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904.第904章 财帛动人心

    祖利藏匿的财产的线索,终是给周扬帆审了出来。在小湖边的林子里,一株枝繁叶繁的大树之下,几名士兵用锄头刨开了面上的浮土,一块铁板便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将铁板提拉起起来,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条一路延伸向下的阶梯通道。

    “我先去看看!”马猴提了刀,第一个延着阶梯向下走去,后头跟着好几个亲卫。片刻之后,里头隐隐约约传来了马猴的呼喊声。

    “陛下,找到了,找到了!”

    一行人等,这才进到内里。

    通道只怕有数十丈长,众人提了火把,一路向下,走在长长的通道里,周立骇然道:“这祖利竟然还是一个土耗子,修这个密室,又不能大张旗鼓,也不知他究竟鼓捣了多少年。”

    “祖利五十多岁的人了,当了大几十年的海盗,如果有心筹谋,倒也不难。”何鹰接口道。

    众人走着,里头却传来了马猴欣喜若狂的大笑声。

    “哈哈哈,我们发财啦!”听这声音,状似癫狂。

    走到通道的尽头,推开一扇木门,一个石砌的密室便呈现在众人的眼前,一口口的长三尺,宽两尺的箱子摆在众人的面前,马猴已经撬开了其中的一口,看着内里的东西,便是秦风,也有些瞠目结舌。

    一根根的金条,就这样躺在箱子里,在火把的照耀之下,散发着幽幽的金光。

    秦风手指向着剩余的那些箱子指了指,大笑着的马猴会意,与众亲卫一起,将箱子一个个地的开,呈现在众人面前的,便是一个海盗一辈子的积聚。

    一箱箱的金条,银锭,珠宝,让暗室之中的火把也为之失色。

    拿起一根金条,在手里轻轻地摩挲着,“祖利倒是个有心的,这些他抢来的东西,还费心费力的将他们化开重新融练成了这些金条,银锭,可惜最终,却是享受不到,便宜了我们。”

    霍光也是两眼有些发直,他这一辈子,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金现现物,即便是在掌管兵部的时候,有时候过手的钱物动辙便是百万两银子之巨,可这毕竟是都是些帐本上的数字,那有面前的黄灿灿,白花花的东西有冲击力。

    “当海盗,原来这么有前途啊!”他深深的叹息着,一双眼睛梭子搬的在宁二公子身上扫来扫去,说起来,祖利还真算不上势力特别大的海盗,像宁二公子家里,既做海贸生意,又兼程当海盗的家伙,家里该富裕到一个什么程度啊!

    见霍光的目光有些不善,宁二公子不由得苦笑起来。他是个聪明人,当然是明白霍光眼光中的含义的。

    “霍大师,即便是我们宁氏,也是拿不出这么多真金白银的,祖利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我们宁氏却是一个大家族,人丁众多,还有那么多跟随的部属,光是一个船厂,每年都要投入极多的银钱,除去房产,土地,铺面,要我们宁氏一次性拿出这么多的现金现银,那是真拿不出来的。”

    这话说得实在,霍光想想也是,秦风还是一国皇帝呢,国库到现在还闹亏空,内库里更是经常性的空空如也。家大业大,但花费也大呢,倒是这祖利,土拨鼠似的,一点一点的积聚了一辈子的财产,却转眼都为他人做了嫁衣。

    “马猴,统计一下,看看收获倒底要几何?”秦风心中痛快,但总得在下属面前保持一点威仪,否则真想大笑出声。有了这么多现钱,葫芦岛这个军港的资金便算是有了着落,便是余聪的太平船厂,也终于可以扩充第二条,甚至第三条生生线了。

    众人随着秦风离开了密室,回到了地面之上,坐在那个延伸到湖内的平台之上,心情更是舒畅。

    “这个密室,只怕现在就处于我们脚下。”霍光指了指湖面,笑道:“这祖利也真是一个有心的。这一辈子,不当海盗的时候,多半便是在当土拨鼠。”

    众人尽皆大笑起来。

    祖利如此,那逯逑如何?此刻,所有人的心中都是火辣辣的。“陛下,臣看是事不疑迟,祖利,逯逑他们被灭,消息终归是会传出去,拖得久了,不免让他的手下得了消息,卷了金银跑了。”周立有些急不可耐地道。

    “也好,你与扬帆两人,各率舰只出发,去扫荡那些海盗的老窝,何鹰,你也跟着去吧,这些战兵,基本上以后都要跟着你回去,现在跟他们熟悉一下也好,顺便对于我们的战舰性能也了解得更多一些,以后,你要指挥的也是这样的战舰呢!”秦风笑咪咪地道。

