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920.第920章 呼应

    武腾屹立在中军大旗之下,花白的胡子之上已是结满了冰碴,寒风呼啸,大旗呼啦啦作响,风将雪花吹得满天乱窜,眼前有些迷迷茫茫的。

    这是他今天第三次向灵川郡发动攻击了。

    “擂鼓,擂鼓。第一个登城者,军官连升三级,士兵赏银千两!”他嘶声吼叫道。

    一辆辆攻城车在士兵的推动下,在雪地之上碾出深深的辙印,在城上呼啸的投石机的攻击之下,艰难地靠近城墙。攻城车上的士兵,拼命地拉动着弓弦,将羽箭投送到城上,弩车每隔一会儿就会发出嗡的一声响,将粗如儿臂的弩箭射出去。

    “举盾!”有军官厉声喝道。前方天空,又一排黑压压的石弹铺面而来,士兵们举起盾牌,护住身体。

    在石弹的攻击之下,这种防护也只能聊胜于无,真让石弹砸到身上,盾牌又如何能保护自己?照样是筋断骨折。砸垮了攻城车,跌下去不死也残。攻城车高达二十米,经城墙还要高上那么一点点。

    随着轰隆隆的声响,士兵的惨叫声,攻城车垮塌的声音响成一片。

    一次次的攻击之中,终于有数车侥幸生存下来的攻城车靠近了城墙,随着咣当一声响,攻城车上士兵们嗥叫着一手执盾,一手执刀,从攻城车上跳上了城墙。

    下头迎接他们的是明晃晃的长矛,明知跳下去是死路一条,可现在,根本容不得任何人有丝毫的犹豫。

    士兵们缩在盾牌之后,整个人蜷缩在一起,像是一个弹丸一般将自己砸下去,在盾牌感受到阻力的同时,竭尽全力将自己手里的刀砍出去。

    在这些人跳下去的同时,攻城车上的弓弩手们也站了起来,早已酸麻的几乎没有知觉的臂膀再一次的拉动弓弦,将羽箭射向城下,而与此同时,城上的弓弩手们也在向着他们射出手里的羽箭。

    他们瞄准的是士兵跳下去的地方,而城头的齐军却是瞄着这些弓箭手,当他们为攻城的士兵清理出一块小小的地盘的时候,他们自己,却也是被射成了刺猬。

    武腾紧紧地握紧了拳头,紧张地看着那块地方,这是今天第一次攻上城头,在城头之上打下了一块小小的地盘。只要能坚守一小会儿,后面的士兵便能自攻城车上源源不绝的投入到那里,不停地扩大桥头堡,将整个城防撕开一条口子。

    但他马上就失望了,就是短短的时间之内,攻上城去的士卒便被齐军淹没,攻城车被击毁,又一次进攻以失败而告终。

    武腾失望地垂下了头颅,眼中闪过一丝痛苦之色。

    “郡守,退兵吧,今日已是不益再攻了,我们已经损失了上千人啦,这些可都是我们新宁军的精锐啊!”车喆劝道。

    武腾有些落寞的点点头,攻击灵川郡已经是第十天了,但他仍然没有拿下这座齐人的西北门户。而攻击灵川的军队,也已经从最初的两万人增回到了现在的四万人,他将所有的新宁军尽数集中到了这里。

    而作出这个决定的原因,自然是因为楚国东部边军遭遇到了最大的失败,现在被齐军困在了潞州陈县附近,更重要的是,这里面包含着大楚的皇帝。

    对于攻击灵川郡城,最初武腾并没有多大兴趣,但现在,他却必须要将其拿下来,如果能拿下灵川,则可兵进齐国西北部,迫使齐国作出应对,为东部边军创造一丝生机。但十天的拼死攻击,死伤超过了五千人,他却依然没有拿下这座齐国的西部重镇。

    他能感受得到,灵川郡的防守力量在他这十余天的攻击之中也已经损失不小,似乎也已力不从心,这让他一次又一次的升腾起希望,但最终落下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对方是已经力不从心,但自己却又何尝不是强弩之末呢!

