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909.第909章 夫妻夜话

    屋外寒风呼啸,白雪茫茫,屋内却是温暖如春,红烛微摇,大被翻滚,无尽春色皆在其中。不知过去多久,春色方敛,幔帐卷起,秦风斜靠床头,闵若兮则拥被依偎在他胸前。

    “兮儿,咱们再给小文小武添个弟弟或者妹妹吧?”

    “再等几年吧,等小武满了十岁再说。”

    “那岂不是还要五年?其实你不用担心太多,有你这样的娘在教导着,又能有什么事儿呢?”秦风有些不忍心的轻轻扶着怀中佳人的背脊。因为闵氏家变,两个哥哥的自相残杀,让闵若兮心有余悸。有了小文小武之后,竟是不再想要孩子了。

    对于这个时代多子方多福的民俗来说,闵若兮的想法其实是不正常的。特别是秦风身为一国之主,仅有一个儿子,在他的那些大臣们看来,这就很不正常了。秦风登基数年,不是没有人上书要求秦风纳妃,特别是礼部的那位老大人,更是对此事念念不忘,作为读书人的领袖,他可不怕闵若兮为难他。

    只不过每一次上书,都如石沉大海,没个回音,那怕他在朝堂之上当众上奏,得到的回答,依然是再议两个字。

    在这个娶妻纳妾如同吃饭喝水一般自然而然的朝代里,皇帝陛下与皇后娘娘的情深义重,倒在民间传为佳话,但在朝堂之上,却是议论纷纷。

    少不得,闵若兮得了一个跋扈的名头。不过她可不在乎这一点。

    其实这一年来,闵若兮在瑛姑的劝说之下,口气倒是愈来愈松动了。以前是一定不生,现在却是要等到小武年满十岁之后。

    在闵若兮看来,自家两个哥哥就是因为年齿相距太近,长大之后,这才为人所乘,生了不该生的心思,最后兄弟阋墙,造成惨剧。等小武到了十岁之后再要第二个孩子,两人相差了十岁以上,等到老二长成,老大早已羽翼丰满,再加上自己的用心教导和预先准备,当能避免同样的事情发生。

    从不愿想起到敢于去面对,其实闵若兮已经进步了不少。

    “其实你用不着这么心重,有些事情,该忘记的就应当忘记。”秦风安慰道。

    “刻骨铭心之痛,如何能忘?”闵若兮摇了摇头,突然直起身子看着秦风:“朝堂之上又议论着给你纳妃了。前段时间,秦国皇帝来使朝见,拜见我时,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想要许一个公主给你,我没有接话。”

    秦风笑了起来:“秦国皇帝到底有几个公主啊,前几年不是才给你二哥送去一个了吗?怎么这又惦记上我了?结为姻亲之国?嘿嘿,难道结为了姻亲之国,我就不谋算他了?”

    闵若兮恼了起来,伸手在秦风的软肉之上用力扭了一下,痛得秦风龇牙咧嘴,嘶嘶呼痛,其实以他的修为,又哪里痛了,不过总得表现出来,方有闺房之趣嘛!闵若兮自然也是深知肚明的。

    “不止是秦国啊,当你在数个战场之上大获全胜的时候,我在上京的母亲,也巴巴地给我送来了四个女子,个顶个儿的都是大美人,一个个知书达礼温文娴淑,可不是我这样的好舞枪弄棒的女人能比的,那身段妖娆的,手指一根根就像葱白似的。”

    秦风嘎嘎的大笑起来,“真是难为你了,你这吃醋的样子,可真是装得不像。”

    “我不能吃醋吗?我可告诉你,我是真吃醋了。”闵若兮叹了一口气:“你是皇帝,终有一日,身边肯定不止我一个女人的。”

    “放心吧,兮儿,我向你保证,我身边,永远都只会有你一个女人。女人多了啊,就是麻烦!”秦风笑嘻嘻地道。

    “原来你不是不想,而是怕麻烦么?”闵若兮伸手又扭,秦风便躲,一时之间,大床摇摇晃晃起来。

    “打住,要是床塌了,明天就是一桩大笑话,我还要脸子呢!”一把扭住秦风,闵若兮道。

    看着对方红艳艳的脸庞,秦风忍不住凑过去吧唧亲了一口,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呢!

