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傻瓜,说什么对不起啊

    【190】傻瓜,说什么对不起啊

    不出靳医生的所料,宋思诺醒过来第二天的半夜时候烧又发了起来,直接超过了四十度,有些吓人。

    烧得她整个迷迷糊糊的,可把兰妮吓坏了。

    “宋思诺,你可别吓我。”兰妮有些手足无措,握着她的手时,都感觉到了她浑身是滚烫的。

    “医生,医生,快一点过来。”

    兰妮赶紧的叫医生。

    幸好靳医生今天晚上值夜班,被兰妮吼的吓坏了。

    “医生,医生,小诺又发高烧了,赶紧救救她,好不好,不能让她死。”兰妮抓着靳医生的手说道。

    “兰小姐,听话,先松开手我才能给她检查。”靳医生被她这么紧抓着手有些无奈的说道。

    兰妮这个女人脾气大声音大力气也是不小的,抓得他的手臂都红了。

    “好,好,快一点给小诺看看。”

    靳医生很认真的检查了一下,然后让护士过来打针,等宋思诺的烧退了已经是后半夜了,兰妮终于松了一口气。

    “宋思诺,你可把姐姐吓死了,醒过来之后,记得要好好的对姐,补偿姐姐。”兰妮拍拍宋思诺的脸,的确没有那么热了。

    迷迷糊糊的兰妮听到了她在说什么。

    听了好久才慢慢的组合出来几个字。

    绍卿,对不起。

    对不起个毛线啊,都烧成这样子,还对不起江绍卿。

    这个男人去了伦敦快一个星期了,什么消息都没有一个。

    也就是宋思诺这种傻女人会当真,像江绍卿这种男人,兰妮可是见多了,女人就图个新鲜,玩久了就自然腻了,然后就扔了。

    宋思诺这个笨蛋呀,趁现在还不是陷得太深的时候被他踹开,兰妮还是庆幸的,要是宋思诺这个女人在他的身边陷得够深了,再退出来就难了。

    “兰小姐,宋小姐的烧已经退下来了,今天晚上应该不会再反复上来了。”靳医生看着体量计说到。

    “好,靳医生,要不我请你吃夜宵吧。”兰妮看了他一眼说道。

    其实这个靳医生真的是足够有耐性了,这几天没少被兰妮吼,但脾气还是那样子的温和。

    “兰小姐,你的好意我领了,我晚上值夜班,不方便离开医院。”靳医生拒绝的很委婉。

    兰妮笑了笑。“你不去,我自己去,被宋思诺这丫头折腾的我饿了。”

    兰妮真的自己去医院外面买夜宵,不过回来的时候,却意外的医院大门口看到了一个鬼祟的黑影,把她吓的赶紧走。

    结果让黑影追上来了。

    “兰妮,是我。”林墨枫叫住她,本来他逃出病房跑到二院来,可是并不知道宋思诺住哪一个病房,身上没手机,正打算找个人借手机打兰妮的电话,就看到这个女人手提着两份夜宵回来了。

    兰妮惊魂未定的看着这张熟悉的脸,然后直接大骂起来。“林墨枫,你丫神经病吧啊,大晚上的你不在你那神经病的医院呆着,跑这里来做什什么?”

    林墨枫全身裹着一件黑色的风衣里面。

    神经病才会大晚上的穿成这样子。

    不吓人才怪。

    “我知道小诺受伤住院就过来了,林女士把我软禁在病房里面,特意安排在高层,然后让保镖看守着,白天不好出来,晚上趁他们不注意我爬窗出来的,小诺呢,好些了吗?”林墨枫担心的问。

    他是特意等到十二点以后,保镖以为他睡着了,然后从窗户那里爬到楼下的那一层,顺便拿走了人家一件衣服,就是身上这件黑色的风衣,再从楼梯逃出来的。

    总之保镖没有发现。

    “关你什么事情呀,小诺好好的,你现在可以滚走了。”兰妮恶狠狠的看着他说道。

    这才发现,他的额头上面是是伤疤。

    “林墨枫,你真打架了?”兰妮接到那个护士打过来的电话听说他住院之后,还有些意外,以为是林墨枫故意骗宋思诺过去的烂理由。

    “嗯,程宇青该打不是吗?”林墨枫说的理所当然的。

    在他的心中虽然是高兴着程宇青终于离开了宋思诺的身边,但是但凡伤害过宋思诺的人,他是见一次会打一次的,就是这么任性。

    “是该打,所以打残他了没有?”

    “应该没我严重,我那天喝太多酒了,小诺情况怎么了?”林墨枫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宋思诺,他这么拼命过来也是为了看看宋思诺,当然要亲眼看一眼了。

    “烧退了,睡着了,所以你可以滚了,哪里来滚回哪里去,滚回你的神经病医院去。”

    “小诺伤这么重,为什么还留在二院,转附院去。”林墨枫语气有些强硬。“还有,小诺是什么情况,我要亲自看一眼才行,兰妮你知道我脾气的,见不到小诺,我是不会离开的。”

