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9.第779章 特意回来看看你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结婚你准备包百亿的红包?没关系,现金不够可以把你名下的资产拿去银行抵押。”顾星爵勾了勾唇,眉眼间尽是笑意,还很“感激”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靠!星爵,有你这么狠的吗?哥哥我虽然身价还可以,但现金真的不是很多.............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到底拿下小乔没有?话说追女人就要一气呵成,不能磨磨蹭蹭的,否则煮熟的鸭子都会飞!”司嘉年试图将转移的话题再转回来。

    “我们的关系正朝着很好的方向在发展,你可以尽快把红包准备好,因为很快就用的上。”顾星爵看了看时间,决定向陆离学习——早退。把病怏怏的乔以安一个人放在家里,他始终有些不放心。

    乔以安其实很想回去,她觉得自己除了全身无力和胃疼以外并没有什么大碍,但顾星爵很机智的把门给锁了,而她又不知道密码,所以只能乖乖的待在这里,哪也去不了。

    他的公寓所处的位置即使是在白天也不是很吵闹,乔以安穿了件简单的长裙坐在阳台上,有些无聊的看着天空发呆。两个人的关系经过昨晚,算是正式确定了。她没有之前那般的忐忑不安,却仍然觉得前路不是那么的明朗。

    爸爸的病还需要医治,而且他们显然还在寄希望于她去赚钱帮乔父治病,除了一开始见面说要卖房子以外,后来就再也没提了。

    只要一想到这些,乔以安就莫名的感到伤感。如果妈妈还在,应该会告诉她该怎么做最好。

    顾星爵拧着午餐回来的时候,乔以安低垂着小脑袋靠在椅子上睡着了。她看上去睡的不是很安稳,眉头紧紧的蹙着,不知在睡梦中因为什么事情而烦恼着。

    顾星爵没有叫醒乔以安,放下食盒后朝着她不紧不慢的走去。他坐在她身边,

    轻轻抓着她凉透的小手握在手掌里,静静等待着,目光落在她像婴儿般沉睡的小脸上。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从中午十一点到十二点,他依旧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她,维持一样的姿势。

    没过多久,乔以安像是睡饱了似的,包覆在他掌中的小手轻轻地动了动。

    顾星爵微微起身趋前探看,黑色瞳眸端详看她苍白的容颜。她那浓密如蝶的睫毛微微颤动着,一直紧闭看的眼皮终于睁开了。

    “你怎么回来了?”才刚睁开眼,乔以安的意识和视线都一片模糊,望着眼前那张担忧的俊脸,她花了一点时间才认清是他。“我怎么睡着了?”她转动看微微僵硬的脖子,有些懊悔。

    “我不放心,特意回来看看你。”顾星爵亲昵揉了揉她的发顶,眼神中尽是关切。

    “我好了很多,只是有些困而已。”金色的阳光缓缓流泄下来,衬着他英俊的脸庞十分温润,就这么看着顾星爵,乔以安的心突然一片宁静温柔。

    “嗯。”顾星爵动容地微微笑了,胸口因泛起的无限温暖而悸动,他伸手将她的小手牢牢握住。

    吃完午饭后,顾星爵上班去了,他在走之前将大门的密码告诉了乔以安,以免她有急事要出门又没来及联系到他而感到着急。

    顾星爵才刚走一个小时,乔以安就觉得他仿佛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一开始,她看到是后妈沈洁兰的电话,直接挂了。后来沈洁兰也学聪明了,改用乔明生的手机打了过来,毕竟是生父,而且还生着重病,乔以安犹豫了片刻,还是接了。

    沈洁兰又是那一套,在电话那头哭天抢地,好半晌才支支吾吾的告诉她,乔明生因为交不起住院费被医院赶出来了,还说现在的身体情况很不好,让乔以安赶紧回去一趟。为了骗她回去,沈洁兰甚至夸张到说很有可能是最后一面。

    乔以安一时间慌了神,完全没有想到他们会用这么恶毒的话语来欺骗她。来不及多想,她立刻换了身衣服,拖着生病的身体打车回到了那个已然不算家的家。

    这一次仍旧是乔以心给她开的门,但和以往不同,乔以心看上去十分憔悴,丝毫没有以往的盛气凌人。不明真相的乔以安以为她是担心爸爸才会这样,但其实是因为她这两天正在和楚扬闹分手,两人疯狂的吵架,吵得鸡犬不宁,才让她如此的精神如此萎靡不振。

    乔以安刚一进门就听到了沈洁兰哭哭啼啼的声音,边哭还边抱怨着,大意是穷人生病了真可怜,没钱治病就被医院赶出来,完全不知道怎么办。

    “之前不是说把房子卖了吗?”乔以安没有理会哭哭啼啼的沈洁兰,而是把视线落在了乔明生的脸上。为了让他看上去呈现严重的病态,乔以心特意找了个学化妆的网红朋友过来帮乔父化了个妆。

    “房子...............不能卖..............”乔明生也是演技爆棚,将病入膏肓的神情演绎的惟妙惟肖,“我和你后妈商量过了,你和以心年纪还小,房子是我唯一能够留给你们的财产。而且你后妈年纪也大了,如果我死了,她不仅没有工作,连个安生的地方都没有了...............”

    沈洁兰在乔明生说话的时候,终于止住了哭声。此刻,卧室内一片安静,三个人的目光都一致看向乔以安,好似等着她当家做主拿主意。更确切的说,他们在静等着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她会怎么打算。

    “这房子我不要,你的钱我也一分不要。如果你执意不肯卖房子自救,那么只能继续让你的病情恶化。”乔以安紧紧的攥着身侧的手,任由指甲深深刺入柔嫩的手心,疼痛方能令她保持清醒,“如果你们今天叫我过来是希望我能为高昂的医药费想办法,那么只能很遗憾的告诉你们,我没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