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1019.第1019章 当作如何想?

    (感谢泛蓝ph书友的慷慨打赏!)

    已经整装待发的卢一定,没有想到戴叔伦竟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戴叔伦也便罢了,毕竟这个神出鬼没的家伙,这两年之中,多次来找过他。但戴叔伦身边的那个人可就让他惊得一佛升天,二佛入地,居然是邓方的长女邓姝。邓姝难道现在不应该正在去虎牢关的途中,不是应当马上成为肖锵的儿媳妇了吗?

    作为邓氏过去的心腹大将,卢一定自然是见过邓姝的。

    肖锵替儿子求娶邓姝的用意,卢一定亦是明白,但他同样的,也不屑一顾。邓氏现在已经垮了,邓洪虽然还活着,但已经是没有了牙的老虎,难道肖锵觉得自己的儿子娶了邓氏的一个女儿,就能让自己这样过去的邓氏大将俯首向他称臣么?

    卢一定不这么觉得。

    邓氏倒了就是倒了,不可能再有复苏的机会。这个时候,谁将自己绑在邓氏的战车之上,那可谓是自寻死路。秦国朝堂不会放过他,而明人就乐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吗?

    当然不!

    要知道,邓方,邓朴,邓素三兄弟之死,都与明人脱不开关系,邓方算是间接死在闵若兮的算计之下,而邓朴是被明朝皇帝秦风亲手杀死,邓素死于如今驻扎于开平郡的明国大将军陈志华之手。

    邓氏与明朝有着不共戴天之仇,明朝岂会看见邓氏有机会再将所有的实力积聚在一起?

    在卢一定看来,肖锵这是在作死的路上愈奔愈远。明人将宝清营从开平调往永平,这就是最为明显的例证。

    可为什么,邓姝会出现在他的面前?

    “卢叔。”邓姝款款欠身为礼。

    “大小姐!”卢一定双手抱拳,深深的施了一礼。

    “卢叔这是要出门吗?我来时看见门外亲卫已经在集结待命了。”邓姝柔声问道。

    卢一定点了点头:“是,不瞒大小姐说,大新那边出了大事,我军与明军起了冲突,我正准备去开平郡一趟,与陈志华协商解决此事。”

    邓姝眼睑微垂,内里闪过一丝痛恨之极的眼光。不过目光闪动,却是又眨间便没有了踪影。微笑着道:“那侄女来得可真是不巧了。”

    “不不不!”卢一定摇头道:“小姐既然到了青州,那自然是小姐的事更重要,开平郡那边,稍稍推后也不是不可以的。”

    一边的韩琨轻咳了一声:“将军既然今天不去开平郡了,那我下去让士兵们先解散了。再替客人们安排一下。”

    来人是邓姝,韩琨自然知道这内里的厉害,邓姝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里,必然是有重大图谋,他这要自觉的要回避,要是让别人开赶,那就太尴尬了。

    卢一定点点头。韩琨正要举步离开,戴叔伦却是开口道:“韩先生却请留步,我们与卢将军要说的事情,可也少不了你这位大智囊一齐来参详。”

    “韩某惭愧。”韩琨微笑道:“戴大人谬赞了。韩某见识浅薄,只怕是帮不了什么忙。”

    “韩先生太自谦了。”戴叔伦大笑着,转身看着卢一定:“卢兄,能否密室一晤?”

    “自然,请!”卢一定目光闪动,戴叔伦让韩琨一齐参与,正中他的下怀。有这位机智出众的幕僚在自己身边,也好过自己一不小心便上了戴叔伦的套儿,戴叔伦这家伙的阴险,在邓氏诸将心中,那可是出了名的。

    青州第一楼,一间普普通通的客房内,青州第一楼的掌柜却是双手垂在一侧,规规纪纪的站在一个人的面前。

    “开平郡内有什么反应?可有整军备战的迹象?”来人问道。

    掌柜的摇头:“没有,凌晨时分,卢一定回到了青州城,天刚亮,青州城便下达了戒严的命令,但我们从军中的耳目那里收到的消息,卢一定并没有下达准备作战的命令,这说明卢一定根本就没有心思与我大明开战。他还是想维持现在的局面。”

    “卢一定虽说是优容寡断,但这一次他的决定却是正确的。”来人轻笑一声:“有时候小心也有小心的好处,当然,我们也不想与他开战,经营青州这么久,要是真打起来,前面的工作就可惜了。”

