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脸红的像在滴血

    【101】 脸红的像在滴血

    其实,叶温很想过来安慰几句江绍卿几句,可惜他却不知道要怎么来安慰江绍卿了,一向他的事情由他自己说了算的。

    “江总,宋小姐没事的话,你也早一点休息。”叶温提醒着他。

    “没事了,你先回去吧,明天找人过来把别墅里面的酒全部搬走。”江绍卿提醒着叶温说道。

    叶温没有多问,大概知道是为什么了,防止宋思诺再有第二次喝醉成这样子。

    “我知道了,会尽快安排人手过来搬酒。”

    “回去吧。”

    叶温离开之后,正好宋思诺的点滴也快输完了,直接走过去给她拔掉了,等止好血之后,抬手去摸了摸她的额头,没有那么烫了。

    烧退下来就没有什么事情了,可以让他放心一些了。

    这么一个粗心眼的丫头,让他怎么样安心把啾咪交给她带呢?

    “热。”宋思诺突然开始踢被子。

    之前她是因为发高烧,体内有火气,一会热一会冷的,所以盖了两床被子在身上,现在烧退下去了,所以有些热了。

    江绍卿看到她嚷嚷着喊热,认命的给她把被子拿走了一床。

    第一次像个扑人一样的照顾着醉酒的宋思诺,这算是他头一回了,等宋思诺醒过来之后,他得需要好好的让这个女感谢一番。

    等他再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她不老实的把腿和手直接搭在被子外面,因为是睡裙的关系,所以露了很多的在外面。

    江绍卿就是想要避开不看都没有办法,索性去拉她的手臂,要把她手放进去。

    不过,宋思诺却突然直接拉住了他的手,然后不准备撒手了。

    “宋思诺,松手。”江绍卿极为清冷的开口。

    “呜,不要……”

    宋思诺这个丫头竟然跟他撒娇,虽然是闭着眼睛撒娇的,但是对他来讲很是受用,完全没有一丝的防备。

    “宋思诺,你会后悔的,你知道吗?”江绍卿索性坐了下来,一手被她抓着,一手伸过去摸了摸她的脸。

    宋思诺完全就是因为发烧之后的余热,然后他的手是带着凉意的,摸起来特别的舒服。

    这种感觉江绍卿是猜出来了,看到宋思诺面色微红的可爱样子,他真的是生不起气来了,她撒娇就让她撒娇吧。

    “热……”宋思诺更加的过份了,这一次竟然双手直接抱着他的手臂往她的身上压。

    江绍卿是一个男人,特别正常的一个男人,所以现在面对这样子的一个情况,他内心可是会崩溃的。

    但是,那个毫不知情的女人,还在那里无意识的撩拔着他。

    宋思诺呀宋思诺,你知道你现在做什么吗?

    在一个男人身上点火,可不是件理智的事情。

    “宋思诺。”江绍卿带着一丝的忍隐大声的对着宋思诺说道。

    “嗯。”宋思诺下意识的开口应了一句,但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依然在那里无意识的撩拔着他,拉着他的手并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这就像是一个在沙漠里面走了许多天的人,口渴的不行之后找到一方绿洲的感觉,哪里舍得松开手。

    江绍卿看着宋思诺这么一副样子,心里面只有一个想法,宋思诺你再不松手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可就不是一般的事情了。

    江绍卿的忍耐性可是有限的,尤其是三年没有碰过女人,现在让宋思诺这么撩拔,谁都会受不了的。

    “宋思诺,听到的话给我醒过来。”江绍卿清冷的冲着她吼道。

    可是宋思诺完全就当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继续在那里拉着他的手抚摸着,就想快一点降降身上的火热。

    发烧后的余热,加上体内还剩下的酒精热度,让她整个人干臊的不行,只要泡进冰水里面好好的缓解一下。

    如果宋思诺现在醒过来睁开眼睛看着她自己这么一副画面的话,应该会自擢双眼,恨不得直接撞墙死了吧,她竟然拉着江绍卿的手死活不放。

    “宋思诺……”

