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943.第943章 功亏一篑

    残阳如血,映照着宛如修罗地狱一般的战场,二千楚军骑兵,一战而没。残臂断肢,铺满着数里宽的战场,旌旗倒伏,兵戈遍地,无主的战马哀鸣着,无神的游走在遍地死尸之中,不时低下头来,拱一拱那些不再动弹的士卒。

    有痛苦的呻吟,惨叫,还剩下一口气的这些人,躺在地上,无神的看着天空中的残阳。齐人,在等待着他们的战友打扫战场之上拯救,但他们的军事生涯也就此结束,而未死的楚人,则在等待着敌人为自己补上一刀。

    周济云的马刀下垂,刀尖之上,还在往下滴着点点鲜血,他的目光,却没有落在战场之上,而是看着那道缓坡之上的那个茕茕孑立的孤单的身影。

    他很痛恨对手,这一个月来,这个叫江涛的楚将,让他吃尽了苦头,其灵活多变的战术,让他叹为观止,一次次从自己手中溜走,一天天让自己追在他的屁股后面吃着灰尘,周济云几乎忘了自己的初衷,一心只想抓住这个人来证明自己并不比对方弱。

    但他知道,他失败了。如果不是四郡郡兵相助,一点一点的压缩了江涛的活动范围和空间,自己根本逮不住这只狡猾的狐狸。单以指挥骑兵而论,自己完败。

    而更让他不甘心的是,对方还是一个没有丝毫武道修为的文弱书生。

    他缓缓策马走向那道缓坡。不管如何,最终的胜利者还是自己,只有活到最后的人,才有资格反省,才有资格让自己进步。

    他不想杀这个人了。一来,此人是楚国的高级将领,二来,他的确是惜才。如果易地而处,周济云觉得,只怕自己坚持不了这么久。

    他突然停了下来。

    因为他看到那个在开战以来,一直如同一个雕塑一般的人动了。

    他下了马,用力的将楚国的凤旗插在了地上。然后从马鞍之上取下一个皮囊,将皮囊中的液体浇在了凤旗之上,浇在了自己的身上。

    他从身上掏出了火折子,晃一晃,苍白的火焰燃起,他从容不迫的点燃了凤旗。

    他坐了下来,双手环抱着燃烧的凤旗。

    火星落下,溅在了他的身上,轰地一声,他的身上也燃起了冲天的火焰。

    周济云的心抽搐了一下。

    他看到那个人在火中抬起头来,似乎在看着他,似乎在冲着他笑。他看见那人手里多了一柄锋利的匕首,他微笑着,从容不迫的将匕首插进了自己的心脏。

    他抱着燃烧的楚国凤旗,垂下了头颅。

    他与楚国的凤旗,一起在燃烧。

    周济云强壮的身躯微微晃动了一下,不知怎的,心中突然有一种解脱的感觉。这样的人,不应该成为俘虏,现在这样,却是他最好的结局。

    他策马缓缓走向那个燃烧的火炬。

    “如果楚国人人皆此,只怕想要征服楚国,还真不是一件易事。”周济云滚鞍下马,双手抱拳,很是恭敬地,庄重地行了一个大礼。

    “公且走好!”

    齐国都城,长安。齐帝曹天成脸色极不好看。这些天来,他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楚国数支侵入齐国境内的兵马,给齐国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齐将江涛,一万骑横行数郡,周济云围追堵截,效果甚微,四郡之地,生灵涂炭,战火连天,大量的百姓失去了自己的房子,家产,沦为了一无所有的赤贫。四郡的官员,乡绅,豪强泣血上书,恳请皇帝陛下能发动大军,将楚军迅速消灭。

    另一支由安如海统率的楚军,则造成了更大的声势,安如海与江涛又自不同,他每下一地,便焚烧当地百姓的房屋,抢光他们的粮食,然后裹协着这些百姓,一齐冲向下一个目标,然后重复着上一个地方的故事。如今,安如海已经聚集了十数万人,而其中,楚人只不过几千人而已,其它的,都是失去了一切的齐人,他们如果不跟着这支军队,便只有饿死或者被杀死一途。

    曹天成知道这种方法绝大的破坏力。饥饿会释放人内心的所部魔鬼,而齐国,内部并不是一团和气,百姓安居乐业的。如今的齐国,地主豪强林立,对于百姓的盘剥极其厉害,有些地方,失地农民犹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来自鬼影的报告中,有一个县中,有地百姓甚至不过百余户,剩下的,都已经沦为了佃农,甚至不得不卖身为奴。哪怕齐国严禁任何人以任何手段蓄养奴隶。

