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问道蜀山

1.第1章 清河镇江流儿

    第一章清河镇江流儿

    五月的青水河畔,水波滔滔。水流并不十分汹涌。在配上这明媚暖人的红骄阳。倒是自有一番诗情画意。

    只见这平静的水面被一只悠悠飘来的木盆打破,木盆上还传来阵阵婴孩啼哭声…

    河岸边上给镇上大户耕田的江老头儿,看见还以为是上河哪家妇人把那洗衣用的木盆落下了水里飘来。

    正要转头继续耕作,那流水中又传来阵阵婴孩啼哭声。江老头再定睛一看那木盆,才看见木盆中还躺着一半大婴孩。

    当即一声大喊,

    “哪家个天杀的畜生,才这狠心呦!”

    他丢下手中牵牛绳几个大步跨出田埂,一头扎入水中。

    下水时木盆已经飘出一段距离,他下到水中便死命向河中木盆游去,十数息时间江老头游到木盆边上,一把抓住木盆往岸边游去。

    待到江老头把木盆拖到岸上,他自己也是累得气喘吁吁。刚才心里是死命的游顾不得太多就连吃进了几口河水都没注意。

    此刻才咳出几口水来,咳完。江老头看看盆中白胖的男孩…他褶皱的老脸露出了笑容,谁知盆中的婴孩看老头发笑竟也笑了起来…江老头孤寡一人。看这婴孩竟这般聪颖,他知这是上天赐给他的福分,心中更是喜欢便仰天大笑起来。

    时光飞逝十三年一闪而过,江老头捡来的孩子取名江流,小名江流儿。如今他也十三四岁了。

    江流儿却是与其他少年不同…平时少言少语倒是像个小大人般,他也不与镇中儿童玩耍。江流儿只是每日帮江老头做一些活计……

    再有就是自己一个人发呆,一个人看着天空,一个人看着清水河,一个人坐在青牛背上发愣。

    如同以往,江流骑着青牛走到那一片特意开垦出来种青草的草地,江流让牛儿自己吃着青草,自己则是躺在一片稠密的草丛上看着天空…

    他的心很乱,或者说他整个人都很乱,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他弄不清楚自己来自哪里。

    江老头说他是河里捡来的,他仿佛也记得他是在河里飘啊飘后来被人救起,他还记得自己因为得救而大笑。

    但这不是扯吗?那时候的他才刚出生…可是他又清楚的记得。只是那过后他又浑浑噩噩了好久,他又开始记事是是七岁。不过从哪开始他又会做这些奇怪的梦………

    江流儿摇了摇这空想到发涨的头,又想到这片草快让牛儿吃完了,到时候又得给牛儿打草了,想到这些,江流儿的头又昏昏沉沉起来…不一会他就睡着了…

    “两百年……唉……又两百年了,我始终改变不了。”

    “把它修练成功才能回来。万一回来见不到我,这月经轮会知道我在哪里,到时候它会带你来见我。”

    “我的命运就在于你的成败,无需犹豫,去吧!将来的事,将来再说。”

    江流儿置身一片虚无唯有他前那一道虚实不定的魅影背对着他……

    又是这个梦,又是这个女人,又是这些断断续续的难以听清的话。

    这如同江流儿的梦魇般挥之不去…每当他做这个梦他都会无比的清醒…到却又始终隔着一层迷雾让他无法看清……无法看清那个陌生又熟悉的女人…

    “你是谁,我又是谁…你让我修炼的月经轮又在是什么,你又在哪里!”

    江流儿在梦中大喊却没有谁回应他的话………

    许久江流儿感觉有人在推他的手,他想动身才知自己又是做了一个梦。

    睁开眼看到原来是青牛在用鼻子在推自己,在抬头看见点点滴滴落下的雨水才只是这牛儿见天要下雨所以将自己推醒。

    江流儿翻上牛背苦笑着轻轻拍拍青牛头。

    “你这牛儿倒是通人性得很…只可惜你再通人性也不知我心中所想啊,唉,跟你说这些也是枉然,走我们回去吧。”

    与此同时数百里外两道霞光在空中激射。一青一篮两道遁光悬停在一个百来个房屋的小村庄上空。

    遁光一殓,篮色遁光是一位剑眉英目气宇轩昂的年轻男子御剑飞行。

    绿色遁光是一年轻美少女,瓜子脸柳月眉大眼睛肌肤白皙身材娇小间又带一分的英姿飒爽。

    两人让人一看顿觉正气凛然!

