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996.第996章 汇报(下)

    五年,只要大明在五年的时间内吞并消化掉秦国,那时,在疆域之上,已经可以与齐国相比美,虽然在人口之上,仍然有大大的不足,但那时,楚国,只怕已经是日落西山了。闵若兮能想到那时候的情景。

    因为明国与楚国之间有自己这样一个桥梁,楚人对明人会比对齐人更加有好感。十几万东部边军在齐国全军覆灭,已经使得楚国与齐国结下了不解的深仇,而大明,则是这两虎相争的渔翁得利者。

    这几年,大明一定会对楚国抗齐不遗余力的支援,看起来是在帮助楚国,其实是将楚国一步一步的陷进与齐国不死不休的结局,如果换一个明智的帝王,或者会想法设法结束这场对齐的战争,从而赢得休养生息的机会,但二哥闵若英却注定不是这样的人。

    他只会想到这一场惨败会让他颜面尽失,会让他失去统治的正义性,会让楚人想起他那个以仁厚和宽容而闻名的大哥,所以他只会想法设法的去挽回自己失去的所谓的尊严,而方法,自然就是在战场之上找回所失去的。

    而这,正是大明所需要的。

    楚国,已经无法发起大规模的战役,或者楚人会在边境之上,取得一些战术上的胜利,却无法更改两国对垒的大局面。齐人,对这一点,心知肚明,所以接下来,无论楚人怎么做,齐人也不会把注意力过多的放在他们身上,而会将自己的重心移注到国内的改革上。楚人的反击,齐人只会是当作边境之上一场不用太在意的小小的冲突。

    而数年过后,当大明完成对秦国的吞并和消化吸收,当齐人完成对内的整合改革,两个庞然大物将会正面对垒,但当他们两个面对面之前,都会先拿下楚国。

    齐人不想在自己与明国进行最后决战的时候,旁边还有一个楚国碍手碍脚,而明人,则需要楚国庞大的人力资源以及江南富庶的鱼米之乡。

    而那时候的楚国,会是一个什么样子?连年的征战会让百业疲蔽,为了应付战争而加征的苛捐杂税,会让百姓不堪重负,人心浮动,渴望变革,所有的一切,会让闵氏的统治岌岌可危,而这个时候,大明,齐国一齐都将目光投注到了他的身上,到时候面对着这样两个庞然大物,闵若兮想不出他还会有第二条出路。

    大势所趋,非人力所能挽回也,与齐让楚国落在齐国手里,还不如让他落到大明手里,至少,将来大明的帝王是属于自己的儿子小武的,而小武的血液之中,也仍然流淌着闵氏的血脉。

    “娘娘,昌隆银行,现在已经可以说在上京城站住了脚跟,虽然我们入驻上京城的时间极短,但陛下出具的私人财产不可侵犯以及银行保密律令,立时便让我们站在了高点之上,从开业那天晚上之后,我们在上京城已经连续与数十家大富豪以及少部分官员,签定了协议,接下来,我们将会有上千万两银子的进帐。”冯珂微笑道。

    “上京人这么有钱?”一边的艾前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不惊有些愕然,他可是知道,想要触动陛下的银行保密令,起点便得有五十万两银子以上。

    “大楚富庶,冠绝天下,这可真不是说着玩的,的确也让我大开眼界啊!”冯珂也是摇头不已。“这只是开端,还有不少人在看风色,艾大人,你瞧着吧,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的人加入的。”

    “楚国国库打仗打空了,只能贷款来买武器,这些人倒是一个个肥得流油。”闵若兮冷笑起来。

    冯珂与艾前对视了一眼,艾前轻咳了一声:“娘娘,这其实对于我们大明来说,倒是一件好事,有了这些钱注入我大明的国库,我们大明银行便可以以此作为储备金,来发行更多的纸币从而规避国家信用破产的危险,冯先生,这些钱,应当都是定期的吧?”

    “不错,最低的都是三年起。”冯珂点头,“在与他们谈判的时候,我们坚持了这一点,而这些人,其实现在都坐立不安呢,他们都是大有背景的人物,楚国朝廷没钱了,对于他们来说,不是什么秘密,他们现在正担心楚国朝廷来找他们的麻烦,其实在齐国也好,楚国也罢,一旦在财力之上有了麻烦,把这些商人打倒薅他们的羊毛,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这时我们给了他们另一条出路,而且有陛下的背书,他们当然想抓住,规避风险,是商人的天性,而搏一搏则更是商人的不二选择。”

    “这么说来,这头一批将钱送进来的,恐怕都是或多或少有把柄在别人手里的?”闵若兮问道。

    “是的,这些人都有问题,他们巨额财富的来源都不干净,如果楚国朝廷想要收拾他们,的确是大把的理由。”冯珂点头道。

    闵若兮眼中闪过一丝厌恶的神色。

    “娘娘,这些人虽然有罪,但他们的钱却能于我们大明起到极大的作用,大明需要这些钱,所以,便只能对他们的问题视而是不见。”艾前盯着闵若兮,道。

    闵若兮瞟了艾前一眼:“怎么,你是怕我收拾他们?”

