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第77章 情深和缘浅(7)

    秦芷爱的身体,本能的一僵,过了一小会儿,她才动了一下唇,想要开口跟他打声招呼,可是随后又想到,他巴不得和她把关系撇的干干净净,未必稀罕她的招呼,于是微垂了一下眼帘,遮掩住眼底的黯淡,将打招呼的念头又打消掉了。

    秦芷爱沉默无声的站在门口,始终都没有没进屋。

    顾余生也一直都没有说话的意思。

    整个房间里静的一塌糊涂。

    渐渐地,秦芷爱觉得有些撑不住了,紧张的掌心里都出了一层汗。

    她暗暗地咬了一下牙齿,想了许久,终于想了一个说辞,抬起眼皮,刚想对着顾余生开口,和她一样沉默了这么久的顾余生,却冲着她招了一下手:“你过来下。”

    这好像是她住进他家来的这三个多月里,他第一次主动跟她心平气和的讲话吧……秦芷爱受宠若惊的看了一眼顾余生,然后就收回了视线,耷拉着眼皮,在门口稍微停顿了一会儿,才迈着步子,慢慢的走进了屋。

    离顾余生越近,烟味就越重,秦芷爱就越不安。

    她终究还是没勇气靠的他太近,在距离他还有一米多远的时候,就停了下来。

    顾余生咬着烟,扫了秦芷爱一眼,然后停顿了片刻,就从兜子里摸出来了一个信封,递给了她。

    秦芷爱有些不解的先望了一眼顾余生,看他没有任何要解释的意思,便伸出手,接过了信封,她低下头,微微将信封打开了一个小口,看到里面放着厚厚的一叠钞票。

    他给她钱做什么?

    就在秦芷爱盯着信封里的钱发愣的时候,管家上了楼,敲了敲门,打破了室内的寂静:“顾先生,小-姐,晚饭准备好了。”

    “嗯。”顾余生应了一声,示意管家先下去,然后微抬了一下头,望了一眼盯着信封发愣的女孩,微顿了顿神,随后就将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站起了身,淡淡的给了她一句解释:“那钱是医药费。”

    再然后,也不管她听清没听清,就径自的绕过她,出屋下了楼。

    那钱是医药费……这几个字在秦芷爱的脑海里,转了两圈,她就瞬间想起,出车祸的第二天,他在电话里说的那些话:“昨天花了多少医药费,我让秘书给她送过去,免得我欠了她东西,她借机跟我纠缠不清。”

    所以,他第一次主动跟她用正常的语气说话,只是为了解决掉他和她之间仅有的瓜葛。

    可是,他又知道吗?那一晚,她不是用梁豆蔻的身份救的他,她是用那个曾经被他爽约两次,就算是被他忘得一干二净,却还不死心的惦记了他八年的秦芷爱的身份救的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