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第171章 不欢而散

    “最开始你留我在身边,是觉得我很有趣吧?想看看我有多特别,就像面对一个新奇的玩具。因为你身边从来没有出现一个像我这么可怜的人,你想看我能带给你多少乐趣,或者,你想征服我,让我对你驯服,满足你的男人自尊。等腻了,再把我丢弃,像是对待游戏里的战利品一样,对吗?”

    如果说之前在医院看到陆离时,夏初雪方寸大乱。那么此刻,她已完全平静下来。

    骨子里,其实她有她的固执。

    陆离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眼底有着暴风雪掀起。男人俊美的脸庞逆着灯光,带有种近似蛊惑的迷魅。

    他扣起她的下巴,把她的脸往上抬。两人四目相对。陆离瞳孔骤黯,紧缩如针尖,“满足我男人的自尊?”他五指扣紧,她的下巴浮出淤青,“夏初雪,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夏初雪被他可怕的眼神震住,脸色发白。她放弃尊严,丢掉羞耻心,为了保住夏氏留在他身边。原本以为她不会再因为别人的嘲讽而感觉到难受。可是此时听到陆离这么说,她的心似乎像是被撕裂了一样。深深感觉到了被人的羞辱。

    是啊,她不过是一件玩具,对于他这样的天之骄子来说,哪里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和影响力?

    她突然间明白,原来一个卑微的人,尊严是这么廉价。

    特别是爱情面前,她可笑的尊严在他眼里什么都算不上。

    如果她不爱他,也许就不会有此时的心痛。

    “是,你说的对,我高看了我自己。”夏初雪的理智最终被愤怒和耻辱压下去了,平静终于被撕裂,她的脸色骤变,她狠狠的推开了他,哑着嗓子歇斯底里的说道,“陆离,我讨厌你!你为什么要把我困在你的身边?我恨你!”

    其实她更讨厌的是自己,更恨的也是自己,为什么一而再的陷入爱情的泥泞之中,无法自拔?

    脱离了他的怀抱,夏初雪心中涌起一种无力感,独自蹲在了床脚,眼神空洞的看向了窗外,她的眼里没有眼泪,眼角一片干涸。

    陆离听到“恨”这个字,他的脸色蓦地转为暴怒,因为他感到了慢慢渗进骨子里的凉。他向着她重新靠近,站在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她,抬起手,按住了她的肩膀,很用力,甚至骨节都有着浅浅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中。

    触目惊心。

    陆离盯着夏初雪的眼睛,缓缓地俯身,漂亮精致的薄唇几乎贴在了她柔软的红唇上,他的声音平静而又阴鸷:“夏初雪,收回你刚才的话。”

    夏初雪咬着下唇,偏过脑袋,一声不吭。

    陆离双眸更加变得更加阴沉,下一秒,他突然张开了唇,在她柔软的唇瓣上用力的咬了下去,血腥味道在两个人的口中弥漫来开。

    他的声调突然变得柔和,就像是之前对她万般宠溺时一样,可是却字字冰冷:“再给你最后一次认错的机会!”

    夏初雪微微的动了动唇,一个音节也没有发出来。最终还是固执的摇了摇头:“我不认错。”

    陆离握着她肩膀的手力道加重,抵住她的下巴他眼神如冰,带着凶狠,宛如地狱里走出的魔鬼。末了,他扯开嘴角,再一次从牙缝里挤出来了几个强势的字:“那你就留在这里好好反省!”

    此刻,夏初雪才感觉到肩膀上传来的狠狠刺痛,陆离盯着她,眸色带着令人压抑的沉重。

    在她以为他会继续发怒的时候,他却站起来,转身离开。

    他想,也许他真的输了,就算一直不肯承认,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对手云淡风轻地四两拨千斤,他已溃不成军。

    比较在乎的那个人永远是输家。

    再次听到震耳欲聋的关门声,夏初雪一直强忍的泪水终于决堤而出,伤心和滋生出了她内心深处的绝望。好像想要把曾经同学的欺负,失恋的阴影,失去爸爸的难过和长久以来的挣扎、压抑通通化作眼泪发泄出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夏初雪像是在这一场漫长的痛哭中耗尽了力气,神情恍惚地抽气,仿佛忘了今晚和陆离的争执。她没想到和陆离这一段贴心的关系刚刚开了个头,便这样猝不及防地夭折了,她觉得心里空荡荡的,明明心里好似什么都没有放,可却疼的厉害。

    和陆离之间的纠葛其实只是一个导火索,引爆了她心底压抑多年的不快乐。

    人不是一个容器,我们没办法简单地放下痛苦,装满快乐。人是一个导管,每天有悲伤流过,有快乐奔腾。一直到死才会停止。一旦这个导管淤塞或是破裂,人便极有可能会疯狂,甚至是渐渐濒临崩溃,继而死亡。

    陆离怒气腾腾的下楼,脸上带着一层如若冰如霜的冷漠。

    让所有看到他的佣人,都感觉到了刺骨的寒冷。

    “总裁,之前订的航班延误了,只能坐私人飞机过去了。”苏海阳小心谨慎的看着陆离,生怕一个不小心再度惹恼面前的大BOSS,然后忍不住再一次在心里埋怨了一下夏初雪:真是太不懂事了,就知道惹BOSS生气!

    陆离倒是没有迁怒于他人的意思,他点了点头,跟着苏海阳一起离开了别墅。当然,走之前他特意交代不允许夏初雪离开别墅,也不许她和外界联系。

    劳斯莱斯幻影如同流水一般,再次驶出了别墅,前往机场。

    下过雨的夜晚,变得冰冷而孤寂。

    路上来往的车辆很少,所以几辆车的车灯格外的耀眼。

    这次是陆离亲自开车,修长漂亮的手指紧紧的握着方向盘,用力的握着,握得自己指尖都有些泛疼了。

    那一抹疼痛,顺着他的手臂,开始蔓延,蔓延至全身全心,好似每一条神经都紧紧的绷着,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

    踩着油门的脚越来越用力,速度越来越快,飙至满格。

    这样的急速之下,陆离却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沉如死水一般的寂静无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