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六十五 情动篇(十三)

    赵翀好笑的看着颜十七,“周怿是你看着长大的,这些年我瞧着也不错,你对他就那么不放心吗?”

    若说这嫁女儿,反应最大的不该是他这个父亲吗?

    可自己这小妻子可好,对任何觊觎他们女儿的男性,都是严防死守,当然也不是针对周怿一个。

    颜十七道:“你懂什么?男人就该好好磨一磨性子,太容易得到的会少了珍惜。”

    赵翀搂住她,“我现在对你这么珍惜,敢情就是当初被你磋磨的啊!”

    颜十七嗔了他一目,“我那时候都十八了,宓宓才多大?”

    赵翀道:“他们之前已经有了七年的感情啊!知根知底!”

    颜十七道:“那是兄妹之情!知根知底的多了去了,景行就不错,脾气好好的。”

    赵翀道:“说来说去,你就是不想闺女嫁去皇家!”

    颜十七道:“皇后有四个儿子,除了四皇子比宓宓小之外,其他三个都比她大。二皇子和三皇子也行啊!将来他们封了王爷到宫外居住,不也挺好的?”

    赵翀道:“你是讨厌那个皇宫啊!”

    颜十七道:“我是不想闺女将来太累啊!”

    赵翀叹气,“你讨厌的,偏偏闺女就喜欢啊!你没看到吗?这几天,宓宓一直对着周怿送的那堆东西出神。孩子大了,由着她吧!”

    颜十七道:“养闺女太操心了!总是害怕她嫁过去吃亏。”

    赵翀宽慰她道:“没事的啊!父兄有本事了,总能给她撑腰的。”

    颜十七瞅着他,目光中渐渐的不怀好意了起来,“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特别想当国丈啊?”

    赵翀一噎,“媳妇儿,你夫君我已经够尊贵了,好不好?”

    颜十七瘪了瘪嘴。

    一会儿出去打探的人回来禀告,说是太子一早就离宫了。

    赵翀道:“这下子,你可以放心了。”

    颜十七冷笑两声,“故布疑阵!那臭小子肯定是故意做给我看的。所以,我陪宓宓一起进宫。”

    赵翀就为周怿掬了一把同情泪。

    他家媳妇这智谋能是一般人算计的吗?

    这就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

    颜十七陪着赵宓进了宫,陪在皇后面前说了半天的话。

    皇后有心想把赵宓支开都不可得。

    宫里没有公主啊!所以,想给赵宓指个玩伴都不行。

    皇后无奈的笑,“我请宓宓来,你至于寸步不离的跟着吗?”

    颜十七慢条斯理的喝茶,“儿行千里母担忧啊!”

    皇后就喷了一口茶出去。

    赵宓坐在皇后跟前,却是眼观鼻鼻观心。

    很多从前不懂的道理,也是知晓了。

    她已经十三岁,留在娘亲身边的日子,真的是过一天就少一天了。

    娘亲对她的这般维护,她如何不懂其中的苦心?

    女子终归还是要在男子面前维持着矜持比较好,哪怕那个男子是自己心心念念的。

    六年不见,她和周怿之间能不能回到曾经的亲密无间,她现在也已经没有信心了。

    曾经懵懂无知的时候,认为自己什么都是好的。

    满满的了解周遭的环境后,却又认为自己似乎还有很多欠缺的。

    “今年的元宵宴办在了瑞王府!”皇后道。

    颜十七点点头,“瑞王妃是个能干的!定然会办的妥帖的!”

    曾捷嫁了瑞王后,最能干的还是在生孩子上。

    十多年间已经生了四个了,两男两女。

    尤其是那两个女儿,连皇上都眼馋的不行。

    皇后道:“宓宓可是想好了要表演什么节目了吗?”

    赵宓看了眼颜十七,“宓宓初回京城,什么都不熟悉,再加上年龄又小,还是等一年再说吧!”

    意思很明显,那就是今年不下场了。

    皇后蹙眉,“为何要等一年?今年先去玩玩!”

    颜十七道:“跟着去看看就行了!她的才艺,还需要锤炼。”

    宫女进来禀告,说是瑞王妃并心悠郡主到了。

    心悠郡主是曾捷为瑞王生的长女,已经十一岁了,比赵宓也就小了两岁。

    性子跳脱,倒是跟年轻时候的曾捷有些相似。

    赵宓跟她倒也合得来。

    因为曾捷的到来,话题自然就更离不开元宵宴了。

    皇后一看两个小丫头投缘,就让她们自行去御花园里玩耍。给出的理由是,“花骨朵似的年龄,别老是拘在咱们身边,乏味的很。御花园的梅花正开的好,你俩去折些回来,等会儿都带回去些。”

    颜十七就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却又说不出阻止的话来。

    不是她多心了吧?瑞王妃在这个时候进宫真的没有周怿的手笔?

    心里也不免感叹,果然就算是严防死守,却还是有够不到的角落啊!

    也许赵翀说的很对,女儿大了,未来的路总得让她自己试探着走。

    两个小丫头在宫女的带领下,一路叽叽喳喳的到了梅园。

    一路上倒也没遇到什么人。

    黄色的梅花,宛如上好的琥珀,挂在枝头。

    颜色不是最吸引人的,香气却是最抓人心的。

    宫女刚奉上剪刀,心悠郡主就喊肚子疼,然后捂着肚子找净房去了。赵宓想要陪着她,都被她拒绝了。

    赵宓便赶紧让随行的宫女多跟了两个去,自己这边却只留了一个托着盘子的。

    在梅林中兜兜转转,觉得哪一枝都很好,却又总觉得前面还有更好的。

    终于到了最高的梅树下,只可惜枝子太高,她又够不到了。

    哪怕是踮起脚尖,跳了两下,也还是徒劳,便只有望枝兴叹了。

    突然,枝子被压低到了眼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