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4章 一纸婚约

    如果不是因为了解他的为人,或者相处了两年的时光说长不错,说短不短。旁人一定会误认成,两人将要进行着的常人夫妻之间,共居一室的暧昧小叙一场。

    可苏念的心头却开始踌躇起来。

    她刚刚包裹了一下手腕,准备推开二楼大门时。

    苏念望着这扇自己总共只蹋进不到两次的主卧室的大门,内心开始发悚。

    身后却传来一声阴冷的质问。

    “大晚上的,你扛在这里做什么?”

    “我,我……不是,不是宗政先生叫我来……的么。”

    苏念脸色怯怯的掉转过身,低着头。

    不敢直视近在咫尺的丈夫。

    “哦。”属于他轻凉的味道径直越过苏念,她感觉到自己头顶的发稍也随着轻轻拂动。

    “等一下!先将你这张脸洗干净再说吧!”一声嫌弃的冷哼从屋内传来。

    “……哦。”苏念下意识的伸手抚脸,表情忡怔的晃过神来。

    “咚咚咚咚……”一脸苍白的苏念心疾火燎的冲到对面的卧房,往浴室方向奔去。

    坐在室内沙发上的男子,望着那摸急匆匆跑走的身影,他表情闪过一丝懊恼。

    笨蛋苏念,他的房里就有现用的浴室、洗水台,夫妻之间需要分得这么明确吗?

    只是一个晚上时间不见,她又受伤了!这个小笨蛋,总是照顾不好自己。

    浴室内传来“哗哗……”水流之声。

    “呼,呼……”五分钟过后,苏念气喘吁吁地冲上楼去。

    “宗政先生……”倚在门边上的少女探声说道,她的皮肤上还淌着一滴水珠,衬得小脸变得氤氲清爽不少。

    “进来。”

    卧室内,身穿衬衣一尘不染的男人手力一拽,大门霍然打开。

    少女表情羞怯的低着头,跟在他的身后。

    走了几步后,身为丈夫的宗政律表情略为懊恼的轻解下喉头的领带,一头枕在华丽的欧式沙发之上。

    苏念下意识的咬住下唇,蹑手蹑脚的走进宽敞、华丽、低调的欧式设计风格的主卧室内。

    霍然抬头便发现了坠吊在屋顶的巨大水晶吊灯,加上屋内气氛越发显而沉闷。

    望着那顶犹如千斤重的大捶,压得她的胸口开始就要喘不过气来。

    “坐下。”宗政律面无表情的说道。

    “哦。”紧紧戳着手上包裹着伤口,怀揣不安的坐在他的沙发对面。

    男子手中执着一张印有股市行情的D市日报,眉头微微一挑,便从报纸中斜睨了一脸拘谨的少女身上。

    自己有这么可怕吗?简直比公司里的女职员还要胆小。他的脸上随即闪过一丝不满情绪。

    “想求我办事,开口便是。你也用不着在我面前自导自演着这场苦肉计。”

    “什么?”少女脸上错愕的望着眼前被一张报纸将面部线条完全遮住的男子。

    那声冷冷略渗着不屑的嗓音,就是这样毫无征兆的从报纸里发出。

    “不要总是在我面前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这样只会让我更加瞧不起你!苏~念。”

    说完这些话后,男子心中有过挣扎。

    呵呵,一伤到底!很好,恭喜你,宗政律你做到了!

    他们之间看似虽然隔着一张报纸,却宛如隔着整个世纪。

    宗政律偷偷的睨了她一眼,目光随着苏念黯然的表情而变得越发冷漠。

    “我,我没有装……

    算了,反正……”反正你对我提不起一丝兴趣,我又何必向你还要解释这么多呢?

    对此,两人都心知肚明。

    两年了,这对在外人看来貌合神离的小夫妻当关上宗政大门时,一直都是以这样相敬如宾的关系相处过来的。

    “算了?难道苏家老爷子明天的葬礼,你并不希望我出面是吧?”

