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27章 BOSS的烦恼

    “没什么,我只是好奇……

    您的身体各方面指标都还算不错,就是……咳!”

    周医生欲言又止,令在场的年轻夫妻二人丈二摸不着头脑。

    宗政律迅速将息的体检报告抓在手上细细阅读,原本眉头打结的脸上终于松下一口气来。

    “走。”

    同时将苏念的那份报告覆在手里,拽起椅上一脸懵状的苏念,准备离去。

    苏念有些不情愿地被他带出门去,就在大门关上只剩一条缝时……

    “只是肝火太旺,夜里小心走火。”

    周医生阴阳怪气的话轻飘飘地落在屋外夫妻二人的耳里。

    “砰!”

    一声满含愤怒的关门震响,足于掩埋掉身后的所有絮絮非议。

    走道上路过的人们,被这一声砰响吸引住了目光。

    只见一位长相俊美,一脸阴鸷的男人从VIP门诊室内大步迈出。

    他的手心还死死地紧拽着身后一位眼波清灵,面容清秀显得苍白的柔弱少女。

    “宗政先生,你现在……弄疼我了。”

    苏念吃力的紧随着他脚步,小脸有些痛苦扭曲,额头冒着虚汗。

    听到她的虚弱的声音,男主便渐渐停下步来,松开手腕。

    “好点……没有?”宗政律语言有些生硬的问道,脸上的表情透着一股不自然。

    “好点了!只是,你别生周医生的气了。

    平时,他不是这样子的。”

    也不知道,他今天吃错了什么药……苏念心中腹谤道。

    与此同时,坐在门诊里正在用心翻看记录的周医生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我今天,好像没有感冒啊?”

    想起今天接见的一对活宝夫妻,他的唇角微微勾起一丝促狭的笑意。

    “噗嗤!这就是现实版的一对欢喜冤家吧……”

    “周医生,你在笑什么?”站在他身旁的小护士,表情疑惑道。

    “咳!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觉得,你们年轻人城会玩。”

    周医生冲小护士微微眯起双眼,小护士手心一颤,原本握住的圆珠笔“哐噹”一声,直接落地。

    “哈哈哈……小魏,我说我的话,你抖什么?我看起来,有这么可怕吗?”

    周医生摊摊手,表情卸着几份无辜。

    “不,周院长,你很好!”

    小护士脸色绯红,急忙拾起地上的笔,背对着他落慌而逃。

    “爸!你给我和苏念找的究竟主治医生究竟是个什么人物?”一回到家里,他便关上门来打电话给一直住在外头的宗政乔抱怨道。

    “怎么了?他有问题吗?”电话那头传来一声无比醇厚的嗓音。

    “何止是有问题,我都怀疑他脑子是不是有坑!”宗政律气急败坏地将今天所发生的不快一五一十的向宗政乔说通了一番。

    “噗嗤!哈哈哈哈……”听完儿子的诉苦后,宗政乔几乎笑得快要天花乱坠起来。

    “爸!”电话这头的宗政律脸色都要扭曲得不成样子了。

    他实在无法理解自己的父亲,他竟然在自己无比难堪的时刻还能做到开怀大笑起来!

    自己是不是他亲生的!

    “你先别生气,他只是在和小辈开个玩笑罢了。”电话那头的宗政乔手捻着小巾帕,擦了擦早已老泪横流的脸庞。捏在手中的绸布,还不时地因为他高涨的情绪而颤抖几下。

    “开玩笑!有这样拿自己的儿子这样开玩笑吗?

    当着苏念的面,说你儿子那方面不行!

    这话要是传出去,爸你这老脸往那搁!”

    宗政律愤怒难消的喝斥的同时,另一只手中握住的笔都被他激动“噶吱”一声,捏成两断!

    “好了,好了,我会去找他秋后算帐的。

    不过,儿子啊,他这话虽然说得毒,却也无可厚非啊!

    谁让苏念嫁进了宗政家足有两年之余了吧?

    你看看,为什么她的肚子还是没有一丝动静!

    你别告诉我,你现在还和她分房睡吧?”

    宗政乔老谋深算的直捅宗政律的心窝子,虽然他现在气愤难平,却顿时噶住了嘴。

    更说不出个所以来然反驳自己的父亲,语气转弱道。“爸……”

    “行了,听你这口气就知道你一直没有按老爸的要求去办。

    你也别嫌我啰嗦,听爸的谁没错。

    苏念她是难得善良单纯的好孩子,你就不要再辜负她了。”

    宗政乔苦口婆心的劝告着,手开始在桌上的烟盒中摸出一根烟来含在嘴里,准备点燃。

    “行了爸,你不要再说了!那姓周的究竟是不是你的朋友?

    如果不是,你儿子就要对他出手了。”

    宗政律此时表情不悦,说话的口气倒显得有点孩子气。

    与往常待人只是一副扑克脸的模样,截然不同。

    “出……手?咳咳咳!你小子想对他怎么样啊?”

    电话那端正表情无比享受的吸着香烟的男人,突然呛住喉咙,表情变得十分紧张的问道。

    “能怎么样?我要直端他的老窝,让他在D币彻底的混不下去!”宗政律言语轻松的说道。

    “儿子,你不要吓唬你老爸啊!

    你爸的心脏原本就不好,那人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宗政乔语气缓和的劝告道。

    “能有多难对付?大不了花点钱,动点心思将D市所有医院通通气,看他还敢出现在我面前张牙舞爪张!”

    宗政律言语霸气,不瑕思索的说道。

    “儿子,你不相信你爸的话吗?你知不知道他是谁啊?

    你这说话手口气……啧啧啧,真把自己当天王老子看待了?”

    宗政乔扶额,将手中的烟掐灭在长鹅形的白瓷烟灰缸中。言语温和的劝说着,又作一番煞费苦心地调教着自己那桀骜不驯的儿子。

    “姓周的医生,他到底是谁啊?”宗政律愁眉苦脸的问道。

    “他呀,就是你父亲同在一所医科大学里毕业学弟。

    这要论起辈分来,你小时候,他还给你包过满月红包的。”宗政乔思绪拉开,脑海之中好似又想起了当年的往事。

    那一年,年轻的爸爸宗政乔在D币还没有现在这副身亿万身家,勉强算个D币上流社会的资本家二代。

    办儿子的满月喜筵时,周医生-周荣升突然出现在喜筵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