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问道蜀山

24.第24章 再见青牛

    第二十四章再见青牛

    “嗯,流儿哥,额吃饱了,额想洗澡。”小熔岩一口吃下最后一个蛋卷,摸了摸嘴上的油对江流说。

    “哦,我等下带你去湖边洗。”江流摸摸熔岩脑袋。

    “流儿哥,我不是在水里洗澡的。你们蜀山有没有火山?我要在里面洗澡。”

    “啥?火山?小岩子你不是在吓我吧?火山洗澡!”江流被吓了一跳。

    “额,没错,就是火山啊,额师傅经常带额到火山里洗澡的,很舒服的!”

    说到这里,江流师兄妹三人一脸惊愕表情看着小熔岩,直看得他脸色发红才收回目光。

    小熔岩怯怯问道,“师兄师姐有什么不对吗?还是我做错什么了?”

    “没有,没有!”三人齐齐开口。

    小熔岩听到这里才好似放下心来,鸡蛋吃完,还有些意犹未尽。又将手指上的鸡蛋残渣放在嘴里允了允才肯罢休。

    “师兄,额去打坐了你们先吃一会,额师傅出来了你们再叫额。”小熔岩说完一溜小跑进了茅屋。

    “这孩子真可爱,好像你师兄以前的样子,以前你师兄也是这样贪吃。”师姐木子说。

    旁边师兄子木微微脸红小声说道,“以前都快饿疯了,后来被师傅救回蜀山当然要多吃点补补。”

    师兄子木这般小女儿姿态让江流好笑至极,但又不好笑出声,只得在那里强忍着笑意一个劲的朝师兄傻嘿嘿…

    旁边师姐木子开始还捂嘴轻笑师兄,师弟也这般逗弄人她也捧腹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两个只会捉弄于我,再这般,我可要先回去修炼了。”子木被笑得脸色通红,气鼓鼓的道。

    “哎,师兄,我们开开玩笑。你莫要动气。”江流见师兄有点想发火的迹象,连忙上前劝解。

    见江流上来打个圆场,师兄子木面色稍缓,不过口上还是不让人。

    “木子,还不将师弟家中的那只青牛妖魂取出给他看看。你这女流之辈尽是误我大事。”

    木子见师兄好似真发了火,她也不再嘻哈,忙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只鸡蛋大青色花纹玉瓶。

    “师姐,这是何物?你们说我家中的青牛妖魂又是什么?”刚才师兄提到江流家中,让江流心情有些激动,现在看师姐取出东西,便迫不及待问道。

    “这瓶里装的是你家那只青牛的魂魄。可能你还不知,那只青牛不知因何缘故已经成妖。只是修为低下而且灵智也不高,所以才一直还在你家。

    那天他舍身护你爷孙,只留一缕妖魂还未消散,我便将他收了回来。因为它魂体不稳,怕告诉你之后他又消散了,所以才迟迟没有告诉你。

    现在好了,师傅给了我一株凝魂草,我帮妖魂炼化吸收了,他现在暂时是不会有什么事了。”师姐木子一番叙述道明缘由。

    “青牛妖魂,就是我家的青牛?他还活着?我可以看看他?”听到青牛或许还活着的,江流心情十分激动,连说话都是颤抖的。

    师姐木子也不多言语,她左手拿着青色玉瓶,右手轻轻打开瓶盖。

    一股青烟缓缓从瓶内飘出,一会渐渐形成一只缩小版的青牛虚影漂浮在玉瓶上空。

    木子递过玉瓶给江流,青牛妖魂也缓缓飘动而来,围绕在他身旁漂浮。

    一丝亲切之感油然而生,想开口说点什么,又不知话从何处说起。想伸手摸摸,又怕把孱弱的青牛打散。

    最后无奈,唯有叹息一声。唉!

    “师姐,我怎么跟他交流,怎么才可以救他?”