    他大掌一摆,手中的报纸直接被他蹂躏一团,无情地丢掷在苏念的脚下打了个滚。

    苏念下意识的收住脚跟,目光出神的落在那团废弃的报纸上。

    当初嫁到宗政家,原本就是违背着自己的意愿。照着父母车祸之后留下的遗愿,按部就班的嫁到仅有一面之缘的宗政律。

    原本她可以义无反顾的逃走,可看到苏家就要没落下去,留着爷爷一个人苦撑着苏家的整个事业。

    她实在无法做到冷眼旁观的地步……必竟这是养育着她长大的苏家啊……

    虽然因为某中原因,曾经懵懂青春年少的她,内心深处曾恨过父母。

    可当他们真的就这样消失在她的生命之中,她内心还是十分痛苦矛盾的……

    当年,苏家正面临着因为资金链条出出漏洞。

    一位公司内部人员御着重款潜逃,苏家马上就要面临濒临破产的局面。

    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就冷脸相待的对她说。

    “因为父亲对我说过,你是最适合我的人选,所以我只能娶你。

    除此之外,不要宵想太多。”

    她的左耳进来一句宗政律的冷语,右耳又放出一句公公的嘱托。

    “相信我,在这个世上,也只有你能配得上他。”

    “我不明白,为什么一定是我?”她表情痛苦的说。

    “因为,这个人必须是你。之所以让你嫁进宗政家,你唯的的任务便是为宗政家生下一个孩子。”

    虽是四十六的年纪,可在他的脸上却没有留下一丝岁月痕迹中年男子表情凝重的说。

    “如果生下孩子,我能选择离婚吗?”她曾试图从中找到突破口。

    “我希望等到孩子降世的时候,你会以这世上最好的母亲姿态迎接他。”

    公公满脸自信的轻抚了一下她的发稍,那时的她才十八岁。高中时期叛逆,大学中途直接辍学……

    又临父母车祸身亡,人生最低谷最难过的时期便被宗政家物色成传宗接代的对象。

    “不,我做不到……”

    “如果你做不到,我们宗政家绝不会勉强你因为孩子而捆绑在宗政家……

    毕竟这样,不止你不开心,我们也不会开心。”

    虽是中年,面部却依旧英俊的中年男子,饶有趣味的盯着她。

    那时,自己便在猜侧,这样优秀儒雅的男人,他的儿子应该也不会差吧?

    “你在想什么?”头顶突然传过一声阴恻恻的疑问,将陷入回忆之中的苏念拉回现实。

    “没,没想什么……”

    只有十八岁的苏念,脸上闪过一丝红晕。但很快便冷了下去,化作苍白无色。

    男子神色狐疑的扫射了她一眼,便走进浴室内,着手准备冲凉。

    浴室内传来花涮哗哗水冲撞肌肤的碎碎响声,苏念下意识的往浴室那面的玻璃墙上印着的模糊的身形瞟去的同时,深深感觉自己的喉头倏然一紧。

    很久以后,浴室的门悄然打开。走出来的男子微微一愣,好似发现了一件可笑的事情般,唇中勾勒出一抹讥讽的笑意。

    苏念眼眸痴呆的望着他,即使只是浴巾裹着上身半裸的男子,他身上始终带着一股清淡冷凛的气息。

    他的胸膛一如既往的结实,麦色的肌肤下肌理纺路清晰,自然而成的性感而富有张力。

    “怎么还不走?难不成今夜你想留下来,靠着出卖色相挽留住我的心?”

    苏念并没有马上沉现出一般女子的慌张和紧迫。

    相反的,少女望着他的时双瞳剪水,说不出的淡定和坦然。

    两人就这样沉默互望了五分钟,苏念喉头有些发涩的说道。

    “不,我只是想求你……明天参加爷爷的葬礼……至于其他的念头,我从来都没有想过。”

    “没有想过?”男子阴冷不屑的怒扫了她一眼,便自顾自的从足有两米宽的衣帽间找来一件素白色的长款睡衣。

    男子心想,真是应了父亲那句话,这个女人,和自己真是天生一对啊。一样无情,一样冷漠……

    当他准备解下身上的浴巾时,端站在旁的苏念突然小声的提醒道。

    “我,我先出去,你再穿吧。”

    娇小的身影,急匆匆的蹿出卧室大门。但门却没有马上关上,相反的露出一条微小的缝隙。

    男子唇角露出一丝冷笑,却因门外随之传来的弱弱的声音而僵在脸上。

    “对了,明天关于爷爷的葬礼……”

    屋内随之传来一声喜怒交加的冷语。

    “我答应你,请你将我房间的门关……”

    砰!

    听到大门紧闭所发出的干脆利索的闷响公然打断自己尚未交待完的话,眼皮微微一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