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第28章 思念是一种病

    对于这位素未谋面、不请自来的青涩男子,宗政乔并不打算花费太多的心思在他身上。

    却料,周荣升主动说出自己的身份。交附上一包厚厚的红包,夹在还是襁褓婴儿的宗政律喀吱窝里。

    当时宗政乔只是客气的敬了他一杯答谢酒,便匆匆张罗起别接待别的重要客人事宜。

    然而,当宗政夫人脸色激动的抱着宗政律找到自己时,言语神秘的凑在耳畔说道。

    “老公,刚刚那位塞给儿子红包的人,可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你知道他给咱儿子包了多少红包吗?你看,是这个数啊!”年轻的宗政太太对他比划起了“十”字指形,神色显得无比夸张。

    “10万块也值得你大惊小怪的!我正忙着呢,快带孩子去休息。”宗政乔不屑一顾道。

    “老公,不是人民币,是美元。10万美元!”宗政太太神情激动的辩驳道。

    “10万美元?”宗政乔顿时愣了,神色在人满为患的大厅中,搜寻着那位一鸣惊人的男子。

    却料,等到喜筵结束后,都没有再看到他的一丝踪影。

    事后,还是宗政乔主动去他家言谢掰访时,才深刻的了解道:什么叫作“医代世家”,什么叫作资深富豪。

    那时的周家的地位,早已在D币影响深远。其承包了D币的所有附属医院,其资深实力足以够成了一个宠大的医疗王国。

    “不防告诉你,儿子。

    D币的所有医院都是他老子名下开的,你觉得你有机会对付他吗?”

    宗政律恍然从思忆中回过神来,语气无比茛定的对电话那头的宗政律说道。

    “真是了不起啊?”

    宗政律极不受用的撇嘴,知道自己的计划落空后,心头总有个地方没得到舒缓。

    “儿子你现在想通了吧?这个人,完全有资格得到你的肯定和尊重。

    起码现在,你还不是他的对手。”宗政乔老气横秋的说。

    “管他呢!我还有事,爸你先忙。”宗政律忙不迭地想要掐断电话。

    “呵呵……”电话那头的宗政乔不禁笑了。

    “等等,爸!我忘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问您。他现在不会还是个光棍吧?”

    宗政乔顿住笑容,暗衬着儿子他今天在电话里向自己一下子吐了这么多的口水,想来这问题才是他最关心的好吧!

    思衬到这里,宗政乔的心里开始乐了。是自己的儿子将周荣升当成了假想情敌了吗?

    不过,这也不是不可能,毕竟苏念那孩子的长相太像……

    “爸!你有在听我说话吗?”宗政律见老爸迟迟不回复自己,心头便开始慌了。

    除了在前个月在电视台里遇到与苏念眉来演去的人气歌手-欧阳,现在又中途冒出了一个强悍对手-老炮周荣升。

    宗政律不禁心疾如焚的抓了抓系在喉上的深蓝色的精致领带,端起一杯清水急急喝下,以达到滋润因说了一小时话的而微哑的嗓门。

    “儿子,你要注意了。他现在的确……是一位地地道道的黄金单身汉。”宗政乔不忘添油加醋的言语危险的高声提醒道。

    “我知道了爸!不过您当初干嘛要按排他来给我们做婚检呢?”自己错过的两年之中,苏念应该与他一来二回混到自来熟了吧?一想到这里,他的手心不紧握紧了几分。

    “咳咳!你爸现在有事,你要真是在意这些,就好好珍惜眼前人!”宗政乔心心念道着抱孙子的梦想。

    “爸,你还好意思提!苏念嫁到宗政家时才多大?”

    这烧脑的事情,亲爱的父亲大人,你想过没有啊?宗政律暗睚苦脑道。

    或许就是因为太在意了,所以才不忍伤害吧……

    挂断电话的宗政律深深闭上双眼,表情痛苦的挣扎了几番。

    是啊,打从在两年前发生了那样的事起……他们恐怕再也没有机会了……

    夜晚,苏念一如既往的坐在幔帐飞扬,足有一米宽敞的落地窗上。素指缓缓落下,滑在平板电脑上的简讯上,一条来自同学群里的消息迅速引起了她的注意。

    原来,当年的高中班里的班长-莫桑邀请全班一次聚会。

    然而,这都不是重点,重点的是班长他特地邀请来了当年的代班老师-当红歌手-欧阳。

    班群里的同学各各兴奋不已,特别是那些年轻女同学们欢欢雀喜着。

    她们喊着他的专属口号:男神欧阳,我们等你回归班里。你永远是我们心目中的男神、偶像!

    欧阳还发布了当天微博:hello!同学们,不见不散!

    这条微博当天间转发量高达到了十万用户,可想而知其影响深度。

    随着群里的链接,她指尖在屏幕上面来回打转。

    五分钟后,她最终下定决心,便缓缓地点了上去。

    进入的他微博的页面当中,马上就收到了他一秒前所发出的最新微博消息。

    ----“对不起。”

    没有人知道他这句话是对空气还是对别个人说的……

    此时苏念,放在屏上的手指有些颤抖,她的心头乏起一阵酸触。

    渐渐合起平板电脑,全身无力地靠在落地窗的玻璃上痛苦挣扎着地闭上双眼。

    鼻子开始乏酸,两股热流同时从眼角延了下来。

    “呜……”

    哭累了时,她的身体开始冒着虚汗。

    少女神情极不舒服的将身上的睡衣外袍用力一懈,丝质睡袍滑下肩头,沉现出蕾丝边吊带款打底睡衣。

    她侧躺在光滑的落地窗板上,肩头延下的锁骨勾勒着完美的弧度。

    轻风拂面,她突然打了一记响亮的喷嚏。

    “啊~嚏!”

    从旁边抽出两片纸巾,放在鼻子上深深一噗。

    这个抽纸巾扔纸团的动作足足做了来回不下十次,她的鼻子有些红肿起来。

    正在此时,浑身开始无力,难受的事情还在发生。

    小腹也开始抽搐疼痛,苏念额头冒着豆大的冷汗,努力从落地窗上支起身体。

    “扑嗵!”

    屋里传来一声闷响,趴在地上无比狼狈的少女,眼中镶着几分雾气。

    “呜……好痛苦……”她的视线开始混浊模糊起来。

    昏昏沉沉之间,便暗自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那就这样吧!保持着这个动作躺在在这间沉闷无人问津的屋里,直到死去。

    在这偌大的古堡里,有谁会在意她这粒细微的尘埃?

    梦里,她不禁自嘲一笑。

    “噗嗤!没有人会在意我的死活……没有……”

    她甚至能幻想到明天新闻上的头条新闻:宗政家少奶奶-苏念,英年早逝,猝死家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