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864.第864章 战后治理

    齐军前脚撤出登县县城,明军后脚便接收了这座在前越时代就丢掉的城市,登县与丰县比邻而望,在战前,这里同样也是繁华无比,是齐明商贸往来的重要据点之一,与丰县被完全打烂不同,登县却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但是市面之上却同样萧条。登县是齐商聚集的所在,齐军战败,聚集在这里的齐商也在惶恐不安之中随着齐军一同退走,昔日热闹无比的登县立时变得冷冷清清,一家家商铺关门歇业,大量的商品被遗留在店铺之里,商人们没有能力将他们运走,与这些货物比起来,他们更看重性命。那些东西,只能便宜明人了。

    登县原住民们出同样不知所措,在齐人的统治之下,他们已经足足过了四年。登县与丰县虽然相邻,但一个属于益阳,一个属于沙阳。与益阳,武陵,桃园三郡其它地方的原住民不同的是,登县的百姓还是过得不错的,因为明齐商贸的大规模交易,登县百姓过得还算不错,农业在这里并不占主要地位,商业才是这个县的主要命脉。

    现在又换了大老板,百姓们不知道自己以后怎么办?他们只能紧紧地关闭家门,被动地等待着自己命运的又一次重大转折。

    秦风很忙,对他而言,战争已经结束了,但战后的一系列事情,却让他更加忙碌。

    首辅权云再一次离开了越京城,随着大批物资辎重抵达了登县。

    “皇后可还安好?”看着风尘仆仆的权云,秦风问道。

    权云微笑道:“陛下,离开越京城的时候,臣曾去叩见娘娘,但娘娘没有见臣,臣连大门都没有踏进去,看起来,娘娘不太高兴。”

    秦风微微一滞,闵若兮有理由不高兴,因为自己这一次算计的是楚国,在这一次的明齐交易之中,楚国无疑是最大的牺牲品,如果一切都按照自己的设想来发展的话,这个冬天过后,强大的楚国东部边军不说尽数折翼,只怕也要所剩无几,楚国东部边军一旦被打垮,面对齐人的强大军队,楚国从此就再也没有了进攻的实力,只能转入被动的防守,换而言之,楚国失去的不仅是争霸天下的能力,而且从此以后只怕会一夜三惊,要时时刻刻担心齐人的进攻了。

    “兮儿她……”秦风欲言又止。

    “陛下不必担心!”权云摇头道:“娘娘出身皇家,这样的事情,其实娘娘早有心理准备,娘娘是大明的皇后,不再是楚国的公主,这一点,娘娘心中也是清楚的,一时不快,那也是人之常情。”

    秦风摸着自己很有几天没有刮的下巴,下巴上已经长出了密密的硬茬茬的胡须,“看来我得再晚一些回越京城去,回去得早了,兮儿气儿还没有消,只怕我得睡书房。”

    权云笑笑,这是大王的宫闺秘事,自己就不必发言了。

    在那里自怨自艾了几句,秦风迅速调整了心情,“过年之前,昭关以北,便将尽数回到我们的手中,但从现在鹰巢收集到的情报来看,益阳,武陵,桃园三郡的情况相当的不乐观。这三郡在数年之间,被齐人压榨得太狠,百姓可以说是家无余粮,暴乱四起,现在齐人干脆撒手不管了,这使得暴乱进一步的升级,首辅,这是一个乱摊子呢!齐人最狠的是,居然要将这三地的士绅尽数迁入齐地,不管愿不愿意,都得跟着他们的军队一齐撤退,这些人一走,这三郡可就真得就再也不剩下什么了。”

    “是坏事,却也是好事。”权云拈须微笑道:“陛下,我们大明最擅长的就是在一片废墟之上重建家园,你不是也说过吗,一张白纸之上更容易作画。这些士绅走了,带走了大量的财富,但他们带不走土地,山川,河流,他们这一走,我们可就顺理成章的将这些地方收归国有。相对这些,那些士绅带走的财富算得了什么?”

    秦风笑了起来:“首辅说得不错,长阳当初是什么光景,我们不是也扛过来了么?这三郡,总不会比长阳更差。首辅,说说你的想法吧?”

    “陛下,三地之策,第一桩便是平乱。这是军队的事情,老臣就不多言了,不过这必须得以雷霆手段迅速镇压,一个人抢了第一次之后,食髓而知味,再让他们放下屠刀可就难了,对这些暴民,不必怜惜,必须要彻底性的解决掉,只有让这三郡平静下来,接下来才谈得上治理之策。”

    秦风点点头:“你说得对,回头我会与小猫与吴岭谈谈这个问题。”

    听了秦风的话,权云道:“陛下已经决定由吴岭驻守昭关了吗?”

