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902.第902章 愿为陛下效命

    秦风抛出了问题,便自顾自地端起面前一杯酒,轻轻地抿了一口。周立说宁二公子是个有才的,他这便算是考较眼前这个人了。一个人光有梦想可不成,没有与梦想相匹配的才情,手腕,那就只能说是眼高手低罢了。

    “人!”第一个开口的不是宁二公子,倒是一边的何鹰。

    秦风再喝一口酒,笑问:“为什么是人呢?”

    “陛下,大明本自前越而来,而前越以前根本就是没有水师的,唯一的一个出海口宝清港,还被废弃成了一块荒地,这合得陛下根本就没有合适的水手,水兵。”何鹰道。“而这些,宁氏有,宁氏可以轻而易举的找到足够多的水手,水兵。”

    秦风点了点头,看着对面的宁则远:“宁二公子也是这么想么?”

    宁二公子摇了摇头,“或许有这个因素,但绝不是主要的。”

    “宁公子为什么这样说呢?”秦风问道。

    “今天我观这艘战舰之上的水兵,只有四百人不到,但却一个个剽悍异常,另外一艘战舰之上的估计大概也只有此数,以八百战兵击溃数千海盗,可见这些士卒的勇武。”宁则远沉吟着道:“但以前大明是没有水师的,草民也的闻过陛下的事迹,也从来没有听说过陛下有水师,而这些士兵很明显都是久经战争之辈,如此勇武,草民想,多有可能是陛下的亲卫。既能将这些士兵在极短的时间内训练成一个合格的水兵,那陛下自然就不愁战士,所以草民想,最重要的不是人。”

    “那你觉得是什么呢?”

    “草民以为,陛下为的是我宁氏的船厂。”宁则远突然抬起头来,道。“陛下肯定是有自己的船厂的,而且造船的水平,只怕比我宁氏的还要高,但很显然,您这个船厂不大。”

    “船厂规模现在是不大,但朕可以慢慢造。”秦风微笑道。

    “只怕未必。”宁则远摇摇头:“一个船厂,投资巨大,同样的,像这样的战舰,更是花钱如流水,陛下与我们这些商人不同,想要的是一支舰队,而这,光有这样的主力战舰是不行的。从无到有,这里面涉及到的资财不可谓不巨大,但现在大明初建,连年征战,正如陛下所说,国库空虚,根本就没有钱。”

    “说得有些道理了,接着说。”

    似乎是得到了秦风的鼓励,宁则远声音也略大了起来:“但陛下知道海贸的巨大利润,特别是在您如揽到了周立周叔之后,对这其中的暴利,更是知之甚祥。如果开了海贸,那所得,不仅仅可以扩大船厂,而且可以弥补国库之不足。但万事开头难,为了达到这个目标,陛下甚至不惜亲自出马,陛下,这次您出海,草民想,肯定不是为了训练士卒吧?”

    秦风大笑起来:“你猜得很对,这一次朕带着周立出海,本来就是存着抢劫一把的心思,准备去打劫那些海盗,将他们的历年所存掠为己有,当然,朕也知道你们宁氏在这个时候会出海一次,本来也准备打算将你们吃下的。”

    宁则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色有些异样,一边的何鹰则对周立怒目而视,原来这个狗东西也没有存着好心,出海也是准备抢他们的。

    秦风笑得很开心,这个宁则远还是有几分眼光的。

    “你是怎么看出这一点来的?”

    “因为陛下将那些海盗的船都是俘虏而不是击沉,今日我在船上看到有毡布蒙着的东西,那肯定是战舰上的远程攻击武器吧,但那些海盗船,明显没有受到远程武器的打击,此刻当然能猜到陛下的用意。”宁则远笑了笑:“有陛下这样的宗师压阵,收拾这些海盗自然是容易之极。”

    “不是一个,而是两个!”秦风竖起了两根手指。这让宁则远与何鹰都是倒抽了一口凉气。

    暗自压下心里的惊惧,宁则远决定要搏上一搏,如果自己一个应对不当,只怕这十几船的货都会被对方吞没,而且自己的性命恐怕也难保,刚刚对方已经亲承他是准备抢自己一把的,而一个皇帝,焉肯将这样的丑事流露到外头去。

    “陛下没时间缓缓积存,便只能迅速的掠夺财富,海上抢劫,那自是最快的途径,但却又苦于战舰不足。”他盯着秦风,道:“如果我宁氏倾巢而出的话,陛下您是抢不到的。”

