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第268章 鸵鸟小姐

    男人的眼底.......那抹不容忽视的深沉眼光.........

    夏初雪双颊发热。

    “夏初雪,把头抬起来。”他笑着命令道。

    她垂眸不语,只是拚命的想要拉开他的手臂。

    陆离坚执的力道放在她光滑的下巴上,一个使力,她的脸与他对视。

    一张清丽的小脸就在他面前,那双晶莹的明眸有着不容忽视的羞涩与爱恋,他的心莫名一动,直接就采取了行动,攫获她的香唇。

    陆离恣意索求着夏初雪唇瓣的馨香,还霸道的用舌尖撬开她的唇齿,长驱而入。

    属于他的淡淡烟草味笼罩在她的鼻端,仿佛被一股炽热的气息包围住,娇躯被对方紧紧拥住,她觉得心里盈满一股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夏初雪乖巧的靠在他的怀里,任由他撷取她的甜蜜。

    陆离的眼里一闪,更多的满足映在他的眼底。他啮咬着她的下唇,轻轻、缓缓,她不由自主的溢出轻~吟。

    意识到自己叫出了煽情的声音,夏初雪的耳根立刻泛红。

    “乖,先去洗澡,不然明天你该感冒了。”陆离把她抱起来,朝着楼上走去。

    夏初雪的小脸在顷刻间变得潮红,这一抹红仿佛一直蔓延至全身。

    她的眼底,是快乐的;她的面容,是柔和的,俨然就是沐浴在爱河里的小女人。

    进了房间后,他低头吻着她的脖子,吻出一个又一个暧昧的痕迹。她轻叫,闪躲,他邪邪的漾起好看的微笑。“我们一起洗?”

    夏初雪不依,将他推开,自顾自的走进了浴室,“你去客房洗,还有,这里没有你的衣服!”

    看着她慌慌张张的背影,陆离脸上的笑意愈发深刻。

    窗外的风雨仍旧没有停歇,陆离下楼去把自己的行李拿了上来,他知道是因为早上的事情,夏初雪才坚持要离开。不过没关系,他搬过来也是一样的,只要两人在一起,住哪里都可以。

    浴室里,夏初雪正在洗头发。她先将一头如缎黑发沾水,再拿起洗发水倒下一些,开始按摩头皮,动作有些心不在焉,因为她的脑海里被刚才的画面所充斥着。突然,莲蓬头的水往她头上冲,她吓了一跳,一睁眼,不小心让泡沫跑进了眼里,刺痛的流出了泪。

    “怎么这么笨?”陆离取过毛巾擦拭她脸上的白沫,眉头微微皱起,语气倒是没有丝毫责备的意思。

    “你.......你怎么进来的?”她惊愕,明明记得自己有反锁啊!这可是她家啊!!!他是怎样神出鬼没的?

    “不要说话,小心待会儿泡泡跑进你嘴里。”他扬起唇角,那张英俊冷静的脸庞上,溢满了浓浓地情。

    “我自己来就好。”她面红耳赤,声音都小了许多。

    他并不把莲蓬头给她,反而动手帮她清洗头发,动作轻柔,水温适中,她闭着眼享受他的宠爱,内心暖流无限,竟感到好幸福。

    末了,他帮她擦拭湿发,“是不是应该洗澡了?你的衣服都湿透了。”

    “你先出去,我自己洗!”夏初雪推了推陆离,男人不为之所动,“一起。刚才我伺候你洗头发了,现在轮到你伺候我了。”

    她摇头,表示拒绝,“不要。”

    不理会她的拒绝,陆离径直走到她的面前,握住她的手,恢复了霸道的本性,“先帮我脱衣服,然后帮我按摩。”

    喷头的热水没有关,潺潺的冒着热气,整个浴室都弥漫着一层白色的雾。

    夏初雪瞪大了双眼,艰涩而不自在的吞了吞口水。

    “服侍我。”他直勾勾的盯着她羞红的俏脸。

    她低着头不看他,对着他衬衫的钮扣发呆。

    “不要光看不动,它不会自己解开。”他揶揄。

    她的肌肤一片白皙,后颈却泛着晕红,他看了眼神深沉,催促道:“快动手。”

    夏初雪笨拙的解开他衣服的扣子,动作缓慢,磨人般让陆离觉得很是煎熬。一双小手在他胸前无意识的抚弄,更是让他内心欲~火高涨。“磨人精。”

    听他这么一说,夏初雪蹙起双眉,却无法控制双手的抖意,好似连最基本的解扣子也要费九牛二虎之力,让她额间布满香汗。

    “你也要洗,我帮你脱了。”

    他拉扯她的睡裙,直接往下一扯,她轻呼一声,不敢置信的环住自己的胸口,却更有托高了那片白皙的效果。

    “很美的画面。”他满意的笑了..........

    两人在浴室里拉拉扯扯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洗完澡,全程夏初雪都紧闭着双眼,虽然免不了被他吃豆腐,秉着眼不见为净的精神,她后来倒是没有过于挣扎。

    等到她将头发吹干出来时,陆离已经躺在床上紧闭着双眼,看情形,多半是已经睡着了。

    夏初雪在床边站了一会儿,然后微微一笑。把床头灯打开后,这才走过去把卧室灯给关了,随后绕过那张大床,从另一侧上了床。

    陆离背对着她,呼吸均匀,夏初雪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有拉开被子,怕吵醒他。

    明明他才来了一会儿,可这卧室内,几乎全都是他的气息。淡淡的烟味,虽然被沐浴露的气味覆盖了一些,但她还是闻到了,可见他怕是睡觉之前在房里抽过烟。

    难道,他的心里有什么事情很烦躁?

    深秋的夜凉的透心,夏初雪悄悄的起床,轻手轻脚的从柜子里又拿出了一床被子,紧紧的裹在身上,再才安然入睡。

    “鸵鸟小姐,你把脑袋缩在被子里,不怕闷死吗?”夏初雪刚闭上眼睛,就听到背后传来陆离低醇的声音,还来不及反应,被子就被扯开,然后她就落入了他的怀抱。被子里全都是他身上的热度,暖暖的,密密的渗进她的睡衣,在她的肌肤上蔓延。

    夏初雪也不再矫情,直接将冰冷的双脚放在他的腿上,汲取温暖,嘟囔道,“我还不是怕吵醒你。”

    床头灯散发着朦胧的光晕,陆离静静的看着她,眸色深幽,“狡辩,你就是怕我碰你。”

    她躺在他身边是无措的,是不安的,是紧张的。她不知,她越是这样,他的心就会越柔软。“我保证,我妈不会再来找你麻烦。除了你以外,我也不会娶别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