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6.第566章 登堂入室

    “国王为了使心爱的女儿免遭不幸,下令把全国的纺锤都烧掉。公主渐渐长大,正如女预言家们所希望的那样,美丽、聪慧、温和。在她快满十五岁时,有一天国王、王后有事出去了,小公主一人留在宫中。她到处转悠,想看看各处的房间。最后她来到一座古老的钟楼旁,仿佛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吸引着她,使她非常想上去看看。她走上窄窄的楼梯,来到一扇小门前。她轻轻一碰,门就开了,里面坐着个老太婆,手里拿着一个纺锤,正在纺线。公主说:“你好,老妈妈,你在做什么呀?”老太婆说:“我在纺线。你看,挺有趣的,你愿意来试试吗?”小公主一点也没想到有什么危险,伸手接过纺锤。于是,咒语实现了,纺锤戳到了公主的手指,她立刻倒在一张床上睡着了。

    公主倒下的一刹那,睡眠病便传染了整个皇宫,所有的人和动物都停止了运动,沉沉的睡去。国王和王后从外面回来,一进大厅也睡着了。一切都静止了,连王宫前面树上的叶子,也一动不动。

    不久,王宫周围就长起了一道玫瑰花树的篱笆,这篱笆越长越高,最后把整个王宫遮盖得严严实实,从外面一点也看不见了,但是关于睡美人的传说一直在国内流传着。时常有别国的王子来,想穿过玫瑰篱笆到王宫里去。可是那玫瑰树的藤蔓就像是人的手一样,缠得紧紧的,根本别想穿过去。那些王子都被玫瑰藤蔓缠住,再也脱不了身,最后悲惨地死去了。渐渐地,再也每人来冒险了.............”

    哈布斯在夏初雪的营养液输完之后,继续给她讲着睡美人的故事。这个执着的少年,坚持认为这样的方式可以唤醒夏初雪。

    “佳瑶,难得你这孩子有心,愿意陪着我这个长辈。”一向冷清的陆家老宅今天格外热闹,陈佳瑶并没有因为陆离的排斥而退缩,反而变本加厉,找了个借口搬到了陆家,大有登堂入室的嫌疑。当然,她能这么顺利住进来,也是因为陆家长辈的同意,可见,他们还是很有心想要促成她和陆离。

    陈佳瑶平静的眸子轻轻流转,内心的喜悦简直溢于言表,“伯母客气了,能过来陪着您,是我的福气。更何况,还能经常和陆离见面,这对于我来说,更加求之不得。”她声音很好听,轻轻柔柔的,像水一样,干净的没有任何杂质。

    今晚,老爷子因为天气原因,没有下楼,陈瑾雯跟他说起陈佳瑶的事情,老人也没多说什么,其实他心里很明白,陆离喜欢的,全世界反对都无济于事,陆离不喜欢的,全世界看好也于事无补。不管是什么陈佳瑶还是李佳瑶,如果以为通过靠讨好长辈就能顺利嫁给陆离,只能说还是太天真。

    陆离是和陆擎宇一起回来的,父子俩的关系在这几个月缓和了不少。因为陆擎宇有意避开了夏初雪的话题,基本上在儿子面前决口不提之前的事情,所以陆离也就不再那么排斥和他沟通。

    陆氏易主后,陆擎宇也借机退了下来,现在主要在从事慈善事业,这也得到了陆离在经济上的大力支持。

    “你爷爷说年后做个老兵扶持计划,帮扶一下那些过去上过战场现在生活清贫的军人,你觉得怎么样?”陆擎宇拍了拍身上的积雪,很认真的看向了陆离。

    “这个项目不错,开年可以实施。过两天我派人协助一下,等评估报告出来,就让财务划账过去。”陆离沉思了片刻,随即点头同意了。

    父子俩刚进门,陆离就看到了陈佳瑶,男人的眼底瞬间升起了一抹不悦。

    陈佳瑶却像是没看到一样,红唇微微扬起,语笑嫣然的起身朝着他走去,“陆伯父,陆离,你们回来了!外面很冷吧?伯母让佣人准备了热汤,待会儿喝一碗就暖和了。”她相信,凭着自己的温婉和执着,终有一天可以打动陆离,所以她必须发挥自己的缠人功夫,厚着脸皮待着陆家。

    陆擎宇没吭声,只是淡定的看着儿子的反应,其实他心里也想知道,在挨了夏初雪的那一枪之后,是否陆离彻底死心,能够开启新的恋情,而眼前的陈佳瑶无疑就是个试金石。

    陆离的视线停在了陈佳瑶的脸上,墨黑的眸子渗出让人看不透的情绪。

    “怎么都站在外面,快进来!”陈瑾雯多少看出了儿子的不悦,赶紧开口缓和气氛。谁知,陆离根本不买账,他讥讽的笑容漾开,墨黑的眸子染上笑意。“陈小姐,临近过年住在别人家里,这难道就是你的教养?我还没死,我父母不需要外人来孝顺。请你现在就出去!”

    男人冰冷的眸光像利刃看向了她,陈佳瑶有些尴尬的退后了两步,眼眶瞬间红了,一副很无助的模样,踉跄的走到陈瑾雯身边,寻求庇护。

    “怎么?以为我妈能护着你?”自从那件事发生后,陆离的性情或多或少发生了变化,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沉郁了许多,对于看不顺眼的人和事,冷厉到可怕。

    “陆离,怎么说话!你把佳瑶都吓坏了!我和她妈妈是好友,她好意过来陪我住几天,怎么碍着你了?”陈瑾雯很看不惯儿子这样冷漠的样子,加上看到陈佳瑶吓得浑身发抖,愈发觉得儿子做的不对,再怎么样也不应该给人家女孩难堪,所以方才说话的时候语气忍不住有些重。

    “不是碍着我了,是恶心到我了。”陆离毫不留情的说道:“妈,你要是那么喜欢她,那就把她留下,我走。”说完,他就直接转身,迈着坚定沉稳的步子朝大门的方向而去。

    陈瑾雯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有心叫住儿子,但又不想再给陈佳瑶难堪,只能作罢。

    “好了,走都走了,别看了。”陆擎宇叹了口气,没有再多说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