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877.第877章 大海的模样

    周立赤身裸体趴伏在地上,以额触地,不敢作声。秦风抬了抬下巴,后方的乐公公会意的走上前去,抖开一件长袍,轻披在周立赤裸的身体之上。

    “君臣之间最重要的是什么?当然是互信。”秦风缓缓地道:“如果没有信任作为基础,那朕又怎么能放心将一支军队交予你?特别是像水师这样的部队,周立,一旦你扬帆远航于大海之上,与陆地断绝音讯,你我彼此之间,除了信任,还能有什么作为保障呢?可是你到大明,却向朕隐瞒了太多的东西,这让朕很是失望。所幸的是,你抓住了机会,这还不算太晚。”

    “末将知错了。”周立颤声道:“末将本来出身清白,可后来却受不了驰骋大海的诱惑,却做了海盗,得意之余却又深以为耻,生怕陛下瞧不上末将这种人,所以才不敢实话实说。”

    “自古英雄不问出处。”秦风道:“这没有什么不可说的,周立,你起来吧,乐公,给他搬一个座位来,我想仔细听听海上的情况,上一次你跟我说的,其中有许多不尽不实之处吧,或者,你隐瞒了许多东西是不是?”

    “末将,惶恐莫名,陛下恕罪!”站起身来的周立,身上仍然忍不住有些颤抖。

    “先穿好衣服吧!”看着对方的模样,秦风有些好笑,“这个模样,可委实有些不好看。”

    穿好了衣服,坐在凳子上,端着乐公公熬好的姜茶,周立的神情总算是平静了下来,一口气喝干了一碗姜茶,将碗放在了桌子上,挺直身子坐好,两手平放在双膝之上,静候着秦风发问。

    “先说说你与泉州宁氏的关系吧!”秦风道:“你是泉州人,朕想,你的所作所为,与他们一定脱不了干系吧?”

    “陛下明见万里!末将佩服无地。”周立道:“其实与其说是末将在当海盗,还不如说是在为宁氏卖命。”

    早在意料之中的秦风点了点头。

    “当年末将在楚国水师之中不受待见,到处遭到排挤,一怒之下便辞官归乡,只想着就算是去当一个渔夫,也饿不死人。可后来事实证明,末将实在是将这世上的事情,想得太过于简单了。”周立有些感慨地道。“末将之名,在这个行当之中还是有一点小名气的,归乡之后不久,宁氏便找上门来。”

    “可是末将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宁氏的底细,自然不肯自甘坠落,而在那之后,臣一家便在泉州遭遇到了极大的困境。后来小儿更是陷入到了一桩杀人官司之中不得脱身,此时宁氏再度找上门来,声称只要我加入宁氏船队,成为他们船队的护卫总头领,小儿便不会有一点事情,万般无奈之下,末将只能答应了他们,从此开始了自己的海盗生涯,这一干,便是近十年啊!”

    “不是护卫总首领吗?怎么就变身海盗了呢?”秦风笑问道。

    “陛下有所不知。”周立道:“在楚国,宁氏的确是规规矩矩作生意的,但船队只要一出海,那就不一样了,大海之大,远非在陆地之上生活的人所能了解的。那里,是一个没有王法的地方,谁的拳头硬,谁的道理就大。所以船队一出海,既做合法的生意,也做非法的事情。比方说抢劫。”

    “大陆四国,秦国无出海口不说他,大明现在也只有宝清,在前越时期也是废弃的,齐楚两国禁海之策相当严厉,你们抢谁呢?”秦风有些不解地道。

    “陛下,我们这里虽然禁海,但其它地方并不禁海啊,相反,外面的那些国家,海贸相当繁盛,当年大唐鼎盛时期万国来朝,虽说有些夸张,但上百个小国总是有的。千余年的时间过去了,这些国家分分合合,有的覆灭了,有的却延续了下来,有的甚至合并成了一些相当大的国家,我们出海,做生意的对像就是他们,当然,抢得也是他们。有时候,我们也抢齐国郭氏的。”

    秦风点了点头,“海外这些国家,你知道的有多少?他们的船队有多大?有没有能力向我们这里发动进攻?”