    灵川的齐军正规军力量已经剩不下多少了,在安居,乐业两县,他们的主力被明军霹雳营几乎全歼,据武腾所知道的情况,现在的郡城之内的齐军主力只有五千人的一支正规军,其它的,都是各地来的郡兵或者青壮,兵力最多不会超过两万人。

    而更让武腾有些灰心的是,天公并不作美,雪,越下越大,风愈来愈冷,滴水成冰的天气,已经让他的士卒们成足了苦头,一鼓作气,再而竭,三而衰,每过一天,他拿下灵川郡的希望便小一分。

    “郡守,所有的攻城车都已经被毁了,云梯也已经没有多少了,今天,已经没法打了!”车喆有些担心地看着郡守,他觉得郡守已经有些失去控制了,这样的天气,本来就不适宜发动这样大的攻击。

    这样的天气,对于守城一方,实在是太占便宜了。

    “收兵吧,车喆,派出士卒去城下,要求收回我们战死士兵的遗体。”武腾叹了一口气,拨马转身,向后退走。

    城上的齐军将领同意了楚军收拾战死士卒遗体的要求,在他们看来,楚军带走这些尸体,会进一步打击他们的士气,对于齐人来说,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但对于武腾来说,他却不能看着死伤士卒的遗体留在这里,那样,对于士气来说,会造成更大的打击。

    即便是战死了,遗体也必须归乡。

    张潮疯狂地驱策着战马,伴随在他身边的,却是明军霹雳营的副统领杨致。在武腾决意对灵川展开大规模攻击的时候,明军却停留在安居县,并没有随同武腾一起向灵川发动进攻。这原本不在计划之内。但现在,情况变了,霹雳营已经接到了来自陛下的命令,灵川,必须要打下来。

    大营辕门之前,张潮与杨致两人翻身下马,不由问今日的战果如何,只看那一车车被运回大营内的战死士兵的遗体,张潮便知道今天的结果如何,辕门口,士兵们一个个都面沉如水,没有人说话,气氛压抑之极。

    带着杨致,两人直奔武腾的中军大帐。

    “武郡守!”杨致拱了拱手,楚军吃了大败仗,一个搞不好这一次便有亡国之虞,但杨致却没有大仇得报的快感,楚军可以败在自己手里,但怎么能败在齐人手里?楚国军队,也可以说是他的爷爷一辈子辛苦的成果。“我们已经接到了陛下的命令,霹雳营将会加入攻击灵川的战斗当中,现在霹雳营已经在开拔当中,最多三天之后,便会抵达灵川城下,贵军不若暂时停止攻击,养精蓄锐,以待最后一击。”

    杨致开门见山地道。

    听到杨致的话,武腾一下子兴奋的跳了起来,“贵国皇帝陛下已经决定再次向齐人发动攻击了吗?”

    “当然!”杨致点头道:“这一次来灵川的不仅是我们霹雳营,还有一个骑兵营亦正在赶向灵川的途中,这个骑兵营是于超统领的追风营,想来武郡守也是有所耳闻的。”

    追风营,武腾当然知道,这可是在对秦战场之上,击溃了上万秦军铁骑的强悍骑兵。

    “攻城的任务,就交给我们霹雳营吧!”杨致道:“武郡守的新宁军一妨好好养养精神,等打下了灵川,你们还要继续向前挺进呢!”

    杨致的话有些不客气,新宁军打了这么久的灵川都没有打下来,可在杨致的嘴里,似乎却是唾手可得。但此时武腾却根本不会计较这些,只要明军出兵,那就是好事一件,对于楚国来说,这绝对是这一段时间最好的消息。

    “除了这里,贵国在昭关那边?”他试探性地问道。

    “吴岭大将军已经在昭关开始行动。”杨致言简意赅。

    “好,太好了!”武腾双掌相击,昭关也开始攻击,而在这里,明军正式加入战场,那就代表着明国皇帝不愿意眼睁睁地看着楚国损失太多。

    就在霹雳营抵达灵川城下准备攻城的时候,在落英山脉之中,一支大军正静悄悄地隐藏于山中,而在山外,就是齐国的落英县了。

    这一次楚国大军出击,最开始的时候,安如海与程务本一样,是持反对意见的,但皇帝其意已决,安如海便决定率一支军队穿越落英山脉前去助战。这是一场艰苦之极的行军,即便安如海在事前做了充分的准备,但近千里的行军,仍然让他损失严重,抵达目的地的时候,出发之时的一万大军,只剩下了八千人。行军途中,两千人折损于恶劣的天气和险峻的地形。

    每一个人都憔悴不堪,但每一个人却都斗志昂扬,在这些士卒看来,痛痛快快的与敌作战,可比这样没完没了的行军要好得太多。

    现在,敌人就在眼前了。他们的恶梦即将结束,而齐人的恶梦将会开始。

    安如海同样也很疲惫,派出去的探子已经潜入到了落英县中,在哪里有内卫的暗桩,作为前内卫大统领,对于内卫的布局他自然是十分清楚,他需要知道现在山外的情况,近一个月的山间行军,他彻底失去了山外的消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