    “救他,嗯,他原本就是一只普通牲畜,只是不知为何成妖。他资质不谈,其妖族传承也肯定没有。现在没了躯壳,对他以后修行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传承?修炼?这一系列话语让江流一时回不过味来。

    “哎呀,我也不知道师姐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你就简单点告诉我青牛怎么才能和以前一样就行了。”

    “我的意思就是,以后你这青牛可以跟你一起修炼。修炼有两个方向,一种就是他现在这个形态,魂魄修炼,我们人类又叫鬼修。第二种就是给他寻找一副妖族肉身然后就像妖族一样修炼就可以了。”师姐木子耐心给江流解释。

    “哦,这样啊,那那种更厉害一点呢?听你说他有肉身还是像普通妖族一样修炼,只有魂魄好像还要厉害一点的样子啊?”江流已经开始给青牛的未来做打算了。

    “也不尽然,妖族本身肉身强悍,灵智不高,很多妖兽甚至已经拥有修为却还没开出灵智,所以一般妖兽是不会修魂的。

    不过你这青牛现在肉身没了,修为也就那么一丁点,让他去夺舍别的妖兽只能是比他更差的。这样还不如就先魂修,等以后修为高一点,再夺舍一个资质好一点的妖兽。”

    “哦,懂了。师姐早那么说不就清楚了。这样那我就让青牛先练练魂好了。等以后时机成熟了,我在给他弄一副好肉身。”

    “说得到是轻巧,你可知魂修的难处,能够成就鬼仙者,千万中都无一二,修练魂修只法后又会对肉身排斥,这你也不知道。那么鲁莽,以后怎么在修仙界混下去。”李木子话虽然说得难听,但处处都是在指点江流。

    这时师兄子木也开口道,“哪里来的那么多话,女人家就是事多。让师弟直接问问青牛愿意哪种修炼不就行了。你们给他决定,连问牛家一声都没有。”

    “嗯,这样我就问问牛儿,师兄、师姐你们稍等片刻。”

    江流将玉瓶抬高,让青牛妖魂漂浮在自己面前。他想开口问。不过细心的师姐提醒了他一句。“用神识传音。”

    “牛儿,可还认得我?江流想用手推推青牛妖魂,只是看到漂浮在空气中虚实不定的青牛魂体。不能像以前那般推他,江流只用神识向青牛继续轻微的传递着叫他的内容。

    “牛儿,你快醒来,你快醒来,你快醒来。”

    不一会青牛妖魂好像是恢复了意识,漂浮不定的魂体竟然自顾自的开心蹦踏起来。

    江流见青牛醒来,心中也是万分激动,青牛与他爷孙二人相依为命几十年,可以说他们是靠着这头青牛耕作才养活了两爷孙都不为过。

    “哞!我好了?我没死!哞!太好了。”

    江流脑海传来一阵古怪夹口的话语,话语中不时还夹杂着几声中牛叫的MM声。

    “牛儿,你看看我,你看看我。”江流开心急了,尽然是直接开口喊出了话语。

    青牛好似也听到了江流在叫他,缓缓抬起牛头,一双灰蒙蒙的眼珠看着江流。

    四目对视,随即一人一牛泪流当场。平时爷孙二人从未恶待过他,就算是耕作是也只是吆喝几声,不像别个农夫那般用藤条抽打牛儿。青牛在江老头家为畜几十年,早已对爷孙两人有了感情,不然先前也不会为了就江老头命都丢了。

    同样江流对青牛的感情也极深,年少时没有觉醒前世记忆,甚至有些痴傻,没有玩伴,一直都是青牛每天陪着他度过。

    现在就好似故人重逢,激动而又感伤。

    两人渐渐停止哭泣。青牛又神识与江流交流。

    “流儿,你…我…还活…着,那江……老头还在?”断断续续的话语在江流脑海想起。

    沉默许久不语,两行热泪又从江流眼中夺眶而出。

    “爷!爷!爷他已经走了,我没能救他,对不起。”江流一句简单话语中充满自责痛恨悲伤还有无奈等情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