    周立所说的话,让秦风有些担心。

    “陛下,末将率领的宁氏船队,并没有向外走出太远,据臣所了解的这些国家,最大的也不过相当于大明的规模吧,他们对于我们这里,似乎还有着很大的畏惧感,这或者与当年大唐时期唐军给他们留下的阴影有关,那里的当权者,并没有向我们这里进军的打算。甚至还防着我们,即使与我们做生意,也是小心翼翼。”

    “以你的观察,这些国家的军力如何?”秦风继续问道。

    “他们的陆上力量臣所知不多,但如果仅算海上舰队的话,现在齐楚两国任何一家,也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好在他们不知底细,否则我们这片大陆的海境,只怕要风声鹤唳了。”周立道。

    “原来是这样!”秦风的心情有些沉重起来。

    “是的,我们在这里做生意,都是很规矩的,只是到了大海之才,才会转身做海盗,抢劫那片海域的商船,甚至偶尔会上岸打劫一些小岛国。”周立道:“海上生涯,危机重重,像我们这样既做正规生意,又做海盗的船队,还是有一些底线的,一般来说,只求财,但还有一些纯粹的海盗,那就相当残暴了,如果在海上碰上他们,那就是一场不死不休的战斗,臣这一身伤痕,便是在与这些海盗的战斗之中得来的。”

    “输过吗?”

    “输过,最惨的是一次整个船队几乎全军覆灭,末将只身驾船而逃。”周立羞愧地道。

    “你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秦风哈哈大笑起来。

    周立昂起头:“陛下,不是臣无用,而是臣所率领的船队,绝大部分是商船,真正用作战斗的战舰其实很少。而那些海盗却全是战舰,那一战臣很不走运,宁氏船队走这条航路多年,被那片区域的海盗给盯上了,好几只小的海盗团伙联合起来对付末将,末将实在是无力回天。”

    “这么说来,你其实也只走很小的一片海域,对于更远的地方,也是一无所知。”秦风若有所思地道。

    “是的,臣所知道的海域,已经全在臣献给陛下的那本书上了,更远的,臣就不清楚,不过有一件事,陛下也许会感兴趣。”周立道。

    “什么事情?”

    “三年之前,臣常去做生意的那一片海域的数十个国家,不论大小,曾经组织过一次联合舰队,当时连所有的海盗都接到了邀请,听说是为了对付来自更远的西方的侵袭,很可惜,臣那时候在泉州,宁氏似乎是听到了风声,在那一段时间,恰恰没有出海。”

    “最后结局如何?”秦风一下子竖起了耳朵。

    “一年之后,臣才度抵达那一片海域的时候,见到的是一片惨淡的景象,那一战,听说有上千艘战舰在广阔的海域之内激战,听听都让臣热血沸腾啊,最后他们打赢了,但也是惨胜。”周立道:“那个遥远的国家相当恐怖,在劳师远征,没有任何后勤保障的前提之下,竟然支持了近一年,还给那片海域的联合舰队造成了极大的损失。”

    秦风深吸了一口气:“的确是很恐怖,那一战之后,再也没有听说那个遥远国家的消息,但这片海域却就此多了许多海盗。其中有一支,便是这个遥远国家的舰队便打败之后的残余者。我们出海,最担心的其实就是他们。因为他们太过于残暴了。好在的是,他们是这片海域的公敌,几年下来,他们的实力已经几乎要损耗殆尽了。其实在臣看来,幸好这一次那个来自遥远国家的舰队被拦住了,否则让他们获得了胜利的话,以他们所表现出来的狼性,我们这里,只怕也绝不会太平了。”

    “你说得不错。”秦风点了点头:“如今我们这里,海备松驰,不管齐楚,都是如此,而我们大明,更是刚刚起步,如果有这样一支强大的舰队发觉我们这里不堪一击的话,那就是真惨了,所幸的是,现在我们已经走在路上了。周立,这便是以后你的任务了,我们需要一支强大的水师。”

    “陛下不追究臣的罪责了?”周立讷讷地问道。

    “你以前有什么问题,与我大明有什么关系吗?而且你当海盗,也只是在海外而已,其实你先前提出来的方案,不是让我大明水师也去当海盗吗?对此我是相当感兴趣的。周立,现在我们只有两艘真正的战舰,你觉得可以出去抢一把吗?”

    “陛下,我们虽然只有两艘战舰,但这两艘战舰比起海盗们的舰船却是要强大了太多,只要不是碰上那些动辙数十艘战舰的大海盗和那片海域的国家的正规水师,我们就是无敌的存在。”周立大声道。

    “太好了!”秦风鼓掌道:“朕决定了,跟你出海走一趟,去领略一番大海的风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