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994.第994章 保密条款

    能坐在这里的人,都是狗大户。不过这个时代的有钱人,并没有将自己的财产存进钱庄的习惯,而是会深深的埋在自己家的底窖里,或者藏在密室之中。只会在大笔交易的时候,才会从自己的家里将这些银钱存进钱庄,然后再到另一个地方去提取,以避免长距离运输银钱所带来的风险。

    这样临时存入的方法,钱庄自然是要抽取头寸的,收取的费用而且不低。这些有钱人这样的做法,当然也是因为对于钱庄的不信任,要是你将大笔的银钱存进去,人家一宣布倒闭,你找谁哭去?即便将这些家伙杀死也不济事啊?当然,也还有第二个原因,他们中的一些人,不管是做生意的,还是当官的,谁也不愿意自己的身家暴露出去,如果将大笔的银钱存在钱庄里,那不就暴露出自己最核心的秘密么?

    不过昌隆银行倒是已经解决了第一个问题。他们有大楚户部的财赋做为担保。这就不虞有破产之危了,每年,他们都会从大楚的户部得到一笔稳定的收入。在听到冯珂的话之后,已经有一部分人开始动心了。当然,也仅仅是动心而已,如果有可能,他们倒是愿意存一些钱进去,就算是与昌隆银行搞好关系的一笔投资罢了,现在谁都知道,昌隆银行的后台老板可是大得不得了,那是站着整整一个国家。

    “冯老板既然开了口,我们自然是要帮衬的。”一名商人笑道:“不过您刚刚所说的那个存钱不同,利息也不一样,这是怎么一个说道呢?”

    冯珂一笑,“这也正是我要向大家解释的,打个很简单的比方,您存一千两银子在我这儿,和存一万两银子在我这,后者的利息,就会比前者的利息要高,我们昌隆有一个具体的利息标准,其实在我们的主营业大厅之中都能看到,只不过大家没有注意罢了。”

    “假如是十万两呢?”刚刚的商人开玩笑地道。

    “如果超过了一定的标准,那么利息,就是我们双方来商量约定了。”冯珂笑呵呵地道:“不过超过一定标准的话,那就只能定期了。”

    “什么叫做定期?”又有人插嘴问道。

    “就是你存进来之后,我们会给您一个更高的利息,但是,您却只能在规定的期限来提取,而不能随时取用。”冯珂笑道:“假如您在我这儿一下子存了一百万两银子,我又刚刚将这笔银子贷了出去,你这个时候突然跑来跟我说,我要将钱拿走,我一时之间,从哪里给您弄这么大一笔银子来?”

    “我哪有这么多银子存,玩笑话,玩笑话!”刚刚插嘴的那个人干笑起来,而大厅里则响起一阵嘲笑之声,不过冯珂敏锐的发现,那些人并不是嘲笑,倒类似于眼前这个家伙的确能拿出这笔钱,只不过在这么多明眼人跟前故盖弥彰,所以引起公愤罢了。

    还真是有钱人。冯珂感慨地想道。

    “各位,超过一定数目的这种钱款,只能定期提取,大家都是深谙此道的,想来也能明白我昌隆的用意所在,不是我们拿不出来,而是急切之间难以弄到这么大一笔钱,必竟,我们是要用钱来生钱的,不可能将钱放在银库里发霉。”

    “可以理解!”

    “这没有什么不能理解的。”

    大厅里七嘴八舌地地响起理解的回音,这里头大部分都是有钱的商人,自然也都碰到过类似的情况。

    “所以,总的来说,你存进来的钱越多,获取的利息就会越高。”冯珂笑道:“所以各位,不要将你们的银钱放在地窖里发霉了,把他们存到我们昌隆来,让你的钱下崽子吧!”

    大厅里轰堂大笑。

    “各位,稍安勿燥,稍安勿燥!”冯珂连连摆手,“接下来我要说的就是我们昌隆银行对于大客户的第二个特别优惠,我相信,在座的各位,对于这一项,一定会很感兴趣的。”

    “冯老板,就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吧!”一人大声道。

    “各位,我们都是商人,身家都不菲,但如果我们太有钱了,不免就会让有些人惦记,所以啊,即便赚了很多很多的钱,也得藏着掖着,生怕别人知道了。”冯珂缓缓地道。

    大厅之内瞬间安静了下来,冯珂这翻话,可说是说到了这里绝大部人的心坎里,商人有钱,但商人没有政治地位,一旦养得肥肥壮壮了,很多时候,就成了被收割得对象,所以大商人人不得不花费大价钱为自己找一个强壮的大腿,但这些大腿,也不全然就是可靠的,有的是眼红了自己就下手了,而有的,却是大腿自己倒台了,大腿一倒台,依附于其上的藤萝又能有什么好下场?

