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问道蜀山

2.第2章 青牛有泪

    第二章青牛有泪

    离家越近江流儿的心反而越焦急,靠近小镇边上看着稀稀疏疏从地里丢下活计往镇里走的人们他的心越加惶恐。

    行走时他隐约听到有人再说是什么‘仙师在镇里传道讲经,要快些去不可错过妙法’什么的。不过他现在对这些没兴趣,他只想回家看看爷。

    没多久江流儿看到了自家那破旧的小院,说是小院却只是因为在两间毛草房和一所牛圈在围了一圈而土墙所以叫它小院。

    虽然破旧了点但毕竟是给自己遮风挡雨的家啊,里面还有拉扯自己到大的爷。

    不知为何这个时候江流儿竟是心中伤感了起来。

    拖着沉重的步伐即将走进自家小小院的江流儿恰恰看见爷从屋子里走出,看到爷还在,江流儿心里不经一暖。

    不论怎样只要看到这老人,江流儿心中都不会有任何害怕。

    但紧接着江老头出来的还有两个道士打扮的人。两人一高一胖,面目一看就知不是好人,江流儿刚放下的心不经又提了起来。

    江流儿感觉异常灵敏,他知这两人定是有些本事之人。

    他按耐住心里焦急惶恐开口问“你是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里”

    两名魔修看到江流儿也是一惊,被江流身上散发的威压所涉,不敢动弹。

    两人心惊等了半天不见江流上前。心中不经也起了疑。两人试探着伸出神识在江流身上打量起来。

    这不扫不知道,一扫吓一跳。神识扫视之下,眼前之人虽然带着一股威压而且神魂也异常强大,但却是没有半点修为法力。

    同时两人也在传音,高个魔修对胖说道“光明道友,这人可能有些门道,我们还是小心为妙。”

    “发才道友所言甚是,我看一会有什么不妥我们便逃走找大人禀报此事。”胖修士又对那高个修士道。

    这两名魔修,高个的叫潘发才,矮胖的叫杨光明,听这名字便知这两人出生也强不到哪去。

    两人本是先前被灭村庄留下来的活口,只是被人强行灌顶注入了丁点魔气有了练气二三层的修为来给他们背后之人做些苦力。

    两人并没有被吓住多久,传音也只是在瞬息完成。

    江流问话半天见两人并不应答,只是阴沉着脸,他也不由的再次慌了起来。

    回过神来得两名魔修,看着因为过度紧张有些发抖的江流,对后面的江老头问道“你不是说家中只有你一人吗?这人是谁?”

    江老头眼神闪烁的回话道,“这是邻家帮我放牛的小童,这人天生痴傻肯定是听不得大仙的经论妙法的。我看不如两位仙师就让他离去吧”

    两魔修却是不理睬江老头,胖魔修直直看着江流开口“你这老头好生不晓得世道,我家师尊到此开坛讲道乃是你们百世修来的福分,你还推脱不肯去。现在又想挡他人得道之路。真是恶极!”

    高个魔修也开口“我看这孩童骨骼甚是惊奇,头现灵光,定是个求仙问道的好苗子。莫说他现在痴傻,就是那飞禽走兽听了我家师尊的仙道大法都能开出灵智来,他去听了仙道定能开窍。”说罢两人就准备不管江老头就向前把江流一齐带走。

    两魔修刚抬起脚,江老头一头扑下双手死死抱住两人小腿。

    “流儿快跑,骑上牛儿跑到镇外去。”江老头一边死死抱住两魔修的脚一边对还在发愣的江流儿说道。

    江流儿见自家爷这般作态,心中大急不知如何是好。待他准备上前时才发现手中的牵牛绳传来阵阵力道想把自己拉退。

    那两魔修却不给他犹豫的机会,两人竟然齐齐从身后拔出长剑同时麾下将江老头的双臂砍下。

    江老头痛苦得在两魔修脚下直打哆嗦,他强忍着疼痛从口中挤出几个字来

    “流儿快跑!”

    江老头一口咬住胖魔修的裤脚,在抬眼深深地看了江流儿一眼。

    这其间的变化太快,让还在拼命挣脱牵牛绳的江流儿看得目眦欲裂!