    何鹰也头也是一片火热,当即连声应命。

    现在已是变身财迷的周立,已是迫不及待了,得了秦风的命令,转身便走,周扬帆,何鹰两人也赶紧跟了上去。

    现在捞越多的钱,便等于是他们麾下的水师,以后有更多的战舰,更多的水兵,他们如何能不急。

    看着几人匆匆的身形,留下来的众人都是会意的大笑起来。

    个把时辰之后,马猴才快活的从地下又钻了出来。

    “陛下,那些珠宝什么的,末将不是个识货的,也不知到底值多少钱,但那些金银,末将已经统计完了,计有两百余万两。”马猴喜气洋洋。

    听到这个数目,秦风也不由得有些瞠目结舌,打秦国那一战,冒着初生的大明被灭国的危险,死了无数的战士,自己甚至赤膊上阵,险死还生,一仗打下来,从秦国勒索来的赔款,现银也不过只有五百万两,刨去开支,只能说基本上没有赔钱。

    当然,帐不是这么算,击败秦国,带来的更多的是政治上的意义和接下来的长久利益。

    两百万现银,还有数目不明的珠宝,将其大明,最后能用的可不仅仅是这个数目,因为有这些真金白银压库底,大明太平银行便能发行更多的纸钞,两百万两,便有可能变成四百万两。

    这一趟出海,可真是值了。

    接下来的几天,秦风一边等待着出去剿匪发财的周立等人回航,一边带着宁则远走遍了葫芦岛的每一个角落,对于这里的规模也就有了一个大致的考量。做这一个以后在大明海事之中重要的一个节点,这里,当然不仅仅要建立军港,驻军,这里还要修建一个船坞,能修补损坏的战舰,要有足够的移民来开垦这里的土地,至少也要做到自给自足。

    回去之后,便要派工部的官员过来做一个详细的规划,工部里有的是这方面的行家,自己提出要求,让他们做出详细的规划出来。

    被俘虏的海盗,自然是不能留在这里,那是自己给自己找事,他们和那些家属,都要移民到长阳郡去,一部分还能改造的交给周立去重新训练,以充实大明水师,桀骜不驯的,便交给马向南,让他们去深山老林里砍树砍到死。反正现在长阳郡缺人丁,哪里都需要人手。

    至于这里所需要的人手,便需要再想办法了,马向南着人从秦国在买人,这是一个路子,另外也还得再从别的地方想想法子。毕竟那些秦人都是马向南弄来的,想从他嘴里撬食,更费工夫。脑子里转着这些事情,便想起了早前宁则远提起过的一些事儿。

    “则远,你说在海外那些岛国,城邦,有很多奴隶可以买卖?”他瞅着宁则远道。

    “是的,陛下,在那些地方,的确有不少的奴隶。”宁则远点头道。

    “这一次你过去之后,回来的时候,尽量多买一些。”秦风点了点脚下,“这里需要充实人口,大量的人丁。”

    知道了秦风的打算,宁则远自然是明白。“不知陛下需要什么样的人?”

    “自然是拖家带口的好些。”秦风道:“这样的人,有顾忌,好控制。半大的小子可以多一些,别看现在年纪小,过几年便是壮劳力,而且这些人,也更容易对我大明产生认同感,当然,男女比例,你看着半。不过老的便不要。”

    “臣明白了。”宁则远点点头。

    “建一个军港,把这里变成海上的一颗明珠,说起来不过是动动嘴皮子的事情,但真要做起来,可就是一件长久的麻烦事,你以后要多多思忖这里的事情,葫芦岛以后便是海事署的衙门所在地,至少在近几年之内,这一点不会改变。”

    宁则远点点头。

    “回到泉州之后,你的夺权之计还需要一些什么,这一次出海,你也要细细地思考明白,不能放过每一个细节,需人的人手,尽管提出来,朝廷会选出你满意的精干人手去辅助你。这个位置越早拿下来越好,更能有利于我们以后的大事。”

    “事不疑迟,只争朝夕啊!”秦风双眼微闭:“楚国与齐国这一场大战,必然大败,元气大损,对齐国的威胁,将会降到近几十年来的最低,接下来,齐国的战略重心很有可能转过来对付我们大明,我想,最少三年,最多五年,我们与齐国的冲突便会发生,我们要在这三到五年内,解决秦国的事情,然后再有余力与齐国瓣腕子,水师早一日成型,便能早一日成为我大明的助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