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第63章 吃定他

    “wearethechampions-myfriend……”

    手机响起,宗政律低头瞧了一眼屏幕上的来电显示。

    手指轻轻一滑,姿式优雅地附在耳边。

    “喂,小律啊!是我……”原来是前一刻开着轿车落荒而逃的罗医生,他将车停靠在路边,神色带着一丝尴尬却最终拔通了宗政律的电话。

    “嗯?我知道是你。不过你跑什么呢?”宗政律冷嘲热讽的说道。

    “咳咳!小律别这么没大没小。再怎么样,我都是一名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罗医生语气有些滑稽,却透着老道横秋的意味。

    “噗嗤!白衣天使?这词从你罗医生的嘴里吐出来,可真是讽刺。”宗政律嗤笑一声,语气转而冷森。

    对方手机一颤,嘴角一抽。

    “小律,这么多年了,你与人聊天的方式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行了啊,我打你电话除了通知你一声,苏小姐的病情这些时日已经得到一定控制。

    此后期间,你给她按时服用我配好的药物治疗便可。

    我以后就不用亲自过来给她心理治疗了,不过,吃药期间……咳,你们不能要孩子。”

    罗医生的话从电话那头传出,这头的宗政律眉头直直打了个结。

    这该死的老东西,真是多嘴!这种常识,难道他宗政律会不知道吗?

    “废话真多!要是没事,我挂了。

    还有,我警告你!在我余怒未消之前,别让我再见到你!否则……”

    宗政律动了罢手腕的骨节噶吱噶吱的传进电话那头,吓得罗医生忙不迭地挂断电话。

    罗医生摸着心脏位置,心有余悸的额头冒出几颗豆大般的冷汗。

    “这小子……这么多年,到底恢复了没有啊?”

    罗医生眉头微微一松,若有所思的望着黑色的屏幕。

    突然想起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手指便敲点了一下手机,飞快地敲出一条简讯发给宗政律。

    宗政律原本正在返回屋舍的途中,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

    他薄唇微微一抿,打开一条来自罗医生发来的短信。只见上面赫然显露出一条银行的帐户的信息。

    宗政律俊眉微微一挑,唇末勾起一丝促狭的笑意。“哼,这个老财迷!”

    一个小时过后,回到家中的略有疲态的罗医生,伸手解下胸口的领带,一把甩落在桌上。

    扑嗵!

    他的身体横躺在沙发上,翘起二朗腿悠悠地点燃了一根香烟含在嘴里后,在空气之中缓缓地吐呐出几个小圈。

    铃音响起,原来是手机收到了一条银行的系统信息。

    望着手机上显示的5个零的进账数额后,罗医生唇角微微一弧。

    “看来,那小姑娘远比想象中更值钱啊。”

    顺手便将手机丢掷在光滑的桌上,继续吐呐着手中的几搂清烟。

    随意的点唰了一下手机新闻,即便被一暴炸新闻所吸引住目光。

    看完整篇报道后,罗医生神色有些奇怪的得出一个结论。

    “看不出,这小子这么能忍啊。怎么就对我动起手来了呢……”罗医生若有所思起身拧掉烧到一半烟头,转而触到微肿的嘴角。

    “嘶~~~~”触到红肿嘴角时,罗医生表情有些无辜的吃痛一声。

    “好小子,算你狠!”

    ***

    苏念清醒后是第二天早上,随即感觉到自己右手被一股温暖的触感所紧紧包裹着。

    定神一瞧,便看到宗政律好整瑕的盯着她。

    心头一颤时,包裹的手心又被宗政律握紧了几分。

    “醒了?”

    “嗯……律你生病了还守了我一夜吗?”苏念心有疑惑,脑海里还残留着昨天的溺水事件。

    “废话。”宗政律左手惩罚性的勾了一下她精巧的鼻梁,随即松开右手,坐起身来走下床去。

    “对不起,我又闯祸了。”苏念表情黯然的忏悔道。

    “还知道认错,这几天你苏念闯的祸还少吗?”

    宗政律的心里原本就因为苏念昨日为罗医生奋不顾身的跳入水里,引发的溺水事件显得有些浮燥。再加上她背地里去会面旧情人的事情被爆光,条条罪名,让宗政律的心里不免蹭蹭冒火。

    “哦……”苏念抿了抿唇,羞愧万分的低下了头。

    “你这是什么态度?是我冤枉你了吗?

    那罗医生有什么好,令你这么不顾一切的跳下水去救他!”宗政律掰正她的肩膀,没好气地怒瞪着她。

    “不是的,我当时只是……一时情急,就没想那么多的。

    律,求你别生气了!我下次不会了。”苏念被他说得无地自容,戳着被褥的手心随之紧紧握起。

    “这就是你认错的态度?”宗政律勾起她的下颚,质问道。

    “对……不起。”声音是带着一丝鼻音的,说不定下一秒便会有泉流从她的双眸之中溢出。

    “……”宗政律眼神闪烁了三秒。

    “我错了……”望着近在咫尺目光逼视的男子,苏念不禁咬住下唇,眼帘微垂,颤在空中。

    宗政律望着她那悲伤认错的神眸后,不禁有些失神。

    “哇!呜……我错了!呜……呜……”

    苏念或许是心头有些惧怕,竟然像个孩子般哇的一声就大声哭涕起来。

    宗政律被她的哭声惊醒,望着她那几呼忘情的哭了起来,振振悲悸之声,穿透过他的耳膜和神经。

    “苏念!你……不要哭了。”原本霸气十足的冷面男子,被苏念这么一搅和,倒显得有些手忙脚乱起来。

    “呜呜……”苏念也不知道是被触动了那根神经,扑闪着双瞳,呜呜的哭个不停。

    好似要将自己阵积几年的悲伤和委屈,一股脑地夺眶而出。

    “好了好了,不好的事情就到此为止。

    以后,你不许再做出忤逆我的事情来。”宗政律的手顿空中挣扎许久,最后还是将她的脑袋拢进怀里,加于宽抚。

    “呜……嗝,呜……,我知道……嗝……了。”

    苏念一边哭着,一边无规律的嗝泣起来。

    看到她这样伤心欲绝,宗政律心头有些无奈。忍着以往的洁癖,抽出一方专属他的丝绢在她风雨残涌的脸上小心翼翼地擦拭起来。

    “不要哭了,嗯?”宗政律端正她的双肩与她平视,语气带着一丝宠溺和温怒。

    “好嗝……我嗝,不哭。”苏念收住悲伤,望着他的双眼都显得十分红肿。

    “苏念,你看着我的眼睛。你告诉我,你有没有做过对不起我事情?”宗政律目光转而严肃的望着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