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5.第655章 惊魂

    苏教授的这个问题,在场没有人能够回答。这样奇异的物种,只在美国电影中出现过。众人的沉默丝毫没有影响苏教授对蜥蜴人的好奇,他蹲在地上,用随身携带的工具取了一小块肉作为标本,打算带回去做实验。“这种植物怕是很邪,绝对不是能够救人的植物。”他喃喃自语道。

    顾星爵一心只想快点找到它,至于苏教授的担心,他从陆离给的资料也略有了解。当年那个找到这种植物的科学家,是因为本身受到这里辐射患了癌症,所以以毒攻毒,服下这株带毒的植物,阴差阳错才会痊愈。

    其实谁都知道,以夏初雪目前的情况,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毕竟她体内的毒素太过于复杂。

    “顾先生,手表不转了!指南针也失效了!”当他们走进另一扇门的时候,随身携带的所有关于时间和空间的工具全部都失效了。墓穴顿时变得阴沉沉的,而且不知从哪里吹来了一阵寒风,带着刺骨的凉意。

    “啪!啪!啪!.................”站在顾星爵身边的那个人话音刚落,他们的手电筒也像是突然受到某种干扰,齐齐变暗!不是灯泡破了,而像是被某个机械将电给吸走了。

    苏教授清楚的记得,他们下来的时候是上午九点。就算之前耽误了几个小时,现在最多也就是中午。可当他抬头时,通过一个不大不小的洞口,竟然看到了如玉盘般的月亮。刹那间,仿佛整个世界陷入了月高风黑中,不疾不徐风声在阴冷幽暗的地下不停的呼啸着,那声音宛如魑魅魍魉的哭喊,让人间之丧胆。

    顾星爵镇定的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备用的手电筒,和之前他们用的明显不同,亮度要低一些,但勉强可以照到脚下的路。“继续往前走。”

    又穿过了一扇门,眼前的一切,让众人再次停下了脚步。几百平米的空间内,尸骸遍地。断臂、残腿,散落一地,几乎没有一具完整的尸骨,可见这些人死状有多凄惨。

    眼前的场景就好似修罗炼狱,完全没办法用言语来形容。不知在多少年之前,这里一定发生过一场残忍的厮杀,而且按照墓葬的习俗,大概无人生还。只不过,可以想象的出墓主是个多么残暴的人,否则不会安排这么残忍的活人陪葬。

    要抵达前方就必须要踏过这些尸骨,顾星爵未加迟疑,率先迈出了脚步。虽然是不知道多少年之前的白骨,但就这么踩过去,说实话,真的很考验心理素质,稍微胆小一点,很有可能会被吓到神经失常。苏教授犹豫了好半天,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踏出了第一步,瞬间就腿软了。要是身边的人火速扶住他,肯定会摔倒。

    其实也不怪他胆小,这地方很邪门,苏教授在踩到白骨的时候,仿佛听到有人在他耳边哭,还是那种撕心裂肺的哭声。而且,只要他一低头,就看见那满地的白骨上弥漫出了鲜红的血液,甚至他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

    因为不能再浪费时间,顾星爵命令他们架着苏教授前行。一向乐观大胆的老教授从内心深处涌现出了深深的惧意。即使他闭上眼睛什么都不看,可那哭声却不绝于耳。

    对于教授来说,短短的几分钟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渐渐的,他听到哭声变成断断续续的哽咽,虚无缥缈的声音在这诡秘的地下显得尤为刺耳。苏教授潜意识里记得自己没有睁开眼,但却看到一抹身影由远而近,那摇曳的身姿如梦似幻,从一片模糊逐渐汇聚成形,最后变得清晰鲜明,直直的站在他面前。

    那是一个穿着古怪的女人,她的身上带着名贵的金银珠宝,身穿大红色的嫁衣,就像新娘一样美丽。可是,她的表情很狰狞,丝毫没有待嫁应有的喜悦。

    “教授!教授!”苏教授身边的人看到他不说话,不睁眼,却浑身颤抖,赶紧推了推他。

    “啊?”苏教授如梦初醒,突然睁开了双眼,这才发现他们已经走过了那堆白骨,来到了另一扇门的门口。至于那个红衣女孩,自然是没有的。通俗来说,他方才那一刻要么是中邪了,要么是鬼打墙了。但是用他们科学家的解释,就是人在一些特定的环境中,因为心理承受能力不佳,大脑产生了幻觉。

    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刚才看到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幻觉.................

    和之前的石门不同,这一扇是木门。按理说,经过这么长的岁月,木头材质的东西很难保存,可这扇门不仅保存了下来,而是看上去很新,就好似刚做好的一样。

    “别碰!”苏教授阻止准备推门的人,他从口袋的工具盒里掏出了一根银针,扎了扎门上的油漆,瞬间针尖就变黑了。“能够保存的这么崭新,肯定是上面用了有毒的涂料,否则早被鼠蚁给啃烂了。”

    苏教授的话音刚落,顾星爵就让众人后退,他料想到了这一趟处处是机关,却没有想到这些机关会设置的这般匪夷所思。

    “炸开。”此刻,也顾不上会不会引爆墓中可能埋藏的炸药了。顾星爵看似淡漠的眼神中,闪过了一抹急切。他也看到了天上的那一轮月亮,他想着,如果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那么只有一种可能,这里的时间和空间和地面是不同的。

    他不确定中间差多少,只希望千万不要走出去的时候,外面的世界已经过去好几天了。万一好不容易找到草药,夏初雪却已经死了,那就真的是太遗憾。

    “是!”一分钟后,有人引爆了炸弹,几乎不费吹灰之力炸开了木门。一行人小心谨慎的避开了门,走进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墓穴。

    一口和木门同样材质的棺材摆在了墓穴的正中央,这口棺材没有棺盖,而且打造了很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