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魏能臣

669.第669章 射鬼箭

    进城之后,萧逸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清点府库,查看财物、甲兵、粮草的数量,金城号称‘西凉第一巨邑’,又是马家百年经营的老巢,财富惊人,韩遂取城之后,把自己积攒的家底也运了过来,又搜刮其他各郡的钱粮,以做坚守之用,可以说,西凉财富大半皆在城中!

    果然,府库大门一开,众人顿时惊呆了,见过钱财,没见过这么多钱财,放眼望去,府库里满是各种宝贝,珍珠、玉器、玛瑙、猫眼、珊瑚、象牙、犀角……应有尽有,数不胜数,更有堆积如山的金砂,发出诱人的赤色光芒,至少数十万斤,就是大汉王朝的国库里,也没有如此多的财物呀!

    再查看其他库房,武库之中,甲胄、兵刃、弓箭,堆积如山,足够发动几次大规模战役了,粮草库也是满满的,十几万人马消耗一年不成问题,如今都成了将士们的战利品,后勤问题,终于解决了!

    “缴获之丰,数以亿万计,足够朝廷数年支用,没了赋税压迫,天下百姓可以喘口气了!”萧逸满意的点点头,下令取出两成钱粮,贴补军费,犒赏有功将士,其余的密封、装车,让心腹将领曹性统兵五千,押送到长安,暂且封存起来,大军凯旋之时,再上交朝廷!

    “多谢大都督厚赏,将士们肝脑涂地,誓死跟随!”

    命令下达,一众将领跪倒在地,行大礼参拜,府库钱财无数,两成也是一个天文数字,分配下来之后,就是军中普通一兵,也能吃的满嘴流油,房屋、骏马、妻子、田地……,所有梦想都能一一实现,将士们岂能不激动呀!

    钱财分了,兵刃换了,粮草也补充了,将士们欢声雷动,士气大增,接下来,还有一件事情要处理,如何处置韩遂?

    ………………………………………………………………………………………………………………

    刺史府大堂上,萧逸满身戎装,手持宝剑,升坐主位,各营将领分列两旁,另有数百名铁甲武士,手持兵刃,团团护卫左右,真可谓风雨不透!

    在几名武士的押解下,五花大绑的韩遂被带了上来,身为阶下囚,这位‘九曲黄河’依然傲气十足,进来之后昂首挺立,根本不把众人放在眼中,“自己是三朝元老,军中宿将,纵然兵败被俘,也该交给朝廷处置,一群乳臭未干的年轻人,敢把自己如何?”

    “呵呵,十数日不见,韩老将军别来无恙否?”主位上,萧逸一脸笑容,还摸了摸鼻子,目光却暗如幽冥,透出浓浓的杀意!

    “大都督神威无敌,老夫输的心服口服,败军之将,不敢多说什么,只求把老夫押送许昌,交给丞相大人发落吧!”两道目光一碰,韩遂立刻败下阵来,别人他可以蔑视,对这位大都督,却有一种灵魂深处的畏惧感!

    不过吗,‘九曲黄河’的名号也不是白叫的,落魄到如此地步,韩遂依旧在耍弄心计,曹操是他的朋友,有同年之谊,朝廷百官也大都是旧识,只要进了许昌,他这条老命就算保住了,反之,落在‘鬼面萧郎’手中,绝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呵呵,大军出征之时,丞相大人予我‘先斩后奏、专擅征伐’之权,区区一个俘虏,就不必让他老人家多劳心了吧!”

    萧逸何许人也,岂会看不出对方的小心思,韩遂是彻底的乱世枭雄,活在世上,永远不会安分,为国为民,见一个,杀一个!

    “老夫年事已高,再无争雄之心了,情愿辞去官职,卸甲归田,了此一生,如何?”

    “不可,甲胄易卸,贪心难灭呀!”

    “那老夫就盾入空门,落发为僧,不在过问红尘中事如何?”

    “不可,青丝好落,红尘难断呀!”

    “大都督如此逼迫,莫非要囚禁老夫,永世不见天日吗?”

    “呵呵,囚禁密室,不见天日,可谓生不如死,本都督岂会如此狠心呢!”萧逸仰天大笑,人呀,落魄到如此地步,还是舍不得一死,既然如此,自己就帮一把吧,“来人,立木桩,射鬼箭,大家都去送老将军一程吧!”

