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925.第925章 齐国大将

    小小的一座古镇,现在却是齐国大将周济云的指挥中心。小镇虽小,但围绕着小镇建立起来的防守体系,却牢牢地扼住了楚国大军往援潞州的咽喉。

    周济云,齐国大军统帅,亲王曹云的左膀右臂,与郭显成已过五旬相比,周济云却不过只有三十五岁,被大齐上下一致视作最有可能继承曹云衣钵的传人。随着郭显成在与明国的对垒之中惨败而归,周济云更是凸显了出来。

    小小的古镇,起初一点也不引人注目,但周济云却在战事最初爆发之时,便开始了经营这里,随着战事一步一步的深入,直到最后潞州大战爆发,楚皇被困,这个小小的古镇的重要性才一跃显现。

    也就是看到了这一点,江涛这才彻底明白过来,所有的一切,都是有预谋的。如果不是事先有预谋,周济云不可能从一开始就重点经营这个小小的古镇。

    说白了,这个点,除了阻止楚军去援救潞州之外,其它是一点用处也没有。

    外面隐隐传来了震天的喊杀之声,周济云却似乎没有听见一般,正兴致勃勃的坐在火盆边,用一支铁叉子在烤着一个馒头。翻来覆去,极其耐心,一旦一面被烤得变成了金黄色,他便小心翼翼的将这一层剥下来,眉开眼笑的塞进嘴里去咀嚼着,手下却也没有闲着,翻一个面,又去烤另一面。

    而这一期间,不时有一个个的传令兵飞奔进来,而这些传令兵似乎也习惯了他们的将军的这个作派,也不理会周济云在做什么,只管大声的向他回报着前方的战事军情。而周济云便在一边咀嚼着这些馒头屑,一边随口将新的军令传达下去。得到军令的士兵则转身又飞奔出去。

    一个裹着厚厚棉衣的中年人走了进来,自顾自的拖了一把椅子坐在周济云的身侧,提起煨在火盆这的铜壶,为自己倒了一杯热水捧在手心里,慢慢地一口一口地品着,倒好似在喝着上好的香茗。

    直到所有的传令兵出了大帐,中年人才笑道:“济云,你这副样子,要是让亲王看见了,只怕又要斥责你了。”

    周济云笑了起来:“岳兄,无妨,无娘,亲王斥责两句,我又不会掉一块肉。再说了,我在亲王面前可一直规矩得很,他也找不到我的错处,至于这里嘛,可是我的地盘,亲王莫不成还跑到我这里来了?”

    被周济云称作岳兄的是他的幕僚,专司为周济云筹措调配后勤物资岳开山,名字听着威武,但却是一个不懂武道的文人,不过此人在算学一道之上造诣极深,被周济云想法设法招揽而来。

    “你可别忘了上,上一次亲王便神出鬼没的到了你的大帐,然后抽了你一鞭子。”岳开山笑盈盈地道。

    “岳兄,打人不打脸。”周济云不满意地道:“那一次是一个意外。”

    “意外么?你后来可是找了个错处,将你的亲卫统领给连贬了数级,当天值星的亲卫更是去了一线部队,到了今日,还有活着的么?”岳开山淡淡地道。

    周济云脸上的神色渐渐地淡了下来:“他们是我的亲兵,却连亲王抵达我的营帐这样的大事都没来禀报我,可别说什么亲王不允他们禀报,如果他们想通知我,有的是法子,嘿嘿,这样的家伙,留来何用?”

    岳开山摇了摇头。“郭显成这一次大败,受到了陛下的重责,你的地位可就更加凸显了出来。却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当然是好事。”周济云脸上又已经恢复了常态,“郭显成一向看不起我,这一次撞上了铁板,哈哈,我开心得很。”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你也太幸灾乐祸了一些!”岳开山没好气地道:“同气连枝,他败得这样惨,你当真开心?”

    “当然开心。”周济云将剩下的一点馒头统统塞进了嘴里,“大齐统帅的位子只有一个,他不败,我怎么能顺顺当当的坐上去?”

    “亲王还在!”岳开山提醒道。

    “我还年轻!”周济云笑嘻嘻地道:“而且上一次我观亲王气势,晋级宗师似乎指日可待,此战一定之后,我估摸着亲王便要卸任了。”

    “即便卸任,陛下也不见得再设统帅一职了!”岳开山摇道:“你太乐观了,如果我所猜不错的话,陛下只怕不会再容忍有一个一统大齐兵将的统帅之位出现,亲王是一个例外。但也仅此而已。”

    周济云愕然地看着岳开山:“岳兄,你这话不是说笑吧?”

