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3章 念念往事

    三年前。

    D市繁华之地,位于丽都小区对面的一座欧式别墅大院之中,传来一振又一振悲悸的哭涕之音。

    屋内哭成一团,屋外窃窃私语……

    “快看啊,那苏念还真是个丧门星,先前克死了父母之后,现在又把她爷爷给克死了。”

    “就是就是,苏老爷子两脚一蹬,留下了苏家企业这个烂摊子。

    我看啊,这次有谁会来参加她苏家的丧事。”

    “嘘!小声点,这苏家虽然要没落了,可她身后不是还抱着宗政家这颗大树么?”

    “宗政家?那个宗政家?”

    “就咱D市拥有宠大股分,前年刚刚上市宗政集团的那个宗政家。”

    “不是吧?看着苏念整天穿得穷酸酸的,也没看出她还有这副身家啊?”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着略……嘘,有人来了……”

    一辆又一辆的壕车陆陆续续地开进偌大的苏居大院之中,一个又一个车门相继打开,走下一波又一波打扮颇为上流,前来瞻仰逝者的无数宾客。

    细看之下,他们身上衣服明贵而不失都素朴,颜色非黑既白。

    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沉重和悲色,缓缓踱步跨入巨大灰白装横的大厅。

    灵堂前,外客们纷纷为苏老爷子上了一柱香后,便向端跪在地的两位眼眶红肿,披麻带孝的女子小语宽慰了几句后便匆匆的离开了苏居。

    灵堂内,白烛闪闪。一张印有一位灰白老人头像的相框陈列在灵台中央。

    “呜呜呜……爷爷!爷爷!”

    “呜呜啊……爸爸!你怎么就忍心儿独独撇下我和苏念,就这样去了!呜呜……”

    “姑姑,呜呜呜……”

    “苏念!呜呜呜……”

    ……

    此时,灵堂中央站立着一位满脸褶皱的年老妇人,神色颇为同情地伸出手,安抚着跪在地上面部依然低泣的小脸苍白的少女的发稍道。

    “苏念,逝者已去,你们可要保重。”

    “呜,苏念知道……呜……刘姨你也保重……”

    老爷子的独孙-苏念,身体机械性的抽泣着,断断续续的喘着气回应着老妇人。

    “好好好,阿姨知道苏念是个好姑娘,相信一定会得到老天眷顾的。”

    做了几十年邻居的刘姨半蹲着身体,满脸关切的拍拍苏念的手背说宽慰道。

    “眷顾?”苏念水汪汪的眸中闪过一丝雾色迷蒙,这沉甸甸的两个字她实在不敢去想,更不敢去奢望。

    感受到刘姨审视的目光,苏念马上心虚的耸拉下脑袋。

    刘姨眸光一闪,好似扑捉到了苏念脸色躲闪中的一丝端倪。

    “对了,你爷爷过世,宗政先生怎么没来?”

    一直和苏念哭成一团的中年妇人神色微微一怔,同样也意识到了这个严重的问题。将苏念拽拉起身,目光定定的质问道。

    “对啊,苏念,这都过了大半天了,为什么还迟迟不见宗政律现身?”

    “我……不知道……”苏念下意识的戳紧了身上的素布麻衣,触到手上的皮肤微微有些硌人。

    仔细看来,她的手背上,有着一条又一条极难扑捉到的微小疤痕。

    刘姨眸光诧异一闪,倏然落在她的手背上。“苏念,你是不是有事满着姑姑?”

    苏念马上将手背深藏在衣袖之中,表情忐忑不安的极力掩饰着一些不堪的事实。

    “没,没有啊?我很好,他昨晚还答应过我,一定会出席爷爷的葬礼的……”

    “真的吗?”姑姑表情狐疑的望着她。

    “真的。”苏念只觉得喉头有些发哽,回想起昨夜的事来,浑身更加寒冷了几分。

    ★★★

    “砰!当!啷!”原本正在收拾桌中碗筷的苏念,手上因为一个愣神,手中的瓷叠直接落地打碎!

    “苏念!你又败家了!”一声嚣张跋扈的高分贝尖叫从大厅内倏然传来。

    “对不起!”苏念神色惊慌的蹲下身去,着手便拾捣着大理石面上的残瓷碎片。

    一个质地比较硌硬的拖鞋底直接覆在她正在拾瓷的手背上面,狠狠一踩!