    “嘶!……嘶嘶!”

    “射鬼箭?……宁愿一刀斩,莫要射鬼箭呀!”

    萧逸命令一出,大堂上响起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韩遂更是吓的瘫软在地,面如死灰,所谓‘射鬼箭’,就是在空地上埋下一根木桩,把俘虏绑在上面,而后众人执弓上前,依次射杀,万箭穿身,死状惨不忍睹,在各种死刑中,也算一等一的残酷了!

    除了死状惨烈,据说如此射杀的人,死后也会变成厉鬼,日夜承受万箭穿心的痛苦,永世不得解脱,真不如一刀两断,死的痛快些,这种做法过于狠毒,非大仇大怨,一般不会轻用!

    “大都督饶老夫……”韩遂跪倒在地,还想求饶一番,两旁士兵就冲了上来,先用麻布堵嘴,然后硬拽了出去,就在刺史府的庭院里,设下木桩,捆了个结实!

    射鬼箭,多少年也难一遇的事情,更何况射杀的还是一方诸侯,各部将校、羌人酋长、以及西凉降将纷纷拿出弓箭,按照官职大小排列整齐,萧逸官职最高,第一箭自然是他来射!

    弯弓搭箭,萧逸稳稳的瞄准了目标,身为射雕手,一百五十步内,他的箭簇不会差错分毫,说射眼睛,就绝不会碰到眉毛,按照‘射鬼箭’的规矩,为了加大死者的痛苦,第一箭是不能射要害的,必须乱箭穿身,鲜血流尽才行!

    “呜呜!……嗯嗯!”

    木桩上,韩遂双目圆睁,呜咽流泪,老脸上满是恐怖的神色,细心的人会发现,他的裤子已经湿透了,这位称霸西凉多年的枭雄,生死关头,竟然吓尿了!

    “着!……”

    弓开如满月,箭走塞流星,萧逸一声大喝,狼牙箭脱弦而出,直奔目标而去,不过吗,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关键时刻还是心软了一点,原本瞄准肩膀的箭簇,狠狠钉在了韩遂的心头,正中要害!

    “嗖!……嗖!嗖!”

    紧跟着,众人依次上前,乱箭射杀,木桩上的韩遂很快就变成了一只刺猬,体无完肤,惨不忍睹,不过吗,早在萧逸射第一支箭时,他就气绝身亡了,倒是少了许多痛苦!

    射完鬼箭,亲兵们上前,把韩遂的尸体解开,人头割下,那是大都督喜欢的战利品,剩下的尸身用一口薄皮棺材装了,拉到城外,草草掩埋,连块石碑都没有立,一代枭雄,终归尘土!

    兔死狐悲,纵横西凉多年的韩遂落个如此下场,那些参加‘射鬼箭’的酋长、降将,无不心生凄凉,看向那位大都督的目光也更加畏惧了,简直到了不敢仰视的地步,更别提生出背叛之心了!

    乱箭射杀,萧逸以如此残酷的手段处死韩遂,也是有很多考虑的,其一,韩遂一代枭雄,扰乱天下,弄的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如此杀掉他,可以威慑其他诸侯,加快天下统一的步伐!

    其二,韩遂为了私人利益,出卖兄弟,勾结羯人,害的凉州七郡之地沦陷,无数汉家子民惨遭杀戮,可谓罪大恶极,用鬼箭射杀,也是给世人做一个榜样,汉奸就是如此下场!

    其三,萧逸也是为了威慑军心,几仗下来,麾下人马越来越多,本部汉军六万,羌骑四万,西凉降兵也有五万,总兵力超过了十五万,一人一心,万人万心,统帅如此一支庞大的军队,并非易事呀!

    如果是太平时节,萧逸还可以软硬兼施,慢慢训练,整合军队的向心力,可是大小战斗不断,自己既没时间,也没心力,要想统帅这支人马,只能用些霹雳手段了!

    射杀韩遂,就是警告羌人酋长和西凉降将,乖乖听话,服从军令,萧逸不在乎他们是否爱戴自己,只要听从调遣,旌旗所指,一往无前就足够了!

    (稍后,还有一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