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1.第1章 路在何方

    秦岭,巍峨高耸;渭水,无语东流。

    在秦山渭水之间,一个古老的民族正艰难的由西向东一路前行,慢慢的扩大着自己的国土和领地,但是每走一步却都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他们就是命运多舛的秦人。

    公元前677年初春,冬天的气息还未褪尽,秦岭山边、渭水河岸,依然还残留着积雪的痕迹。

    一阵寒风吹来,河岸边站着的几个人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

    “君上,散人出兵关口,杀死了我们驻守在那里的数百名将士,关口不保,这该如何是好?”

    “什么?”被称为君上的人转过身来,直直的望着身边的将军,随后眼神黯淡下去,继位几个月来,这样不幸的消息一个接着一个传来,他已经适应了,不再那样激动了。

    他就是秦国新继位的国君嬴嘉,后世称为秦德公(秦德公为其死后的谥号,在世时称其为‘秦君嬴嘉’)。

    嬴嘉面色黑红、个头高大、颧骨突出,身着黑色藤甲,腰间挂着佩剑,不大的眼睛正犹豫的望着湍湍流过的渭水。

    这一年他只有33岁,可是两鬓已经呈现出点点斑白。

    在他的身边是两个儿子,十七岁的长子嬴恬(秦宣公),十五岁的次子嬴载(秦成公)。

    两个孩子都和他们的父亲一样,个头高大,面色黑红,唯一不同的是,长子嬴恬更稳重成熟一些,目光沉静而稳定;而次子嬴载就显得活泛多了,眼睛虽然不大,但却透漏出一丝狡邪。

    此时三人严肃的表情下面略微带着一丝愁苦。

    前面的路在那里?

    秦君嬴嘉心中是没底的,孩子们也是愁苦的。

    秦人先祖非子因为养马的水平不凡,饲养的马匹个个膘肥体壮,深得周孝王赏识;周天子高兴之余就把陇山以西的犬丘和关中最西段的千河与渭水之间的湿地划给秦人,让他们养马,自此秦人部落有了第一块属于自己的土地,当然了,他们的身份还是周王室的养马人,一养就是几百年。

    后来周王室衰落,在野蛮民族戎、狄的蛮横进攻下无力抵抗,于是在西垂养马的秦人这才被周天子想起来;周宣王时,秦人的首领秦仲被提拔为“大夫”,并允许组织军队,抵抗戎狄。

    从养马人一下子跃升为朝廷命官,身份发生了质的变化,秦仲的感恩之情可想而知。在征讨戎狄的过程中格外卖力,无奈当时秦人的力量单薄,最后秦仲把自己的命也丧在与戎狄的战斗中。

    仇恨越积越多、越积越深。于是乎,秦人舍了命的在西北与戎狄进行战斗,先后有三位国君在与西戎战斗中丧生,特别是秦君嬴嘉的父亲秦宪公,去世时只有21岁。

    几百年来,虽然秦人在与戎狄作战的过程中,并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胜利;但在戎狄的实力越来越强,周王室日渐衰微的大背景下,连年的战斗却锻炼了秦人,使他们形成了坚忍不拔的性格和不怕死的战斗精神。

    也使得秦人本来不多的军队,战斗力却却异常的彪悍威猛。

    终于事情有了转机,秦人跨越式发展的机会来了!

    公元前771年,犬戎大举进攻镐京,由于周幽王“烽火戏诸侯”惹得诸侯怨恨,没有诸侯愿意出兵帮忙,于是戎狄攻克镐京,袭杀周幽王于骊山之下。随后犬戎又把镐京洗劫一空,扬长而去。

    国仇家恨虽在,但是新继位的周平王却无能为力!眼看着好端端的都城被戎狄包围、摧残,一片残垣败壁,自己却无力改变;周平王心里苦啊!经过几天几夜的哭泣、伤心之后,最后心一横,决定迁都洛邑,离开关中这个是非之地。

    可是迁都是多大的事情啊!