    齐国看似强大,但却如烈火烹油,内中甘苦,唯有自己知道。但一直以来,曹天成却不敢大动干戈的来解决这些问题。因为有楚国这么一个强大的敌人在一旁窥伺着,假如自己动手解决国内的问题,曹天成不敢担保就不会出乱子,如果到了那个时候,楚人再闻讯而动,则江山社稷危矣。

    这一次与明国的交易,让曹天成看到了解决问题的希望。他以三郡之地,换来与明国的交易,诱使楚国出兵,终于在潞州,将楚国皇帝以及十几万楚军包围了,只要彻底消灭了这一支力量,那么楚国将不复为患。

    而借着这么一场辉煌的胜利,他将高高的举起自己的刀子,向着国内的这些脓包狠狠地砍下去,挤去这些脓汁,大齐才能获得新生。

    明国,已经快要长成心腹大患,如果不能在这个敌人彻底强大起来之前,让自己更强壮,只怕未来的齐国堪忧。

    可现在,这个脓包被楚人抢先一步给戳破了。在他还没有完全准备好之前,这个已经威胁到了齐国的大患,提前爆发了。

    曹天成在里面看到了浓浓的阴谋的味道。如果说明人没有在这里头插一脚的话,曹天成是打死也不相信的。

    这样的战法,始于谁人?越国顺天军莫洛。

    而顺天军最后的部众,尽数被秦风的太平军吞没,没有人比他们更擅长做这种事情的了。

    昭关,明将吴岭磨刀霍霍,骑兵甚至早就越过了边境,在齐国境内烧杀抢掠。西北,明军更是明火执仗地帮着楚人新宁郡守武腾攻克了宁川,打开了帝国西北的大门。虽然现在进军西北的还只有武腾的那支新宁军,但一旦帝国国内的情况失控,曹天成敢打包票,明军必然在西北蜂涌而入。

    不然,秦风将他的宝贝骑兵追风营调到哪里所谓何来?

    他一直在忍耐,因为现在他的目标是潞州的那十几万楚国大军。只要能一口吞下去,干掉这十几万楚国边军,杀死或者俘虏他们的皇帝,那他就可以借着这一次辉煌的胜利来顺利的解决国内的问题,但现在,被围的楚军还有顽抗之力,而帝国国内的脓包却已经浓汁四溅了。

    他必须要做出决断。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而现在,安如海造成的混乱,已经不再是星星之火,而成燎原之势了,帝国国内,那些慑于齐国大军而将自己的尾巴深深藏起来的家伙,现在正蠢蠢欲动,有些,甚至已经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正大光明的举旗造反了。

    他无声的叹了一口气,看着朝堂之上吵成一团的官员们,帝国到了如今这一地步,你们,真是有着大大的功劳啊。

    齐国的第一大臣,丞相田丰,家中有田上万顷。

    御史大夫何立,家中有田五千顷。

    还有那三公九卿,六部尚书,那一个不是家财万万,奴仆如云。

    终是要下决断的。楚国人这一次彻底打不死,还有下一次,这一次就算给他们续上了命,但却也伤筋断骨,从此以后,再无余力向大齐发动进攻了。此战过后,他们能守住剩下来的疆土就算不错了。有楚国东部六郡来补偿,有歼灭楚国大量主力的收获,齐国此战,终还是获得的更多一些。

    而且,曹天成的眼中闪过一丝寒光,正好借着这一次国内的乱局,解决掉很多的问题。

    只是可惜了亲王曹云孤心苦诣才营造出来的这一次机会,功败垂成,不能获得一个大圆满的结局。

    “传旨曹云,立刻发动总攻,结束潞州战事,击败楚军之后,大军立刻回事,剿灭国内叛乱者。”他坐在高高的的御座之上,冷冷地看着他的臣子们,下达了旨意。

    大殿之中,山呼万岁,群臣俯首,看着这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曹天成心中却是冷笑不已,用不了之外,这些人起码便会有一半人,将在菜市口告别他们的一生。

    帝国,需要一次重生。

    他把眼光投向了遥远的北方,那里,有他下一个的主要目标,明国。

    “楚国不复为患,下一个就是你了,秦风,你做好准备了吗?”他在心中默默地道。“有一个好对手,真是让朕血脉贲张呢!”

    他站起身来,拂袖而去。身后,太监拖长声的退朝之声,悠悠在宫殿之中回荡。

    快马自长安出,向着潞州狂奔而去。

    旨意发动总攻,结束潞州战事。齐国统帅曹云接过圣旨,仰天长叹,终是功亏一篑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