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877.第877章 更在乎你的坦承

    傍晚时分,乐公公捧着一叠厚厚的奏折走进秦风的房间的时候,他正在伏案疾书。

    秦风在写信,在给闵若兮写信。

    他已经写了好几页纸,尽是一些絮絮叨叨的小事,自己一路上的所见所闻,一些喜闻乐见的乡野趣话,宝清港目前的发展等等。

    乐公公将奏折放到了秦风的案头之上,后退一步,束手而立。搁下笔,秦风拿起排在最上面的一封奏折打开,那是鹰巢的探子从楚国发来的消息。

    楚人两路大军出击,罗良率主力出击高湖,副将江涛出击泰州,而皇帝闵若英竟然也御驾亲征了,他率领着他的亲卫火凤军亦在罗良的攻击队伍之中。

    齐人正在败退。

    从整个大陆局上来讲,齐人似乎正处在一个极度危险的场面之中,在与明人的战场之上,他们可以说是一路溃败,大踏步的后撤,最后的防线就是昭关,而明军在大将军吴岭的率领之下,正在步步紧逼。秦人肖锵出虎牢,短短一个月时间之内,连接拔除了齐人在横山之中的数个重要的军寨。

    齐人三面受敌,形式恶劣之极,这让楚国人觉得遇到了天大的良机,他们面前的齐军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从各个方面反馈出来的情报,都显示着齐人将一部分主力正在火速调往昭关与明军的战场之上。

    秦风随手将奏折扔在了桌面之上。他对这个没有任何兴趣,因为他早已经预测到了结果。

    所谓的明齐之战,只不过是双方妥协之后的一个骗局,明人要的是益阳,武陵,桃园三郡,抵达昭关之后,他们前进的脚步就将停下,而在他们的身前,根本就没有所谓的齐国大军。有的只是齐将鲜碧松指挥的一支由一万余齐国败军和匆匆忙忙集结起来的郡兵,甚至临时征召起来的青壮组成的军队。

    至于横山方和,秦风相信,当郭显成利用空间换时间的策略奏效之后,肖锵就会遇到强有力的反击,而心有二用的肖锵根本就没有心思与郭显成纠缠,只要小有挫折,他就会撤兵,毕竟,肖锵现在的重心在秦国国内,相比于对外开疆拓土,在秦国国内获取他想要的东西,才是最重要的。

    而楚军,正在不知不觉之中慢慢地钻进齐人的大圈套。

    齐国亲王曹云,的确是一个极度优秀的将领,秦风拉出一张地图,在齐楚交界的地方逡巡着,能将一支多达数十万的军队指挥得如此得心应手,一边抵抗对方强大的进攻,一边慢慢地给对方挖坑,这可真不是一般人能做的。

    秦风觉得自己就根本做不到。这种战略,除非主帅对自己的能力,对自己的军队有着极强的信心,否则根本就敢轻易使用,因为这有可能一不小心便演变成为一场真正的大溃败,但至少现在,齐军有条不紊。

    “乐公公,告诉千面,都派人手紧盯永州。”秦风的手指在地图上画了良久,最终落在了一个地方。“如果我的估计没有错,永州将是齐人最后的决战之所。”

    乐公公凑了过来,“陛下,一路退到永州么?齐人未免也太托大了,这样一来,他们可就让楚人在齐国境内突进近五百里了。”

    秦风嘿嘿一笑:“没办法,齐人胃口更大。看到了沅江了么?曹云肯定是想将楚军诱过沅江,到了那时,只需一只军队截断沅江退路,楚军便会陷入到绝境当中,一场大败便不可避免。”

    “楚国此败,只怕就此一蹶不振了。”乐公公摇头叹道:“楚人也不乏英才良将,难道就一点也没有看出来这场骗局吗?”

    “贪心啊!”秦风道:“罗良贪心,闵若英也贪心,就算是程务本,到了眼前这个地步,只怕也会高兴的,楚人自上而下,都犯了这种病。再英明的人,一旦犯了这个病,离失败也就不远了。”

    “陛下说得极是。”乐公公道:“陛下,那个周立在外头已经跪了有一会儿了,还让他继续跪着吗?”

    “外头今天很冷吧?”秦风瞅了一眼屋里新添的火盆,道。

    “是的。”乐公公点头道:“立冬过后,这天气似乎一下子便冷了许多,细雨朦朦的,奴才看那周立的衣衫都湿透了。”

    秦风哈的笑了一声:“他是该好好清醒清醒。算了,你让他进来吧!”