    平常人家搬家都难得不得了,更何况是国家迁都这样的大事。

    锅碗瓢盆、宝玩玉器等等要搬走,还有自己那么多的王后妃子要带走,当然了临走前还要祭天祭祖等等那么多的仪式礼仪。

    谁来帮助他搬家?

    谁来出兵保护?

    要知道山东的卫国、楚国、齐国等诸侯们早就被周幽王耍烦了,不想再为周王室出力了;再加上此时的戎狄战斗力非常强,为了自保,诸侯们都装作不知道,没事人一样躲在一边看热闹。

    周王室真的衰微到了没人管的程度,都城周边戎狄遍地,随便出一下兵马,就有可能把周平王这个刚刚上台的天子灭掉。

    这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不灵。

    周天子的眼睛都快望穿了,泪水也快流干了。

    就在周平王彻底绝望的时候,秦襄公出现了,这可真是天降神兵。

    长期与戎狄作战,秦人已经与戎狄打到谁都不怕谁的地步,更何况秦襄公还把自己的妹妹嫁给了戎狄最大的部落丰王为妻,使得二者的关系稍稍有所缓和。

    于是在秦襄公的护送下,周平王顺利到达洛邑,实现了迁都的目的外,周平王也赚足面子。

    你想想,一个养马的秦人都能够护送天子迁都,你们齐国、楚国还有宋国等等,这些中原大国是干什么吃的,连一个养马的秦人都不如吗?

    要知道这个时候的秦人还没有建国,身份还是是周王室的西垂大夫。

    为了感谢秦人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同时也为了给山东诸国一点颜色看看,平王决定把戎狄活动最活跃的岐山以西的土地赐给秦人,允许他们成立国家,当然了这个新成立的国家就叫秦国。

    自此秦人第一次以诸侯的身份出现在周王室的政治舞台上。

    虽然周王室把岐山以西的土地封赐给了秦人,允许他们建国,但这只是一个美丽的谎言,一张空头支票而已。

    因为岐山以西的土地实质上在戎狄手中,周王室自己都管不了,诸侯也害怕的不得了的地方,送给秦人,也就是哄哄傻子罢了。

    虽然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个美丽的谎言,一张空头支票,甚至是一个陷阱。但是倔强的秦人却不这样认为,在他们看来,反正自己的人生注定要跟戎狄打交道,不管自己是以养马人的身份、士大夫的身份,还是今天以诸侯的身份。

    既然避免不开与戎狄作战,何不以一个诸侯的名分来与之战斗。

    于是乎,秦人重整旗鼓,以新的身份开始了他们与戎狄的战争。

    这场战斗注定是长期的、血腥的。

    原本已经有所缓和的秦人与戎狄的关系,因为秦人的封地之争,彻底撕破了脸皮。

    戎狄丰王杀死秦襄公的妹妹,发誓与秦人势不两立,发兵向原本就不强大秦人发动了猛烈的进攻,最后秦襄公战死沙场。

    仇恨越积越多,矛盾越来越突出,此后长达上百年的时间,双方一致没有停止战斗。面对强大的戎狄骑兵,秦人始终没有大的发展,一直被压缩在渭水河谷不足百里的地方。

    与此同时,关中地区的周王室属国芮国、梁国、矢国等等也在看热闹的同时,不断给秦人制造一些小的麻烦。在他们看来秦人也是野蛮人,只不过是驯化过了的野蛮人罢了;但是在戎狄看来秦人却又是中原人;于是乎,戎狄与周王室的属国,谁都不待见秦人,谁都想趁机欺侮一把秦人。

    当秦君嬴嘉听到散人重新夺回关口的时候,脸上立即阴云密布。

    这该如何是好?