    “小猫将要接替霍光任兵部尚书,吴岭是一个合适的人选来镇守昭关。”

    “此人名声可不大好,杀性太重。”权云微微皱眉,“民间清议,朝廷官声,对他可都没有什么好评。”

    “我要的是一个杀伐果断的将军,不是一个好好先生。首辅,接下来我们终于要正面齐国的挑战了,我需要这样一位将军来替我镇守昭关,为大明赢得更多的重建时间。再说了,吴岭此人之名,可止小儿夜啼,你不觉得对于益阳三郡之地的现状,他非常的合适吗?”秦风笑着反问。

    “军事,老臣只有建议之权,陛下自可一言决之。”权云笑着摇摇头道:“臣来说说接下来三郡的治理。战后第一桩大事,便是封赏。军队这一次立下大功,不论是在对秦还是在对齐之战中,正是军队的奋勇作战,才为我们赢得了现在的大好局面,那么封赏便须得从重从快,要让军人感到他们的奋斗,他们的牺牲是值得的。这一次,臣不准备拿出现钱来犒赏,臣准备给这些军人们赏地。”

    “就在益阳三郡?”秦风立即明白了权云的用意。

    “不错。”权云重重的点点头:“益阳,武陵,桃园三地,随着大量士绅被齐人带走,齐人的苛政,暴乱的频发,使得这三地人丁遭受到了严重的损失,我们需要补足这里的丁口,有了人,才会有发展。而这三地初入大明辖下,要说什么忠诚度,恐怕一时之间是不能指望的。那些人才会对我们大明忠心耿耿矢志不渝呢,自然是我们的军队。”

    “将士兵们的军功折算成土地封赏给他们,这些军人的家属们就会到这三地来居住,他们便会成为我们大明在这三地统治的基本盘。有了这些人,这三郡将会迅速的融入大明治下。”

    “如果有的军人家属不愿意背井离乡来到这三郡之地呢?”秦风问道。

    “陛下,重赏之下不怕他们不动心,这些军人,在大明治下虽然也有土地,但并不多,这一次臣可是准备下血本,不怕他们不动心,而且益阳,武陵,桃园三地的地地可也肥沃不输正阳啊,您还怕他们不动心吗?这些土地是不能买卖的,他们可以父传子,子传孙,但就是不能买卖。”

    “这是一个好办法。”秦风笑道。

    “其二,陛下,臣请求你准备修建的轨道车改变原先的计划,第一条铁轨车从丰县出发,贯穿益阳,武陵,桃园三郡,直抵昭关,一来,这三地都是平原之地,修建的成本将会大幅度降低,二来,一旦修成,这将是一条重要的战略之路,如果我们与齐人发生战事,有这条路在,我们的物资、军人,能以最快的速度抵达昭关之下,这是军事之上的。而是民政之上,三地现在民生疲敝,我们需要以工代赈,让这三地的百姓用他们的劳力来换饭吃。修建轨道车,需要大量的人力,这三地的流民,将能很好的完成这份工作,这将使我们节约大量的成本。更重要的是,有了饭吃,那些暴乱的人,将会很快失去动力,凭着劳力能吃到饭,谁又会提着脑袋去干没本钱的买卖?有此一条,再加上军队的大力剿匪,我相信益阳,武陵,桃园三郡将很快恢复平静。”权云道。

    “这是一个不错的想法,不过滋事体大,下去之后你会同铁路署还有方大治金圣南一起会商,拿出一个策略来。”秦风道。

    “是,陛下。第三条,便是官员了。一个好的官员能带给一方福祉,而一个不合格的官员,却能遗害一方。这是老臣与吏部会商之后,拿出来的这三地的官员名单,请陛下审阅,陛下审批之后,政事堂便会签署下发,这些官员也将随着军队的前进,一地一地的接手这些地方的民生管理了。”

    从权云手中接过厚厚的一叠名单,秦风并没有细看,粗粗的扫了一几眼,突然惊讶地问道:“首辅,这里头居然还有不少官员年龄如此之小,瞧这个,竟然还只有十六岁,居然还让他治理一县之地,这,这有些匪夷所思了吧?”

    权云哈哈一笑:“陛下,这些都是京师大学堂里的高材生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