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869.第869章 流民

    在这个商人面前,秦风却没有什么架子,温和地看着这个快要软成一瘫肉泥的家伙,柔声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陛下,草民贱名叫孟辉。”

    “嗯,孟辉。你是做什么营生的,不会是专门贩卖人口的吧?”

    听到秦风的问话,胖商人孟辉脸如死灰,大明律例,严禁贩卖人口,违律当斩。“不不不,陛下,草民本来是做成水果生意的,今年自长阳郡往外贩卖水果,偶然,偶然听说了长阳郡想要流民,草民……”

    孟辉翻眼看了一下马向南,嗫嚅着却又说不下去了。

    秦风微笑道:“你见到了马郡守,他跟你说,只要你弄来秦国流民,他就全数买下是不是?”

    孟辉的头垂得可低,却不说话了。

    “好啦好啦,你不用担心了,大明律例,不许贩卖人口,那是针对我大明子民而言,秦国流民,不在我大明律例保护之下。”看着对方要死不活的样子,秦风挥了挥手,替他解脱道。

    一听这话,孟辉本来死灰死灰的脸上,立即泛起一阵红晕,“陛下圣明!”

    他几乎是喊出来的。

    马向南见不得这家伙这副模样,不耐烦地道:“行了,孟老板,现在那些秦人日子过得惨得很,你将他们弄过来,是让他们能继续活命,从秦国到我大明,这些人是一跤跌到了蜜罐罐里,还能有什么不满意的。这一次,你弄来了多少?”

    孟辉连连点头:“马郡守,按照您的吩咐,这一次草民给您弄来的都是有一技之长的匠人,这是第一批,连带家属,一共两百多人呢。草民的伙计,还在哪边寻找这样的人,以后还能弄到更多。”

    “匠人?”秦风一听这话,倒是来了精神,不管在哪个国家,匠人可都是受到严格管控的,不大可能让他们随意流动,秦国现在已经乱到了这个地步了么?“你在哪里弄到这些人的?”

    “陛下,主要还是青州郡。”孟辉道:“现在那里是民不聊生,百姓为了有一口饭吃,那时我所不用其极,草民到哪里弄人,一窝蜂的便来了,任着草民挑呢!很多人只要有一口饭吃便愿跟着草民走。”

    马向南一听,不由眉开眼笑:“这么说来,你弄这些人,没花啥钱啊?”、

    孟辉是商人,自然是精明之极,听到马向南这话里的意思,当即便变了颜色:“郡守大人,弄这些人,的确是没花钱,可是,可是这一路从青州郡过来,他们的吃喝拉撒可都是草民提供的,这些花费可也不少啊!”

    “马郡守不会少你一文钱!”秦风打断了对方的话,“你给朕说说青州郡的情况,想来像你这样的人,对那里的情势一定是打探得很清楚的。”

    “陛下圣明。青州虽乱,但还是有驻军守着关口的,要将这些人弄出来,便非得打通关节不可,所以臣在那边也交了一些朋友,都是秦国边军中的一些小军官,臣塞给他们银子还有一些物资,他们便让我将这些人弄出来了。对哪边的情形约摸出知道了一些。”孟辉恭敬地道。

    秦风笑道:“大约这些打通关节的银钱,肯定也是要算到成本里去了!”

    孟辉有些尴尬。

    “好了,能理解,说说那边的情况吧!”

    “秦国,好像内部出大问题了,草民听说,边军现在的大将军卢一定,几次三番拒绝秦皇的召见,赖在青州郡不走,所以秦廷已经停了给边军的粮饷补给,几万边军呢,卢一定想要稳定他们,就不得不拼命地搜刮青州百姓,草民还听到一些很隐秘的事情,卢一定甚至派出军队假扮盗匪,去临近的州郡抢劫。反正现在秦国内部,不仅仅是青州郡,靠近青州郡的几个郡治也是一样,乱成一团,到处都是流民。”

    秦风与霍光,马向南对视了一眼,秦国国内居然已经乱成了这个样子了吗?卢一定这是在铤而走险,而他之所以敢这么做,只怕并不是毫无所峙的。看起来那个戴叔伦的工作,非常有成效啊,卢一定现在强自撑着,一定在等待着一个变局,而这个变局,只可能是在肖锵身上。也就是说,秦国距离内战,现在也只有一步之遥了。

    “这些人你送到这里,便算你送到了。马郡守就在这里收人了。”秦风看着对方道:“先前马郡守有一点说得是对的,秦国现在这个模样,那些流民还留在哪里迟早会被饿死,你把他们弄到大明来,也算是救了他们一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这个事儿,你还可以继续做下去。多多益善。”

    “多谢陛下!”孟辉大喜过望,陛下这金口一开,那他以后做这行当可就是顺风顺水了,这算是奉旨贩人了吧!

