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994.第994章 敲诈者与被敲诈者

    艾前眯着眼睛坐在大楚公厅外的一间偏房之中,等候着马向南的召见。昨日他们抵达了上京城之后,已经向楚国朝廷递交了国书,今天便得到了楚国礼部下头的礼宾官的通知,今天首辅将会接见他。

    艾前在大明朝廷之上真还算不上高官,他只不过是商业署的一名主事,六品官。在大明,六品的级别其实已经不低了,因为大明建国不久,一品,除了已经故去的毅国公王厚被追封之外,其它的,即便是首辅,也只是二品,而各部侍郎,亦不过三品,而下到各郡郡守,四品就顶天了,还有一些偏远地方的小郡,只不过是五品而已。

    用当时负责吏改的毅国公王厚的话来说,要为大明的官员们留下晋身之阶,官品定得高了,不免就会尸位素餐,得过且过,躺在官品之上混日子。

    所以艾前不过三十余岁的年纪,就已经升到了正六品,已经是很不错了。

    但在大楚的中枢上京城里,六品,当真是多如狗了。艾前听说,在上京城中,你随便往街上扔块砖,说不定就能砸中一个五六品的官儿。在上京城,六品,大概就是一个最基层的狗腿子的角色。

    而在大明,像蒋前这样的人,每日过手的钱财数以十万百万计。

    大明派出的使节团,以艾前这样一个在楚国看来的芥末小官为首,在楚国看来,这是一种极端藐视的行为,但没办法,人家还有一个皇后娘娘如今在上京城坐镇呢!再者,现在是楚国求明国,而不是倒过来。

    所以楚国朝堂上下,也只能捏着鼻子以最高规格接待了这个微末小官儿,但礼部尚书是怎么也拉不下面子亲自来迎接艾前的,不过来了一位正二品的礼部侍郎。这倒让艾前颇为自得。

    自己来干什么?艾前心知肚明。

    一句话,敲竹杠。

    楚国惨败于齐,急需要在战场之上找回一些面子,以此来激励低迷之极的士气,他们急迫的需要用胜利来鼓舞举国上下的心气儿。但最精锐的东部边军已经全军覆灭了,数万火凤军需要坐镇上京城,想打胜仗,拿什么打呢?

    程务本虽然稳住了荆湖防线,但也只是稳住而已,齐国大将周济云已经逼近荆湖防线,程务本现今的兵力,守御已是捉襟见肘,那里能反击?不能反击,又谈何胜利?

    所以楚国如今急需要明军那些犀利之极的武器。艾前,说白了,就是来卖武器的。上边自然已经谈妥了相关的事情,否则马向南也不会这么着急的在自己抵达的第二天就召见自己。

    他们越是急迫,自己就越是占据着有利的地位,这竹杠,如何不敲得梆梆响,如何对得起上头对自己的重视?

    艾前出身商人世家,但却也读过很多年的书的,不过在前越,他屡试不第,本来已经绝了仕途之心,准备专心地去跟着父亲学做生意,但短短的数年时间,城头变幻大王旗,前越轰然倒塌,在前越的废墟之上,大明王朝崛起。

    入主越京城不久,大明轰轰烈烈的吏改便开始,开科取士,不像以前的一篇文章定终身,开考的科目五共八门,不管你精擅哪一科,只要有所擅长,基本上就能突出重围。

    艾前就是在第一波大明科考之中脱颖而出的幸运儿。因为不仅学问不错,更兼通时务,晓算学,精商务,当时在官员奇缺的大明,他还是好几个部门的争抢对象。最终,还是商务署的王月瑶王大人通过自己的父亲走了后门,一纸调令,将他弄到了商务署。

    事实也证明,艾前的确适合这个衙门,在商务署,他做得风生水起,没两年功夫,便成长为了王月瑶下头的最重要的主事之一。

    艾前最佩服的,除了大明的皇帝之外,便只有两个人了,一个便是商业署的老大,王月瑶。虽然是一个女人,但王月瑶在商业上敏锐的嗅觉,以及无以伦比的商业手腕,使得商业署即便在放弃了绝大部分行业的控制权,但商业署却仍然牢牢地把控着整个大明商业的走向,只要王月瑶愿意,她可以轻易的让一个行业生,让一个行业死。

    而第二个,却不是一个官员了,而且这个人一点也不愿意当官,那就是大明的传奇商人耿精明,作为一个官二代,这位大少在极短的时间里,便空手套白狼,成为了大明身家丰厚的大商人。在组建铁路署,筹集资金,修建沙丰线的时候,这位是被强行征召到铁路署打零工的。此人无中生有的弄钱本事,让艾前佩服的五体投地。