    艾前眼角一阵狂跳,连边摇头:“不不,臣没有这样想。”

    “我知道轻重,也知道怎么做才能对大明更好。别忘了,我是大明的皇后。”闵若兮淡淡地道。

    “臣,臣惶恐!”艾前咽了一口唾沫,刚刚,他看到闵若兮的神色,的确有些担心闵若兮发作。

    “这些人的钱,不仅能帮助我大明度过今年的难关,更重要的还是一个千金市马骨,想来还会有不少的人会盯着这些人送进我大明的财富,如果安全的话,在今后数年之中,只怕这样的钱会源源不断的进来对不对?”闵若兮看向冯珂。

    “是的,娘娘。”冯珂点头道:“也不仅仅是楚国,商人之间,消息流转很快的,只要我们做出了名声,只怕齐国的很多人,也会把钱送进我们的国库。所以这第一批,我们一定要做到最好,这是活榜样。”

    闵若兮目光闪动,“冯珂,你们是不是有什么其它的消息?”

    冯珂笑道:“娘娘,在下的确收到了一些消息,有几个将钱存在我们这里的商人,楚国朝廷的确要对他们下手了,所以鹰巢那边已经在安排他们的一些嫡系亲属到明国避难,等这一切做完,活生生的例子都会出现在所有人面前,那时候,才是我们真正收获的时候。”

    “一环扣一环,真是没有漏过一点。”闵若兮不禁笑了起来:“这又是谁的手笔呢?”

    “陛下,这是王月瑶王大人,苏灿苏大人,和鹰巢的郭统领一起制定的。”冯珂低声道。

    “昌隆玩了这样一出,不怕楚国朝廷找你们的麻烦吗?”闵若兮问道。

    “他们不敢。因为他们买大明武器的钱,还得我们替他们出呢!再者,我们并没有违反楚国的律令,我们是银行,顾客把钱存进来,我们没有义务审查他们钱的来路,这是楚国自己的事情。更重要的是,我们的背后站着大明,现在楚国会为了几个商人与我们翻脸么?当然不会。他们肯定会为了这些钱与大明扯皮,但扯皮而已,那就让他们与大明的朝堂去扯皮吧,扯着扯着,几年也就过去了。”冯珂笑得很开心。

    “接下来呢?”

    “接下来昌隆的分行,将会在楚国的各个重要的郡治开设,这第一轮的大收割之后,我们的目标便是在楚国推行我们大明的纸币了,这个任务,可就比第一个难得太多了,毕竟在这里,我们没有在国内那样得天独厚的条件,只能一步一步的慢慢经营。但我们也不是没有切入点的,接下来的数年之中,大明与楚国的商业交易会达到一个顶峰,而楚国商人要想在大明这内行走,便只有兑换明币一条路可以走,而这些人,向来都是引领市场的,水滴石穿,总会有越来越多的用上我们大明的纸币的,这个习惯的培养虽然会长一点,但却是有效的。”

    “娘娘,更重要的是,在这些年中,楚国的银两会大量的流向我们大楚,市面之上银价会愈来愈贵,楚国朝廷必然会铸造更多的铜钱,而可以想见,当铜矿跟不上的时候,铜钱的质量便会大幅下隆,从而引起铜钱的贬值,购买力越来越差。当楚国的百姓发现,我们的纸币的购买力却越来越强劲的时候,他们还不知道怎么选择吗?当然是会用手里的铜钱去兑换我们的纸币,会用手里的银两去兑换我们的纸币。”

    “这个时候,就是我们昌隆要往里贴钱的时候了。不过一切都是值得的。”冯珂接着艾前的话道。“纸币,说到底,只是一些印在纸上的数字,而银两,黄金,甚至于铜钱,却都是实实在在的硬通货。”

    “数年之后,楚国经济便完全可以操控于我大明之手,即便那时候楚国发现了问题,甚至作出不许大明纸币流通的激动手段,恐怕除了引起国内动乱再也没有其它可能,在下相信,到了那个时候,也是我们大明开始对付楚国的时候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