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948.第948章 外贸型号

    “当然是我们赢!”两员大将异口同声的道。

    看着小猫与郭九龄有些亢奋的神态,秦风大笑起来:“当然是我们赢。因为我们是迈开大步在跑,而齐人就算开始改革,也不过是蹑手蹑脚的走罢了,如何能与我们相比。”

    “陛下说得极是!”

    “对了,皇后那边情况怎么样?”

    “陛下,正要跟您说这事。”郭九龄笑道:“从泉州过来了一艘商船,带回来了娘娘的消息,现在娘娘只怕已经到了上京城了。”

    “很好,兮儿此去上京城,肩上可是担着不少担子的。闵若英一时半刻恐怕还回不了上京,兮儿得给那些失魂丧胆的楚国文臣武将打气,要让他们上下一心,重新组织军队,奔赴抗齐前线,当然,也要让楚国上上下下都能感受到我大明的善意。”秦风微笑道。

    “陛下,当真要卖给楚人我们最新式的武器?”小猫皱着眉头道:“终有一天,我们也是要给他们开干的,这些东西落到他们手里,将来也是会给我们造成麻烦的。”

    “有什么可怕的。”秦风大手一挥:“这些武器,我们只走一条路,那就是沿水路到泉州,然后再送到荆湖去,凡是去荆湖的军队,才有可能得到我们的武器装备,而以后荆湖是什么地方?那是抗击齐国的第一线,送这些东西过去,收割的是齐国军队的性命,他们越厉害,就会迫使齐人不得不往哪里调集更多的军队。甚至于,向我们来求购同样的武器。”

    小猫嘿嘿一笑:“那他们可是做梦了,我们可以卖给楚人,怎么会卖给齐人呢?”

    秦风眉毛一竖,“为什么不卖?当然卖!知道这世上做什么生意最赚钱吗?垄断的生意,而垄断的军火生意,更是一本万利。当我们的武器在荆湖让齐人吃了大亏之后,他们自然会转而向我们求购同样的武器。”

    “这是为何?楚人现在势弱,又与我大明是姻亲,而且还有利用价值,卖他们武器尚可理解,但卖给齐人,我们岂不是在给自己添麻烦吗?”小猫勃然变色。

    “小猫啊,咱们准备卖给他们的是哪些武器啊?”秦风笑咪咪地看着对方。

    “陛下,是最新式的弩机,冲阵车,霹雳火,这都是国之重器啊!”小猫很是不甘心的道,在战场之上,这都是大明军碾压敌军的存在,但陛下去准备卖给潜在的对手,这就让他不理解了,在小猫看来,与齐国之战,不过就是五六年之后的事情而已。

    “是啊,新式弩机,冲阵车,霹雳火。”秦风微笑着道:“那你说,他们拿到了这些东西,仿制得出来吗?”

    小猫摇了摇头:“这事儿,我与巧手以及数位太平城,大冶城的大匠们都仔细商讨过,他们仿造不出来,其一,在与冶铁炼钢的质量,以齐楚的技术,远远达不到我们的水平。其二,这些武器结构精密,里头的每一样小零件,没有高质量的钢铁,根本就是打磨不出来的。其三,就是打磨这些零件的工匠,那可不是短时间内能培养起来的。”

    “这就对了啊!”秦风道:“他们仿造不出来。但是呢,越是精密的武器,损坏起来,可也是越快啊,就像新式弩机,只有里头一个小小的零件坏了,那这台弩机也就用不成了,对我大明而言,不过是换一个零件,或者让一个工匠去修理一下而已,但齐人也好,楚人也好,他们有零件可换吗?有人会修吗?”

    听到这里,小猫眼睛不由一亮。

    “而齐军也好,楚人也罢,一旦用上了这样的新式武器,看到了他们在战场之上的威力,他们还会看得上以前的武器吗?他们会逼迫他们的上司,更多的购卖我们的武器。”秦风半闭着眼睛,“小猫,那价钱,还不是我们说了算。”

    郭九龄凑了过来,“陛下,这种外卖的武器,还可以小小的做一些手脚,让工匠们在用料之上想想办法,让这些东西用上一段时间,便戛崩一下子坏了。”

    秦风瞅着他,小猫也瞅着他,然后三人就全都笑了起来。

    “奸商!”秦风手指着郭九龄。

    “黑心肠!”小猫大力的拍着郭九龄的肩膀。

    两个人虽然骂着,但脸上的神色却是出卖了他们。

    “这事儿,成吗?好办不?”小猫兴致勃勃地问道。

    “当然成。当时我知道了陛下准备卖武器给他们的时候,便找那些大匠探讨过了。”郭九龄得意地笑着:“正如陛下所言,越是精密的武器,便越是容易损坏,那些工匠说了,不需要多大的动作,只需要在最关键的部位上,稍稍动动手脚,便足以让一台新式弩机成为一个摆设。”