    乐公公应了一声,转头进屋,秦风却又提起笔来,开始给闵若兮写信,他没有提到楚齐之战,同样的奏折,越京城也有一份儿,作为坐镇越京城的皇后娘娘,首辅权云应当向她禀报过了,以闵若兮的聪明,自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楚齐打到了这个份上,已是不可逆转的事情了,除非有一方先行崩溃,否则谁也不可能改变这个结果了。

    在秦风看来,崩溃的必然是楚国无疑。

    闵若兮肯定会很伤心,很难过,甚至会恼火于自己,但作为大明的皇后娘娘,她也必须理解,这对于大明才是最好的结果。

    闵若兮是知道秦风想干什么的。一统天下是秦风的夙愿,不择手段的削弱自己敌人的力量那是必然的选择,不论是齐国,还是楚国,从长远来看,都是秦风的敌人。

    先秦再楚最后齐,这是秦风整体的战略构思。这一次闵若英的御驾亲征,是春风喜闻乐见的事情,因为闵若英的亲临战场,将会便楚军即便到了最危急的关头也不会轻易崩溃,而是会死战到底。

    楚军的战斗力是不差的,一支面临绝境拼死一战的军队能发挥出来的战斗力也必然是惊人的,曹云会胜,但恐怕付出的代价也必然不会低,此战过后,楚国再无外侵实力,自保恐怕都会很成问题,大败也会引发国内的矛盾大爆发,闵若英在位这几年,濒发战争,几乎快要淘尽闵威杨一和在位时几十年积存下来的老底儿了。

    而齐国经历了这数场大战之后,就算他家大业大,也非得有好几年的时间来休养生息,养足自身的元气,而有了这几年的时间,足够让自己吞并秦国,一统西北了。一统西北之后的大明,才会真正的走上争霸天下的舞台,与齐国一较短长了。

    那时的楚国,将会是自己手中有力的筹码。

    身后传来了开门的声音,秦风听到了周立的脚步声,进门之后的周立一言不发的又跪倒在了地上,秦风并没有回头,继续提笔,向闵若兮倾述着自己对她的思念之情,对小文小武的舔犊之情,解释自己滞留长阳宝清的苦衷,甜言蜜语了一番之后,他终于停下笔来。

    将厚厚的信装进信封,搁在一边,这才转过头来看着垂头丧气跪在哪里的周立。

    听到秦风转身的声音,周立的脑袋垂得更低了。本以为自己那些隐秘的事情,在遥远的明国不会有任何人知晓,但几个小小的破绽,便让聪慧的皇帝一下子抓住了事情的本质,也是自己太过于得意忘形了。

    “衣服都湿了?”耳边传来秦风的声音,听不出任何的喜怒之色:“乐公,给周将军换一套衣服,对了,他与朕身材差不多,把朕的便衣给他拿一套过来吧。”

    “不不不!”周立没有想到秦风一开口居然说得是这样一件事,整个人都有些蒙圈了,“陛下,末将,末将受得了,末将不冷。”

    “身上都湿透了,就算你身子骨好,可也经不起这样折腾的。舒疯子曾说过,再最好的时候不要折腾,更要懂得保养,才是养生之道。周将军,将湿衣服都脱了吧?屋里都是大男人,你还不好意思么?”

    乐公公笑咪咪地转身找了一套干爽的衣物进来,“周将军,陛下让你脱了湿衣,这可是君言呢!”

    周立咽了一口唾沫,无奈的爬了起来,三下五除二脱下身上的湿衣,赤身裸体的站在秦风的面前,一身黝黑的健壮的肌肉展现在秦风的面前,更让秦风感兴趣的,是他身上那些横七竖八的刀箭伤痕。

    “啧啧啧。”秦风咂吧着嘴,“周将军,这些伤,都是在大海之上得来的?看起来海上的盗匪们还是很厉害的嘛?能让你这样的人都受了这么多伤!”

    秦风愈是温言私语,周立便愈是害怕,也顾不得赤身裸体了,卟嗵一声又跪了下来:“陛下,末将有罪,末将有欺君之罪。”

    秦风嘿了一声,“周立,你还是先起来把衣服穿好吧,朕对你的这些伤疤感兴趣,对你赤身裸体可不感兴趣。乐公,去给周将军弄一碗姜茶来,这又冷又饿又受惊吓,可别把朕的水师大将给弄病了,那可就损失大了。”

    “陛下!”周立猛地抬起头来,有些惊诧地看着秦风,听皇帝陛下的意思,似乎并没有打算怪责自己。

    “周立,朕今天很生气,你知道为什么吗?”秦风盯着周立道。

    “末将知道!”

    “你不知道!”秦风哼了一声。“朕不在乎你当没当过海盗,但朕在乎你的坦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