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8.第458章 严冬之后是暖春

    “这个问题没意义,”陆离回眸不悦地看着好友,“如果我没有记错,应该很早就给过你们几个人答案。”

    “可是........哥,你难道不觉得自从夏初雪出现之后,你的人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吗?因为她,陆氏和FB被搅的天翻地覆,带来的经济损失是巨大的。除此之外,你和家人也因为她而决裂,这么多的事情摆在面前,难道你从来没想到,是否有蹊跷吗?”

    从顾星爵口中说出的每一个字句都像利刃般,直接刺进问题的核心。

    除此之外,陆离其实还知道纪寒墨是FM组织的人,并且他和夏初雪的关系密切。

    他知道,什么都知道,只是假装不知道罢了。

    爱情,让他愿意再残酷的现实面前装聋作哑。

    陆离沉默不语,敛眸看着远处一大片已经凋零的树木。

    他的心就像那片树林,进了寒冬,少了灿烂而美丽的叶片妆点,只剩下枯稿的枝节,贫瘠荒芜得近乎可怜。

    生平第一次,在他习惯于争强好胜的内心深处,竟然愿意承认自己真的很可怜,又或者应该说是可悲,悲伤自己竟然到了这一刻才发现自己的自欺欺人,也发现自己竟然那么不愿意面对真相。

    他想要跟夏初雪在一起。

    只想和她在一起。

    静默了半晌,陆离郑重其事的说道:“我爱她,无时无刻都想要见到她。这一辈子,我都不可能对她放手。金钱、权势、这些在她面前根本不值得一提。至于家人,我一直在努力调和。”

    对于陆离来说,他最怕的显然是夏初雪的拒绝、逃离以及厌恶。

    那不过是伤不了人的情绪,但对他而言,却是致命伤。

    所有人都以为陆离果断而冷静,只有他自己清楚,在他心底的某个角落,害怕着一个女孩,她那双手明明就柔弱得只能拿动铅笔,可是却拥有强大的力量可以操控他的喜怒哀乐。

    末了,顾星爵答应陆离明天过来接手所有的工作,当他走出陆氏时,下意识的抬头看向了不远处那几棵萧条的树木,没有颜色的单调让它们看起来贫瘠而且了无生机。

    但事实上,它们并未死亡,那萧条的样子只不过是它们用来度过严冬的姿态,是为了在来年的春天抽出更美丽的绿芽。

    他忽然觉得,陆离和夏初雪的这条爱情之路或许走的艰难,但最后的结局会是好的。因为最美丽而且灿烂的春天,总是追随着寒冬之后而来。

    陆离回家的时候,大厅里空无一人,这个时间,夏初雪应该已经睡了。

    举步往楼上走去,深夜一点,除了走廊上暖暖的灯光外,一片安静。

    推开卧房的门,娇小的女孩正拥着被子好梦正酣。

    浅橘色的台灯映着那方小的天地,像是有神秘的魔力通到诱惑着他。

    将手机放在一旁,走过去。

    浅蓝色的被子下,夏初雪肌肤如玉,眉目如画,浅浅的粉色晕染双颊,鲜艳的嘴唇因为侧睡而微微地张开。

    他的手指忍不住抚上去,带着点寒冬冷雨的凉意,熟睡的她眉头微皱,迷迷糊糊的抱怨道:“别碰我.......冰!”

    陆离的唇边勾起浅浅的笑,真正的愉悦,俯下身去靠近她,吻上她颊畔那诱人的颜色,很轻很柔的一吻,碰触到她的皮肤后,就舍不得离开。

    足足过了两分钟之久,他抬头,唇边的笑更深了,望着她的睡颜,在这夜色深深的晚上,在这浅暖温柔的灯光下,没有争吵,没有冷眼,一切都是安静宁谧。

    伸手,为她将睡到唇边的发丝拨开,然后起身往浴室而去。

    在水声响起来后,原本在床上熟睡的夏初雪,缓缓地睁开眼眸,伸手,抚上自己的脸颊,似乎那里还残留着温凉的感觉。

    他吻上她时,她恍惚间真的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陆离从浴室走出来时,视线再次被夏初雪所吸引,擦拭湿发的手,突然停了下来。

    她似乎是睡太熟了,而不小心把被子踢了开来,被子下的娇躯,性感妖绕的不可思议。淡粉色的细肩带丝质睡裙,薄如蝉翼,轻柔漂亮的颜色,就像是为她雪白的肌肤笼上一层朦胧的雾。

    深冬的夜晚,大开的暖气,一室如春。

    时间在此时过得分外缓慢,他的动作不疾不徐,眼眸紧紧地盯着那个躺在床上的小美人,表情平静。

    等他终于坐在床上时,因为他的重量床垫往下陷,女孩的身子顺势偎到他的身边。他的掌,在她的腰侧停留了半响,终于还是没有抵挡得那样的诱惑,落了上去。

    肌肤相触的那一瞬间,好像有一种东西,在虚无中猛地断裂开来。

    他抱着她翻身,压在她的身上,那脆弱的肩带滑落下来,形状完美的饱满大部分落入他的眼中,探手过去,丝滑的布料顺势敞了开来,他的手掌包裹住那丰软的雪腻,最初只是轻轻的抚摸,到后来无法控制地越来越重.........

    相拥醒来的那个早晨,很糟糕。

    夏初雪还未睁开眼睛就已经感觉到肚子痛的厉害,很熟悉的阵痛,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她微微动了动身体,果然,当下一秒那一种熟悉的感觉来袭时,她的身体瞬间就僵住了。

    腹部像是有一只手紧紧的按住,纠结成一团,这个时候.......怎么会.........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吗?”陆离清淡的男性嗓音,在夏初雪的耳畔响起,没有初醒的暗哑,依旧是好听的音质。

    太丢脸了,这要让她怎么说?

    最主要的是,此刻,她自己睡在他的怀里,那么..........简直尴尬到无地自容了!

    夏初雪默默不语,只是脸上的色彩越来越红润。

    陆离自然也发现了不对劲,伸手朝着她抚去,起先以为是她那里受伤了,但是在看到指间那抹鲜艳的颜色,让一向淡定从容的男人也有瞬间的怔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