    早就被父辈们赶走的散人,怎么又会突然回来了呢?而且还重新夺回了关口。

    被散人夺取的关口被后世称为“大散关”,地处秦岭最西段,是连接秦人故地西犬丘与关中的必经之地。

    散人卷土重来,夺取关口,这就等于断了秦人的后路。

    秦君嬴嘉顿觉眼前发黑,身上没有一丝力气,“扑通”一下跌倒在渭水岸边。

    “君父---”

    “君父---”

    刚才还在于父亲讨论下一步军事计划的嬴恬、嬴载兄弟二人赶紧扶起秦君嬴嘉向都城平阳奔去。此时的秦都平阳还是一座小城,地处渭水河畔,距离北塬仅一步之遥。

    回到城里后,嬴恬兄弟赶紧找来郎中救治,幸好秦君嬴嘉也就是忧虑过度导致晕厥,休息一个下午之后,秦君嬴嘉清醒过来。

    他静静的躺在炕上,虽然是初春了,但是地处西北的关中地区依然是寒冷的,早晚时分,北风吹来,冷的刺骨。

    秦君嬴嘉望着窗外北塬上还没有融化的积雪,心里空荡荡的。

    上百年了,秦人一直被压缩在这窄窄的渭水谷底之中,就连这近在咫尺的北塬都上不去。

    “哎----,这种日子何时才是个头啊?”一想到这事情,秦君嬴嘉心中不由得升起怨恨。

    这时大臣曹叔进来了。

    “微臣曹叔见过君上。”见到国君曹叔拱手拜道。

    秦君嬴嘉欠了欠身子,“你来了,坐吧。”

    寒暄几句之后,曹叔安慰道:“君上此病多半是因为急火攻心所致,好生休息几日就会好起来的。”

    秦君嬴嘉望着窗外的北塬,长叹一声,“想我秦人进入关中,已经有数百年的时间,竟然连近在咫尺的小小北塬都上不去,我岂能不心急?”

    渭水河谷一上去就是北塬,可是春秋时期的北塬之上,草木茂盛,牛羊遍野。绵诸、绲戎、翟戎、岐山、义渠、大荔、乌氏、朐衍等“八戎”,在那里优哉游哉的过着放牧的生活。

    “八戎”之间也常常会因为争夺草场、牛羊,发生冲突,但大部分时候还是能够和平相处。

    放牧之余,他们也会娱乐一下中原正统的周王室,快马短刀,闪电般的冲下北塬,抢夺财物、丝绸、马匹、粮食,当然最好的还是抢夺这些华夏族的女人。他们那儿的女人虽然野性豪放,但是终年不洗澡,脏死了。

    “八戎”虽然野蛮,但他们从骨子里还是喜欢细皮嫩肉、干干净净的中原女子,于是乎位于关中的周王室的几个属国矢国、散国、梁国、芮国等就成了“八戎”戏耍的对象。

    这里面当然也包括刚刚建立的秦国。

    “君上莫要心急,几百年都没有解决的困难,你就是再着急也无济于事。臣以为当务之急,我们最需要解决的还应该是定好秦人的发展方向才是。”曹叔说道。

    “你是何意?”从曹叔的话里,秦君嬴嘉似乎听出了一点点与以往不同的味道。

    “秦人建国虽有百年,但始终没有解决好东进还是北上的问题。这也就是秦国为何一直处在被动挨打的境地。君上试想一下,平王虽然把岐山以西的土地封赐给了我们,但是百年过去,我们何曾真正拥有过。”

    秦君嬴嘉微微的点点头,曹叔说的是实话,岐山以西虽说是周王室赐给秦国的领地,但是一直被戎狄和关中周王室的属国占领着,秦人并不曾真正拥有。

    以岐山为界往东乃是矢国的地方,那里地势开阔,人口较多,利用耕种,乃是关中不可多得的好地方。

    再往东可就是周王室的故都镐京了,虽然王室已经搬走,但是留在那里的旧贵族还有很大的实力,他们与周边的矢国、梁国、芮国等相互帮衬,形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

    这些都是秦人不敢冒犯的,因为碍着王室的面子,百年来秦人一直不敢东进。

    北方就不用说了,“八戎”驰骋,根本就没有秦人插足的缝隙。

    现在就连西边早就被秦人吞并的散人都过来给秦人找事。

    秦人啊秦人,你的路到底在何方?

    秦君嬴嘉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