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905.第905章 热闹的宝清

    白雪皑皑的宝清港现在是非同一般的热闹。不过却是苦了长阳郡守马向南。

    先是刚刚晋封为中央战区大将军的野狗甘炜莫名其妙的轻车简从,带了一个女人,仅仅十几个护卫便从越京城跑了过来,事先连一个通报都没有。进了宝清港便要找皇帝陛下。

    马向南还没有搞清楚这是一个什么状况,后脚越京城便传来了皇后娘娘的谕旨,娘娘要带着小王子和小公主到宝清港来。

    还没等他从惊诧之中醒过神儿来,朝廷又传来了命令,首辅权云也要过来视察长阳郡一应事务。

    这一下子可就把马向南给忙了一个倒仰,只能将手的工作全都先丢下了,先准备着迎接皇后娘娘以及朝廷的诸位大佬。

    直到数天过后,马向南老终于搞明白了状况。从驻守在长阳郡的鹰巢分部指挥使谢秋那里得到了一些模糊的信息。

    野狗是因为他中意的女人却是前越兵部侍郎许杰流落在外头的女儿,因此受到皇后娘娘以及朝廷诸位大佬的反对而跑到宝清港来寻求陛下支持的。这事儿马向南一听就明白了,作为他这样的技术性官僚,当然明白野狗的这桩婚事,牵涉到了正阳郡的事务,可也不野狗说想娶就娶的,在马向南看来,只怕便是陛下也不会松这个口,正阳郡刚刚稳定下来,眼下局势一片大好,如果插进去这档子事,说不定又要生出一些风波来。当年在正阳郡,整过许氏的人,现在可有不少成了正阳郡的骨干力量,要是许杰的女儿成了野狗的夫人,这些人说不担心那是假的。

    至于皇后娘娘为什么来,马向南结合方方面面的情报,心里也算是有了一个模糊的认知。娘娘给出的理由太牵强,不过在马向南看来,陛下两口子心里有些别扭恐怕是真的,要不然陛下怎么在结束了对齐战事之后不回越京城,却巴巴地跑到了宝清港,然后又力排众议出了海了,倒像是在躲着什么似的。

    至于原因,只怕与现在齐楚的战事脱不开关系,不过娘娘肯主动过来,便说明娘娘还是深明大义的。在马向南看来,这是理所当然的。娘娘首先是大明的皇后,然后才能说是楚国的公主,当然得以大明的利益为重。

    至于权云他们过来,恐怕还是担心陛下与娘娘继续闹别扭,陛下长期不还朝在外晃荡,这叫什么事呢?

    想明白了这些,马向南却又有些愤愤然了,陛下两口子闹别扭,却让长阳郡着忙,更可虑的是,自己现在在长阳郡搞的一些小动作,很可能让权云知道啊。诸如在秦国偷偷买人什么的,这种贩卖人口的行为,在首辅看来,只怕是不能容忍的。因为大明律法,严禁贩卖人口,哪怕卖得是秦国人,恐怕在首辅眼中,这也是开了一个不好的口子,指不定便会有些利益熏心的家伙,把大明国的一些人冒充秦人卖起来呢!

    这事儿只能暂时停下来,等他们走了再说。但更让马向南担心的是,陛下这一次的收获啊!先前便已经讲明了,这一次出海的收获将会全部投入到宝清港,这就等于是投入到长阳郡,太平船厂扩建,会招收更多的工人,而围绕着太平船厂,更是会多出无数的以此求生活的人,可以想象,宝清的发展,将会更上一层楼,从而起到带动整个长阳郡发展的龙头作用。

    可首辅一来,这事儿,只怕便要产生一些变数。自己盯着长阳,首辅却看着整个大明,倒不是说自己的眼光就比首辅差,但屁股决定脑袋,首辅的责任是要让全大明都利益均沾,自己是长阳郡守,好像没有这个义务。

    一想到有可能到手的东西要给人分润出去,马向南没来由的就抓心抓肺的。

    野狗来了,天天守在码头上,瞪着牛眼看着大海,他的那个女人倒是留在屋里,从来不出来,最初见野狗的时候,那女人也带着面巾子,也不知是什么花容月貌便让野狗如此死心塌地。

    皇后娘娘来了,也只是见了马向南一面,然后便由乐公公陪着,今天去船厂慰问船工,明天又下乡去看看百姓,一副没事儿人的样子,由乐公公照拂着,马向南这边倒是只需提供必要的物资,倒也没有多少麻烦。

    不过自从首辅权云来了之后,马向南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权云抵达的当天,便把马向南给喷了。当着众多人的面,一丝一毫的情面儿都没有给马向南留啊,唾沫星子都喷到了马向南的脸上。而原因,当然是因为他没有阻挡着陛下出海。

    海上风浪无情,马向南自然不是不清楚,可那位爷的脾气一上来,谁能阻挡得住,别说是自己了,只怕便是权云在这里,照样挡不住。还真能耍泼撒赖抱着陛下大腿不放么?