    “看来我这话,说到大家的心坎里了。”冯珂笑着道:“这也是大家将赚来的钱,很多都埋在地下的真实原因所在吧,所以我们昌隆银行推出的第二项针对大家的服务就是,保密制度。”

    “什么叫保密制度?”又有问道。

    “比方这位兄台,你将钱存在了我们昌隆银行,但你却不幸出了问题,得罪了啊,就是打个比方,有人想查抄你的财产的话,我们昌隆将不会给予配合,他们看不到你在我们银行所存款的帐目,更不知道你到底存了多少钱在我们银行。”冯珂缓缓地道。

    大厅之中发生了一阵轻微的骚乱。

    “如果真出了事儿,钱不在,人不在了,又有什么用?”一位商人却是有些惨然地道。“最后还不是便宜了你们昌隆银行么?”

    “错!”冯珂大声道:“假如,我是说候如,你们当中的某一位在未来的时候出了事,但只要有一名家人逃了出去,比方说逃到了我们大明,这笔钱款,你的这位家人,将会能在大明的任何一家昌隆银行提出钱款,当然,各位,要做到这一点,这就需要你们能有家人逃出去,如果是我来给建议的话,那就是你们有一位家人,持有你们的信物,长驻在我们大明。”

    “如果是我们大楚的陛下要看这些帐目呢?”一位明显是官员的人,站起来问道,脸上颇有些不自然。

    “也不行!”冯珂断然道。“在这里,我给大家交一个实底儿,大客户的帐目,我们会做两份儿,一份儿在你存款的地方,另一份将存在于大明昌隆总部,如果你一旦在大楚出了事儿,在楚境之内的这份帐目,就会被销毁。什么都没有了,而大楚的王,只怕还没有本事查到我大明昌隆总部去的。”

    大厅里响起了一阵了的惊讶的小声的议论声。相比起昌隆银行所给出的利息,这一点才是真正能吸引他们的。身为商人,而且是极有钱的大商人,他们最担心的无非就是因为自己太肥壮了而被人觊觎,像他们这种地位的人,一旦有人惦念上了他们,那对方的来头,必然就是他们惹不起的,一旦摊上了这个,他们除了任人宰割之外,几乎毫无他法,而冯珂的提议,显然给了他们另外一条出路。

    “法子是好法子,不过这只是冯老板的一面之辞,又拿什么来保证呢?”先前那名官员脸色有些苍白。

    冯珂一笑,大明的情报官员们看来是没有搞错,能够坐在这里的大楚官员,那也是相当有钱啊,当然,他们的钱肯定来路不正,不过这跟大明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大明皇帝陛下的保证,算不算数?”他笑着反问道。“来人,请陛下的密旨!”

    大厅之中再次轰的一声爆出了惊讶之极的声音。

    一名孔武有力的汉子大步走了进来,珍而重之的将一个盒子放在了桌子之上,冯珂先向盒子行了一礼,而大厅之中所有人的,此时也都站了起来。

    冯珂从盒子里拿出一份卷轴,展现在在众人的面前,最前方的人都是倒抽了一口凉气,不用看内容,他们只需看到上面那鲜红的大明皇帝的印玺以及首辅政事堂的辅印,便知道是这一切的确都是真的。

    与楚国不同,在大明,皇帝下达了命令,还需要首辅用印之后,才能算作正式的可以施行的东西,如果缺了首辅的印签,那就没用。这些人都是见多识广之辈,自然明白大明的律例。

    “大明皇帝陛下说了,只要这些人没有违反大明律例,那么你们的私有财产,将受到大明的保护,任何人不能侵占!”冯珂笑道:“这便是唯一的条件了,换而言之,你在楚国有什么麻烦事,哪怕你就是造反,只要不违反我大明的律例,那就都不是事儿!”

    “这,这倒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终于,在一片震惊之中,一个老者深深了吸了一口气,强自镇定地道。“不但有利息拿,而且还留下了一条后路,以免覆巢之下,无有完卵!”

    “正是这个道理!”冯珂微笑着道:“不过各位,要想触发保密令,还有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存款数目,不得少于五十万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