    “陛下。”小猫抬着看着秦风:“这种做了手脚的武器,可万万不能流入到我们军中啊。”

    “那是当然,这是外卖型号!”秦风理所当然地道。“这是大生意,能给我们带来巨大的财富。兮儿此去,先是要说服楚国人用高价来买我们的这些武器,等齐国人在这些武器之下吃了亏,自然便会来找我们,对了,这第一批武器,质量可不能太差了,怎么得也要管个一年半载的。”

    “这个是自然的。”小猫点头道。

    “陛下,娘娘此去,还顺便解决了白家的问题,还给我们送回来了向连。”郭九龄喜不自胜地道。“陛下,这是相关事情的报告。”

    接过郭九龄手里的报告,一目十行的浏览完,秦风挑了挑眉头:“兮儿倒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一鸣惊人啊!对了,这个宁则枫你安置好了吗?”

    “他一大家子都已经安置妥当了。请陛下放心,他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我们的耳目,因为他住在鹿巷里。”

    听到这个地名,秦风不由大笑,不为别的,因为鹿巷是鹰巢军官们聚居的所在,将宁则枫安置在哪里,不谛是将一只小羊放在狼窝里。

    “这个人如何处置,等以后宁则远自己发话吧。这点面子还是要给我们的海事署署长的。”秦风道:“对了,那个向连怎么样?”

    问到向连,郭九龄的脸色就有些发苦了,“陛下,这个倒是一个硬骨头,最初我还以为捡了一个宝呢,那知道是茅坑里的一块石头。”

    “没捞到东西?”秦风有些奇怪,落到鹰巢手里的人,还没有吐出点什么来的,这向连倒是第一例。

    郭九龄苦涩地摇摇头,“这家伙软硬不吃,最初嘛,我是以待上宾的姿态招待他的,美酒美食美人,那是毫不吝啬啊,但这家伙倒好,吃干抹净,便翻脸不认人。和他谈论一般的问题,他滔滔不绝,口若悬河,但一接触到核心的问题,那就闭口不言了。”

    “就没给他苦头吃?”小猫不满地问道。“你鹰巢的手段,我还是知道一些的。”

    “怎么没试过?啥都试过了,这向连有一个绝招,你一旦用刑,还没有怎么样呢,他就晕过去了。”

    “装模作样而已。”

    “不是,是真的晕过去。”郭九龄摇头,“这还是瞒不过我的。这是一门学问呢,说句老实话,我现在真想向他讨教这门学问,他到底是怎么练成功的,这对于我们培养我们的谍子,作用非常大。”

    “既然如此,这个人也就不必再多耗费力气了。”秦风摆摆手,“先养起来,以后说不定还能拿他与曹辉换点什么回来。这两年,我们落在齐国鬼影手里的人也不少嘛。像向连这样的鬼影高层,怎么也能换不少人回来。”

    “那些人回来,老臣也不敢用了啊!”郭九龄摇头。

    “即便不能用了,但终究是我大明子民,就算是做给其它的鹰巢探子们看,也是值得的,千金市马骨嘛!做探子,本来就是提着脑袋的买卖,要让这些探子们明白,大明是重视他们的,如果他们失手,不会放任不管,你说是不是?”

    “陛下圣明。”郭九龄感激莫名,这对于鹰巢的凝聚来说,自然是非同小可的事情。向连不是一般人,用他来换一般的鹰巢探子,对于大明来说,那自然是吃了大亏的。不过下头的弟兄们必然会因此而士气高昂,不再视出去潜伏为畏途了。“老臣代麾下的兄弟谢过陛下了。”

    “这有什么可谢的,一个没有价值的向连,换回来更多的大明子明,这生意,我怎么都是赚的。”秦风笑吟吟地道。“对了,那宁则远什么时候能回来呢?”

    “应当快了,船队倒了宝清,他就会来越京城朝见陛下。”郭九龄道。

    “甚好,到时候正好与他谈谈宁家的事情,皇后这样一弄,以前我们预定的计划,可就要改一改了。很多事情可以提前开始了,说起来,这宁知文还真是挺知情识趣的。”秦风道。“海贸这事如果能大规模的铺开的话,对于财赋来说,可是大大的好事。现在,我的第一要务,就是弄到更多的钱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