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987.第987章 随手弄出来的大发明

    蹲在地上的秦风并没有冲出房门的一些疯子们的注意,他们一涌而上,将金景南围在了中央,秦风带着的几个亲卫,只来得及围成一个圈子,将秦风围在了中央,这一下更是将秦风完全挡住了。

    “郡守,我找到如何让转炉的温度进一步提高的决窍了。密封,我们的密封有问题!”

    “不仅是密封,还有建造转炉的材料,耐火砖的强度还需要进一步的提升!”

    “郡守,我又打到了一种材料,加进铁水里面之后,能得到强度不同的钢材。”

    “郡守……”

    “郡守……”

    一群人围着金景南,你一言我一语,根本就没有给金景南发话的机会,一个个都眼巴巴地看着金景南,不停地陈述着自己研究出来的东西的重要性,因为这些事情最后落实下来,只是一个字:钱!

    想要将他们的研究所得投入到实用当中,需要的是大笔的钱。

    金景南拼命地挥舞着双手,好不容易将这些穿着邋遢,不修边幅,身上还传来股股怪味的家伙们安抚了下来,在这些人终于安静下来的时候,金景南用力的扒开了他们,走向了被护卫包围着的秦风。

    亲卫们适时的让开了一个口子,秦风也从刚刚的震憾之中恢复了过来,直腰站了起来,微笑地看着众人,他刚刚的震憾倒不是因为他发现了地面上的奇怪,而是这些家伙们的狂热,金景南诚不欺我也,果然是一群疯子。

    “各位,各位大人,皇帝陛下亲自来看望大家了。”金景南站在秦风一侧,用力的,大声的对着这群家伙道。

    院子里立时便死一般的安静下来,紧跟着,人们后方的屋子里传来了劈里啪啦的声音,也不知是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碎成了渣渣,然后,又有好几个同样邋遢的家伙从屋子里冲了出来。其中一个一边往出跑,还一边在用力的拍打着自己的胡须,因为他的胡须刚刚被点燃了,此刻已经烧掉了一大半,看着极其狼狈。

    “皇帝陛下!”院子里突然传来了鬼哭狼嚎一般的叫喊,尖声的,变调的,颤抖的,从这些家伙的嘴巴里被叫了出来,汇成了一股怪腔怪调,让秦风身边这些见多识广的亲卫们也都目瞪口呆。

    “还不快拜见陛下!”一边的金景南大声摧促道。

    金景南的叫喊声终于将这些家伙们给叫醒了,卟嗵卟通的声音连三接三的响起,十几个人立马全都跪了下来。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五体投地地跪伏在地上,这些过去地位低下的工匠,在大明虽然已经成了官员,而且还是品线不低的官员,但在内心深处,他们却仍然没有自己已经当了官的自觉,与金景南更加随意,只是他们平素与他接触得更多一些,对金景南的性子也更了解。

    皇帝,对他们来说,是多么遥远,而又多么高贵的一个存在啊!

    正是这位皇帝,让他们摆脱了过去低下的地位,让他们不但能吃饱,穿暖,过上好日子,更是让他们有了一个可以夸耀的官身,这样即便自己以后死了,儿孙们给自己的墓碑上,也可以堂而皇之的写上自己的官品以此来夸耀自己的成就。

    自古以来的皇帝,就没有大明的皇帝更加圣明,这便是这些大匠们共同的认知。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心目中的神,今天竟然驾临到了他们这个小小的地方,来看望他们了。

    “起来,都起来。”秦风微笑着道。

    没有人动弹,所有人仍然跪伏在地上。连头也没有抬一下。

    “陛下让你们都起来,再不起来,就没有钱了!”一边的金景南大声地威胁着。

    这话极为有效,哗的一声,所有的人都从地上爬了起来,但却没有了先前的从容与自在,仍然一个个低着头,偶尔抬头偷偷地瞄一眼秦风,眼中也是充满着敬畏之色。

    “各位,各位大匠们,都随意一些吧!”秦风尽量让自己显得和蔼一些,满脸笑容:“你们都是大明的功臣,没有你们,就没有大明强悍挥队,朕也谢谢你们。”

    “不敢,都是陛下圣明。”打头的一个胡子头发都纠结在一起的老头,一脸激动地抬头道:“没有陛下,我们都还是一些下贱的匠人呢,哪有现今的条件?”他回头看了一眼现在所处的宅子,房子,还有院子里各种各样的设施。