    又见那胖魔修抬剑向江老头后心插入,恰巧这是牵牛绳就此断裂。江流儿当即不在停留,他一个大步向前跨去。

    但一个比他更快的影子自他身后串出。

    被顶开的刹那江流儿扭头看见青牛目中满含泪花的撞开自己向前奔去…

    胖魔修被青牛一头顶飞老远便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那高个魔修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下了一跳,待他看向倒地不起的胖修时眼中怒火熊熊。

    这时江流儿也爬起身挥舞这拳头朝他而来。高个魔修眼不抬便将江流儿一脚踹飞。江流儿被踢中的胸口只觉体内一阵翻涌,半空中的他一口鲜血喷出形成一股血雾。

    江流儿再次倒地,高个魔修冷眼斜瞥了他一眼,冷哼一声。

    握起手中长剑高个魔修细细打量起青牛来,这牛儿仿佛知道自己老主人性命垂危一般。他是希望给自己的主人争取一些时间吧,竟然不具高个魔修手中长剑向高个魔修直冲而来。

    高个魔修也不惊慌,握紧手中长剑正对气势汹汹而来的青牛。

    青牛奔跑中做低头状做攻击姿态,三步两步奔到高个魔修身前欲用牛角顶入高个魔修小腹。怎知那魔修出手也是极快,竟然撑着青牛低头攻击还未发动的空隙,直接伸手将长剑从青牛头上一把插进了青牛的脖颈里,青牛脖颈流出滚滚鲜血。

    青牛受此一击必死无疑,但它的脚步并没有立即停下。高个魔修只好一手握着长剑,一手撑着牛头往后退去。

    就在这个青牛最后与高个魔修僵持的时候江流儿手里握着镰刀从他斜侧杀出。江流儿挥舞着镰刀从上往下割向高个魔修的头颅。

    高个魔修避让不急只得微微侧过身去,将头部要害避了过去,江流儿一击得手身子迅速又往后退去。

    “啊!!!”

    一声惨叫响起,发出惨叫的正是高个魔修。

    高个魔修此刻狼狈至极,他的右手连同肩膀整个被江流的镰刀卸了下来,鲜血入水喷射而出。他发髻也因刚才嘶吼变的凌乱。左手捂着右臂伤口脸上大颗大颗汗珠落下。

    “小子你敢伤我肉身,就不怕我将你抽魂炼魄吗?”高个魔修恶狠狠的说出这句话。

    江流儿并不理会高个魔修恶狠狠的说出这句话,他又是一个箭步上前挥舞手中镰刀横劈向高个魔修脖子。

    魔修面对挥刀而来的江流儿一声狞笑,一个黑影从高个魔修天灵盖上飞出直直冲向江流儿的眉心。

    江流儿只看见一道黑影向自己面门袭来,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眼前一黑身子倒了下来。江流儿倒下对面的高个魔修也跟着倒下。

    院子中约莫安静了有一炷香时间,天边的夕阳也落下许久。从远处有两道身子跃到小院的大树上!

    两道身影在树上停留片刻,其中一人突然发出一声女子的轻咦声………接着是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

    “来晚一步,这小家伙若让那魔修夺舍了去,等下便一剑结果了他。若是他自己挣得这一口气,你便将他和这青牛妖魂带回山去。”

    等了许久不见江流儿有何动响两人神识朝倒地的江流儿扫视而去,收回神识两人微微惊愕。早前见这放牛娃神魂不稳险溃散之势,现在到好这人不仅没有被夺舍,迷乱的神魂反倒是清醒镇定了许多。

    久久李子木才开口“这或许就是天意吧!师妹我先入这邪阵中,你在此布下一个隐蔽阵法,然后在邪阵外击杀落单魔修,找寻此阵阵眼击破,我们里应外合夹击这伙魔修。”

    说完一闪身李子木身影消失于树尖。

    一会空中又传来一句“我若有什么不测,师妹必定要先回宗禀报,不可大意为师兄报仇。这放牛娃资质颇为不凡,与你我也算有几分缘分,师妹需将他带回宗门给他寻个安身之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