    “啊呀!妈……你踩到我的手了……痛……”

    苏念表情吃痛的霍然抬头,对上一张中年贵妇带着轻蔑不屑的眼神后,她的头也便埋得低了三分。

    “哎呀!苏念呀你怎么不小心点呀。瞧妈一时脚滑,真是对不住,妈不是故意的。”

    中年贵妇怜惜状地说完后,便不动声色的收起脚来,但拖鞋抬起时砰到了苏念的头部。

    直接拍落在苏念的脸上,最后滑下地来发出“砰嗵”闷响。

    她的侧脸上随即印上了一个粉白色的鞋靶印子。

    看到这里,就连站在不远处的仆人都掩嘴讥笑了一声。“嘻嘻~~~~有好戏看了。”

    中年贵妇表情随即闪过一丝得意,心头暗爽着:苏念这个小贱人,看你还能忍多久!哼哼,来日方长。

    同时大厅的门突拒然“吱啦”一声打开,眼前所发生的一幕正好被风朴尘尘赶回家中的年轻男子一头撞破。

    立现在门口的年轻男子光是一个微微的侧颜便是令人不禁怦然心跳,只见他轮廓深邃,冷眸而敏锐。

    苏念心头一紧,忍不住多看了年轻男子一眼。

    从苏念嫁进宗政家两年之久,眼前这位二十五初头的年轻男子,越发变得成熟冷魅。

    黑色的西装之下,配上深蓝色的领带,白色的衬衫如雪,一丝不苟!衬得他更加英气逼人。

    当他开始着手轻懈下西装上的第一个纽扣之时。

    正在洗衣房探出的年轻女仆,羞红了脸,死死的窥视着年轻男子的胸膛。

    中年贵妇脚根缓缓地穿进拖鞋之中,并无一丝被撞破的羞愧和尴尬。

    门口的男子神色冷漠地轻扫了大厅的一幕,当目光落在蹲在地上拾碎片的苏念身上时。

    他眼皮都未抬一下,傲慢的脸微微昂起。手中慢条斯理的脱下西装,面无表情的递给仆人。

    “回来了?”

    中年贵妇恹恹的望了一眼男子,然后打了一记哈欠堂而皇之的走上楼去,准备晚睡。

    “嗯。”年轻男子语气毫无感情地应允了一句,却依旧掩饰不了他那满含磁性的嗓音。

    苏念面无表情的将碗碎拾在垃圾筒中,但她的心脏和手心手背同时在滴着残忍的血……

    “李嫂,将地面收拾干净。”年轻男子表情嫌弃的扫射了地上的血污一片,目光却仍旧没有落在少女的受伤滴血的肌肤上。

    苏念手心微颤,眼眶不知何时蒙上一层水雾,内心拼命的忽视掉丈夫对自己的麻木不忍。

    “是,宗政先生。”宗政家古堡别墅高价雇来的李嫂,忙不迭的从杂货间找来扫把和抹布,慢慢的清理了地上的一滩污迹。

    有着三代贵族单传的宗政家的少主人-宗政律,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浑然天成的上流贵族的气昀。

    从他地屋后的三分中内,身后便跟随着四位精装男保镖。

    他们井然有序行至屋内,面部严谨。在内衬西装的两层衣着包裹之下,丝毫不能掩饰掉他们精壮的身体中富有张力的线条。

    诈细看之下,他们西装革履,面容青俊,精神昂昂。不乏D市金融界的精英。

    其中较为年经的一位,还兼宗政家主人的事务秘书-汤翌哲。

    他们守在门口,等候着宗政家主人的差遣。

    男主人清冷的眸子扫射了他们一眼,随即发话道。

    “汤秘书,下班。”

    “是!BOSS。”分成两排的保镖们,齐声响应的同时,整整齐齐地颌首一恭。

    为首的年轻秘书-汤奕哲原本面无眸光,最终落在了一直低着头半蹲在地的妻子身上。

    汤奕哲不动声色的低头轻叹了一声,便领着其余的保镖昂步走出宗政家偌大的欧式大厅。

    “嘎~~吱~~砰!”随着他们前脚走出,两位女佣便依次将两边大门嘎然关闭。

    这时一直蹲在地上苏念缓缓的站起身来,面无表情的接着忙活桌上的残羹饭尧。

    男主人面部线条有些紧绷,余光闪烁扫过苏念那抹纤弱的背影,她袖口上的血迹还在蔓延。

    看到这一幕时,男主人唇角微微一抿,心头有些不太舒服。

    “不用收拾了,先处理一下伤口……上来。”

    二楼的梯阶之间,突然传来一声沉冷的嗓音,苏念脸上随之闪过一丝错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