    “蛇有蛇道,鼠有鼠道,看来你在秦国还是颇有门路的,在弄这些人过来的时候,不妨多打听打听他们国内的情况,特别是秦国边军内部的一些情况,你既然在秦国边军那边有这样的渠道,大可以多加利用,甚至可以多收买一些更高级别的官员嘛,所需银钱,实报实销,朝廷替你出了。”秦风笑道。

    “多谢陛下,陛下英明,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孟辉欢喜得险些便要晕过去,还有这样的好的事情么,朝廷出钱让自己去收买秦国人,而后为自己的生意打通渠道,这是天上掉馅饼呢!

    “给马郡守去结帐吧,这些人,我们自己带到长阳郡去。”秦风挥了挥手,不再理会孟辉,自顾自地开始喝酒,喝菜。

    马向南瞪着孟辉,喝道:“多少钱?”

    “马郡守,这一次草民一共带来了一百一十二人,按照先前跟您说好的价格,匠人十两银子一个,青壮五两银子,妇孺三两银子,这一次一共是一千零一十两银子,零头抹去,凑个整数,一千两吧!”孟辉道。

    马向南哼了一声,伸手入怀,拿出来时,却尴尬不已,身上就只有几个零票票,十两银子都没有,哪来的一千两。

    看到马向南的模样,孟辉脸色微变,但马上又恢复了正常:“郡守暂时没钱不要紧的,下一次,下一次一起结帐。”

    马向南大怒:“什么叫我没有钱,堂堂长阳郡会欠你一个商人的钱嘛。”眼光转了几圈,最后落在了乐公公身上。皇帝身上自然是身无分文的,霍光拿钱多,但花得更快,身上不可能揣这么多钱,也只有乐公公,身上才会有。

    “乐公,借银一千两。”他向乐公公伸出手去。

    乐公公看向秦风,秦风一笑,冲他使了一个眼色,乐公公会意的点点头,伸手入怀,掏出一叠纸钞,数了一千两递给马向南:“纹银一千两,月息一分,霍师是中间人。”

    喝着酒的霍光大笑。

    “月息一分,你怎么不去抢?”马向南跳了起来。

    “马公,皇家也没有余钱呐!”乐公公皮笑肉不笑的道。

    马向南气冲冲的一把抢过钞票,数都没数,塞给孟辉,“滚滚滚,滚回青州去,给老夫弄更多的人来。”

    孟辉欢天喜地的走了,这里距离长阳郡城还有不短的距离,以这些难民的速度,总还要走好几天,现在半路上交接,他算是省了不少钱,更重要的是,他见到了皇帝啊,而且还得到了皇帝的金口一诺,这再去青州贩人,就算是拿到了尚方宝剑,秦国人哪边可以有钱来打通,那些穷汉,一点小钱都能打发。而在开平郡这边,有了皇帝的话,大明的官府也不会为难自己,而且还会为自己大开方便之门。

    这可真是天下掉下金元宝,想不发财都不行啊!秦国现在别的没有,就是盛产流民,弄人过来,还不简单,几个窝窝头就能引一票人跟着自己走。

    孟辉揣着发财的梦想离开,秦风却站在那些衣裳褴褛的秦国流民的面前,有些沉默了。男人居多,有少量的妇女和孩子,一个个面黄肌瘦,有气无力。说起来,这些人落到现在这样的地步,与自己也有脱不开的关系。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古人说得不错啊,自己在制定经略秦国的大方略的时候,脑子里可没有想到过这些百姓的疾苦,但当这些人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仍然有些心中不忍。

    把他们从秦国弄到大明来,的确也是一个让他们脱离苦海的方式,至少从此他们不会再缺衣少食了。

    面前黑压压的跪着一大群人,秦风看到,一个十余岁的小子虽然跪在哪里,但眼睛却始终在偷偷地看着前方毡毯之上的那些吃食,叹了一口气,挥手让乐公公将大碗里一只烧鸡拿了过来,他亲手塞给了那个小子,看着那小子狼吞虎咽,几乎连骨头都嚼碎了吞下去的样子,更是有些不忍。

    “马猴,让军中匀一份吃食出来给这些人。老马,这里已经长阳郡治下了,你也不用陪朕了,去准备安置这些人吧。”秦风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