    “当然不是说笑。”岳开山道:“楚国这一次是要大伤元气的,而楚国这个强敌既去,陛下当然不会再容忍一个统帅天下所有兵马的人位于自己之下了。亲王在这个当口上突然准备突破宗师门槛,未尝不是顺着陛下的意思。”

    周济云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岳兄你说得也有道理啊。不过也无所谓,只要到时候能压郭显成一头就好了。亲王如果不带兵了,即便我不当这个统帅,论资历,却也无人能与我相比,那些老家伙想与我较劲,可不够看的。”

    岳开山芫尔一笑,“那倒是的,不过将军,对于明国秦风你怎么看?郭显成可不是笨蛋,他输得是一塌涂地呢!”

    “没跟他打过,怎么知道他到底怎么样?”周济云不以为意地道:“不过岳兄放心,我可不是一个自大狂。郭显成,邓朴先后被明国这位皇帝打得惨兮兮的,我能不小心吗?早就收集了他所有的战事情报研究着呢!说不定以后就会碰上。有备无患。”

    “你这样想,我就放心了。”岳山开连连点头。“明国,来势汹汹啊。”

    “不管他多凶,等我们收拾了楚国,回过头就要去对付明国,我们的皇帝陛下就是这样想的,这一次被明国逼着让出了益阳,武陵,桃园三郡,以咱们陛下那心高气傲的性子,明面上不说,心里只怕气炸了。这一次一口将楚国的主力尽数吞了下去,楚国以后可就是秋后的蚂咋蹦哒不了几天了,暂时可以不用理会,咱们的陛下岂有不找那秦风出这一口恶气的道理!”

    周济云嘿嘿笑着。

    岳开山两手一合:“将军这个想法倒是与我不谋而合。当然,得是我们将楚国彻底打竣,要是楚国还留了一口气,只怕这事儿就没有这么简单。”

    “这一次,我是想不出楚国还有什么翻身的余地了。”周济云淡淡地道。

    “对面的程务本如何?”

    “老家伙不值一提。打了这么久,居然还想从我这里突破去往援潞州,单此一点,就让我不必太重视他,如果他敢壮士断腕,断然撤军,我倒真要佩服他几分。程老儿论守,天下一流,论攻,就差点意思了。”

    “他即便是撤退,你就容他安然退走吗?”岳开山失笑道。

    “当然不,他不退,咱就在这里慢慢地熬着他,等到火候足了,再一举击溃他,他要是敢退,那就更好了,咬着敌人的尾巴打,我最喜欢了。”

    “既然如此,你怎么还说他敢退,你反而佩服他几分呢?”

    “他敢退,说明他还能看得清局势啊!壮士断腕,也不是人人能都做的。”周济云微笑着道。

    帐帘撩开,一股冷风扑了进来,一名军官大步而入。

    “大将军,楚军在持结加大力量猛攻我们。看他们的样子,只怕今夜要夜战了,他们仍在向前线运送大量的军械。”军官道。

    “拼命啊!”周济云眼皮一挑,“就这事儿?”

    “他们的骑兵一直没有出现,末将派出了探子,他们居然向着周县方向去了。”军官道。

    “这是想引诱我们的骑兵出去与他决战么?”周济云大笑起来。“不必理会他,让我们的骑兵守住左翼,他们不来攻打,就不管他,他要敢来,就将他们诱进来打。”

    “是,末将明白了。”军官抱拳离开。

    “往周县方向?”岳开山有些迷惑,“他们想干什么?往周县方向,并没有适合骑兵决战的战场。”

    “小聪明,无非就是想先引得我的骑兵跟踪追击,然后想法子避开我的骑兵主力然后来袭击我的大本营。程老儿还是想从我这里突破赶去潞州救他的皇帝老子啊。”周济云冷笑:“我岂会上他这个当?”

    “还是要派出斥候跟着以防万一。程务本必竟是宿年老将。给了出谋划策的江涛也不是善类。”

    “这还要你说?”周济云失笑道,“这种事情,根本不用吩咐道,早就有探子斥候盯着他们了,如果他们有异动,一定会有消息传回来的。到时候再作应变。反正他们的皇帝老子在潞州,咱们有这宝贝在手,便不怕他们翻什么浪花。”

    “这倒说得是。程务本对闵氏一向忠心耿耿,当年闵若英剥夺他军权,他都一声不吭儿的回去了,这一次闵若英有难,他是无论如何都要去救的。”岳开山点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