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六十六 情动篇(十四)

    赵宓扭头,就看到了一张如同刀削般的俊美容颜,“太子------”

    “你敢喊殿下试试!”周怿虎着脸威胁道。

    赵宓咽了口唾沫,“太子哥哥怎么会来?”

    周怿道:“不是要折梅?”

    赵宓这才回神,看到他的手还压在梅枝上,便赶紧举起剪刀剪了下来。回头,宫女还在,便赶紧将梅花放在了托盘上。

    接下来,免了选梅的烦恼。

    周怿直接压了梅枝供她剪,两人配合默契,一口气剪了十多枝。周怿才收了她手中的剪刀,放到了托盘上。挥挥手,示意宫女下去。

    整个剪梅的过程,两人都是没有说话的。

    宫女消失在拱门口,梅园里便只剩下他们两个。

    赵宓就有些紧张了起来,不知是不是刚才剪梅累的,手心里都开始冒汗。低着头道:“那个------我也该回去了!多谢太子哥哥相助!”

    只是没等她抬脚,面前人影一闪,去路已经被挡住。

    “宓宓,你知道我想见你一面有多难吗?”周怿的声音幽怨的响起。

    赵宓咬唇,扭头看向一旁的梅树,正有喜鹊站在上面,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

    “女子长大了,就不能随随便便见外男了。”

    周怿猛的靠近一步。

    赵宓唬了一跳,不自觉的后退一步,愕然的抬头看过来,“太子哥哥?”

    周怿再跨步。

    赵宓却已经退无可退,身后已经抵着梅枝了。

    周怿伸手,轻轻的抚上了她的脸颊,“可不就是长大了嘛!”

    赵宓的脸就噌的一下红了起来,只觉得被他摸着的地方火烧火燎的烫,估计放个鸡蛋,都能煎熟了。

    心跳更是提到了嗓子眼,似乎随时都能蹦出来。

    周怿却有些爱不释手了起来,只觉得那手下的触感似乎比世上最好的丝绸还要滑腻。

    摸着摸着,整颗心都痒痒了起来,恨不得低头咬上一口,才能解了此刻的口干舌燥。

    低头下去,接触到小丫头眼中的慌乱,便又赶紧收住了。

    真要把小丫头吓跑了,那可就麻烦了。

    手从脸颊上滑下,却是落到了手上。

    柔若无骨的小手,冰冰凉。

    “冷吗?”关切明明白白的映在眼中。

    赵宓回神,想要抽走,“我该回去了!”

    周怿却将她的另一只手也抓起,双双夹在了自己的腋窝下,“小的时候,每当手冷,你都喜欢这样子取暖的。”

    赵宓鼻子一酸,眼神晶晶亮的看着他,“原来,你还记得!”

    周怿道:“你当我真老了吗?”

    说话间彼此的气息交织,扑在脸上,激起一阵红潮。

    赵宓抿唇,“太子哥哥才不老!”

    周怿爱煞了她脸上娇羞的模样。

    肯为他脸红,是不会是说明他在她心中的特殊?

    周怿叹气,“可是,等你长大好费劲!”

    赵宓怔然,第一次听到他在等她长大的话。

    周怿抬手,轻点她红红的鼻头,“忘了吗?你曾经说过,让我等你到二十六岁再完婚。还有两年啊!”

    “太子哥哥------”赵宓完全傻住。

    曾经的童言,原来他一直都记在心里啊!

    当初没有给出承诺,却一直都在用行动践行啊!

    拱门那边传来了脚步声。

    周怿重重的叹气,放了她的手,退后,“总是不能尽兴!”

    赵宓却突然笑了起来,笑的眉眼弯弯,笑的泪光盈盈。

    心悠郡主出现在了梅园,“太子皇兄,我们该回去了。”

    赵宓便冲着周怿福了福身子,然后跟着心悠郡主匆匆离去。

    心里甜甜的,为他最后沮丧和失落的语气。

    六年的分离,以为他们再见时会有说不出的尴尬。

    事实上,也确实有了跟从前不一样的感觉。

    但是,刚刚一个暖手的动作,她已经知晓了,那个,还是她曾经的太子哥哥。

    梅园里的周怿在重重的叹气后,傻傻的笑了。

    平稳了二十四年的心跳,就在刚刚是真的加速跳快了。

    那是从来没有过的体验,感觉上还不错。

    元宵宴,从傍晚一直持续到亥时。

    赵宓果然没有登台。她一直关注的男子那边的角逐,也没有周怿的名字。

    原先还以为,他会趁机拿个魁首,当场要求赐婚呢!

    元宵宴散后,各自归家。

    因为时间太晚,京城的灯会便只有十六补赏了。

    赵宓回到自己的院子,遣退了丫鬟,一个坐在窗前赏月,心中竟涌起淡淡的失落。

    然后空气搅动,面前便多了一个高大的黑影。

    赵宓惊骇,卫国公府的守卫如此的森严居然还有人闯入,最本能的反应便是尖叫。

    只是嘴巴刚张开,没等着发声,就已经被捂住了。

    “宓宓,是我!”声音低沉喑哑。

    赵宓眼中的惊骇更重,“你------你怎么来了?”

    一身夜行衣的周怿就这样子出现在了她的眼前,宛如天降。

    赵宓就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周怿咧嘴,绽放了一个魅惑人心的笑,“躲避你们府里的明卫暗卫真是不简单啊!”

    赵宓上前紧紧的抓住他的两只胳膊,“你这样子太冒险了!若是被我爹爹发现,可就惨了。”

    “发现就发现!闹开了正好,我顺理成章的对你负责!”周怿无所谓的道。

    赵宓目瞪口呆,太惊悚了!

    她高大上的太子哥哥居然也有如此赖皮的一面呢!

    院门上却突然传来了砸门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