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905.第905章 新设军港

    只是一轮齐射,对面的投石机便尽数哑了火,熊熊大火燃了起来,火光之中,有人惨叫,有人拔脚飞奔,有人带着全身的火焰,纵身跃入到海水之中。

    行驶在最前方的两艘船趁机靠了上去,尚未停稳,船上的战兵便一个个纵身跃下,向着码头之上杀去。

    码头之上,零零散散的有几十人提着武器冲了出来,但更多的却是拔腿飞奔。对于已经杀到岸上的烈火敢死营士兵来说,这最后的一点顽抗就像大海之中飞起来的一点沫子,一个浪花卷过去,顷刻之间便什么也没有了。

    长阳舰上的霹雳火在射出第一轮之后,只是稍稍停滞,第二轮便又是射了出去,将打击的范围向纵身扩展了一些。

    此时,小岛之上,几乎已经没有了抵抗力量,祖利出海,几乎带走了所有的力量,留在葫芦岛上的一些忠心耿耿的人手,在这样暴风骤雨般的打击之下,眨眼之间便成了昨日黄花。

    何鹰对于这个结果丝毫不意外,但他此必却根本没有关注岛上的战况,而是瞪大了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太平舰上的三层甲板前后的一共六台霹雳火。

    太平舰与长阳舰是姊妹舰,装备是一模一样的,刚刚长阳舰的一轮齐射,便像是一片火云骤然升起,重点,还不是这个打击的密订,而是其紧跟着展现出来的打击速度。

    两轮打击之间,相隔不过数个呼吸的时间。当了大半辈子海盗的何鹰自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海上作战,两舰相隔稍远之时,彼此以投石机攻击,但投石机体型笨重,像三千料的大船,能安装两台就算是了不起得了。而且射速奇怪,在海战之中,打击移动中的战船,更多的不过是一个威吓作用,真想要命中,得靠运气。而在双方接近之后,更小的石炮,才是打击的主力,不过石炮很小,对于这种三千料的大船,造成的损害其实有限,其主要目的不过是杀伤船上的士卒。而类似于重弩,对于小船威胁极大,但对于这样的大船,亦只是隔靴搔痒而已。

    所以现在的海战,真正决定胜负的,其实是最后的接舷战,双方船只靠近,水兵提刀搏杀以决胜负。

    但现在看着长阳号和太平号,何鹰突然发现,似乎海战的格局,要就此改朝换代了。长阳号上的远程武器装配之多,射速之快,足以让以前海战之中的远程打击武器从鸡胁上升到主要武器的地位。

    刚刚他留意过,长阳号上的一次齐射,足足有近五十枚铁弹,覆盖了相当大的范围,换而言之,在海战之中,就不再是碰运气了,这不是精度打击,而是覆盖射击。而更为重要的是,霹雳火使用的是铁弹,而且是烧红了的铁弹。

    战舰只要挨上一枚,不说人员的伤亡,单是引起来的大火,便足以让对手手忙脚乱,一艘船,挨上数枚,只怕就要完蛋了。

    在没有见识过长阳舰的攻击力之前,何鹰尚以为凭着宁氏现在所有的三艘大舰,二公子至少还有一些讲条件的底气,但现在,何鹰却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在这样的攻击力面前,宁氏的三艘战舰即便是围攻长阳舰一艘,也只有被吊打的份儿。

    长阳舰只需拉开一定的距离,使用霹雳火,即可将对手战舰击沉。

    想到这里,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秦风的脸色,更显畏惧。而宁二公子,此时更是痴人一般的看着前方的长阳舰。

    “则远,你觉得如何?何鹰,你觉得呢?”秦风笑呵呵地问道。

    “陛下,如果数年之前,我率领的是有这样攻击力的战舰,那场海战,何足道哉?”何鹰强自抑制着有些发抖的手,道。

    “则远,如有这样的战舰百艘,可横行大海否?”秦风看着宁二公子。

    “陛下,别说百艘,便是只有十艘,大海之大,亦是哪里都可以去得!”宁二公子声音有些颤抖。

    当然,他所说的是十艘主力战舰,如果再配上其它的辅助战舰,后勤补给舰,那便是上百艘舰船的规模了。

    听着两人的对话,秦风很是满意,霹雳火经过改装之后,装到了战舰之上,射程的确没有在陆地之上那么远了,但在海战之中,却是占据着压倒性的优势,这样的优势,足以改变海战的作战模式。

