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六十四 情动篇(十二)

    赵宓福身行礼,转身。

    一步,两步------五步,六步------

    贝齿咬唇,想着那家伙若是十步之内不追上来,就要他好看。

    面前身影一闪,去路被挡住。

    赵宓揪紧了手中的帕子,十一步,勉强也原谅吧!

    赵宓站着不动,视线看着帷帽遮掩下的地面,一双皂青色的靴尖闯了进来。

    赵宓的呼吸一滞,眼前一亮,面上随之有了凉意。抬头,便落入了一双幽深的眼眸。

    眼前的男子有着棱角分明的脸。

    长眉入鬓,一双杏眼浩瀚如海。

    鼻根挺直插入。

    唇厚薄适中,厚一分显愚钝,薄一分显薄情。

    这样的长相,仿若跟六年前没有什么大的改变,只是眼神里多了沧桑和成熟。

    曾经注视着她的时候,满满的都是宠溺。

    如今看着她,却是有了太多的复杂成分。

    “宓宓长的可好看?”唇角翘起,露出浅浅的梨涡。

    她在对他展示,什么是笑靥如花的诱惑。

    她长大了,眉眼也已经初长开。

    对于自己的长相,她是有着自信的。

    随了娘亲和爹爹的优点,就算不能倾国倾城,但是让人见之忘形也是有的。

    何况,娘亲说了,一个女人想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靠的不仅仅是容貌,还有从内而散发之于外的气质。

    不卑微,不怯懦,不张扬,不轻狂,不刻意讨好,也不疏远冷淡。

    既是饱读诗书,既是琴棋书画皆通,既是长相可人,那就该把应有的自信恰到好处的散发出来。

    周怿喉结上下浮动,“好看!”

    简单的两个字,却似乎是废了好大的力气才说出。

    好看的女子多得是,却没有人能如同她这般美的富有灵性。

    曾经粉妆玉琢的如同年画娃娃似的小丫头,是真的长大了。

    没有了孩子的稚气,周身散发的却是属于少女的温婉。

    不是脱胎换骨,却是破茧成蝶。

    赵宓眯了眼睛,“谢谢!我哥哥在喊我了!”

    周怿再次抓住她的胳膊,“我一名侍妾都没有!”

    赵宓很严肃的道:“嗯!太子殿下洁身自好,乃是大顺之福。哥哥!”

    周怿不得不松手。

    赵宸走了过来,先将赵宓的帷帽拉了下来,“若是娘亲知道你在外男面前露真容,肯定会打你的手板。”

    “我错了!”赵宓很乖巧的认错。

    周怿看不下去,刚想开口,却被赵宸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赵宸道:“宓宓先去路上等我,我有几句话跟太子殿下说。”

    赵宓一怔,“哥哥,你们不会打架吧?”

    赵宸哭笑不得,“从小到大,你见我主动跟谁打过架?”

    赵宓便磨磨蹭蹭的走了。

    赵宸和周怿便相对而视。

    周怿道:“你想说什么?”

    面前的人,虽然年龄稚嫩,但是若论才学和处事,却又是非常的老道,不容人小觑。

    赵宸道:“宓宓这次回来后,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

    周怿道:“这一点儿,我已经感受到了!”

    赵宸道:“太子殿下,还是不改初衷吗?”

    周怿道:“她当初那般的骄纵任性,我都能宠着。如今变得这般的乖巧了,我又有什么理由变心?”

    赵宸道:“宓宓已经十三岁了,对于男女之事不再懵懂。那你加油!”

    周怿道:“看在我送了你三车书的份儿上,给点儿建议呗!”

    赵宸道:“我听说太子跟我爹娘渊源颇深,敢问太子,想当初我娘亲是怎么被我爹给搞定的啊?”

    太子一怔,赵宸却已经走远。

    想想当初,赵翀能娶到颜十七,那也是机缘凑巧。

    那时的颜十七可谓是多灾多难,赵翀总能够见缝插针。

    可是现在,太平盛世,赵宓不但有个强大的爹,还有个聪慧近乎妖的娘,除此之外,还有各种靠山宠着,哪里还有什么灾难?

    他就算想施展英雄救美都没有机会啊!

    但想着赵宸那臭小子应该不会无的放矢,所以,对于当年之事,他还是决定回去好好查一查。

    这事自然是不能直接去问赵翀,那就只能从赵翀身边人下手了。

    但赵翀驭下可是很严的,他手下的那帮人嘴巴可都是严得很。

    周怿没有选沈铨下手,而是找上了金方。

    灌了半坛子酒才终于从金方嘴里哄骗出了,赵翀当初追颜十七的秘诀,那就是爬墙。

    周怿是真没想到看着一脸严肃的赵翀原来还有这么一手啊!

    只是,当初的颜府和高府,那都是文人之家,可谓是好进的很。

    但这卫国公府,明卫暗卫太多了,想要爬墙,怕是没有那么容易呢!

    周怿琢磨着,还是把主意打到了皇后身上。

    知子莫若母,周怿心里打什么主意,皇后岂会不知?

    真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大儿子将来从自己的三个弟弟那里过继儿子?

    所以,还是得帮一把啊!

    皇后便派了人去卫国公府接赵宓。

    赵宓七岁之前经常的出入皇宫,原是家常便饭。虽然离开了五年,但回来这半年,也是经常被皇后召见的。

    皇后跟她之间的感情似乎从来都没有淡过。

    但颜十七那里却没有立即放人,而是先让人去打听周怿的行踪。

    赵宓回来后,皇后召见,她是没有阻止过,那是因为周怿没在京中。

    现在可不一样了,周怿回来了,所以,她得防着点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