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文艺大明星

75.第75章 没有最短,只有更短

    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墙”的存在,国内网友基本上都可以随便浏览到其余网站,不管是推特、脸书还是YouTube或者Instagram、tumblr之类的。

    林翰很轻而易举的找到镜报的官网,他查看了一下这边正在进行的火热投票,发现排在第一名的是“侏儒跳”,这简单的几个英文字居然算小说,也让林翰颇为佩服。

    “马上参赛时间就要到了,也不知道有没有那么多人来投票。”

    他一边说着,一边飞快的打字,将自己此前写的那最短的科幻小说翻译成英文,然后发布上去,就当是玩一玩。能不能获奖倒无所谓,反正打发心情的作品,顺便让外国人也见识一下中国人的创造力。

    写下这个之后,他发现已经有超过18万人参与到投票里面来,而自己那科幻小说的票数却可怜巴巴只有零个,估计突围无望了。

    “奖励还是蛮丰富的,可以在《镜报》上面刊登一篇文章而且还有10万英镑的奖金。”

    这个比赛就是一个趣味性的活动而已,比的不是有多么精彩,而是说小说在尽量精彩的情况下保持简短,可以说是写几个字就能拿下10万英镑,这才是一字万金!

    林翰往下面拖了一截,认真查看着其余留言,很多人都富有想象力,写出来的小说非常新颖。

    《镜报》是英国有影响力的大报之一,它是全国性质的每日通俗报纸,刊登的消息普遍被认为不具有可靠性跟权威性,跟《太阳报》差不多是同一个级别的。

    但这种报纸的发行量却是英国最大的,每一期《镜报》基本上发行量都在百万册以上,要是遇上爆炸性消息可以冲到三百万份。

    一路看下来,林翰还真发现了不少有趣的微型小说,“上帝啊,女王怀孕了,谁干的?”这小说单词并不多,但却包含了宗教、皇室、神秘跟性,内容非常吸引眼球,获得了超过一万人点赞。

    另外一篇小说“惊醒,身边躺着自己的尸体”同样很有魅力,林翰觉得这既恐怖又特别荒诞,让人毛骨悚然,悬念丛生。

    还有一个影评人直接把自己的影评发了上来开始吐槽,吐槽新上映的电影《克里夫的13个牺牲品》,“我是第14个!”

    短短几个字就让林翰笑得前俯后仰,这个影评人还真是幽默,这么讽刺影片质量的低劣,让看到的人都忍俊不禁,甚至有些人还来了兴趣,想专门去看看那部烂片。

    由于小说类型不限制,所以各种各样的内容就钻了出来,还有很多类似于冷笑话的,都让林翰想把链接甩给朋友们,大家一起来乐呵乐呵。

    突然,林翰发现自己印象中最有影响力的一篇小说居然没有被写上来,那篇小说翻译成中文叫“神垂死”,英文则是“God-is-dying”,同样三个单词。

    “不会吧,这篇小说都没有出现过?”

    林翰自己询问了一下,他随后又用谷歌搜索来确认自己的想法,这篇三个字的小说果真不存在世界上。

    如果要说最简短的小说,一定非它莫属,虽然不是科幻类型的,但并不妨碍林翰知道这个的大名。

    地球上最后一个地球人的小说很短,25个字而已,但这个神垂死却只有3个字,可以说是没有最短,只有更短!

    上帝是神,上帝就是宇宙万物的起点,按照圣经以及基督教之类的教义来说,上帝是不死之身。但这小说里面却说上帝在垂死,是一个现在进行时的语态,而不是说上帝已经死亡,而是正在逐步走向死亡。

    原作者不知道想要表达什么意思,只是后面评论家们不停的分析着,而普通人也可以随便想象,就是这种留白式的描写让它充满了魅力。

    犹豫片刻之后,林翰再度踩着截止时间将“神垂死”发了上去,这可真的是deadline,要是再晚一分钟就不能参赛了。

    由于是在最后关头参赛的,林翰的这两篇微型小说都没有多少人气,不像其余小说用半个月时间慢慢发酵,能不能获奖就听天由命。

    ……

    翌日,当林翰发现小区外面锻炼的大爷大妈人数变少时,他才惊觉到春节真的来了。

    燕京城仿佛空了一大半,二环上面也一点不堵,商场比较空旷,一些区域甚至有变成鬼城的感觉,大片大片小区、办公区都没有灯光亮起。

    在这个阖家欢乐的日子里面,林翰却只有化身码字狂魔,拼命把《火星救援》的中文版给写出来,几十万字的小说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而且文风还跟以前有截然不同的感觉。

    不同于科幻文的严肃认真,《火星救援》更像是一个欢乐的一人称文章,孤独的主角以自述的方式,讲诉绝境求生的设置,没有太空旅途上的情感纠葛,也没有伦理冲突或者官僚政治的内在矛盾,纯粹就是用科学的方式却呈现科学的力量。

    甚至于小说里面没有任何一个反派人员,没有任何人阻止主角生存和返回地球,除了火星的自然环境。

    这一点在绝大部分小说中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反派描写通常都是推动剧情的一个动力以及衬托主角的不二法门,一部没有反派的小说简直难以想象。

    小说里面除了严谨的科学外,最吸引林翰的就是那种绝境中的乐观,主角被困在火星上,他没有绝望透顶,而是不停地插卡打诨,时而取笑同事的糟糕音乐品味,时而嘲笑土豆的毫无味道。

    主角的乐观是因为知道悲观没有任何作用,乐观几乎都是专注思维带来的附属产品。硬科幻小说之所以让人着迷,就是因为他们把真实感奉为最高法则,不会突然出现几百亿光年外的外星人之类的设定。

    《火星救援》里面的前沿科技几乎都是基于现有技术设计思路,并没有刻意去营造未来感,不管是飞船舱、宇航服、火星车还是科考基地等都是踮起脚尖能实现的高科技。

    哪怕最后为了营救计划立下莫大功劳的宇宙飞船精卫号靠近地球飞行获得加速度的方案,都是现实中触手可及的技术。

    赋予科技当下干,才是不可动摇的第一使命。

    没有任何人打扰,林翰在接下来三天时间内足足写了六万字,效率惊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