    两人并排躺在大床之上,扯被子盖了身子,闵若兮满头秀发披洒在秦风的胸膛之上。

    “你娘将那几个女子送过来,是想要她们服侍你的吧?你可是她的心肝肉,身边除了个瑛姑,以前的丫头可都没带,老人家不放心,也是有的。”秦风道。

    “那几个姐儿,可是服侍人的?”闵若兮哧哧的笑了起来,“个顶个的都是高门贵户中的大小姐。选了又选的送过来,那意思还不明显吗?岂是送给我的,明明就是送给你的。不过啊,母亲倒真是关心我来着。”

    “这又是怎么说?给女婿送女人,还是关心女儿啦?”秦风讶道。

    “你可真是个乡巴佬,啥也不懂!”闵若兮戳着秦风的额头:“你现在威势日盛,大明也一天更比一天强,在母亲看来,你怎么可能只会有我一个女人呢?要是你有了别的女人,自然是要跟我争宠的,所以啊,她就先送几个过来,这叫帮我固宠,知道吗?这几个姐儿到了大明,无依无靠,除了我,没人能帮她们,便只能靠着我过活,就算你宠着她们,她们也离不得我。你要是纳了别的女人,在后宫之中,我有这好几个帮着,也吃不了亏去,只有我算计别人的,没有他们能算计我的。”

    秦风啧啧有声,“还别说,这些东西,我这乡巴佬还真是不懂,所以我说还是算了吧?多麻烦啊!我只要你一个就好了。那几个姐儿,你给我岳母大人送回去吧!”

    “说什么呢,送都送来了,那么好的江南姑娘,怎么能送回去呢?”闵若兮笑道。“我啊,准备让他们就在大明嫁人罗!”闵若兮瓣着手指头:“既然都是高门贵户的大小姐,千里迢迢而来,我也不能亏了他们不是?像你的麾下,小猫啊,马猴啊,巧手啊,千面啊,不都是还打着光棍吗?”

    秦风忍着笑,“别人也都还罢了,小猫你能说服他再娶?”

    “总是有法子的。”闵若兮道:“你这个当大哥的,也当劝劝他。红姑娘和他儿子都走了那么久了,也该缓过来了。”

    “这倒的确是的。”秦风点点头。“你想把这四个姐儿嫁给这几个,还存了别的心思吧?”

    闵若兮笑了起来,“又让你看穿了,当然有别的心思啦,我跟你说过,这四个可都是大楚的高门贵户出身,家世都是不一般的,这样的人送来了,就是最好的桥梁,有一天,当大明要图谋楚国的时候,说不定她们便能派上用场。到了那时候,明强楚弱,这几个姐儿背后的家族有了这一条退路,说不得便容易招揽一些。”

    “你倒想得远,不过要是岳母大人知晓了你这个心思,只怕会恼!”秦风看着正全意全意为大明打算的媳妇,心里乐开了花。自己还真是小鸡肚肠了。

    “楚国,终究是保不住啦!”闵若兮神色微黯,“我总不能让他灭在齐国手中。你是闵氏的半子,这江山,交给你,父亲泉下有灵,也不会怪我的。”

    看着闵若兮的模样,秦风点了点头,岔开了话题:“野狗怎么跑到宝清来了,他的伤可还没有好利索!”

    “说起这个,也是一件麻烦事,野狗看上了服侍他的那个女人,你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吗?”闵若兮道。

    “那个女人真有问题?”秦风讶然道:“当时我看了,只觉得这个女人绝对不是小门小户出来的,让鹰巢查一查,还真查出了问题?”

    闵若兮苦笑:“许杰的女儿。”

    许杰?

    秦风把这个名字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也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当初太平军席卷前越,前越军队,官员望风而降,只有这个许杰,是其中唯一一个一直在抵抗的家伙,当然,下场也很惨。

    “许杰的女儿现在就跟着野狗在宝清,她的老娘还有两个弟弟,现在也被野狗接在大将军府,当然,鹰巢在外头守着,他们是跑不了的。这一家人牵涉到正阳郡的局势,野狗的身份又非同一般,这件事,我还真不敢拿主意。”闵若兮道。

    秦风不以为然:“娶就娶了,又能怎样?许杰我都不在乎,还在乎他的女儿和两个儿子?他们翻不起浪花来。正阳郡的那些官儿要是不自在,那是他们的事,难不成野狗还会去为难他们不成?”

    “你是这样想,但别人不见得会这么想啊!”

    “等回程的时候,把这件事摊开了跟正阳郡的那几家说一说。”秦风道:“多大点儿事,我给他们吃个定心丸。”

    顿了顿,又道:“野狗是我的兄弟,好不容易看上一个女人,我总不能让他失望了去,而且他那个夯脑袋,真要不如他意,他倒不会和我闹,只怕就再也快活不起来了。一世人,两兄弟,怎么能亏了他。”

    闵若兮哧哧地笑了起来,“你果然还是以前的那个秦风,没有让我失望。”

    “嗯?”秦风不解地看着他。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闵若兮轻吟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