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问道蜀山

18.第18章 何鹏翔

    第十八章何鹏翔

    江流的修炼他感觉灵力的提升已经到了一个瓶颈,他知道这个瓶颈是需要一个契机才能捅破,所以他也不急于吐纳灵石提升修为。《八百旁门》的入微之道他也有所小成,但此道法非一日之功可成,所以江流为没有打算多加练习的打算。而且他半年后要去一个危机重重的风之谷秘境,他当务之急是尽可能的再将战力提升一些,好为秘境之行增加一分胜算。

    细数之下江流的争斗法门,还真的是少的可怜。除了不知作用的南名离火晶之外,能用的攻击法宝只有月经轮和飞鱼剑两件法宝,防御法宝是一件都没有。还有就是一些威力不大的术法。可怜的江流居然连修仙界最常使用的符箓都没有一张。灵石也是一颗都没有,储物袋还是徐先文送的一米×一米的那种大路货!这一看来江流还真是寒酸至极。他有心想找师傅讨点好处,只是这风之谷秘境之行他又不想靠外人之力,就在他犹豫要不要去找石青风时,正好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咚咚咚……

    “江流师弟,师叔叫我来带你去执事堂领取身份玉牌。你在吗?”敲门声跟着是徐先文的声音响起。江流放下思绪,起身还徐师兄开门。“师兄,师傅让你来带我去执事堂干嘛?”执事堂江流知道,这个徐先文有跟他说过,只是这身份玉牌是干嘛?难道跟前世的身份证一样?

    “先走吧路上跟你解释。”徐先文道。“嗯,那好,走吧。”

    在徐先文的陪同下江流从主峰后山走向主峰右面的执事堂。

    一路来徐先文在前带路,江流在后跟随。路上江流也不问身份玉牌是什么了,徐先文是个老实人,江流不说话,不问他,他知江流有心事,他又不知如何问起,只得也跟着沉默。

    “师兄,这两天你可看到我师兄师姐?”江流终于问道。徐先文听师弟开口,他等这一问也是许久。徐先文一回头开口,却是说不出话来了。“我…我…我…看到了。师…弟…你有什么……什么…心事就告诉…告诉…我!”徐先文太着急,开始话都说不出来,半天才像个结巴一样拖拖拉拉开口,这一弄,江流觉得徐师兄好逗,便笑了起来。

    “额,师兄你不要急,慢慢说,别呛到口水!”江流刚来路上在想修炼的事所以一直沉默,本来只是随口一问,他也没想到徐师兄会成这幅模样。

    徐先文见江流笑了,他也傻傻的笑了。“啊,哈哈!哈哈!”他不知道师弟有什么心事,不知道怎么劝解。现在好了,师弟笑了便是解开心结,他也开心傻笑。

    “师兄笑什么?”江流故意又问。

    徐先文挠挠头,有些脸红,尴尬笑笑。他老实开口道。“那个,师弟笑了,我就笑了!”

    听徐先文这样回答,江流心中已经猜测到徐先文是为自己着急。他又慧心的笑了。这次笑得中带了一丝丝眼泪。他很欣慰,他不仅有师傅师兄师姐,还有个愿意为自己着急的徐师兄。

    “师弟,这又怎么了,一会笑一会有哭的!”徐先文见江流哭了,他放下的心又纠了起来。

    “没事!师兄!走不说这些!”江流右手一抹脸上泪花,左手一搭徐先文肩膀。两人朝着夕阳慢慢远去,一路畅谈。身后被夕阳照耀出的背影被拉得老长。

    夕阳下江流对徐先文的感觉是种兄弟般的友情,没有对子木师兄那般的兄长敬意!这样让他对徐先文更加能直白。他希望一份友谊能够长存在他生命中吧。

    行近执事堂附近,天已大黑。但执事堂在主峰,蜀山都是至关重要的。虽已入夜,但通往执事堂的大道灯火通明,大道两旁根根玉牌大柱上镶嵌颗颗篮球大的宝石散发出无穷尽光华。大道上蜀山弟子也是往来不绝。这里比起江流所住的后山可谓热闹太多太多。

    路上两人交谈,江流对执事堂已经有了几分了解。现任执事堂,堂主是白飞宇元婴修士、堂主之下是执事。执事分内执事,外执事。

    内执事慕良芳、黄文琼负责门内事物。

    外执事,莫春悠负责蜀山在穹天大陆的情报收集,还有弟子出外任务。

    执事下还有执法,执法掌管执法小队,一般事宜都是由执事安排任务,让执法小队去执行,执行任务中执法有决策权可以自行处理。

    行走间两人已然来到执事堂前,只见又是一个赤炼殿一样的门幅牌匾。只是赤炼殿换成了执事堂。门口又是两名弟子拦住他们去路,徐先文上前交涉,江流打量两名守门弟子,他们穿着白色道袍,衣服右手上秀有个执字!(蜀山对弟子穿着有规定,筑基和筑基之下男弟子均身穿蓝色道袍,女弟子为绿色道袍。结丹以上穿着无颜色规定,但衣服胸前必定要有云朵图案。结丹一朵,一个大境界增加一朵,而这执事堂弟子的衣服却是特别些,内堂为白色,外堂又是黑色,却右臂秀有执字。还有极个别核心弟子衣服也是可以随便穿着,就比如江流刚来蜀山所见的红衣女子。)

    交涉一番,一个弟子带着徐先文和江流进入执事堂,跨进大门,江流两次进入这大门都有一种穿过了一层隔膜般的感觉。他不由将心中疑问问出。“师兄,为何我两次进入这种大门都有种穿越一层隔膜的感觉?”回答他的是走在前面的守门弟子,“这大门是一个结界口,我们蜀山的每处重要殿宇楼阁都是有结界保护的,而些大门就是一个结界口,让我们进入。师弟勤于修炼,这些蜀山的基本常识师弟却是不知了,改日师弟到传承阁去拿一本蜀山大全看看就好了。”守门师兄给江流解答了他的问题,又提醒了一下他可以到传承阁去观看蜀山大全,看来为人还是不错的,江流心想。同时嘴上也开口谢道,“多谢师兄提醒了,还不知师兄名讳?”

    “我一个守门弟子,名讳不值一提,师弟不听也罢。”守门弟子话说得卑微,但气势却没有一丝下贱之意,在加他行走之间只有一股傲气油然而生。江流看来这人应当是有几分本事的,他做这番姿态无非是想证明他一个为蜀山尽心尽力的执法人员,并不比江流这般一来蜀山就有师傅扶持之人差罢了。想到这里,江流觉得这师兄能好心提醒自己,这般作态也不过是自强的表现,心中立即做了决定,与这师兄结交一番!随即江流便开口,“师兄这话说得就不对了,师兄为蜀山出功出力,饱受风吹日晒雨淋对蜀山之贡献不可谓不大,我辈修士当以师兄为楷模才是!”这一席话那守门弟子听得极为舒服,他也心中飘然。

    “嗯,若是其他师兄弟也如你这般明白事理就好了,师弟既然看得起师兄,我何鹏翔也不是做作之人,以后师弟有在门内有什么事尽可找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