强维持生活,可是山边还是不太安全,老婆孩子们夜里一听到战马的嘶鸣声就紧张的不行,这不我们就只好继续望山里面迁,最后就迁到这里来了。”

    “哎---,秦国的百姓苦啊!”听着老猎户的话,刚才还默不作声的赢任好叹息道。

    这时,老妇人把肉炖好了,用一个缺了角的陶盆端上来。老猎户指着里面炖好的肉,对二人道,“快尝尝,这是我昨天打的黄羊,肉可嫩了。”

    望着热情直爽的老猎户,平阳司马心中的疑虑慢慢打消了,放开与老猎户一起喝酒吃肉。

    既然老猎户已经知道自己和公子的身份,喝了酒的平阳司马也就放开与他交谈了。顺便就把三戎进攻秦国,以及自己败逃的事情告诉了猎户。

    老猎户听罢沉吟一会道:“我想这三五天之内,敌人是不会退走的。公子和将军只管在我这里呆着,我和儿子出去给你们打探情况,等到敌人走了之后,你们再出去如何?”

    平阳司马一听甚为高兴,“这样最好,不过我们怎么没有见到你的孩子们?”

    老猎户听罢就笑了,“哈哈哈,不瞒将军,我已经来这里有好多年了,孙子都有了。我的孩子都在这条的河谷里面住着,沿着这条河往下,我的两个儿子还有孙子都在。”

    “那你们怎么不住在一起啊?”平阳司马有些不解。

    “没办法啊,住在一起有住在一起的好处,当然也有弊端,万一哪一天敌人发现了我们,岂不是连窝都给端了;住的散一点,虽然有了点距离,但也相对安全,总不至于断后吧。”老猎户甚是开朗,随意的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二人。

    嬴任好和平阳司马听罢,轻轻的叹了口气,“哎--,秦国百姓受苦了,若秦国强大,你们何至于此啊!”

    此后的五六天里,嬴任好就呆在这大山里,每天跟着平阳司马打猎游玩,等到他们出山的时候,三戎的大军已经退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