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第159章 内心倍感煎熬

    张立诚的嘴巴一瞬间肿了起来,血也流了出来,“哎哟!!!”他痛苦的呻~吟了一声,皱眉捂着自己的嘴巴,疼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两人已经走到了关押室,夏初雪听到张立诚的声音,想要回头,却被陆离拦住了,“别管他,我们回家。”

    没有给张立诚丝毫喘息的机会,两名警察走了进来,将他刚才的口供笔录丢到了他面前,

    “我们已经派人去缉拿赵正宇归案了,你现在详细交代你们的犯罪过程。”警察说。

    张立诚有些汗颜,静默片刻,问:“诈骗会判多重?”

    警察答:“具体刑罚,要等法院裁决。现在对你来说,就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张立诚认命的垂首,那模样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陆离牵着夏初雪走出警局时,夜晚沉淀在一片片阴沉的黑暗里,初秋仿佛也没有那么冷,只不过风有点大而已。当清冷的气息袭来,夏初雪也没有像往常一样禁不住颤抖身子,而是情不自禁的朝着陆离的身上靠了靠,似乎这样就能汲取到温暖。

    走向停车场的路上,两个身影正并排在一起,一个高大伟岸,一个清丽娇小,透过朦胧的夜色,可以看见夏初雪白皙的脖子上那条漂亮的项链熠熠生辉,就连耳垂上的耳钉也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叮!”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夏初雪下意识的低头一看,原来是一枚硬币,不知谁掉落的,一直滚到她脚边才停下。

    “这..........”夏初雪的脸上迅速掠过一抹惊讶,四处抬头看了看,没发现有什么人,又缓缓的偏过头,看了看陆离,却对上了他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也不知道男人在寻思着什么。

    夏初雪回过头,抿了抿唇,慢慢的蹲了下去,很快的捡起地上的那枚硬币,然后收紧手心,站了起来。

    是一个一块钱的硬币,夏初雪虽然心事重重,可脸上仍旧表现的很平静。她轻轻展开手心,嘴边漾着一抹柔和,清澈的眼底闪烁着淡淡的溢彩。

    “我们去问问别人,看看是谁掉的,好不好?”

    一阵清风袭来,沁着一缕清香,夏初雪柔顺的秀发披在肩上,漂亮的双眸灿烂如繁星,姣好的面容,紧抿的红唇,沐浴着身后那一地的月光,圣洁如女神一样。

    陆离转头看着她,漆黑的眼如同墨色晕染,里头却有一片浅淡温和的光,“好。”

    如果时光可以静止在这一秒,那该有多好?

    两人在附近走了一圈,只有一个小女孩在大人的陪同下在骑脚踏车,“小朋友,这钱是不是你掉的?”

    小女孩眨了眨眼睛,然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掏出了几枚硬币,“一块...........两块.......三块..........四块............咦,怎么差一块钱?”

    她又数了一遍,再才怯生生的对着夏初雪说道,“姐姐,是我掉的,这些钱是我妈妈给我明天买早餐的钱。”

    夏初雪微微一笑,然后将那枚硬币放在她小小的手心里,“你拿好,记得别再掉了。”

    女孩的妈妈站在一旁适时开口,“妞妞,还不快谢谢姐姐。”

    小女孩浅浅一笑,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从另外一个口袋里拿出了一朵皱皱巴巴的纸玫瑰,“谢谢姐姐,这个送给你!”

    一直到上车后,夏初雪嘴角的笑意都还在,双眸里闪烁着愉悦的流光。

    “这么高兴?”低沉而温和的声音响起,陆离见她这么容易满足,漆黑的眼里沉淀着的是不易察觉的温暖。

    “捡到钱,又收到花,不应该高兴吗?”夏初雪仰着一张明澈漂亮的小脸,收起了笑意,语气也带着些凉意。

    陆离不置可否,勾了勾唇,低笑了一声。车内流转着轻松而愉悦的气氛,好似之前在警局遇到的那些不快烟消云散了。

    淡淡的灯光之下,他的眼睛盯着前方。乌黑的短发、笔直的脖子,还有清晰得如同画笔勾勒出的侧脸轮廓,让人一时移不开目光。

    “送给你。”夏初雪举着那朵玫瑰,眨着那双清亮动人的眼睛,对着陆离轻声道,“感谢你今晚陪着我过来。”

    陆离眼中闪过淡淡的笑,沉声道,“我的陪同就那么不值钱?”

    说着,他锐利却柔和的眼神往夏初雪那只洁白的小手望了去,眼里流过了一道非常满意的流光。

    “可别小看这朵花,这可是包含了我和刚才那个小女孩之间的信任!”夏初雪淡然回道,有些气闷的垂下眼帘,又清淡的叹了一声,“不喜欢拉到。”

    陆离将车停在了路边,却没出声。他看着她清澈而明亮的眼睛,看着她白里透红的漂亮脸蛋,索性,直接抬起她的下巴,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

    几道微凉的晚风袭来,靠在陆离怀里的她忽然感到一阵寒气袭来,可他的手心却那么温暖,她的心底忽然有那一瞬间柔软得像棉花一样,小手一伸,拉开了陆离的西装口袋,将那朵玫瑰放了进去..............

    到家时已经是深更半夜。

    夏初雪从浴室出来时,就见陆离已经在客房洗完澡,靠在床上,正在看电视新闻。

    她在他身旁躺下,一起看新闻,没吭声。

    这时陆离伸手揽着她的肩膀,将她抱在了怀里。

    夏初雪觉得自己好像陷入了一种魔怔,想到今晚他对她说的那些话,那种细腻的关心,令她心里无比温暖,可是一想起昨天他们的那些话,她又无比心寒。

    冷暖交替,自然格外煎熬。

    窗外,灯火稀疏,星光飘渺。

    “困不困,要不要睡觉?”她低声说。

    “不困。”陆离答得干脆。

    在军区的那一个月,陆离都没有碰她,这让夏初雪不自觉的放松了警惕,所以很安心的窝在他的怀里。

    正当夏初雪昏昏欲睡之际,她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响起,因为陆离睡在靠外边,离手机更近,她也没多想,伸手推了推他,“帮我看看,是不是公司的同事找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