    “是这个道理,周立跟我说过,你们实力的确庞大。”秦风笑道。

    “但让陛下意外的是,我竟然送上门来,而且知道了我目前的困境。”宁则远缓缓地道:“陛下自然是想,如果能扶持我掌控宁氏,这个船厂也便等于由陛下掌握了。”

    秦风直言不讳,“说得是这个道理。”

    “船厂是其一,其二,陛下还想要宁氏在外面的完善的销售网和那些关系,不然,陛下就是抢了东西,想要卖出去也有很多困难,而就算卖出去,价格只怕要打折扣。外头那些岛国抑或是城带邦,一个个可也不是善男信女。”宁则远道:“当然,以陛下的性子,如果没有宁某,碰到这种情况,多半便会派周叔去将那些人打个稀巴乱,但这又回到了第一个问题之上,陛下需要一支强大的舰队。”

    “说得好!”秦风轻轻地鼓掌,“周立,你说宁二公子是一个有才能的人,现在我信了。宁二公子,现在我们可以正式谈谈合作的事情了,朕想,你是不会拒绝我的。”

    到了这个地步,宁则远还能说什么,只能苦笑着道:“陛下,草民自然是不敢拒绝的。”

    “不敢拒绝和不会拒绝,这其中差距可是很大哦!”秦风笑着指出宁则远的一字之差,“不过朕相信,你不会后悔的。开门见山吧,我们大明,帮你登上宁氏家族的族长之位,而你在掌握大权之后,船厂,战舰,要统一归我大明水师调配。”

    “陛下要如何帮草民登上这宁氏族长之位?”宁则远问道。

    “第一步,这些商船都归你了。所有的货物也都是你的,卖出来的利润也是你的,你不是想要那些海盗船么,全都给你,我还会给你更多!”秦风笑道。

    “更多?”宁则远惊讶地道。

    “不错,更多,因为接下来,我们要继续前进,要交过一片海域的海盗一扫而空,他们的舰只,统统都会成为我们的战利品。”秦风大手一挥:“这片海域,以后只允许一家海盗存在,那就是我大明的。只有我们才可以开抢,谁敢在这片海域开抢,那就是在我大明嘴里夺食,朕就要他的命。”

    宁则远和何鹰听得面面相觑,眼前这位,当真很难让人相信是一位皇帝。

    “你大哥不是要让你这一次失败么?可是你这一次却是大胜而归,不断赚回了大笔的利润,而且还俘虏了如此多的海盗战舰。何鹰,这此海盗战舰可以弥补你的损失吧?”秦风笑看着那个一直都显得很紧张的何鹰。

    “陛下,自然是可以的,只是有船无兵!”何鹰低声道。

    “无妨,到时候,我自然会拨兵给你。这船上的战兵你可还看得过眼,到时候,全给你。”秦风哈哈一笑。

    宁则远与何鹰对望一眼,对方既然在自己身上下了重注,当然会派人跟在自己的身边,这才是正常的交易,如果不是这样,那才真是有问题呢!

    “这一次你回去了,声望大涨,相信在宁氏也有了一些与你大哥抗衡的本钱。”秦风微笑道:“朕当然还会给你派更多的人来,擅长搞阴谋诡计的,擅长组织策划的,手脚利落可以做些你不想让人知道的事情的人,有了这些人在你身边,以后你大哥想要暗算你,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这么说吧,有了这些人,以后在宁氏,便只有你暗算你大哥的份儿了。”

    “陛下……”

    秦风挥了挥手,打断了宁则远的话:“刚刚所说的,只是第一点,第二点,朕可以保证,以后你哥哥的船队,只要经过这片海域,便会被海盗打劫一回,当然,这些东西是你们宁家的,朕让周立抢了之后,你再拿去卖,不过这个利润,我可就要一半了。你们宁氏的利润,绝大部分来自海上走私,当你的大哥赚不到钱之后,你们宁氏的那些老臣子,还会站在他身边支持他么?”

    宁则远咽了一口唾沫,如果真如秦风所言,只怕一年半载之后,自己便可以击败大哥了。只是秦风的手段过于毒辣,他有些担心。

    “宁则远,朕知道你在想什么?朕先前就说过,宁氏的,都是你的,我要的是这万里海洋。你嘴里的那些岛国,城邦,只怕随便一个都要比你宁氏更富吧?我要得是他们,你宁氏那点钱,朕还真没有放在眼里。更何况,还有更远方的广阔的土地啊!”秦风抬起头,微微侧头,倾听着外面海浪的声音,半晌,才厉声道:“所以,朕要一支强大的舰队,一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组建起来的强大舰队。”

    宁则远再不犹豫,跪伏在地:“宁则远愿为陛下效力!”

    宁则远跪倒,何鹰也跪了下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