    “不要老叫,好烦。”宋思诺开始不耐烦的生气了。

    因为她本来就热得难受,一直睡不好,然后耳边还一直有一个人在那里不停的叫她的名字,这让她很不高兴。

    到底是梦到了什么乱七糟的东西啊,会有人一直在那里叫她。

    江绍卿听到她那么不耐烦的一句吼,突然笑了起来,看来还是喝多了一点的宋思诺会比较可爱一些。

    “宋思诺,你听提到我讲话吗?”江绍卿突然玩心大起,他很早就听说过,有些人在做梦或者是梦游的时候其实是有自己的意识的,会回答一些回题,而且绝对是最真实的。

    “唔,好烦。”宋思诺不耐烦的皱起了眉头。

    “宋思诺,你现在这样子舒服吗?”江绍卿直接问,事情现在发展的有些不受他控制了。

    “舒服,还想要更多。”宋思诺不假思索的就开口说道。

    他的一只手还不够,还想要更多,这个女人还真的是敢提要求来。

    “呜呜,要更多……好热。”宋思诺一个脚用力,直接把被子给踢翻了,一半掉在地上,江绍卿看着她这样子,只能无奈至极,果然就不是一般的女人,说她是神力女超人,这都一点也不夸张。

    他都不知道如果那个被子刚刚是他的话,会不会直接被踢掉在地。

    “宋思诺,真想要更多吗?”江绍卿一边说,一边伸手抚摸着她的脸颊。

    宋思诺的皮肤白净,而且细滑,摸起来的手感真的很好,就像他前几次故意碰到她的耳垂一样,精巧柔软,让人有些移不开手。

    江绍卿的大手所到之外,就会让宋思诺的心情跟着好起来,渴望的就越来越多。

    最后,宋思诺自己就半坐了起来,直接扑到了江绍卿的身上来了,她火一样热的身体,一碰到江绍卿那冰凉的身体时,就感觉找到了安慰,虽然江绍卿现在身上还有一件衬衣,可是那么薄薄的一层,根本就对宋思诺来讲没有任何的影响。

    现在只想赖在这个冰凉的物体上面,好好的感受他的微凉,带给她的舒服。

    “宋思诺,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江绍卿直接开口对她说道。

    这个女人现在自我主观意识太薄弱了,完全就是由着感觉走的,都还没有弄清楚抱的是谁,就这么不撒手。

    “别吵。”宋思诺还不耐烦的说道。

    她的身子柔软,这么隔着衬衣贴在他的身上就已经让他的全身臊动难安了。

    “宋思诺,睁开眼睛,看看我是谁!”江绍卿最后一根神经都快要崩断了,在断之后,他希望这个女人有一点危险意识。

    可惜,并没有,还一个劲的在他的身上蹭。

    没等江绍卿爆发,宋思诺双手就攀上了他的脖子,然后将自己的唇送了上来,从他的下巴开始啃。

    这种噬骨一样的啃蚀,直接将江绍卿最后一根神经咬断。

    这一次是彻底的失去了理智,直接擒住她的下巴,一口吻下去。

    宋思诺不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记得自己心烦意乱的想要喝洒平复一下心情,宋远国和程青他们太特么的让她难受了,于是就打开了江绍卿的酒柜,随便挑了瓶出来喝,然后是一瓶喝了不够又开一瓶,具体喝了多少她完全没有印象了。

    然后,现在头痛欲裂,比头更痛的是身体,全身酸痛不已。

    宋思诺完全不知道,这宿醉还能让全身酸痛不已啊。

    口干舌燥的想要下床去喝水,才发现一件可怕的事情,她身上没有穿衣服,全身上下布满了可疑的红红紫紫,然后一只大手就这么大刺刺的横在她的腰上。

    这特么的,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一早醒过来,是这样子的情况,更让她惊悚的是,她发现大手的主人竟然和江绍卿长得一模一样。

    这不对啊,江绍卿不是还在帝都出差的吗?

    宋思诺想要尖叫,但最后是自己活生生的压下来了,因为她发现了,这房间是她在华庭的房间,这个长得和江绍卿一样脸的男人,根本就是他。

    所以,他昨天晚上回来,就把她给睡了吗?

    “醒了?”江绍卿醒了过来,睁开黑眸静静的看着她,宋思诺一脸惊慌失措不已,然后当看怪物一样的看着他。

    他上眼瞎吗,看不出来她醒过来了吗?

    现在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问江绍卿。

    “江绍卿,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吗?”宋思诺努力的吞了吞口水一脸严肃的盯着江绍卿说道。

    江绍卿索性侧着身子看着她,大手也没有要离开她腰上的意思,半搂着她。

    “就是你看到的这么一回事。”江绍卿淡淡的开口说道。

    宋思诺瞪着他看。“可是你明明还在帝都的,怎么昨天晚上回来,然后,我们……那个……就……”说到后面的时候,宋思诺真的不好意思说明白,脸红的都像在滴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