    “于超也太冲动了。”掌柜的不满地道。

    “这不是冲动。”来人冷笑:“如果碰上了这样的事情,大明将军不能为民伸冤的话,那还算什么大明将士?更何况,殒命的里头,可有数十位退役的弟兄,可哪怕他们退役了,也还是我们的兄弟。这也是给卢一定一个警告,他虽坐拥十万之众,但在我们明人眼中,还真算不了什么。”

    “如果青州真要打的话怎么办?戴叔伦可是到了青州了。”掌柜的有些担心,“卢一定或者没有开战的心思,但戴叔伦可就不同了。”

    “无妨,戴叔伦来了,这一仗就更打不成了。”来人笑道:“他们现在一门心思在虎牢关呢,虎牢关那边的事情没有了结,他们怎么会节外生枝。哈哈,这场戏当真是有趣得很。戴叔伦既然来了,那么那个女人也自然来了,倒要看看卢一定这一次把不把持得住。嗯,接下来陈大将军那里还有一些动作,会让卢一定再急上一急的。”

    “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等陈大将军的一系列动作的消息传到青州城,你便知会青州城这边所有的明商,全体罢市吧!”

    “不需要让他们都离开么?”

    “不,不离开。这样才能让卢一定感到,事情还有缓解的余地,只要他做出合适的选择,那么一切便自然能恢复到原状,要不然,那就不好受了。哦,忘了告诉你,甘炜大将军带着虎贲,羽林两个战营,如今也在来开平郡的途中。”

    青州郡,卢一定将军府密室内。

    一声清脆的砰的声音在室内响起,卢一定手中的茶杯摔在了青砖地面之上,跌了一个粉碎,一边的韩琨也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对面的邓姝和戴叔伦。

    “杀,杀死肖锵?”好半晌,卢一定才结结巴巴地道。

    “对,杀死肖锵。”戴叔伦冷冷地道:“肖锵狼子野心,不念王爷恩德,在王爷落难之时,居然强行求娶大小姐,这是忘恩负义,而且用心险恶,这样的人,焉能容他活在世上。”

    “肖锵手握重兵,戒备森严,怎么可能轻易杀得了他?”韩琨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戴叔伦。

    “大小姐出现在这里,已然说明我们有能力杀他。”戴叔伦轻笑道:“卢兄,关于如何杀他,恕我不能多说,但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如果不能做到的事情,我是不会轻易说出来的,既然我已经说了,那肯定是能做得到。”

    “虎牢关可有十万军队啊!”卢一定喃喃地道:“杀了肖锵,虎牢必然大乱,到时候只怕控制不住局势啊!”

    “这个卢兄你放心。”戴叔伦道:“我们既然做出了这个决定,自然是能控制住虎牢关的局势的,这样跟卢兄说吧,虎牢关三分之二的将士,已经发誓向小姐效忠了,真正忠于肖锵的,只不过一小部分了。杀肖锵之日,就是他们覆灭之时。”

    卢一定脸上变色,扫了一眼边上的韩琨,心道这戴叔伦既然能不动声色的便掌控了虎牢关这么多的将士,现在更是准备取了肖锵的性命去,那这个家伙也经常出入自己的青州,哪今的大军之中,是不是也有人已经投效了戴叔伦?

    韩琨明白卢一定的意思,只是低下头,默默的喝着茶,心中却在想着,只怕青州军中要来一次大的清查了。

    轻咳了一声,卢一定道:“虎牢精锐,一直是我大秦股肱,他们向小姐效忠,那可是极大的好事,小姐,不知要我卢一定做些什么?”

    戴叔伦看着卢一定,语气却慢慢的变得森严起来:“卢兄,你还是以前的那个卢一定吗?”

    以前的卢一定,自然就是邓氏的忠心部属。

    卢一定立即站了起来,双手抱拳,向着邓姝一揖到地:“卢一定自然仍然是以前的那个卢一定,王爷虽然不能出雍都,但只要小姐一声令下,卢一定必然无不遵从,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邓姝脸色潮红,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向着卢一定欠身道:“多谢卢叔,卢叔对我邓氏之恩,永志难忘。”

    “没有王爷,哪有卢某今日。”卢一定概然道。

    戴叔伦开心的大笑起来,“卢兄,请坐,请坐。有卢兄鼎力相助,我们大事可期也。”

    卢一定重新落坐,脸上却有为难之色:“戴兄,如今我青州郡与明人起了纷争,说不定便会打起来,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分出一部分力量去帮助小姐在虎牢关之事!”

    “不不不,虎牢关之事,勿需卢兄你参与,你青州郡之事,倒是当务之急。”

    “对此事,不知小姐与戴兄有什么看法?”卢一定问道。

    “当然是不能打!不管怎么样,也要拖着等虎牢关之事了结了之后再说。”邓姝截口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