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11.第11章 用心险恶

    陇山再往北是一片开阔的高原地带,这里是“八戎”之一的緡戎的地盘。

    战败的翟戎王带着部落大队人马逃到了这里。

    黄土高原虽然很广阔,但也并不是谁想占多大就占多大的事情。

    翟戎人逃到这里没几天,緡戎人就发现了他们,赶紧向他们的大王汇报了此事。

    緡戎王听罢,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暴跳如雷,你翟戎王没打任何招呼就带着你的人在我的草场上放牧、生活,说小了我认为你是败逃到我这里,说大了这可就是侵略。

    想了一会緡戎王道:“早就听说了翟戎人与秦国作战的事情,没想到他们竟然败的如此快,还没几天就逃到我们这里来了。你们都说说,我们该如何对付这些逃过来的翟戎人?”

    虽然緡戎王没把这事当回事,但是他的臣子们可不像他那样认为。

    听完属下的禀报,緡戎左骨都候建言道:“大王,夏天正是牛羊长膘的时候,我们的草场本来就不多,现在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人口和牛羊与我们争抢草地,我们得有所行动才是啊!不然养肥了人家的牛羊,可就要饿瘦我们的牛羊了。”

    “对--,左骨都候说的对,我们不是人家义渠,也不是绵诸,没有那么多的人口、牛羊和草场。他们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人口和牛羊,我们怎么养活的了。我看我们还是出兵将这些翟戎人赶走才是,不然时间一长,他们赖在这里不走可怎么办?”緡戎太子说道。

    “翟戎战败,也是非不得已才跑到我们这里,我们与翟戎同属‘八戎’,出于怜悯也应该帮助一下他们才是。”緡戎大当户提出了不同的意见。

    “帮助?亏你说得出口。我们有难的时候,他们翟戎何曾出手帮助过我们?前年义渠与我们争夺河谷湿地,我们曾找他们帮忙说话,他们都不肯。结果让我们白白丧失了河谷湿地一半地盘。现在他们有难了就知道找我们来了?想得倒美,想留在我们这里没这个可能。”大当户刚一出口,太子就狠狠的驳了回去。

    緡戎王已经很老了,谁都知道下一步太子要上台,既然太子坚持要把翟戎人赶出去,其他人也就不再提太多的意见。

    大家望着王座上的大王,等他发话。

    臣下们的话,緡戎王已经听到了,也知道了大家的想法,虽然翟戎曾经没有帮助过緡戎,但是那也是情不得已的事情,“八戎”之间,义渠的实力最大,要让翟戎出面阻止义渠抢夺湿地的行为,那也是勉为其难。

    所以緡戎王已经原谅了他们。

    今天翟戎与秦人作战失利,若緡戎落井下石,只能让翟戎人最终走向灭亡,但是太子的话也不能不给面子。

    于是緡戎王说道:“大家的意思本王都明白了,但本王是这样想的。翟戎与秦人作战失败,逃到我们这里,我觉着还是应该给他们一条活路,毕竟翟戎再坏,他们还是自己人;我们不能眼看着他们灭亡。”

    “可是父王,我们给翟戎活路,就等于断送自己的活路。”听到父王要留下翟戎人,太子急切的说道。

    “你切莫要慌张,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是那样沉不住气。且听我把话说完。”緡戎王批评太子道。

    太子讪讪的,不再说话。

    “诚如大家所说的那样,如果我们把自己的草场都给了翟戎,那我们的牛羊就要饿肚子了。所以呢,我们要给他们活路,但还不能给的太饱,要让他们有危机感才是。”緡戎王胸有成竹的说道,“本王的意思是从陇山往北的五十里的草场可以给翟戎人放牧,在五十里以北的地方我们派兵设防,防止他们再往北进。而且要告诉他们,今年秋天一到立即撤退。不然的话,我们就要出兵将他们赶走。”

    “大王的策略甚好,甚好。”緡戎大臣们恭维道。

    只有太子嘟囔道:“要是我,一里地的草场都不给他们。”

    虽然是小声嘟囔,但毕竟坐在父王跟前,还是让緡戎王听到了,“为君者岂能如此心胸狭隘,谁都会有个三差两错的时候,今天你如此对待翟戎,要是明天我们遇到他们这样的困境,又将如何?”

