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1011.第1011章 那个疯狂的女人

    拓拔燕在屋里来回踱着步子,眼光不时扫过这个邓氏的使者,此人神色自若,看得出来,对方并没有说谎,拓拔燕受过这方面的专业培训,以他的经验,此人的确说得都是实话。

    “请坐,还没有请教先生大名。”他的态度终于客气了起来,这也符合他作为一名齐军将领,在听到有利于齐国的事情的时候,对于来者的态度。

    亲自拖过一把椅子,推到了来客的面前。

    “贱名有辱清听,拓拔将军不妨就称呼我为邓一吧。”来人的神色也轻松了下来,眼前这位齐国将领很明显已经是动心了。

    “邓一,嗬嗬!”这毫无疑问是一个假名,不过拓拔燕倒也丝毫不在乎:“那么邓一先生,请恕我直言,我看不明白这一件事。在我看来,你们这样的做法,完全是损人不利己啊!你们掌握了虎牢关,却开关揖盗,哦嗬嗬,我这可是把自己也骂进去了,但意思就是这个意思。我想知道,你们这么做,最后想得到的是什么?”

    邓一看着拓拔燕,拓拔燕摊了摊手,“很抱歉,我必须搞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以判断你们的诚意,我不可能把一个事情稀里糊涂的交给郭帅,要知道,现在我们郭帅的事情多得很,地位并不稳固,这件事情若成,郭帅地位稳如泰山,如果此事有问题,那郭帅会栽一个大跟头,只怕帅位便岌岌可危了。作为他的心腹将领,我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与郭帅,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想,邓氏对于这一件事情,也应当有一些了解的。”

    邓一点了点头,郭显成就任齐国军事统帅,的确是一件出乎了所有人预料之外的事情。

    “太好了,看来你们也是了解这件事情的,那么,就能理解我在这件事上的立场,邓一先生,请告诉我,你们希望得到的是什么?”

    “复仇!”邓一简单地道。

    “复仇?”拓拔燕瞪大了眼睛,有些不理解地看着对方。“你们的复仇,是指颠覆秦国马王朝么?自己实力不足,所以要借助我们的力量。”

    “推翻马氏,那只不过是顺带而为之。”邓一脸色变冷:“我们要对付的是明人。”

    拓拔燕心头微微一震:“我不太明白你们的意思。”

    邓一道:“拓拔将军,邓氏之败,最大的仇人是谁,是明人。我们邓氏的顶梁柱邓方,邓朴,邓素三人,无一不是亡于明人之手,如果邓氏三兄弟尚在,邓氏岂会沦落至此?所以,我们复仇的目标是明人。”

    拓拔燕悚然而惊,身上微微冒出一层冷汗。看着邓一平静的面容,他知道,这是真的,这些家伙们就是这样想的。

    “我明白了。”他身子微微向后一靠。“你们的确已经有了杀肖锵的把握,一旦成功,你们也有把握掌控虎牢关的至少大半将士,邓氏一系,嗯,应当还包括青州的卢一定吧!你们准备集合所有的力量向明人发起进攻。”

    他想了想:“但马氏王朝肯定不会容许邓氏再次崛起,整合出如此强大的力量,因为那样的话,秦国便正式分裂了,他们肯定会集合所有的力量向你们发起疯狂的进攻,为了避免腹背受敌,你们献出虎牢关,让我们秦人去替你们挡住马氏朝廷甚至于卞无双的军队,而你们,则可以毫无顾忌的向明人发起进攻,是这样吧?”

    邓一有些讶然地看着眼前的这个蛮人将领,他没有想到,己方的盘算,这个这伙一眼便将其全部看穿了。

    “将军所说,与事实相差不远矣!”他点头道。

    拓拔燕不可思议的摇摇头:“还真是损人不利己,邓一先生,我想问的是,这一切全按你们预想的发生的话,最终你们会得到什么呢?马氏朝廷肯定不是我们的对手,楚国现在摇摇欲坠,明人又被你们拖住的话,马氏朝廷必将亡于我大齐之手,但你们,真有把握击败明人,报仇雪恨么?我可是真知道,青州卢一定部,已经被明人打成了惊弓之鸟了。邓朴邓素都不是明人的对手,卢一定,比这两人,还是差了不少吧?”

    邓一点了点头:“将军所言不错,输赢的结果,我们丝毫也没有放在心上,重要的是,我们能将明人拖下水。如果天可怜见,让我们在军事之上获得胜利的话,那是我们的福气,就算是真输了,但我们数十万大军,也足以给明人造成重大的损失,使他们的统治处于危险的边缘,我想,以大齐皇帝的英明,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吧?”