    “你自己滚回去。”兰妮当然知道他的脾气,只会跟宋思诺面前服软,在任何人面前都是油盐不进的强硬态度。

    “兰妮,你都准备了两份夜宵,早知道我会过来吧,正好我饿了。”林墨枫死皮赖脸的说道。

    “这不是给你准备的,这是给小诺的医生准备的,想吃自己去买去。”兰妮特大声的吼道。

    林墨枫不说话了,就跟在兰妮的身后,反正他就是打定主意要去见小诺的。

    看不到宋思诺一眼,他哪里会回去。

    兰妮看了他一眼也不再多说什么了,直接走进医院。

    病房里面很安静,宋思诺躺在床上面色潮红,兰妮担心她又发高烧,赶紧的过去摸了摸她额头,不是那种发烧的烫,立马给她测量体量,还好没有发高烧。

    林墨枫从一进这个病房就开始各种的嫌弃。

    “兰妮,不是我说你,这里就没有什么VIP病房了吗?为什么要让小诺住在这种普通的病房里面。”林墨枫立马在那里吐糟着。

    他是认真的,他不是因为有钱才这样子说,是为了可以让宋思诺更好的住院条件。

    “大哥,这里是二院,VIP病房不是你想住就有的,小诺你也看到了,你快滚回你的神经病医院吧,不要打扰小诺了。”兰妮不客气的赶他走。

    “小诺,她……怎么弄成这样子的?”林墨枫看到她这样子,满是心疼。

    “小公园摔了一跤,撞到头晕过去,淋了一晚上雨,没死就算是万幸了,她这条命太硬了,阎王都不太愿意收。”兰妮只是大致的说了一个宋思诺受伤的情况,没有说她是因为她去傻的湖里面捞项链才会这样子的。

    林墨枫这个神经病要是知道宋思诺为了去捡江绍卿丢的一条项链差点把她自己弄死,一定会去杀了江绍卿的。

    “小诺真的是……”林墨枫的眼底写满了自责。

    “哎,我说林墨枫,你也不要自责什么了,小诺这是完全就是自找的,怪不得任何的人,我是没有想到,你们从我那里走了之后,一个喝醉跟人打架进医院,一个去逛公园淋雨进医院,真的是够精彩的啊。”兰妮是满满的嘲讽,她就是故意损他们的,谁让他们一个个的这么不让人省心,说什么来医院都是一起的。

    真应该集体送去神经病院。

    “你不是说给你的医生带夜宵吗,去送吧,然后不用再回来了,这几天你守着小诺也辛苦了,我来守着小诺就好。”林墨枫倒是不客气的说道。

    兰妮狠狠的扫了他一眼,什么也不想多说。

    “行了,算你有点良心,你守着小诺吧,我也要回去洗个澡了,几天没洗澡怪难受的。”兰妮淡淡的说道。

    “兰妮,没有想到你这是么恶心的女人,难怪刚刚靠近你的时候,有一股怪味。”林墨枫立马还击。

    “味再大,没你身上味重,林墨枫,千万不要让她再发烧了,我去医生办公室。”兰妮说完提着夜宵出去了。

    林墨枫赶紧的拉了一把椅子坐在床边,很小心的拉过宋思诺的手握在他的手心。

    “小诺,你受苦了,是我对你不起你。”林墨枫是满满的自责。

    如果那天晚上,他不自己逞能喝那么多酒,结果自己醉了,没有能送宋思诺回家,才会让她那样子的。

    如果他不喝醉,直接送小诺回家的话,应该就不会发生那样子的事情了。

    小诺不会淋雨住进医院,他也不用和程宇青打架,虽然他一点也不后悔打了那个男人。

    “对、对不起……”宋思诺呢喃的说道。

    后面还说了江绍卿的名字,可惜林墨枫并没有听到。

    如果让他听到的话,肯定会直接把宋思诺掐醒了。

    “傻瓜,说什么对不起啊。”林墨枫听到她说对不起的时候,心里面格外的难受,以为宋思诺是听到了他的道歉,然后给他的回应。

    可是他不知道,宋思诺说的是,对不起江绍卿,项链她没有捡回来。

    眼角的一颗泪划落了下来,让林墨枫很是心疼。

    他喜欢这么多年的丫头,居然会为了他流泪,真的是太让他感动了,抬手轻轻的为她拭去了泪水。

    “小诺,好好的睡吧,我守着你。”林墨枫松开了她的手,然后给她把被子盖好,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她。

    天亮,宋思诺幽幽的转醒,然后眼睛所触及到的地方,她看到了一个趴在她床边睡着的男人头,而不是平常守她的兰妮。

    莫名的心头一紧,不会是江绍卿回来了吧,他守着自己?

    莫名的激动。

    昨天晚上她还梦到自己在湖里面拾项链,江绍卿就站在岸上看着她,她很想让他帮忙,可是他像完全听不到她声音,看不到她招手一样,然后狠狠的丢给她一个背影离开了,不管她再怎么叫都没有用,发现自己的双腿像是被粘在水里面一样动也动不了,好难受。

    江绍卿,就这样子走开了,一点留恋都没有。

    现在突然看到一个男人头,她真的是很激动。

    结果还没有发出声音,男人就醒过来了,转头过来看着宋思诺,一脸激动。“小诺,你终于醒过来了。”

    看到是林墨枫之后,她眼底写满了失落。

    完全就是一点也不掩饰的,林墨枫自然就看出来了。

    “小诺,看到我你很失落?”

    宋思诺尴尬的摇了摇头。“兰妮呢?”宋思诺赶紧的把注意力转开。

    她不想让林墨枫知道,她是希望看到的是江绍卿,而并非是别人。

    本来江绍卿的发色是纯黑的,而林墨枫的发色是有些粟色的,远看也许不是很明显,但是近看清清楚楚的,她居然还会误认为是江绍卿。

    这个男人现在人还在伦敦吧,当初只是说去的时间,也没有和她说过回来的时候,所以并不知道江绍卿是什么时候回来。

    突然发现,对江绍卿的事情还真的是一无所知啊。

    “昨天晚上我过来,就让她回去了,她说几天没洗澡了,脏死了的女人,让她回去洗澡休息了。”林墨枫语气满是嫌弃的说道。

    “你说,你昨天晚上守了我一晚上?”宋思诺有些惊讶。

    “对,我守了你一晚上,不过你昨天晚上没有再发烧了,这是好现象。”林墨枫弯着嘴角冲着她浅然一笑的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