    “条件,随时都可以创造,但人才,却不是时时都有的。”秦风大笑道。

    “虽有千里马,也还要陛下这样的伯乐才能把他们发掘出来啊!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也。”金景南不动声色地拍着马屁。

    秦风倒也坦然受了这一明显的马屁,的确,除了在大明,工匠在其它国家之中的地位,仍然十分低下,这也给了大明更多的机会,使出十分的手段,在其它国家挖墙角,将各行各业的翘楚,蚂蚁搬家一般的将他们弄到大明来。

    因为这些工匠在齐楚秦的地位低下,他们的离去,到如今为止,并没有引起这些国家的注意。当然,像冶铁炼钢这样的大行家,却都是大明自己培养的。

    如今,这些大匠们,已经彻底地迷上了这些研究。没有了后顾之忧的他们,每一点的改进,都会让他们欣喜若狂。

    秦风没有去关注他们在冶铁炼钢之上的成就,反而再一次蹲在了地上,梆梆的敲着院子里灰扑扑的地面,“各位大匠,这是什么东西啊?是怎么做出来的?”

    看到陛下对地面感兴趣,院子里的大匠们先是诧异了一阵子,然后才由先前的那个大胡子老头站了出来。

    “陛下,这院子里,以前铺的是青石板,不过草民们这里都是些重家伙,动不动就将地板磕坏了,而不嵌石板,一下雨,院子里便又泥泞不堪,所以我们便想了一些其它的法子,把院子里弄成了这样。”

    “怎么弄成这样子的?”秦风敲着地面,地面的强度让他极是惊讶:“好弄吗?简单不?”

    “好弄极了!”大胡子显然没有把这当成一个事儿,“陛下,我们这里别的没有,就是各种各样的矿石多,我们偶然发现,将一种泥灰岩的矿石与石灰,黏土能混合在一起,便可以弄出一种可以快速干燥而且硬度极高的地面,便一般的青石板要坚硬多了,一般的铁锭钢锭什么的,根本就不能将地面砸坏,所以便弄了一些,将地面全都搞成了这样,就是粗糙得紧。”

    “你说这种东西很好弄?”

    “是的,陛下,草民们马上可以为陛下演示。”老头赶紧道,生怕皇帝认为自己在说谎。

    “好,演示给朕看一看。”秦风连连点头:“对了,你们都是大明的官员,可不再是草民,这称呼,可以改一改。”

    “是,是,草民,哦不不不,是微臣,微臣,陛下莫怪,我们还有些不适应。”老头脸红通通地道。

    秦风不由大笑起来,这让他想起了当初在宝清船厂的时候,船厂主事余聪,也同样是这样一个表情,一样的局促。

    院子里这些东西是现成的,泥灰岩很快便被磨成了粉末,掺上了一些石灰,黏土,用铁锹搅拌均匀,再和上水,便成了糊糊状一般的东西。

    几个大匠拿着工具,将他们均匀地摊开在了地上。

    “就这样?”秦风惊讶地问道。

    “是的,陛下,就这样,不过他们干燥还需要一定的时间,要想达到这个院子里的强度,便要好几天,当然,如果太阳好的话,这个时间便可以大幅度的缩短。微臣们去年弄的这个,那时候正是夏天,好像就两天的时间,便坚硬无比了。”老头以探询的目光看向周围的同事,得到的是肯定的目光。

    “能不能将他们做成柱子,或者墩子?然后他们依然能保持这样的强度呢?”秦风出声问道。

    一众人互相看了看,“陛下,这个微臣们没有试过,不过现在也马上可以试。”

    几个人飞快地去找了几块铁板,围成了一个方块状,将这些糊糊倒进去,然后用木棍在里面捣来捣去了好一会。

    “陛下,等他们完全成形,还需要不短的时间,陛下不若看看微臣们这段时间以来的一点点小小的成就吧!”不解皇帝怎么对这个感兴趣,老头仍然再想着将皇帝的注意力拉回到他们伟大的实验所取得的成果上来。只有跟随秦风而来的金圣南,此刻有些明白了秦风为什么如此重视这些糊糊,想到如果这东西真有如此简单而又有实效的话,只怕大明又会向前大大的跃升一步了,一念及此,脸上更是露出了喜色。这是在他治下弄出来的东西,哪怕是无意之中弄出来的,但也可以看做是自己的政绩啊!自己与方大治的竞争,看起来是一个长期而系统的工程,不过金景南自认为有必胜的把握。

    大明,需要自己这样锐意进取的官员。

    “好,先去看看大匠们的成就!”秦风笑咪咪地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