    他停顿了一下,接着道:“只要最后明国能亡国,那么,是直接亡于我手,还是亡于你们大齐,又有什么关系呢,总之,我们是报了仇了。”

    “这可真是疯子的想法!”拓拔燕惊叹道:“这样一来,秦国可就没有了。”

    “就算没有这一出,秦国又还能支撑多久?迟早都是亡国的命。”邓一毫不动容地道:“只不过我们将他亡国的时间提前了一下而已。”

    “我想知道,这个天才的想法,是谁制定出来的?提出这个计划的人,肯定是一个能将邓氏一系残余势力整合在一起的家伙,这会是谁呢?在我的映象之中,好像没有这个人了啊?”拓拔燕有些苦恼地敲着自己的脑壳。

    邓一微笑不语。眼前这个蛮子将领的聪明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不过现在能看到他的苦恼,他觉得很是欢喜。

    盯着邓一微笑的面庞,拓拔燕敲着脑壳的手骤然停止,“我明白了,我明白是谁了。是那个马上要嫁到肖家的邓氏小丫头是不是?”

    看到邓一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嘴巴渐渐张开,一副错愕之极的模样,拓拔燕立时便知道,自己猜中了,竟然真是邓姝这个女人。

    当真是虎父无犬女啊,邓方在世之时,便以阴谋诡计出众,便连李挚也忌惮不已,在自己要死之前也要拉上邓方作一年垫背,就是怕自己死后,无人制衡邓方,让他算计马氏王朝取而代之,不想邓方是死了,他的女儿却是更胜一筹,直接准备将马氏秦国彻底葬进历史的尘埃当中。

    “果然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拓拔燕苦笑摇头:“这样疯狂的,不计己身,拼死也要拉仇人下马的计划,也只有疯了的女人才能想得出来,我服了。”

    邓一没有接拓拔燕的话,而是问道:“拓拔将军,现在你应当相信我们的计划是切实可行的了吧,您能据实上报郭大帅了吗?”

    “我信了!”拓拔燕点头道:“我将派人护送你去长安,我想这样一个庞大的计划,光是郭大帅恐怕也不能决策,最终要如何做,需要皇帝拍板。邓一先生,我们大齐现在国内不靖,问题很多,能不能大规模出兵,还要另说呢!”

    “只要我能见到郭大帅,甚至于见到贵国的皇帝陛下,那我就一定能说服他们。”邓一信心满满的道。

    “那我就祝你一路顺风吧!”拓拔燕嗬嗬一笑,“张劲,你进来。”

    张劲推开房门,走了进来:“将军有何吩咐?”

    “安排这位邓先生去歇息,你亲自派一队人马为邓先生警戒,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任何人接近邓先生。”拓拔燕站了起来,道。

    “遵命。”张劲瞟了一眼邓一,点头道。

    “邓先生,还请见谅,滋事体大,只能先委屈先生一下了,明天,我会派一队骑兵护送你到长安直接面见郭大帅。”

    “多谢拓拔将军!”邓一拱手为礼。

    安顿好了邓一,张劲又返回到了城门楼子里,拓拔燕仍然独自一人呆在哪里。

    “将军,都安排好了,没有人能够接近他,他也无法接触到任何人。”张劲道:“这家伙是干什么的?”

    “张劲,好像我们有麻烦了呢?”拓拔燕挑了挑眉头,看着对方,道。

    “麻烦?”张劲不解地看着拓拔燕。

    一柱香过后,张劲大致了解到了所有事情的原委,一张脸上已是毫不掩饰的充满了杀意。“将军,这有什么好说的,干掉他,完事大吉。不好在跑马坪下手,在护送他去长安的路上,轻而易举的结果了他。”

    “那有这么容易的事情!”拓拔燕摇了摇头:“这么大的事情,你以为邓氏便只有这一条线路吗?他们必定还有其它的路子,只不过走我们这里,是最快的一条捷径而已,只要得到了我的同意,他们便能直接见到郭显成大帅而已。而且,张柏和黄安已经见过了这个人,只怕他们也多多少少知道了一点什么,杀了他,徒惹人生疑。”

    “那该怎么办?”

    “这件事情之大,已不是我们能拿注意的了,派人将这个情报传出去。”拓拔燕道。

    “是!”

    “鬼影在横断山中人不少,你派人出去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嗯,我这边也会有一些安排,对你哪的人手作出掩护的。”拓拔燕道。

    “是,将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