    这件事情,马向南是一肚子的委屈,没见连乐公公劝了几句都立时被陛下给赶回了越京城么?不过这件事真论起来,还是权云有道理的,所以被权云喷了也就喷了,马向南只能唾面自干。有些事儿,总是不能当着外人说的。

    晚了些时候,皇后娘娘驾返,两人一齐拜见皇后娘娘的时候,马向南这才说了皇帝陛下出海的大概意思,第一是测试两艘战舰的性能,练一练兵。第二,自然就是去扫荡海盗,要发笔横财。

    “海里不比陆上,陛下此行,可有把握?”虽然喷了马向南,但权云也知道,只不过是撒一撒气罢了,这事实总是改不过来。

    “据周立将军讲,这时节,基本上不会有风暴,再者海盗们实力有限,在太平舰和长阳舰面前,根本就没有什么抵抗的余地,所以不会有危险。”马向南如实禀告。

    “海盗们很有钱?”权云并不了解海上的情况。

    “当然有情,首辅大人应当知道楚国泉州宁氏吧?”马向南问道。

    泉州宁氏,大名鼎鼎,豪富之家,便是在富裕的楚国,那也是数得上的人家,权云当然知晓。

    “宁氏便算得上是海盗。”马向南一句话让权云有些发蒙。眨巴了半晌眼睛才道:“你的意思是说,宁氏之所以如此富有,是因为他们是海盗。”

    马向南点点头:“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那陛下此去,收获能有几何?”权云接着追问。

    看着权云那双发亮的眼睛,马向南不由心里有些发苦,这时候权云的眼神,足以与户部尚书苏开荣那见钱眼开的神情可比,不过他仍是面不改色心不跳:“那都是些小海盗,比不得宁氏,终归不过是几十万两银子的出息。”

    权云是何许人也,自然不是马向南一句话可以打发的,几十万两银子,便能让陛下巴巴的出海去?抚须片刻,便向坐在哪里一直没有作声的皇后娘娘闵若兮拱手道:“娘娘,只怕臣要将户部尚书苏开荣也召过来了。”

    两个国之重臣在哪里打机锋,闵若兮自然是看得明白,此刻权云开口,她只是笑了笑:“外朝之事,首辅拿主意即可。”

    闵若兮这一开口,事情便算是定下来了,马向南顿时渭然长叹,苏开荣那只铁公鸡一来,再有权云撑腰,自己的如意算盘,多半便要打了水漂。

    心中发苦,便不欲在这里再呆下去,借口要去处理事务,急匆匆的跑去找船厂主事余聪商量对策,余聪这个级别,还凑不到皇后跟前。在马向南的心中,船厂,宝清港,可是长阳郡第二阶段发展的重中之重,被权云这一搅合,说不定便要黄了。陛下出海之收获,放在长阳一郡,那是一笔巨款,但放之全大明,就是杯水车薪了。不管怎么说,都得想个法子,将大头儿留下来。

    权云一看马向南那模样,便知这老东西说话打了埋伏,陛下此行收获,必然不止于此,这倒是令人兴奋的一件事情,现在国库里快要一清二白了,随着吴岭指挥下的武陵战区的军队,一步步的将益阳,武陵,桃园三郡收回来的同时,也是将一个乱摊子扔给了大明朝廷。

    齐人是在撤退,但将能搜刮的全都搜刮走了,除了带不走的房子和人口,几乎没给明人留下什么,权云甚至怀疑如果不是陛下与齐国皇帝有约定,只怕齐人甚至会将人丁也一卷而空,房子一把火烧掉,留给大明一个一片大雪白茫茫真干净的地方。

    可现在,也比那儿好不了多少。

    留下了无数张嘴,吴岭每收复一地,便不得不将大批的军粮拿出来,以稳定民心,先将那些人的命保住再说,可即便这样,每日也有不少饿死的人,要不是吴岭主意正,极有才干,只怕那些地方便要闹将起来了。每日从沙阳,正阳,越京往这三地运粮运物资的车队是络驿不绝,国库快要被搬空了。

    在越京城的时候,每天只要看到苏开荣那张脸,权云的脑袋瓜子就会生疼。

    如果陛下此行颇有收获的话,倒是可以一解燃眉之急,不然这个年,铁定是过不好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