    听到父王再次批评,太子也不再反驳,他知道现在与父王反目,就等于是在断送自己的前程,一切等到他自己执政了以后再说。

    緡戎的意见很快就传到了翟戎王那里。

    战败的翟戎王早就没有了往日的气焰,此刻的他又气又恨,整日除了借酒消愁之外,就是纵情声色。

    “大王,緡戎王下令只给我们五十里的草场,五十里外已经驻扎上大军防范我们了。”得到消息的左贤王进帐对翟戎王禀报道。

    “五十里?这点地方能够几只羊吃草啊?”左大当户一听说人家只给五十里的草场,当下就急了。

    “咋了?五十里,你还嫌少,我听说就是这五十里,已经让緡戎王和太子闹翻了,原本人家太子是一里地都不给我们的,不但不给还要动兵把我们赶走。我还告诉你,就这五十里也只是这一个夏天,等到秋天一到,人家就要赶我们走了。”

    五十里的草场确实不够几只羊吃的,幸好现在战败,带过来的牛羊不多,大部分的牛羊还分布在陇山周边。

    就在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翟戎王猛地锤了一下案几,大声喝道:“天杀的嬴嘉,你让本王落到今天的地步,你也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来人---”翟戎王大声喊道。

    帐外的侍卫走进帐来。

    “你去北塬打探一下,看秦人撤走没有。”

    “诺---”

    侍卫走后,翟戎王对大臣们说道:“如果撤走的话,我们可分布一些人马在北塬边上放牧。只要加强警惕,应该不会有事。”

    众大臣点头,既然人家要赶自己走,还不如去自己的地盘上看看。

    第二天下午,前往北塬打探的侍卫回来了。

    “报---,大王,秦人并没有撤走。”

    “什么?秦人并并没有撤走。他们在干什么?”一听说这么长的时间过去,秦人还没有撤走,翟戎大帐内的所有官员都惊住了。

    “秦人发动全国百姓,在北塬上修筑城池。”

    “什么?”翟戎王惊呆了,他失神的坐在地上。秦人竟然在北塬上修筑城池,这就说明,他们彻底要在北塬上扎根了。

    打了多少年的仗,秦人与翟戎之间也就是你来我往的事情,你来了我就走了,等我来了,你们也该撤走了。

    可是这一次不一样了,秦人竟然在北塬上修筑城池,看来他们彻底是不走了。

    秦人呆在北塬上不走,我们该怎么办?

    一个大大的疑问在所有翟戎君臣的心头。

    “秦人在北塬上修筑城池,看来他们是要在我们的地盘上立足了,你们都说说我们该怎么办?”翟戎王道。

    这该如何是好?

    该如何是好?

    这可是一个大问题,考验着在做的翟戎大臣们,打,时间已经证明,单凭他们一家根本不具有与秦国作战的实力。

    可是不打,又如何让秦人自动退出北塬。

    “大王,现在我们到了打又不能打,退又不能退的地步。要不我们继续联合其他的‘八戎’一起对付秦人。”右将军建议道。

    “哼---,这样的话还是不说的好,要想联合其他‘八戎’,谁爱去谁去,反正我不去,我可不想自讨没趣。”右将军的话音刚落,在镕戎那里受到冷遇的左大当户就直接提出自己不去联合其他的戎狄部落。

    既然左大当户不愿意去联合其他部落,这就说明,联合其他部落这条路行不通。

    翟戎大帐内再一次陷入沉默。

    许久,左贤王开口了,“诸位,我有一法可以一试。”

    翟戎王抬起头,“请讲。”

    “秦人之所以们能够取得胜利,那是因为他们的国君秦君嬴嘉领导有方。如果秦君嬴嘉一死,整个秦国就会陷入群龙无首的境地,也必然会大乱。到那时我们再次出兵北塬,一定能够重新夺回北塬,说不定还能够将秦人赶出关中。”

    “哼--,你的计划好是好,可是人家秦君嬴嘉嬴嘉正值壮年,怎会说死就死了呢?”

    “哈哈哈,要想让他死,还不容易。”左贤王不以为然的说道,“我有一人,此人上马射的了弓箭,下马能够钻入草丛。若用此人刺杀秦君嬴嘉,绝对能够成功。”

    刺杀?

    这也许是现在翟戎打败秦人最好的办法。既然明里打不过秦人,暗中刺杀也许是不错的选择。

    左贤王的建议很快就在翟戎中达成一致。

    “哦--,我翟戎竟然还有这样的人,此人现在哪里?”翟戎王睁大了眼睛问道。

    “此人就是我们翟戎人,名叫多狼,今年二十岁左右。早年他的父兄曾是我的手下,后来在与秦人作战的过程中丧生,现在家里就只剩下他和妹妹两人。”

    “多狼?”翟戎王仔细咀嚼着这个名字,“他为什么要叫这样一个名字?”

    “老龙山北麓地处荒原,那里野狼特别多。我听说小时候这个多狼独自出去玩耍,被野狼叼走。他的父兄又急又气,到处寻找,最后在一个山洼了找到了他,只见许多浪围着他又是叫,又是跳,就是没有吃他。父兄救起他的时候,身上竟然一点伤口都没有,回家后,他父亲就给他改名叫多狼了。”

    “他人在那里?”

    “如果没有变化,现在应该在老龙山东北的荒漠地带放牧。”

    “哦--,原来是这样。既然这样,你明天就把他给我找来,本王要见他。”

    “诺---”

    当刺杀秦君嬴嘉的计划形成之后,翟戎王这一夜终于睡着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