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麻雀就是麻雀,飞不上枝头当凤凰的

    【080】麻雀就是麻雀,飞不上枝头当凤凰的

    宋思诺现在站在厨房里面原本还想把菜端一些出去的,现在是出也不是不出也不是,有些尴尬了。

    索性不出去了,倒是想听听他们两个聊什么。

    “绍卿,你难道就没有什么可以跟我解释一下的吗?”柳恩惜直接开口问,听起来很生气。

    “你想听我怎么解释?”江绍卿的语气依然平淡清冷,这是他一贯的语气,对待任何发生的事情都可以稳如泰山的。

    “真的如网上说的那样吗?”柳恩惜问。

    “恩惜,你要真愿意相信媒体的胡说八道就不必过来质问我了,我没有什么可回答你的。”江绍卿语气又冷了几度。

    以宋思诺对江绍卿的了解,这个男人是很生气了的。

    “绍卿,说你带着一位神秘女子去乡镇小医院引流的事情,不管是真是假,我想知道那个女子是谁?”柳恩惜语气不好,这件事情现在是谁提都不会开心的。

    “你是想知道那个女子是谁,还是想知道到底有没有引流这回事?”江绍卿语气平静,听不出来波澜。

    “我两个都要知道。”柳恩惜直接开口说道。

    他们两个人的婚约马上就要到期了,现在却频频曝出这些事情来,柳恩惜都怀疑其实这些都是江绍卿背后搞得鬼,否则谁敢吃了熊心豹子胆的敢来报江绍卿的八卦。

    “绍卿,这事情是不是你自己背后……”

    不等柳恩惜说完,江绍卿就直接打断了。“恩惜,你过了,这是我的事情,你无权干涉。”他不否定也不承认,因为他的事情没有必要向柳恩惜解释,他一直认为柳恩惜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子,知道进退知道轻重。

    “是吗?我可是你的未婚妻,全城的人都知道,这一次,你做这样子的事情,完全就不顾及两家的声誉,对得起我吗?”柳恩惜被他这么突然的打断还拒绝了,脸色有些垮下来,心情有些不太高兴。

    “两家的声誉,我自然会顾及,否则不会答应和你订婚。”江绍卿平静的说道。

    “那你对得起阿曦吗,她可是……”说到这里的时候,柳恩惜突然停住了,她答应过阿曦一定要死守秘密的绝对不能提前说出来的。

    江绍卿眯着眸子看着她。“怎么,不说了?她无声无息的突然失踪三年,就对得起我?”

    “可你也不能在我们婚约之内就做这样子的事情。”柳恩惜对上他那一双清冷的黑眸时瞬间就有些心虚起来了。

    “我的事情,还不需要别人来教。”江绍卿就是在告诉柳恩惜,他的事情不需要她来过问。

    柳恩惜就是想再问,也只能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没事的话就回去吧,我上楼换衣服了。”江绍卿说完直接转身离开了,完全就不管柳恩惜了。

    宋思诺听到了江绍卿说离开,那么柳恩惜也应该差不多走了吧,所以她准备出厨房。

    结果她从厨房一出来,看到柳恩惜还站在那里,宋思诺愣了一下,然后冲着她笑了笑,略为有些尴尬。

    “柳小姐来了啊,晚上留下来吃晚饭吗?”宋思诺出于礼貌问她,毕竟她不是这家的主人没有资格邀请,但柳恩惜是江绍卿的未婚妻留下来吃个饭也是理所当然的。

    “宋小姐,当保姆的还真的没有个自觉,不知道主人说话的时候,不要随意偷听?”柳恩惜直接开口说,他们在旁厅讲话,这里离厨房很近,她没有想到宋思诺会在厨房里面做菜。

    那么刚刚他们谈话的内容她不是听到了,柳恩惜有些不高兴,江绍卿给宋思诺太多的权力了,让她到他的别墅当保姆就算了,竟然还这么的没有规距。

    柳恩惜对宋思诺的讨厌感越来越大了。

    “柳小姐,我想你误会了,我并没有要偷听你们说话的意思,你还没有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在厨房做晚餐了。”宋思诺很平静的应对着她的话。

    富家小姐又能怎么样,就算无理取闹也得有度,她在魏家寄住了那么多年,早就忍受够了魏家姐妹的脾气,不会再多忍受别人的无理取闹了。

    “宋小姐,这个保姆不称职呀,不知道绍卿最不喜欢吃的就是大虾吗?”柳恩惜看到她手上的那一大盘虾的时候,一道冷光投过来了。

    正好江绍卿换衣服下来了,宋思诺直接抬头看着江绍卿疑惑的问他。“江总,您不喜欢吃大虾吗?是因为会过敏吗?”