    大明差钱,而且很差钱。这一点艾前很清楚,所以这一趟,他必须要为大明弄到足够多的横财。没有比这个时候敲竹杠更有效的了。想起临出发前,户部尚书苏开荣约见自己,那一副说起国库便可怜巴巴,提到楚国便杀气腾腾的模样,艾前一想起来就不免笑上一回。

    苏户部的目的就只有一个,弄钱,弄更多的钱,抓着楚国这个冤大头狠狠地敲钱,敲得越多,对大明自然就越有利。

    弄钱当然是艾前此行的一个重要目的,但并不是全部的目的,这一次大明针对楚国,可是一个系统的工程。

    在偏厅坐了已经很有一段时间了,茶几上的茶水已经毫无味道,但艾前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焦燥,这样的手段,他在经商的时候,不知碰到过多少回。他们家算不上什么身家丰厚的商人,只不过是小本经营,比一般人要富有罢了。而为了做成一笔生意,有时候所受到的屈辱,简直让人难以想象。

    现在这点冷待算什么?只要想想接下来愉快的过程和对手愤怒却又无可奈何的表情,艾前就觉得舒爽极了。

    楚国首辅马向东是大明长阳郡守马向南的大哥,这种关系,曾让艾前一度很是惊讶,他可是知道,马向南是很受皇帝陛下尊重的,而这位老大人也的确让人佩服。不过听说他的这位大哥,虽然有才,可是德性却不是那么好。

    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他肯定是能想到大明是要漫天要价的,现在刻意的慢待一下自己,找回一点点可怜的自尊心,也是能够理解的。自己一个小小的六品主事,能够与楚国的一品首辅坐而论道,已经是很难得的事情了。正常情况下,两国相交,这种落差是不常见的。

    如果王月瑶王大人不是因为毅国公过世,这一次的谈判说不定便是王大人亲自来了,王大人会怎样对付马向东呢?

    这一路之上,他已经做了几套方案,摸了摸怀里的东西,艾前不由微笑起来。

    以大势压人,他很是喜欢。

    偏厅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一名官员走了进来,冲着艾前拱手一礼:“贵使,我们首辅有请。”

    艾前站了起来,潇洒的弹了弹本来就一丝不苟的官袍,又将帽子扶了扶,这才拱手还礼:“有劳贵官引路。”

    “请!”那名官员伸手相让。

    艾前笑吟吟的昂首向前,“大楚的茶叶天下闻名,这茶,味道当真不错。”他突然丢下了一句话,那名楚国官员看了一眼桌几之上已经如白水一般的茶水,顿时面红耳赤。

    马向东的心里的确很不开心。这一次皇帝回来之后,在一次私下的召见之中,将他骂得狗血喷头。当然,也正是因为马向东是皇帝的心腹干将,这才有这种待遇,而在这一场痛骂之中,马向东发现,原来陛下痛恨的不是在他被围期间,自己被授予了总揽大楚政事的极大权力,而是没有阻止程务本获得大楚的军事统帅的任命。

    对于这事,马向东当真是很委屈啊!那时的情况如此危急,不倚靠程务本还能靠谁去?而且这是太后抱着皇子坐在陛下的宝座之上下达的命令,自己哪里敢硬顶?就算知道程务本有问题,那个情况之下,他也不敢硬顶啊!

    现在倒好,有一个大黑锅轰然砸了下来,与明使谈判,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现在的大楚需要大明全方位的支持,不仅是边境之上保持对齐人的持续压力,而且要购进明国现在所有的最先进的武器装备。

    还没有谈,陛下就已经定下了调子,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这简直就是让自己被对手毫无顾忌的拿来勒索啊!楚国需要那些军国利器,但楚国需要付出什么?马向东简直不敢想象,这一次的约定被公布之后,自己只怕便要背上一个卖国贼的名头了。

    到时候,只怕这个首辅的位置保不住。

    他很生气,所以将明使搁在偏厅之中足足小半天。自己就算要被敲竹杠,也要被敲得高贵一些,对方明知道敲诈勒索即将得手,这个时候,自己就算得罪他,他也会装作不知道的。

    果然不出他所料,对方坐了半天冷板凳,不仅没有半点焦燥的情绪,反而怡然自得,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听了下头人对这个明国官员的描述,马向东只是长长叹气,一听便知道这个家伙是一个滚刀肉,不好对付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