    “走吧,我们已经控制了码头,去这葫芦岛上看一看。”秦风挥挥手,向着下层甲板走去,宁则远与何鹰紧紧跟随着,神态,却比先前要更恭敬了几分。

    船缓缓地靠上了码头,秦风带着人从跳板之上稳步走了下来。此时,霍光带着前面前几艘船上的战兵已经彻底控制了前面的小岛,正在紧紧地追慑着逃跑的海盗沿着那道小小的梁子向着后方的大岛之上追去。

    一行人走到小岛的最高处,回过头来,看着大海,秦风禁不住连连点头,“真是一个好地方。”

    整个岛分成了两个部分,前面的小岛被布置成了军事区,除了码头,还设置了一些远程投掷武器,当然,现在都已经变成了一堆垃圾,被长阳号一阵猛轰,成了一地残渣。

    祖利还是有一定的军事才能的,但海盗就是海盗,眼光还是浅了一些,再加上实力也有限,实在是变不出什么花样来。

    “码头再扩大,要能够停得下十艘战舰。”站在小岛的顶端,秦风指着前方,道:“这里得天独厚,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好军港,码头之上再建起堡垒,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地方,布置上远程投程武器,便可确保码头的安全。”

    转过身,又指着后方:“这里设置军营,校场等军事设施。只需千余人的防守力量,便能让敌人徒呼奈何。”

    在场的诸人,都是军事大行家,当然知道葫芦岛的地形,的确便是如此。进来的水道狭窄,但越过了这一段地区,内里便是一个良港。

    “走吧,去大岛上看一看。”秦风带着诸人沿着那条小小的梁子向着后方的大岛行去。而此时,大岛之上的搜捕工作还在继续,一批一批的留在岛上的海盗,家属以及一些形容枯槁的大概是被抓来的人,此刻正在被集中到一片空地之上。

    爬上大岛之巅,鸟瞰着整个大岛,秦风击节而叹。

    “多好的地方啊,居然被海盗霸占着,瞧瞧,有山,有淡水,还有可以开垦的荒田,这里,完全可以变成一个自给自足的军事基地。”手指着山下一个颇有规模的淡水湖,秦风大笑,先前最担心的便是岛上的水源问题,看到这个淡水湖,那一切便可以解决了。

    “陛下,您准备在这里建立一个军港?”宁二公子小心翼翼的问道。

    “当然,有如此得天独厚的条件,又处在如此关键的位置之上,不在这里设置一个军港,当真是天理不容。”他笑看着宁则远:“你们宁氏走这片海域多年,难道就没有想过在这里设置一个军港,一来,可以为远航的舰队补充,二来,卡住了这里,就卡住了这片海域的咽喉,就算是周氏,只怕也要给你们交买路线吧?”

    宁则远有些尴尬地道:“宁氏财力不足,也没有这样的雄心壮志。”

    秦风一笑,点了点头:“终究是格局小了一些。宁则远,以后我们要在这里建设一个军港,这个工作,要和你谋取宁氏族长一事同时展开。等你掌得大权之后,宁氏船厂的核心资源,便要陆陆续续地运到这里来,在泉州,终究有很多事情还是不方便。”

    “是,如陛下所愿。”宁则远连连点头。

    “当然,在这期间,我们不但要打垮里哥哥的船队,还要收拾周氏的船队,只有将他们先打服了,我们才能开展这里的工作。”秦风轻描淡写的道。

    “陛下,周氏船队比宁氏要强一些。”宁则远低声道。

    “不用担心,很快,我们的第三艘战舰便要下水了,到时候有足够的实力收拾他们。”秦风不以为意,“等这个军港建起,朕便要正式设立海事署,宁则远,到时候,你就是这个海事署的署长,当然,暂时是不会对外公开的,这个机构也会设在这个军港里,整个天下,不会有几个人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你在外,依然是宁氏族长的身份,你明白朕的意思吗?”

    宁则远身体一震,海事署署长。

    “海事署署长,将统筹管理海上所有事宜,船厂,舰队,对外贸易,甚至海上对外作战,都将有海事署负责。周立,何鹰,周扬帆都会在你的帐下听用,你不是想做这海上最大的海盗吗?那就展示展示你的才能给朕看看。”

    宁则远怎么也没有想到,秦风抛出来的是这样一个大的肉馍馍,统筹所有海事,周立要早自己好几年投靠皇帝陛下,自己刚刚站过来,便能压周立一头?想到这里,脸上不由有了忧色,不自觉的扫了一眼周立。

    看到宁则远的神色,秦风淡淡地道:“周立是统兵打仗的人才,但海事署事涉方方面面,他做不来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