    “不过敏。”江绍卿看了他们这一边一眼,说完拿着手机往客厅过去接电话,完全不理他们。

    听到江绍卿的回答,柳恩惜格外的不开心,这分明就是没有向着她的意思。

    “柳小姐,下次我会注意一些的,不会随便煮江总不喜欢吃的菜了。”宋思诺看着柳恩惜的脸说道。

    “宋小姐,做人得在自知之明,上次酒会上我还觉得宋小姐是一个值得交的朋友,现在看来似乎是我想错了。”柳恩惜是把她的话当成了炫耀,所以对宋思诺更加的讨厌至极。

    这种出身一般的女人就是整天想着勾搭上一个有钱人,然后嫁进豪门当豪门少奶奶,享尽荣华富贵一辈子。

    可麻雀终究还是麻雀,飞不到枝头当凤凰的。

    宋思诺也就是这样子的女人,先是攀上了江瑾瑜,知道江绍卿才是江家最有身份的男人,所以就转移目标了。

    真的是一个心机很重的女人,一开始她怎么就没有看出来她的城俯这么深呢?

    把这么一个女人留在江绍卿的身边,真的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情。

    “柳小姐,是你太抬爱了,我完全没有资格成为柳小姐您的朋友,我不敢高攀。”宋思诺用很谦虚的语气说道。

    和柳恩惜做朋友,她想都没有想过,也没有那个心情和她交朋友,这种富家小姐她是真的高攀不起,躲还来不及呢?

    柳恩惜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不敢高攀,你还赖在绍卿这里住下,你到底是何居心。”

    “柳小姐,我想你弄错了,住在这里是江总的意思,我现在是啾咪的陪护住在这里无可厚非的,如果柳小姐不高兴的话,我可以去和江总说的。”宋思诺平静的说道。

    应付一下柳恩惜几招,她还是可以的。

    宋思诺这个女人竟然知道推责任,找靠山,果然是有些心机。

    “宋小姐,这几天去过平江吗?”柳恩惜直接问她。

    宋思诺一听到平江两个字就知道柳恩惜想要问什么了,这个女人是从侧面来想知道她是不是那个和江绍卿去医院的人。

    正好,啾咪下楼下来了。

    “哇塞,诺诺你把大虾煮好了吗?好香啊,我一醒过来就闻到了香味哎。”啾咪小小的身子很快的就从楼梯上面跑到宋思诺这里,然后开心的说道,一大眼晴盯着她手上的那一盘油闷大虾。

    “啾咪,你醒了啊,正准备去叫你起来吃饭,要先偿一个吗?”宋思诺轻声的问他。

    啾咪赶紧的点头,那样子就差没有流口水出来了。

    看到啾咪这副小馋猫的样子,宋思诺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当然要吃,诺诺喂。”小家伙直接仰起头张开嘴巴等投喂。

    宋思诺直接手捏了一只大虾放到啾咪的嘴巴里面,小家伙立马开心的吃了起来,一边吃还一边在那里说着好吃好吃。

    “诺诺煮的大虾太好吃了,还想要吃。”啾咪吃完一只还想要再吃一只。

    “不可以了,一会吃饭的时候吃好不好,这么大一盘,啾咪可以放心吃。”宋思诺微笑的说道。

    “那我去叫舅舅过来吃饭。”啾咪开心的说道。

    “啾咪,你今天还没有叫我呢,难道啾咪现在不喜欢柳阿姨了吗?”柳恩惜全程看着他们两个旁无如人跟母子一样互动的两人格外的生气,终于可以轮到她说话了。

    “哦不好意思,柳阿姨,我是因为太想吃虾了,所以忘记叫你了,你不会怪啾咪吧。”啾咪冲着柳恩惜甜甜的笑着说道。

    “不会,啾咪这么可爱,柳阿姨喜欢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怪你呢?”说着柳恩惜就想要伸手去摸他的头,让啾咪躲开了。“柳阿姨,妈咪说,男子汉的头是不能随随便便让人摸的,不好。”

    “嗯,柳阿姨知道了。”柳恩惜有些尴尬的收回手。

    啾咪这个孩子一直不喜欢她,她是知道的,应该说啾咪不喜欢和陌生人亲近,以前见到也只是淡淡的叫她一声柳阿姨,连笑都很少的,现在在宋思诺的面前笑得这么的开心,柳恩惜的心里自然就是不太舒服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