    这两人便是蜀山宗号书画双痴的年轻一辈修士。

    男子李子木一手毛笔一手书卷,笔墨间天地浩然正气呼啸杀敌。

    女孩李木子一支妙笔一副画卷,谈笑间置身花海美人迷人心智。

    “还是一样村庄内没有一个人活人,甚至一点生气都没有。”李木子一脸阴沉着对身旁师兄说道。

    “下去看看,我体内的浩然正气似乎感应到了一点不一样的气息”

    李子木说完收起飞剑向下飞去,李木子也紧随其后。

    两人走在荒芜的村舍,见村中房舍虽荒芜不见人影,但房屋还干净整齐…

    “又来晚一步!”李木子一拳击在一处房柱上。

    “我能感觉到我体内的浩然正气对这股气息很排斥…但一时还是想不到这是什么,走吧。等下把此地消息传回给师傅。”李子木紧闭双开口对师妹木子说道。

    “不用吧师兄…虽我辈修士当以匡扶正义铲除邪魔为己任…但这等凡人间的生死自有凡人界的身后宗门所管,还不用我们两个堂堂结丹老祖来操心吧。”

    “师妹还没感觉到吗?我们一路所遇十数所大小村镇都在短短时间消失了活人……这其中的蹊跷师妹还没感觉到?我虽不敢肯定,我能隐约到这股让我体内浩然正气躁动不安的气息中充满了死亡暴戾和毁灭…还是快走吧,看看能不能碰上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说完二人再不停留两道遁光激射向天边而去…

    子木师兄妹飞行数日,期间又遇到几座空无一人的村落,两人更觉蹊跷于是放慢速度开始细细追查起来。

    师兄妹两人又飞行半日到一河畔旁神识扫荡到数十里外有小镇,更重要的是小镇还有人烟。这让进来几天都没见过活人的师兄妹有些激动起来……两人收起飞剑徒步行走于林间,但这说是行走也只是相对来说…

    这日晌午江流儿牵着青牛身后又背着镰刀出门,江老头儿吃过饭在院中大树下乘凉。

    昨天那片专门给青牛种草的草地已被吃光,所以今天江流儿要早早带牛儿去更远地方吃草。

    临出门前江老头嘱咐“流儿,给牛喂饱了再打点草回来,明儿个没空拉它出去溜了。”

    “知道了,爷。”

    江流儿头也不回的答道。

    江流儿有时候很无奈,他有种意识。他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碌碌无为的活着…就像他只叫江老头儿,爷,却从不肯多叫一个爷字。这并不是他不愿意…不认可这个爷爷,反正他很尊敬这位老人。他也愿意叫(爷爷)这两个字,但他始终说不出口。可是自己就是个放牛娃,不这样就是饿死的命,他的脑袋总是很混乱………

    江流儿骑着青牛在河畔边逆流而行……

    将青牛牵到一块草地由牛儿自己吃草,江流儿又躺在地上睡起觉来。也不知怎地最近江流儿感觉自己睡觉的时间越来越多……有时候就算在想事情…也是想着想着就会睡着。

    就在江流儿躺下不久有两人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来到他所在的这片草地……

    这两人正是前来探查小镇的书画双痴,两人在江流儿十数米外站定,李子木和木子先前用神识外放发现这有个放牛郎便近来打探。

    两人临近江流儿身前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因为两人在江流儿身上感觉到一股比他们师傅还要强大的威压…李木子心急以为这人之前隐藏自身气息引师兄妹二人前来定是不怀好意,所以当即放出笔墨画卷准备御敌。

    而李子木则是师妹镇定得多,经过方才的一吓,他虽也动容了几分,同时他也细细观察起眼前这人来。

    江流儿不知道自己在修道者眼中竟是这般样子的,只见李子木神识扫视下看江流儿。

    虽凡人之躯但神魂却比一般筑基期修士还强上几分,另外他神魂中又带有一丝强者留下的天地威压。

    再细细看还发现这人的神魂溢散不稳竟有溃散迷乱的迹象。

    看到这里李子木心中稍定,连忙喝住正欲动手的师妹。

    “师妹且慢,你用神识细细打量一番这人再说”李木子听师兄所言将神识往江流儿身上扫去,不一会李木子脸上表情惊疑不定起来。

    李木子张口想说点什么,但半天又说不出话来,显然被惊得一时无语。

    就在这时小镇方向传来一道红光,子木木子二人一齐转头望去。片刻后子师兄子木道“是阵法,竟然还隔绝了神识探查。”

    这时候躺在地上睡觉的江流儿也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他睁开眼起身扭头看向小镇的方向。先前那道血红光芒一闪而逝,所以现在江流儿并未看到什么。他只是感觉心中气焖得很,又隐约感觉要走什么事要发生。

    江流儿一个口哨,远处低头吃草的青牛朝他狂奔而来,待到青牛临近江流儿一把抓住牛角借力一跃翻上牛呗,一人一牛往小镇狂奔而去竟全然不知他们身后还站着两人。

    子木看着远去的一人一牛笑笑道“这牛儿也倒是有趣得很。我们也走吧,去看看到底是什么邪魔在此作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